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单车骑行游记

(作者:黄章晋 《凤凰周刊》执行主编,专栏作家。本文来源:腾讯大家)

电影《丁丁历险记》中丁丁和阿道克船长在沙漠遇险时,沙漠夜空中群星灿烂的场景让我动容,当时我转过头对身边的女友说,我们找机会去新疆骑车吧,从乌鲁木齐出发,自北向南翻越天山,横穿塔克拉玛干沙漠到南疆,我们要在沙漠中亲眼看到这样的星空。

2011年夏我们刚认识时,她曾和我一起从乌鲁木齐自东向西骑行伊宁,沿途的经历和美景令她难忘,这个骑行计划她当然心向往之。2013年春我们一起辞职,6月办完婚礼,正好有半个月时间可浪费,我们便这把趟骑行当成度蜜月。

我们的骑行路线是,从乌鲁木齐出发,向东南方经达坂城抵达吐鲁番盆地的托克逊,由托克逊折向西南抵达库尔勒,库尔勒一路向西抵达沙漠公路起点轮南小区,从这里自北向南横穿塔克拉玛干沙漠抵达民丰县,全程约1300公里。6月15日,我们带着帐篷、睡袋野营以及其他装备飞抵乌鲁木齐,16日,我们在乌鲁木齐的朋友柯木帮助下,置备了两辆捷安特山地车(一辆是柯木的老坐骑,一辆是他帮我们谈下来的二手车),装好货架、驮包。17日早上6点半出发(新疆与北京有两个小时时差)。6月28日中午15时抵达民丰。

[关于骑行路线]

新疆单车骑行游记

从乌鲁木齐到民丰,有多条路线可选,首先是乌鲁木齐到库尔勒之间有两条不同线路。

路线A:直接翻越乌鲁木齐南边的天山冰达坂,经和静县抵达库尔勒,地图上看,它是条较直的路线,但它要翻越海拔4200余米的胜利达坂,路况较差,容易碰到冰雪天气。

路线B:先向东前往达坂城,经吐鲁番盆地的托克逊县,再折向西南经和硕县到库尔勒。这条路线虽然比路线A要绕远了140公里,但是从最低矮的地方翻越天山的,不但翻山难度低得多,路况也好得多。这是今天往南疆方向多数车辆的路线。

考虑到骑行前我们近一年没摸过自行车,缺少必要的体能准备,我们选择宁可绕远的路线B,避免碰到高原反应甚至冰雪天气的危险。

贯穿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公路也有两条:第一条是轮南小区到民丰县,从塔克拉玛干沙漠正中心穿过,全长552公里,其中流动沙漠段长446公里,1995年建成;第二条是从阿拉尔市到和田市,从塔克拉玛干沙漠偏西穿过,全长424公里,2008年建成。

我们遇见的老司机多建议走第二条,理由是第一条沙漠公路道路相对破损,且大沙丘多,骑车爬坡费力,第二条要平直得多。我没听司机们的说法,因为我是骑车,不是驾车,路线选择尽量避免高速公路。我打听到一条少有人知的“石油伴行线”,此路无需经策达雅、阳霞两镇,抄直线可抵达第一条沙漠公路的起点轮南小区,全程不用上高速公路,而第二条路必走高速路。

如果我不是在库尔勒行前的晚上,突然灵光乍现,认定酒店大堂的一个人可能是石油系统的员工,从他那里得到一条地图上未显示的“石油伴行线”,我很可能会按原计划沿着高速公路一直骑到沙漠公路的起点轮南小区。这里顺带向后来骑行者介绍一下,从库尔勒沿332国道前往29团,在去老团场的路上从冷库拐进旁边的小路,行7公里后就进入“石油伴行线”(“库东公路”)。

新疆单车骑行游记

(沙漠公路的特征是上下坡较多)

无论出发前还是在途中,我们听到最多的感叹都是,你们要穿越沙漠?!好吧,现在我有资格说,整段行程中,其实沙漠公路相对是较容易骑行的。

从轮南出发,要骑行一百多公里到达肖塘道班,才进入真正的沙漠地段,从这里开始,每隔4公里就有一个水井房,每个水井房住一对夫妻,负责用井水灌溉沿途的防沙林(它由红柳、梭梭、沙拐枣三耐旱种植物组成)。这446公里真正的沙漠公路,实际上是此行最安全的路段。

这些水井房是可以蹭饭蹭水蹭休息的地方,而且这些在孤独寂寞环境中值守的人,几乎肯定不会收你的钱。可能的话,建议从他们手中购买几株苁蓉以为回报。苁蓉像一切稀罕的柱状物一样,被国人认为有壮阳之功,不管你信不信中医,至少他们自己从沙漠中挖到的苁蓉远比药铺里便宜得多,这一点点外快对收入微薄的他们挺重要。常有过路者停下来采购苁蓉,我甚至见到三个韩国尼姑买了许多苁蓉,只是不知她们买来何用。

新疆单车骑行游记

(路边蓝墙红顶的就是水井房)

我们骑行的沙漠公路虽然沙丘多,但除塔中油田附近一百公里路段是动辄几十米高的大沙丘外,大部分路段骑行难度一般,我们单日骑行160公里的纪录就是在沙漠腹心地区创造的,如果不是下午遇到沙尘暴,我们完全可以多骑出去20公里。从路况看,我觉得整段沙漠公路是可以骑公路车和折叠旅行车的。

没错,在写这篇文章时我别过头试探躺在沙发上手捧《斯文·赫定探险记》的妻子:“你觉得骑公路车或折叠旅行车,一路轻装前进,走沙漠公路,一天可以跑多远?”她从眼镜片上方狐疑地看着我:“200?”——我看到不少人专程从库尔勒出发横穿沙漠公路后以为壮举,在我看,一个有一定经验的骑手,在这里每天行进180公里并不令人惊讶。

真正难的是翻山。从托克逊出发到库米什经过的干沟(亦称甘沟),是我们此行难度最大的骑行。干沟即G314穿越天山余脉觉罗塔格山的山谷,觉罗塔格山是天山余脉中外形较低矮的一座,新疆南北往来车辆多选在这里翻越天山。虽然觉罗塔格山外形低矮,但干沟上坡路最高海拔1740米,而托克逊的高度低于海平面。干沟两侧是极干旱的剥蚀秃山,山石多呈红褐色,不但寸草不生,而且山谷两头不少低矮山峰已成沙丘。新疆骑行前我们近一年没碰过自行车,第三天就走这样的路,其难度可想而知。万幸我们碰到阴雨天气,若在晴天,必成馕坑烤肉。

相比干沟,我曾骑过的北京至承德的爬坡简直不好意思提起。至少北京承德路段的上坡段常伴有下坡,而干沟的爬坡段,只有坡陡与坡缓之别,由于一直上坡,我们丧失了水平辨别感,很多次我们把前方的缓坡误为下坡。赛里木湖的大上坡路也没有这么令人疲惫。

沙漠公路算不上荒凉,干沟90公里无人烟,它甚至也算不上单调,几乎笔直的“石油伴行线”,骑行几十公里周围的荒漠几乎没有任何变化,也无法感觉身后的天山在变小。

新疆单车骑行游记

(路边白茫茫的是盐碱。石油伴行线这段路几十公里景色无变化)

新疆骑行的人容易不自觉夸大它的荒凉,所以我想强调,不要低估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市场经济之发达。荒野中的轮南小区,白天尘土飞扬,但日落时分就显现出了它的温柔,公路两侧店铺次第亮起的粉红色灯火,露出这个沙漠“小东莞”的本相,那些多产自四川的年轻女性,对抚慰路过司机和石油工人疲惫的身心,功莫大焉。

沙漠正中心的塔中,其实只是邻近塔中油田基地的一个三岔路口,过往车辆和石油工人的需求,使这里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市镇,不但商店、旅馆、饭店、网吧游戏室俱全,甚至还有一个沙漠里的游泳池,它与这里最大的物业都属于一个东北人。当然,还有小姐,这是必须的。

[关于衣食住行]

我在熟人圈中素以“不靠谱”著称,但此行我们的各项准备工作实在是靠谱得过了头。睡袋,我们备了两条可以抵御零下15度低温的,衣服,除了骑行服,还备了两套便装,电筒,我们从北京带了三个,还在乌鲁木齐买了一盏帐篷灯,除了折叠刀,我还带了一把军用折叠铲,化妆品,全套,修车工具,两套,至于防晒防风沙的眼镜、面罩、头套,一样不缺。当然,还有我们自拍合影用的三脚架……除了四条备胎外,大部分其实是可有可无甚至完全无用的。驮着一大堆行李到了轮南,我们终于决定把多出来的行李打包寄回北京,空出来的地方用来装水和食物。

新疆单车骑行游记

(为抵抗日晒,浑身上下都裹得密不透风)

我们的每日骑行安排,系按居民点的分布而非自己的体能制定,尽量让自己在一个居民点落脚休息。新疆地广人稀,错过一个居民点,可能往前再骑几十公里都看不到人家,只能野外宿营。

塔河与塔中是沙漠公路中两个重要的物资补给点,但两地之间相距无法一天到达,但沙漠公路第225公里处的27号水井房有一个小卖部,可以买到火腿肠、方便面以及各种冰镇矿泉水,价格在沙漠里一点不贵。这里可以作为一个晚上扎营休息的地点。

水,是新疆骑行中最需要考虑的因素。大部分地方补水地点相距甚远,必须做好充足准备。最容易补水的地方,反而是沙漠公路,因为每隔4公里就有一个水井房,虽然他们灌溉防风林的井水高盐不能饮用,但他们有淡水。只是我建议还是自带大量的水,不宜将之视为随时补水的地点,因为水井房值班人员给你的多半是开水,生水最好还是不要喝。至于食物,能忍受极低工资和寂寞的人,都很穷困,他们十天才会接到自费购买的食品,果腹而已。

关于什么水最合适,我们一路做过各种尝试,从饮料、矿泉水、运动饮料、红茶、盐水、葡萄糖水、柠檬水一直到蒙古奶茶。我们的经验是,在夏季,最好的水应该是葡萄糖水和蒙古奶茶,前者不用说了,后者含盐,香且提神。另外,最好备上一盒氯化钾针剂,遇到大量出汗,敲一支口服,可迅速补充盐分损失。

新疆单车骑行游记

我们这路水的准备简直可与美军后勤相比。在轮南小区我们打发掉多余的行李后,每天出发时,不计啤酒和自行车外挂的矿泉水,我的驮包里自备的奶茶、柠檬水、葡萄糖水有15.5升。甚至,有两天我们可以在沙漠里喝到冰镇的红牛——我用一个灌满水的大罐子保存红牛。我们从来没有在抵达下一个补给点时能喝完它。

很多人提到骑行时带了馕作为干粮,我很怀疑他们真的一直把馕作为半路上的食物。以我的经验,只有一种镶嵌了大量葵花籽的油馕可以作为干粮,一般的馕在骑行途中是难以下咽的。我觉得最好的食物是火腿肠——如果你不去回忆食品安全的新闻的话。进入沙漠公路后,可以考虑方便面,因为有足够多的水井房可以作为你吃一碗香喷喷泡面的地方。

准备足够多的内胎是必须的。除了头两天和最后两天,我差不多天天要换胎。以前我可是很少碰到扎胎的情形。这次我们碰到的扎胎,除一次原因不明外,其余都是被细细的钢丝扎穿,这种细钢丝令人烦恼的地方在于,有时轮胎上还有未穿透的钢丝难于被发觉。

新疆骑行一个麻烦是,有些路段的国道被高速路覆盖,自行车只能上高速公路。这些地方保留国道意义确实不大:两个绿洲间的戈壁荒漠,通常没有人烟,而两地之间的距离,往往非拖拉机、电动车之类所能胜任。

高速公路骑车一定要穿颜色鲜艳的骑行服,便于司机注意你的存在。虽然一路上汽车都会给我们让出很宽路面令我们对新疆的司机有格外印象,但新疆的高速公路不像内地,很多路段因地理环境原因,并无那种功能齐全的高速公路服务区,往往只在路边宽出几米,辟出一块几百平米的停车场,司机很容易疲劳。顺带说一句,山谷中的停车场,往往会成为临时厕所,我很好奇在毫无遮蔽物的情形下,各族人民是以何方式留下这么多风干粪便的。

新疆单车骑行游记

(为了不上高速公路,只好在戈壁滩上找旧路骑行)

在新疆骑行,天气远比路况考验人。我选的这个时节新疆长途骑行,实属时间上的无奈,但抵达乌鲁木齐时,新疆各地连续降雨,从乌鲁木齐到库尔勒,我们所过之处不是阴天就是小雨,抵达库尔勒时,虽然雨过天晴,但骑到轮南小区,又碰到雷雨天气。进入塔克拉玛干沙漠后,也碰到了三个不是晴空万里的好天气。这样的运气好得难以想象。

新疆夏季酷热实非内地能比。2011年7月下旬,我们骑行乌鲁木齐至伊宁线,第一天就遭遇超过38度的高温,液晶码表被晒得花屏,黑糊糊看不到任何数字,在旷野中一下丧失了进度感。这次,尽管我们除了手指外,浑身上下包裹得严严实实,而且大多数都是好天气,可我在写这篇文章时,还会不时搓一下胳膊上晒出的死皮。

新疆骑行,理想的时机是五月初以前的春季或九月末以后的秋季。但即使盛夏,翻越高海拔路段时,也要做好防寒准备。2011年我们骑车到海拔2017米的塞里木湖时,正是7月末最热时节,套上两层骑行服还冷得浑身发抖,而乌鲁木齐南面的冰达坂,五月下雪是正常情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