扫码订阅

3/24日以前,我支持服贸。3/24日之后,我反对服贸。

首先,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是一名在中国工作的企业主,从事的是网际网路行业。对于创业及经济都非常热衷。今天我想和大家聊聊我的想法,文章若有冒犯大家,请理解。

1. 告诉你们为什么政府很急

很多人会质疑,为什么一定要和中国签署服贸,世界这么大,能不能不跟中国签署。那我们必须要看数字,我手边有2008年的数字,台湾出口到全世界的商品,有39%是到了中国。足以证实台湾已经非常依赖中国了,这是为什么政府会很着急。

2. 其实这是不平等条款

大陆开放80项给台湾,包含电子商务、金融、文创、运输物流、营建、环保、技术检测与分析、医疗照顾,还有礼仪服务。为什么台湾要这些呢?简单来说这是我们擅长的,而大陆并没有对其他国家开放的部份。

当然我们也开放了64项,其中包含印刷业(注意:非出版业),老人福利、洗衣、美容美发、殡仪馆等等。

你把这两个产业放在一起比一下,人家开放给我们金融,我们给人家洗衣,人家给我们电子商务,我们给人家美容美发。你可以这么理解,我们把夕阳产业给了大陆,要求大陆把明星产业给了我们。这其实是不平等条款。

那我们来聊聊关税吧!大陆台湾的关税在商品买卖部分,协议前 38.54%,协议后变成7.71%,看起来减了很多。而台湾对于中国大陆的关税,协议前45.13%,协议后变成40.19%,看来没有什么减少。基本上如果你认真去看一下服贸的关税,你会发现,签署这个服贸的协议,分明是大陆割肉,台湾吃肉。

那你一定很好奇,既然服贸对我们这么好,难道大陆是傻子。这要从两岸民众的心理来分析。台湾把大陆当敌人,大陆把台湾当兄弟。给兄弟的东西自然不会太差。

3. 会不会变成廉价移民?

这也是不会的,因为首先不能“移民”,只能申请来台“工作”。投资20万美金能来三个工作名额,投资330万美金能来15个,这里面还包含负责人,基本上负责人都会在大陆的,不会过来的。

我大约在三年前,带了一个知名日本手机游戏大厂的CEO到台湾参访,我想说服他在台湾深耕发展,三四天的行程,我带他拜访了一些台湾的游戏团队。普遍有几个共识。1.台湾缺乏手机游戏的人才。2. 在台工作证很难拿。3. 台湾市场太小。但大概是被我的热情所感动,这个CEO觉得可以尝试一下,成立一个研发中心在台湾。后来这个案子也被放弃了。

简单来说,台湾移民署对于台湾民众的工作权保护的很好,好到就算你想投资台湾,都有一大堆复杂的事情要办。

从那时候我就了解到,老外要到台湾工作室挺困难的,要取得台湾身分证也很困难。这点我对于移民署非常有信心。

另外,我身边有许多大陆富豪,虽然他们都可能拥有其他国家的护照,例如美国及加拿大等等,但不瞒大家,那护照只是准备着而已,他们不会因此就搬到美国及加拿大。因为他们很明白赚钱的机会仍在大陆。

4. 服贸协议会不会让大陆鲸吞台湾?

台湾媒体曾经在很多年前访问过海尔的总裁,海尔电器在全球扩张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台湾?她简短的回答“没有,因为市场太小”。中国企业的市场只有中国,若他们把中国都搞定了,下一个他们想搞定美国。若企业会考虑台湾,多半是“情感”因素。觉得台湾是自己的兄弟,或是他可能在美国读书时认识了一个台湾好友。例如某某大陆富豪娶了台湾女艺人之类的,女艺人说服他来台湾开餐厅。

5. 服贸肯定对你们这些台商有帮助吧?

像我从事的电子商务行业,以前台商是不能干的,只能去找大陆人头。现在可以在福建省,和大陆公司组成合资企业,我方可以占55%的大股。

你一定会说,你看,就是对你们有帮助对吧!你们这些卖台的台商们。难怪你们吵着要服贸。

我谈谈我的立场,这个政策对我一点帮助也没有。我还是会找大陆人头,至少这公司仍是100%算我的。且我不想把公司设在福建省,那儿不是一个发展电商的好环境。我从没听过福建省出过啥了不起的电商。

这些政策只能是适合还没有进来中国大陆的台商,如果他们觉得这些政策对他们有帮助,我觉得这个台商挺危险的,我觉得他们仍要缴许多学费,还需要赔很多的钱才可以累积一点点经验。

基于以上立场,我是赞成服贸的(在3/24以前)。因为大陆割肉给我们,凭什么我们不狠狠咬一口呢?但是我现在反对服贸了(在3/24以后)。为什么才差一天,就有如此大的改变。

1. 孩子的鲜血已经说服了一切

我一直在想,究竟什么样的情况之下,那群孩子们会站出来,而且就算是被水柱跟警察驱离也坚定立场。因为那是民意,那是人民的声音,民主不就是如此。如果多数民众不想要签服贸,那就别签了吧!不该和民众背道而驰的。我坦承,我非常难过,整夜未眠。

2. 我懂了,大陆送我们的好处,我们不想要

我们在2013年11月,还与新加坡签了ASTEP,2013年7月和纽西兰签了ANZTEC,新加坡和纽西兰自然不会和台湾签那种割肉的条款,但台湾仍是很开心的签了。

但为什么大陆割肉给你,你却不签?没啥原因,因为他是“大陆”,他为什么要割肉给你,他的动机你可以想一想。透过经济手段慢慢统一台湾,不费一兵一卒,这是他们的如意算盘。

至于像我们这些在大陆发展的台商呢?我们想不想要,说实话,我简单访谈过身边的几个朋友,已经在大陆站稳基础的台商,基本上都处于“有很好,但没有也没关系”的态度。真正很想争取的是那些想要做这个产业,但还没有进来大陆的台商。

每一个在大陆打拼的台湾人都很想念台湾,因为台湾政府基本上不要添乱就可以,别想会帮助台商什么。台商都是用自己的血泪在对岸打拼出天下。

看了几天的媒体,大家焦点放在“失业率”,“产业空洞”上面。大家担心“被拿走了什么”,而不在乎“我们能得到什么”。我才渐渐懂得,原来,大陆送我们的好处,我们不想要。

3. 我懂了,我们拼的是“幸福”,而不是“经济”

我读过詹宏志先生的一篇文章,他称赞台湾愈来愈像欧洲,福利很好,充满小确幸。

那时我颇不以为然,我认识许多欧洲人,欧洲经济惨到一塌糊涂,我认识一票西班牙的年轻人,他们在大陆领着很羞辱人的薪水,但是他们仍在争取待在大陆,因为欧洲几乎没有就业机会。

但我回了台湾几趟,我真心喜欢台北街头,那种文艺气息,浪漫的气息确实像欧洲。香港朋友告诉我,你们台湾很喜欢讲“幸福”,喜饼也讲幸福,连车子的广告都讲幸福。我才意识到,其实台湾人要的确实不是“经济”,而是“幸福”。

那有一点让人费解,为什么台湾人一天到晚说要“拼经济”?但却只是嘴上说说,根本就不想拼,一谈到提高休假天数,民众就开心死了。我的理解是,“抱怨政府不拼经济”是一种幸福,台湾的民主提供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肆无忌惮的抱怨。把我们沮丧和挫折轻易的推给政府,其实也是一种“幸福”。

拼经济其实要付出的代价很多,许多民众会很痛苦。那其实与“幸福”违背。

我在想,如果民众要的是幸福,那么其实就不该签服贸了,因为服贸带来的是经济,你不能给民众不想要的东西。政府也该明白,其实民众只是“抱怨政府不拼经济”,那是情绪出口,而不是要你真正去拼经济。

4. 我懂了,就算要拼经济,我们也还没有准备好

以我现在处的电子商务产业,中国企业的实力已经不输给美国了。而大陆开放给我们的电影产业,大陆现在电影产业的资金与规模都已经很吓人,连香港影业现在都要伸手跟大陆要资源。而银行业,大陆的银行业的规模已经完全是世界领先。

我想过,就算是开放给我们,我们的台湾企业不一定有实力有资金可以攻城掠地。台湾企业面临几个困难:1. 相关的人才严重不足,在大陆疯狂成长的过程当中,我们的企业仍被保护在温室里。2. 这几个产业需要的资金巨大,台湾相关的创投机构实力也不足。3. 在产业已经落后,但是后继的银弹也不够,其实去也是成为炮灰。所以就算是大陆把未来明星产业开放给我们,我们也很难拿下。

5. 两边都不讨好的事情,就别干了

台湾民众不想签,大陆也无所谓(因为明明是台湾主动去找大陆谈的),其实就别干了。

最后,我和大家聊聊我认为台湾的未来在哪里?

台湾有两条活路可以走。第一条是瑞士,第二条是不丹。

1. 先谈谈瑞士

瑞士是一个极度开放的国家。他们以前就是一个在山边的小国,透过开放成为人均收入排名全球第二的国家。简单来说,大家都知道很多富豪把钱存在瑞士,因为这个国家的金融够开放。

如果我们今天有研发某一个产品,这个产品是卖给全世界的,而不是只卖给台湾人,那么肯定卖给全世界高。这个道理大家都懂,但是开放意味着其他国家的人才也会进来和台湾人一起竞争。但是台湾国际人才断层已经很深,所以我觉得让台湾的孩子去世界各地工作,把赚到的钱跟经验再带回来台湾,也不失是一个好方法。因为你把年轻人锁在岛上是没有用的。

成为东方的瑞士的文章很多,很多学者都提过,大家可以去查查。但不可执行,因为政策不在这里,民意不在这里,媒体不支持。先谈谈政策,我们的金融业基本上是锁国金融,保护主义为上。我们的年轻人,更多的是想去花莲种田,或是开个咖啡馆或民宿。媒体不喜欢播经济方面的新闻,因为民众不看。

还有,瑞士人很爱钱,爱到你们难以想像,我觉得台湾人没有那么爱钱。

其实我比较悲观,不管台湾签不签服贸。我觉得我们成为瑞士的可能性是不高的。

2. 再谈谈不丹

天下杂志有报导过不丹,这是一个被全世界公认最幸福的国度,但也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度之一。其实不丹有几个方面很我们很像:

强调永续发展:不丹是全球第一个禁卖香烟的国度,因为香烟对身体不好。还有他们的孩子念书也不要钱,超过九成的孩子们学历超过小学五年级。

强调环境保育:即使气候与土壤适合种茶,不丹也不准伐木种茶,反而要进口茶叶。台湾的环境保护组织其实挺强势,特别对于企业的环保检测标准,这些都很像不丹。

强调宗教信仰:宗教在台湾是一股坚实的力量,在不丹也是,他们全民都信仰佛教。

民主政治:以前不丹有国王,现在国王把管理政权交给国民议会选举产生的大臣委员会。

不丹并不是一个国际化程度很高的国家,但是人民生活幸福指数很高。他们自给自足。

许多人都想要退休后回台湾,他们觉得台湾不是一个讨生活的地方,但是是一个过生活的地方。

台湾的状况在于,想要拼经济但是不想要付出,想要幸福感但是又想口袋里有点小钱。其实这是很难的。选择一个正确的方向,而全民努力往这个方向前进,而不是政党恶斗,往两个方向拉扯。

3/24 以前,我得罪很多朋友,因为我经常谈经济、国际化、教育这些议题,我以为把我认为最好的想法及观念告诉朋友们,会得到他们认可。但其实我的朋友们不一定想听这些事情,他们更喜欢上传自己去吃了什么大餐,和孩子的亲密照片等等。

也许我们要静下心来想想,我们要的不是“经济”,而是“幸福”。那么就别签服贸。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