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金融体系的成本与价格

我们很多人都说我们不得不进行外汇储备,不得不购买美国国债,对于美国国债是说成了中国的血汗钱来养活美国人,中国给美国提供了这样多的美债,是完全没有必要的。本人前面已经分析过了,我们的外汇储备不得不购买美国国债是因为流动性和安全性的原因,也分析了其中定价权的因素,而中国对持有美债和给美国输血,很吃亏和受制于美国是肯定的,但我们对其中的金融成本也是要有认识的。

在使用贵金属的时代,中国为什么就没有形成资本社会?西方能够形成资本社会也是因为世界历史的机缘让西方拥有了全球大多数的贵金属,这些成功是有巨大的机会成本的!而对于贵金属的金融价值,我们的货币体系如果换成贵金属怎么样?很多人都希望以金本位来对抗美元霸权,以金本位来不给美国当奴隶,但这个问题笔者要说的就是以贵金属为货币也是要有巨大的成本代价的,这个成本代价怎么样合算是要进行评估的。

在重商主义的年代,黄金就是重大的目标,这背后就是当年普遍实行的金本位制度,黄金的数量决定了货币的数量,决定了货币投放量,而开采黄金档成本依然是极大的。在金本位盛行的时代重商主义对于贵金属的价值是放在至高无上的地位的,拥有最多黄金的大英帝国是金本位和重商主义最忠实的拥护者,因此对于黄金在世界的情况,我们应当高度的关注。依据黄金协会的数据,当前全球的人类开采黄金17.13万吨,40%为金融储备资产,3万至4万多吨为官方金融战略储备,2万吨为私人民间金融储备,另外60%为商品状态,首饰、文物和电子、化学产品等,部分已经消耗。2013年各国公布的官方黄金储备为41909.7吨。不过我们要知道的是这些黄金基本上是本世纪开采的,在19世纪前人类总的黄金开采量不足1万吨,19世纪最后50年的黄金生产量是人类5000年黄金产量的总和!18世纪100年间全世界生产黄金不足200吨,而19世纪黄金生产是1.15万吨,其中1850-1900生产黄金达到1万吨,黄金20世纪初是300吨每年到2001年峰值是2600吨以后出现回落,到2011-12年又达到2800吨的历史最高位。1900年到现在的这100多年生产了15万吨,20世纪大约生产黄金13万吨,黄金的生产是一个急剧增加的过程。很多人说金本位的破裂是因为黄金的不足是不对的,实际的数据表明黄金档数量增长是惊人的,这里面的关键还是谁有货币的定价权和黄金分布的不均上。

黄金的分布是非常不均的,我们如果以金本位,那么世界的霸主不是很多人想的中国可以不受制,而是中国要受制于那些金矿国家,虽然我们黄金的产量很大,但真的生产成本等也是非常高的。我们可以看到南非发现了超过世界其他任何地区的黄金,南非生产了人类数千年黄金产量的40%,南非是世界上最大的产金国,金产量的98%又来自维特瓦特斯兰德金矿。世界最大的金矿是南非维特瓦斯特兰德金矿储量为54040吨。该矿是1866年发现的,发现后不久就投入开采。至今已140多年了,已开出黄金达3.7万吨,现在尚有储量1.8万吨,仍占全世界黄金总储量的52%。该矿1970年产金达到1000吨,为历史最高年产量,以后一直保持年产650—700吨之间,均占世界黄金产量的一半。因此该矿的储量和产量均居世界第一位,是名符其实的世界最大金矿。在美国掌握i世界金融霸权的时代,南非突然有了这样多的黄金,美联储才8000多吨,因此金本位破裂就是必然的了。

我们如果选择金本位,就要承受采金的成本,除了这个成本还要受制于金矿,我们可以计算一下世界上需要流通的美元和黄金,黄金可以做货币的是美国8000多吨,而美元美国的M2就8万多亿美元,需要黄金涨价几十倍才可以的,这样就是你虽然没有了美债给美国的输送,确实要给黄金矿主同样的输送的,在贵金属本位货币时代,绝对不是金融货币没有成本,而是成本极高的,而美国给世界提供了这个金融体系,就是要收费赚钱的,你使用这个体系,有背后的合算的地方,美国提供这个体系,也是有成本的,这个国家信用需要有军事来维护的,需要粉饰道德的,当然也是利润丰厚的。

因此我们建设金融体系,人民币国际化,就是要在金融货币领域得到利益的,很多人对于货币的国际化的利益也是认识不足,现代国家能够兴起,与货币利益的支撑是密不可分的,虽然我们的央行给美债上税,但央行的基础货币衍生则带来更多的利益,对于附庸美国的日本德国则利益更大,他们能够崛起很大程度上还有他们不用承担军费等成本的原因,不过现在日本不安分了,日本在谋求更大的金融利益。而对于中国则是必须维持军事上的安全,这金融的利益就更应当占有一席之地,所以中国是需要自己金融货币国际化的,占有这部分的收入。因此我们认识到这个层面,就应当明白我为什么一直说我们购买外国国债根本不是为了收益,不要想分散投资取得高收益,而且也不要想多买其他国家的国债,我们货币只给美国一个国家上税,因为美元是国际货币美国也承担这个金融成本,购买其他国家的国债则是纯投资性质,是被盘剥的,这里购买美国国债与购买其他国家的国债是有天壤之别的。美国提供这个国际金融体系的服务是有成本的,是要收费的,购买美国国债就是给这个体系缴费,而购买其他国家的国债则没有这个缴费的性质是白白被盘剥,因此我在《信用战》一书就分析过要紧紧抱紧美债,也就是抱紧了美国的信用,他国不能攻击甚至包括美国不能攻击中国金融体系,攻击就是逼迫中国抛售美债演变成连美国一起攻击,在这里中国收获的是金融保险和金融服务,这个服务的费用比金本位下你挖金子和给金矿矿主的费用要低的!

对此我们应当知道中国是应当人民币国际化,是应当避免被金融定价权盘剥和购买美国国债给美国上税,中国的国际化多一些,则中国给美国上税缴费的份额就少一些,同时中国也能够对人民币国际结算提供国际金融服务的地方收费了。而我们国内能够降低美元为主体的货币发行比例,也就是降低了对于美国的美联储国际金融服务的依赖,就可以减少缴费比例,中国就可以进一步降低经济发展的成本,因此在美国的金融定价权之下,中国需要的就是合理认识找对位置,绝不能盲目的到处缴费受盘剥,中国给霸主上贡可以,绝不能给二鬼子们也上贡,不要说我们只依赖美国不成要买日本欧盟分散风险,实际上是美国与中国开战,日本欧盟等哪个会不跟进制裁分享利益?!购买他们的国债才是以老百姓的血汗养狗腿子,中国的竞争对手不是美国是他们,而且美国对于中国产品的依赖也离不开中国,美国的金融没有了中国这样的制造国为收费对象,美国的金融服务卖给谁?国债卖给谁?现在的世界竞争是老大老二竞争最后是老三倒霉的时代,就如广药和加多宝竞争其他凉茶没有了,苹果与三星竞争诺基亚没有了一样的道理,绝对没有老二拉老三老四的道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