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你到底图个啥?——记沈空航空兵某旅优秀退休干部王伯让

他推迟1年离营,推迟12年离岗,推迟23年退役。一辈子,不为当官,不为发财。今年1月,他仰望着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敬了最后一个军礼,脱下戴了23年的、泛白的老军帽,转身离开,留下一句:若有令,召必回。老兵在想什么?有多少人能懂?

老兵,你到底图个啥?——记沈空航空兵某旅优秀退休干部王伯让

23年前,时任沈空某训练基地通信科科长的王伯让,因为职务“到杠”、年龄“到点”而面临着两种选择:驻地电信局许诺让你担任副局长兼总工程师;场站通信线路改造,需要你继续发挥余热。在“谋官”与“干事”面前,你选择了后者。那一年,41岁。别人说你傻,你却说:人这一生,不管在什么时候面临什么选择,都要对自己有一个定位。你的定位是心里踏实、精神充实就行了,能在部队发挥点余热,你心里踏实,干起来有劲。

那一次,场站内外场有4公里长的电缆、光缆需要重新铺设,必须在2天内完工。时间紧,任务重,偏偏老天爷又不作美。第二天,铺了不到2公里,就下起了瓢泼大雨,怎么办?你当即下定决心,再苦再累也要把它拿下!分工之后,你就领着大家继续冒雨奋战。营长见你浑身湿透,拉着你的胳膊就说:“老王,身体要紧,有我们在,你指挥就行了,就别亲自干了。”你说:“在这里只有兵,没有年龄。”转身,你又冲在第一线。大家都说:“有老王在,就有阵地在,老王就是我们的主心骨。”

那几年,你始终坚持和官兵一起查线。每一次,平地步行都在10公里以上,翻山越岭在5公里以上,早晨迎着朝霞走,中午顶着烈日干,晚上披着星星归,饿了吃点饼干,带的水喝没了就用手捧着山沟里的水喝。遇到难爬的杆,还需费一翻周折。有一次,一根线杆被树枝缠住,看不清线路好坏,几个战士轮番几次都没爬上顶端。你告诉他们:别上了,我身体瘦,还是我来吧。上到树枝交错的地方,正准备把它锯掉时,没想到脚扣打滑,一下子把你悬在了空中,好在双手抱得比较紧,脸上被树枝划了两道血痕,有惊无险。女儿休假回来,看见你这副模样,开玩笑地说:你脸也黑了,皮肤也裂了,人也瘦成麻杆了,活脱脱一个非洲小老头。但你说:“想着要做有意义的事,想到做的事能对组织有益,就觉得挺快乐。”

其实12年前就能退休了,可你还是舍不得,在享福与奉献面前,你选择了——

老兵,你到底图个啥?——记沈空航空兵某旅优秀退休干部王伯让

“继续干”

12年前,已是某场站通信营工程师的你,够了退休年龄,同样的选择又一次摆在面前:一边是北戴河一家通信公司的老总亲自登门,以担任办公室主任、一套住房、一辆轿车的条件相许,请你“出山”;一边是通信营营长、教导员转业,通信保障任务重,人员技术不够成熟,组织上希望你能“再站一班岗”。在“财富”和奉献面前,你选择了退休不退职,继续留在部队服务。那一年,你52岁。

同事们不解地问你:“老王,你现在都50多岁的人了,家里又不缺钱,还那么辛苦干什么?”老伴也心疼地劝你:“累了半辈子,就别再拼命了,在家好好享福吧。”你只是笑了笑:“我是一名军人,服从命令是我的天职。”

一次,外场正准备飞行训练,通信线路突然中断。当时,你患肠炎正在卫生队打点滴。营值班干部通报情况后,你一个翻身坐起,让护士拔掉针头,拎起衣服就往外冲。路上,你一边了解情况,一边作初步判断。到了机场,你直奔二号台,不到15分钟就排除了故障。问题解决了,你稍一放松,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为了完成好机场南北塔台、航调室的设备更换和对空台的搬迁工作,你利用不可飞天气,插空开展工作,从定位、架线到标通,和战士们一起搬运、一起安装、一起喊号、一起调试,一天天地喊着、干着,手上的血泡磨破了又起,身上的衣服划得到处是洞,腿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两个月的辛苦换来官兵一句由衷的赞叹:“身在一线的‘二线兵’!”你说值了。

其实1年前就能“告老还乡”了,只是你不放心,在回家和留营面前,你选择了——

老兵,你到底图个啥?——记沈空航空兵某旅优秀退休干部王伯让

“再等等”

你的两次选择令家人颇有不满,但是,通信骨干健全了,技术全部留下了。2013年1月,你正式辞职了。但是你心的还在部队,总感觉部队还需要你,所以你决定辞职不辞营,时刻等待着组织的召唤。一年之后,你发现一切都步入了正轨,年轻人们干劲儿很足,你觉得,这一次自己真的可以离开了。

站在广场上,你仰望着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敬了最后一个军礼,脱下这顶戴了23年的、泛白的老军帽,转身离开。突然,你停下脚步,转身,走向首长的办公室,说了最后一句话:若有令,召必回。然后,转身,离开,返乡。那一刻,你的头发真的全白了,是年,你62岁。

其实45年前,你就知道自己图啥,四个字——知恩图报。45年前,你还是秦岭山沟里的一个放牛娃。入伍后,组织上安排你学习通信技术,文化底子薄的你,凭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头,硬是“啃”完了大学的课程。30多年的军旅生涯中,你成了全基地的通信技术“大拿”。1998年,你成为空军保留的技术骨干。入伍以来,你先后3次荣立三等功,18次获嘉奖,几乎年年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

看着你满头白发,有人纳闷:老王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你憨厚地笑道:“图的是报恩。我的一切都是部队给的,没有部队,也就没有我的一切。”

老兵,你到底图个啥?——记沈空航空兵某旅优秀退休干部王伯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