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补过连篇笔有神,梅花明月认前身。---曾闻回纥私相议,道是中朝第一人,”这是诗人政治家邓赞先在《毳

庐诗草》中亲闻当时各名族对杨增新的直接评价。后世史学者饱蘸“极左”路线的毒汁,把杨增新描画成了一个反动、凶残、落后、愚昧的封建军阀,搬上历史反面教材,封杀老将军的功绩。

“海防”“塞防”争论尘埃落定,湘人左宗棠在中央的强大支持下,浩浩荡荡,旌旗万里,悠哉悠哉,赶大营的货郎挑担推车,取京津奇珍杂玩,美酒珍馐,随大军沿路兜售,各地方官捐款献粮给中央大军。经一年的行军备战,左大帅帐落酒泉,1876年4月左宗棠、刘锦棠“熟商进兵机宜”以“缓进急战”之策,8月刘直捣乌鲁木齐,很快肃清盘踞新疆13年的恶魔阿古柏。自此,两湖湘人在新疆开始生息传延,花鼓戏传唱天山南北。

湖北才女贺彦徽,才貌俱佳,贺家世代书香文脉,贺女文礼兼备,经推荐进帅府做家教,贺女进杨家身临其境目睹将军儿女情长,对跟随他很久的保姆彭婆婆敬重如长,彭婆婆每谈及将军在甘肃为官时,都感怀涕零,他说“将军在甘肃,一兼九职,案列九印,文夫人冯氏好读书,诗文也做得好,将军曾为他集了薄册一本,后来冯夫人和两个孩子死于猩红热,剩下应桓小姐,家破人亡,将军痛不欲生,心灰意冷,将军通中医,自此也不与外人开方医病了,见物伤情,我们来到了新疆。武夫人崔氏认字不多,精通拳术、骑马打枪,与将军推手切磋可打平手,新疆乱,夫人多次劝将军辞职进关,可恨老天不睁眼呐,夫人和领事夫人外出联谊,回家路上被大雨淋病,竟高烧至肺炎病故在这了,才30岁,将军悔是在宁夏领兵杀过人的报应,此后将军抱菩萨心以赎罪。将军和夫人外出少带随处,将军经常自己拎蔬菜水果回家。在我们眼里都不拿他当大官看待,感觉自己的亲人一个样。”

贺彦徽在杨家任教,艰涩之处,常寻机求问将军,将军也是个书痴,每有闲余便手不释卷,高声朗读,旁若无人,陶醉处与贺女分享,讨论其中妙意。杨增新有时也旁听小贺给孩子讲课,气氛生动有趣,文意剖解深入浅出不落窠臼,看出是个教学人才,一次二人讨论“劝学篇”的深意时,杨增新说:“小贺,我想建个女子学校,让和应亷一样的女孩子都能学到文化,现在是民国了,提倡男女平等,女子无才便是德害我们多深,教育从女娃抓起,开启她们的心智,改变命运,我想让你负责一下,你可有这个信心和兴趣呢?”

1916年,在乌鲁木齐老满城街建立了一所新疆第一女子学校,杨应亷随班就读,贺彦徽任学长。

建设发展新疆需要人才,杨增新读书出身,深知知识改变命运,学堂是人才的储蓄库,必须坚定有力发展教育,在甘肃时,杨增新办学堂、兴书院不遗余力,出捐俸禄,致使家庭吃穿用度都要计较。新疆是一个复杂地区,兴教如登山,多民族不同语不同文,宗教禁锢很残酷,,人们对求汉学视为恐怖之事,杨增新专门设劝学官,让劝学员四处动员学龄儿童出门读书,讲好处,给帮助,对偏远民族地区允许热衷教育的有识之士兴办私学,推行民族教育,并把入学儿童的数量列入地方官的政绩。

1916年5月杨增新在迪化开办“制纸传习所”研究造纸实业,为兴学创造基本条件,6月举办师范讲习所,培养高初两等小学师资。同时在新疆巡按署内挤出房间设政治研究所,造就吏才。号召全疆兴学习之风。1917年,设新疆医学研究所,后改为新疆医学传习所。

新疆统一初定,千疮百孔,百废待兴。关内各路诸侯为做中央老大你争我夺,自顾门前雪,对新疆弃如敝履,协饷戛然而止,没奶断饷,只能靠自己造血循环,维持运转,新疆苦水穷荒,税浅赋薄,象征性的收人怎能应付数万公里的军政开支,没有钱,谈发展就是纸上谈兵。杨增新恨不得把一个钱摔八瓣用,常对家人说“新疆穷,我们要过苦日子”一件冬袍穿了数年,冬穿夏洗拆补,吃饭简单,饱腹即可,一罐湖南的豆鼓辣酱每次都不舍得多吃。夫人崔氏不愿过这样的苦日子,多次表现出劝将军回甘肃的意思,她说,为啥朝廷把犯罪大臣遣返到这为官,作为惩罚。你在这不也是个能自由活动的囚犯吗?将军说“为一己之私,我不能弃新疆百姓而去。”

新疆与强邻为伴,必须迅速改变状况,杨增新为此付出超出常人无法比对的精力,呕心沥血,思考新疆,三千年中华,汉唐盛世,莫不是平定西域,安定西域,我杨增新自比班超,怎能屈服困难艰险呢?大丈夫提当舍己为国,报效社稷。

杨增新一上台,便打出了一套组合拳,拯救新疆。中国历史上隐隐约约出现过这个人物,历史学者以大北京为中心,反而对保边守关的民族英雄不屑一顾。

过日子,柴米油盐,样样要钱,杨增新主新伊始便围绕这个中心,开展财政战争,开源节流。开源,一是开荒殖民,二是兴办实业,远水近渴这都难解眼前的当务之急,杨增新忽想一绝,掏贪官的腰包,他起于县令,知道其中奥妙,自新疆建省以来,无一贪官浮出,好咧!多年来肥水流油的贪官之财都被杨增新收入囊中。杨增新看着前人养肥的贪官、一窝端的银子归于省署,名利双收,他喜不自禁,又触目惊心,看到贪官对新疆搜刮之烈,百姓受虐之深矣。节流之举,也可立竿见影,不事建设,因陋就简,他所在的新疆最高权利机关讲究在前清留下的陈旧巡抚衙门里。精简官员,全疆设县37个,撤裁府、厅、州中间环节,一等县工作设3科人员限30人,月供经费80两银,二、三等县次之。彻底杜绝人浮于事的毛病,无力主持局面的庸官裁撤,一些官吏见当官无利可图,视如鸡肋,便退职从耕或经商。然后便是精兵,杨增新曾被宁夏将军钟泰借调督练陆军并兼三营管带,也曾领兵打仗,身先士卒,冲锋陷阵,平定河湟起义,化解当地矛盾。行伍中人杨增新深知军官士兵的奥妙心里。为了省钱,杨增新瞄上了庞大的军费开支,他不事军队建设,军队只留番号军种,但多无兵士,他说“养点兵,只是碍于国家体制而已,打仗我一支秃笔可抵千军万马”。杨将军有“笔扫千军”的美誉。一日,一位离开军营的军官回来,跑到杨将军那说说“将军,我的兵都跑光了,咋办?”将军说“不慌嘛,秋后入冷,他们都会回来的”。

建设和守边,杨增新深知二者的关系,杨增新认为强大的国防不在军队,而在人民的向心力,向心力取决于对政府的信任,剥民以养兵,同舍本求末。百姓安居乐业,产业富足,保家卫国,积极从之,一呼百应。育兵于民,授予有经验的教官。比长期圈养于兵营的士兵,好使的很。

杨增新紧锣密鼓,风雨齐下,开源节流,开启新疆的全面建设。不料不养兵的政策,却遇到东方军阀混战,西北冯玉祥几次想把新疆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西方俄国革命,大量白匪窜扰。事态要靠军事对抗,杨增新受到了又一次严峻的考研。

杨增新带领新疆抗击白俄窜扰是中国近代一次最伟大的保家卫国战争。历时三年,虽不见硝烟,血流成河,但也波澜壮阔,惊心动魄。却被同时期北洋军阀的隆隆炮声,同胞间的惨烈厮杀淹没于历史。

这场战争挽救了新疆,粉碎了英、日、美等列强仗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余威企图吞并新疆、进一步蚕食中国的阴谋。他们把战车悄悄地推到了中国的西北边境,新疆成了“中亚火药桶”,此时稍一不慎,鲁莽行事,塔里木这口大锅便会燃起汹汹大火。杨增新妙手解危局,后世史学者再一次惊讶地看到这位“反动的”爱国封建官僚所具有的军事指挥才能、政治谋略、胆略和胸襟。

1914年6月,萨拉热窝一个塞族热血青年一枪打穿奥匈皇储费迪南的脖颈动脉,也击中了“巴尔干火药桶”,奥匈帝国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站在“理”字上的借口,出兵塞尔维亚,战火瞬间蔓延,规模不断升级,拉帮结伙演变成了一次世界大战。不堪忍受因战争带来深重压迫的俄国人民,爆发“十月革命”,推翻参战的沙皇政府,苏维埃政府成立并宣布推出“一战”。协约国战车链条中断,为抢修战车,协约国组成干涉军杀向苏维埃,遭到英勇的苏联红军的顽强抵抗。自称是“俄国最高执政者”的高尔察克得到协约国的大力支持,用外国枪炮装备了25万军队的白卫军,1918年干涉军送给邓尼金几百们大炮、几十万只枪,派几百名军事专家指挥这场声势浩大的反苏战斗。苏维埃政府处境万分危急,列宁站在革命的人群中高呼“一切为了东线”“大家去同邓尼金作斗争”。为了保护革命成果,人民自发组织出现了“星期六义务劳动”的“伟大创举”。正在观察这场战争的杨增新看出了战争胜负取决于广大的群众,十月革命的成功,充分完全的证明了这一点。

气焰嚣张的白卫军被苏联红军打得落花流水,大量溃军一路西逃克里米亚岛,一路东跑中亚新疆边境,还有一小股流入外蒙。被红军骑兵追赶了一路的白卫军,一路狂奔到中国新疆边境已是穷途末路,军队如同杀红眼的困兽。一场突如其来的黑风暴压顶而来,新疆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进入了生死存亡的关口。

新疆居中国的西北边塞,封闭落后,愚昧蛮荒。但就世界而言,它是亚洲的中原,国际交通之枢纽,外国列强早已把它列为本国猎取的重要目标,当时被推测为世界的下一个“角斗场”。中国的清王朝随着朝局恶化,也觉察到新疆是固国之本,晚晴的翰林们修书立说,国内的学者中也掀起了一股研究西域的高潮,引起了朝野的广泛关注。

1901年,八国联军紧逼北京城,慈禧太后丢下百姓慌忙逃离,躲命在西安城,很快朝西这个方向新疆成了朝议焦点,慈禧太后也觉得自己的老窝洋人当道,皇权不威,郁闷的很,又担心合议不成,整日不知何从。于是朝廷上下就有人献策,皇上和太后只能屈尊大西北,朝廷移驾乌鲁木齐,洋人也不会追到这不毛之地,清室可偏安新疆再作计议。这个论调成为清末皇室基本的保命思路。辛亥年,武昌军人革命爆发,风暴席卷全国,清廷慌了手脚,隆裕皇太后哭哭啼啼对大臣们说“这不是把我们孤儿寡母往新疆赶呀?”隆裕先让自己的娘家哥志锐先入新疆任伊犁大将军,动荡时,朝廷已先有了这方面准备,新疆巡抚换成满族旗人耿魁,军政都归于自己族人管辖。摄政王载沣的阴谋诡计,被湖北革命军中的高人看破,如果满清余孽逃窜到新疆,再形成偏安局势,后果不堪设想,于是新疆的湖北军人接到武昌方面的指示,发动了伊犁辛亥革命,伊犁临时军政府司令总长杨赞绪出示告示“照的民军起义,为响应武昌,推翻清专制,改造共和,拿获志锐将军解送政府者,赏银20万两”。志锐被抓获处死,断送清王朝想苟延残喘的后路。伊犁辛亥革命打破了满清的阴谋与美梦,与武昌起义呼应,彻底敲响了皇权王室的丧钟,为中华民族改造共和立下不朽的功绩。

新疆局面关乎全国,新疆保则国保,新疆失则国危,新疆是中国发展之根脉。外国列强对中国这块宝地,洞若观火,明察秋毫。近代以来中亚首先成了俄、英探险考察的重要区域,可从19世纪后期,德、法、日、美等列强也纷纷接踵而来,使得当时远离先进文明地区的亚洲内陆这片寂寞的土地变得空前热闹。他们打着文化交流的幌子,刺探新疆的动静,阴谋搞间谍活动。斯坦因摸透了殖民者心理,把酝酿已久的新疆考察计划呈印度的英国殖民政府,在报告中大谈考察新疆可以证明那里很早就属于印度文化区域,并提醒当局,俄国人以及斯文赫定已捷足先登了,言下之意是说,如不赶快采取行动,英国在新疆的利益将会受到损失。俄属殖民地荷兰人马达汉在新疆深入南北疆,更是详细考察并绘制险关要隘和军事重地。一份份考察报告送交本国政府,一本本探险离奇的书引起国人的兴趣,新疆象一块“未发现的新大陆”一样,令列强垂涎三尺。

尘土飞扬,战马嘶鸣的白俄溃军给新疆带来了危机,却给窥视新疆已久的列强们带来了兴奋。英、日两国击掌相庆,认为他们大快朵颐的机会来了,等的就是新疆赶快乱起来,他们就可以浑水摸鱼了。擦枪走火,新疆引入战事,他们就可以火中取栗了。

英国这个日不落帝国,一战后在美国面前日渐逊色。日本自明治维新后,改革开放,整个民族象打了鸡血一样,只在20多年发展中,国势陡增,从一个半殖民的落后国家成为世界之强,1905年大败强大的俄国,扩张之心迅速膨胀,不管天高地厚,不满足如此厉害的大和民族狭居在一溜小岛上,要成就罗曼诺夫那样的,日耳曼那样的,马其顿那样的,领土广阔的大帝国。

一个不甘幕落的大英帝国,一个“少壮勇猛”的日本,两个联手,形同蜜月,但两国在新疆的野心,早已被美国看透,中国通对“五角大楼”报告中称“在中国得中原得天下,在世界而言,得新疆可控欧亚”。美国也在等个机会,他知道这伙人的贪心本性,就好像两个狼面对一块肥肉,除了撕咬再没有别的办法解决问题,此时,美国就会大摇大摆地过来了,趁两者新疆矛盾拔掉如鲠在喉的“英日同盟”,然后给大家立个规矩,自己占据利益中心。

英国是个老牌帝国,和俄国在新疆明争暗斗,经营新疆已久,英国领事艾泽敦在新疆很活跃,和帝俄领事梅世臣勾结一起怂恿喀什提督马福兴相机行事,称霸南疆。日本后来居上,叫嚣“如果新疆能有四个人加入日本国籍,日本政府在战时就可以保护日侨的名义出兵”,充分暴露出日本国急不可耐的狂傲心里,对新疆这只待宰的羔羊日本志在必得。

可蓄势待发的列强各国没有等来他们预料的混乱,中华有虎臣,天山雄狮杨增新让他们失望了。新疆躲过了一次大劫难。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