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一下日本的无耻吧!!!好认为日本好的弯弯和愤青们!!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日本治台推行的奴化教育

日本外相麻生太郎日前大放厥词,美化日本统治台湾期间推行的殖民教育。那么我们就用事实驳斥麻生的谬论吧!

日本在甲午战争中打败清朝,1895年强迫清廷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割占了台澎列岛及琉球群岛。日本占台后即实行新闻管制,禁止华文报纸发行,强行推行日文教育。

1917年12月,台湾殖民当局颁布第2号律令《台湾新闻纸令》,规定办报刊要缴钜额保证金,还要重新申请许可证,如不遵守,有关人等会被起诉受重罚。在这条严厉的法例下,华文报刊纷纷关闭,日文报刊相继出现。日本统治者还引用在日本实行的《新闻纸条例》以及{谗谤律八条},对媒体实行言论管制,规定对天皇、皇族、官吏有不敬、侮辱、损害名誉者,将处以罚金,甚至判处徒刑。

1922年台湾殖民当局实行“日台共学制”,规定在公立学校里的新生录取率,日籍学生录取率61.9%,台湾学生录取率18.7%。如1944年台湾最高学府台北帝国大学有学生357人,台湾生仅58名,只占1/6。

《台湾近代民族运动史》记载:“在人口比例上,在台湾的日本人不及台湾人的1/10,但是,大中学校学生数量,台湾生不及日本生的一半。日本人在台湾享有种种特权,税金多数由台人负担,但教育文化等设施,则大部分由日人享受,这是帝国主义榨取殖民地之典型。”

学校的主要职位也都被日人占据。帝国大学当时有教职员工692人,其中,台湾人只占142名,且大多数是低级职工,当教师的只有一人。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从小学到大学使用的教材大多是日文的,因此,现年60岁以上的台湾人都可以讲写流利的日文。“台独教父”李登辉曾自认,他的日文比中文还要好。老一辈的台湾人都是在日本的奴化教育下生长的,绝大多数改用过日本姓名。他们的思想意识行为基本上已日本化。在社会上有影响力的人,不论是从商、从政大都与日本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在台湾举办抗日研讨会或其它抗日活动,很难找到机构赞助。

日本统治台湾半个世纪,费尽心机教出一批亲日奴才、“台独”卖国贼,好象李登辉之流!这就是殖民主义者推行奴化教育的“功绩”!

榨取台人血汗

1895年6月,日本殖民者在台湾设立总督府,开始对台湾实行长达51年的掠夺哇统治。1898年7月,殖民当局公布了《台湾地籍令》《台湾土地调查令》,同年9月设立“台湾临时土地调查局”,对全台土地重新测量、造册,作为开征地税的依据。在1898--1904年间,殖民当局对全台进行多次土地调查。此前,全台湾土地约有36.7万甲(一甲约为16亩),地税每年86万余元;经调查后,确定应课税土地77.7万甲,一年征税298万余元,暴增3.5倍。

殖民当局从调查中巧取豪夺台湾人民的土地,到1942年占台湾人口5%的30万日本人,拥有全台湾72%的耕地;而600万台湾本地人只能保住全台湾28%的土地。1910—1944年,殖民当局进行“林野调查”,被查的78.32万甲森林及田野,97%被列为“官有地”,明目张胆地抢占原有的公共土地。

殖民当局还巧立50多种税捐,对台入强征苛捐杂税。1896年,台湾除了地方税之外的中央租税额为200余万元,到1943年猛增54倍,达1.08亿元。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殖民当局还垄断台湾的专卖业及外贸。1896年起,将人民必需的食盐列为政府专卖,利用行政权力让日商独霸台湾盐业。1914年全台湾盐业集中在10家日商手上,他们通过买卖专利攫取了达经营成本10多倍的暴利。

台湾盛产樟脑,全世界所需樟脑的4/5出自台湾。从1907年起,殖民当局将它交给“三并物产会社”专利销售,一年牟取358万余元暴利。

烟草专卖也让日本刮走不少暴利,1905年为149万余元,到1930年增至1570万元,1941年再增至4100万元。1921年起实行酒类专卖,此前每年征酒税100多万元,到1936年暴增至2400万元。此外,稻米、茶、香蕉、砂糖等台湾的特产,殖民当局也一一通过专卖方式交给日本商人发财。

为了更顺利地掠夺台湾的财富,榨取台人的血汗,殖民当局也搞了一些基本建设,留下些微边际利润,这些小恩小惠竟成为媚日派歌功颂德的根据,真是可悲可叹!奴才味十足。

掠夺性开发

麻生太郎说,台湾一名重要人物告诉他,感谢日本殖民统治台湾做了好事,今天台湾才会成为“教育水准十分高并且与时代俱进的国家”。这些汉奸言论完全颠倒黑白。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日本侵占台湾后,不久即修建了基隆港和高雄港;1899年起修建纵贯南北的铁路,1909年全线通车;此外,又修建了几个机场,为台湾的海陆空交通基本建设奠定了基础。这些硬件一直延用至今,媚日派以此为根据,感谢日本殖民主义者。

可是,这些铁路、公路及机场的建设资金,日本政府一毛不拔,完全靠在台湾发行公债筹集。从1899—1904年,台湾总督府发行第一期公债3145万元,平均每位台人负担10元以上。1908年发行第二期公债3899万元,平均每位台人增加913元负担。而且,殖民当局通过发行公债,滥发钞票,榨取台民。

这些基本建设,表面上看让人民得到不少方便,但是,得益最多的是殖民当局及日本商人。利用这些交通工具托运货物的以日商为最多,乘搭这些交通工具的也多是日本人;在邮局发送信件,日本人比台湾人多29倍,包裹多69倍,电报多82倍,电话多40倍……

台湾总督府的财政收入和建设费用,全部课自台湾人民。1909年开始,台湾总督府的岁入开始有剩余,在40年间增长20倍,因此,大量上交给日本国库,而留给台湾的教育经费只占3.8%,社会民生福利事业经费只占1%而已。

日本割占台湾后,将它当作向中国华南地区以及东南亚进一步扩张的基地,从台湾赚到的钱、制造的商品、掠夺的原料、雇用的廉价劳工,直接用于对东南亚的侵略。二战期间,不少台湾人成为日本侵略者的炮灰,葬身于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等地的战场。

日本在甲午战争夺得台湾后实行“一体性规划”,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经济掠夺、文化奴役、政治压迫、军事侵略,而不是要为台湾做好事,其中的根本性区别切勿混淆,否则就会对侵略者感恩戴德,成为汉奸奴才!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