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8年让日本人感到绝望的庐山争夺大战

一名日军在日记中写道:“几次进攻,庐山上的迫击炮弹如雨点般从天而降,皇军大受威胁,死伤可怕。”写日记的人也只多活了几天,但他的日记却使他成为一段历史的证人。

整整七年了,中国独力顶着日军全部淫威的压力,蒋介石原以为苏联和日本开战,将会迫使日军分兵,没想到斯大林对西线的德军警惕有加,无心在东线大战日军,而日军在被苏军打败后赶紧缩了回去,武汉会战牵制了日本陆军的主力也是原因之一。总之,日本暂时放弃了武力进攻苏联的北进计划,使蒋介石空喜一场。

日本通过外交平息了和苏联的争端,侵华日军没有在九江止步,继续攻击九江外围,作为进攻武汉的前进基地,并在九江与合肥大规模集结作战部队,积极准备进攻武汉。

1938年8月1日,冈村命令松浦师团从九江南下,攻击金官桥一线中国守军。同时令沿江北进攻广济和黄梅的稻叶师团加紧进攻。长江南北两岸,第十一军的两个先头师团分别向南面和西面延伸猛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冈村是一个有战略眼光的军事指挥官。他的部队占据了九江,他没有投入所有兵力直接向西猛攻武汉,而是分兵从湖口和九江南下,企图攻占德安和南昌,造成西进长沙的态势,企图截断粤汉铁路,对武汉形成战略大包围。这样一来,他不但消除了左翼薛岳的几十个师对日军的威胁,而且用截断武汉退路的战略手法,意在彻底动摇中国守军的意志,最终合围中国的几十万重兵。

冈村的战略在蒋介石看来是十分的阴险,他为了避免武汉成为第二个南京,下令发布文告,劝导武汉民众疏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南浔线守军总指挥薛岳却不在乎冈村的阴谋,反而为冈村部队的南下而兴奋。张发奎卸任,使他能指挥调动的部队,陡然增加了几个军,这个年轻的广东人踌躇满志,决心和冈村大干一场。

向金官桥进攻的日军松浦师团,步兵连续两天按兵不动,只是动用全部火炮和战机,对守军阵地狂轰滥炸。铺天盖地的炮火和炸弹,把金官桥一线几十个山头阵地打得烟尘蔽日,火光冲天。欧震的第四军、李玉堂的第八军和李觉的第七十军被压得抬不起头来。

松浦在掩蔽部狞笑。他的身后,第一一三联队长田中圣道耐不住性子,说:“将军,冲锋吧!支那军已被炮火打蒙了。”

第一四五联队长长市川也是蠢蠢欲动:“将军,对付支那人用不着这么多炮弹。请允许我联队立即发起攻击。”

松浦摇摇头说:“急什么!支那军没有大炮,就让他们见识见识大炮的厉害,让他们知道什么是现代战争。”

松浦对自己师团的底子十分清楚。他所指挥的,只是日军的一个乙种师团。士兵大都是后备役,兵源多半是大阪市的小商贩。他们精于生意上的算计,而不大认同武士道,在军中受到讥笑,得了个“商贩师团”的绰号。而且,他们是刚到中国战场,缺乏作战经验。松浦这次担任主攻部队第十一军的先锋,最担心出师不利。如果“商贩师团”给他出丑,他就会身败名裂。因此,他要用猛烈的炮火先打掉守军的锐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松浦的谨慎是有道理的。防守金官桥的三个军,在中国军队中都非等闲之辈。日军那两个急于上阵的联队长,在带队发起进攻后,马上感到对手的顽强。8月3日,松浦师团中那些商贩兵,冲到守军阵地跟前,遭到步枪、机枪和手榴弹等轻火器的猛烈打击,有的掉头就跑,有的趴着不动。督战队砍了几个溃兵,部队还是冲不上去。下午, 联队长们瞪着红眼到阵地前沿督战。

小商贩们在死亡的逼迫下不得不向前冲锋,给守军增添了伤亡和悲壮。李觉军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第十九师是李觉的王牌,没有给他丢脸。8月4日,第五十七旅旅长庄文枢被炸伤,第十九师仍然守住了一片焦土的阵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下午4点左右,日军田中联队主力及一个战车大队猛攻第十九师正面,阵地战达到白热化。田中和他手下的军官,用明晃晃的军刀把商贩兵往前赶,逼着他们踏着同伴的尸体向突破口涌去。第五十七旅阵地告急,新任旅长周昆源投入预备队反击,双方展开激烈的肉搏。田中手中的预备队用完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部队溃退下来。

李觉看着日军的几百具尸体,又看到自己的部队越来越稀疏,第一次向薛岳发去了求援电。

8月5日,日军用上了老套子,打不过就放毒气。金官桥阵地上笼罩着淡蓝色的死亡烟雾,一百多名官兵脸色发青,倒地阵亡。

毒雾散去,日军发起猛攻。李觉命令第一一四团上前堵住,把日军赶出阵地。但是刘团长不幸中弹阵亡,官兵失去指挥,又对毒气心存畏惧,阵脚松动,反击失利,部队撤到主阵地。田中联队乘机占领了第十九师的前沿阵地。

松浦虽然谨慎,仍然摆脱不了日本军人的骄狂和急躁。他认定守军已成强弩之末,不容各联队整补,下令乘胜攻击。他没想到,李觉的主阵地仍然是固若金汤,他的部队撞上去,注定要头破血流。他们在正面受阻,又遭到侧翼土地庵山岭上重机枪和迫击炮的打击,腹背受攻,伤亡惨重,全线溃败。

田中圣道落败而归,恼羞成怒。他凑集八百名日军,转攻土地庵山岭,以图解除侧翼威胁。但他的打算又落空了,八百名日军被鸡窝岭上的迫击炮和轻重机枪压在山腰抬不起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国军队好像摆出了神秘莫测的迷魂八卦阵,处处有伏兵,处处有火力。田中一筹莫展,他手下的官兵更是惊惶。一名日军在日记中写道:“几次进攻,庐山上的迫击炮弹如雨点般从天而降,皇军大受威胁,死伤可怕。”写日记的人也只多活了几天,但他的日记却使他成为一段历史的证人。

8月6日,已经厌战的田中,受到松浦一再催逼,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只好带领残兵再次冲锋,被守军击毙。他手下的大阪商贩所剩无几,攻势陷于停顿。

其他阵地上的中国军队,也打得顽强凶猛,松浦无法推进一步。十多天的苦战,松浦手下的联队长一死二伤,上百名军官和几千名士兵非死即伤,金官桥可望而不可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8月中旬,冈村宁次来到九江前线,设立临时指挥所。松浦是如何败在他看不起的中国军队手里,他想亲眼看个究竟。

盛夏的的长江流域,烈日酷暑,淫雨连绵,霍乱、疟疾横行。在这样的战场上,中国军队和日军的非战斗减员都非常严重,而日军的骄横被大自然传播的疾病折磨得奄奄一息。

12日,冈村等到了伊东师团,没有叫他们去给松浦师团解围,而是命令他们渡过鄱阳湖,在星子强行登陆,迂回攻击德安。他想直抄薛岳第一兵团后路,搅乱薛岳苦心经营几个月的阵线,迫使薛岳兵团向西转移。

21日,伊东师团的伊藤旅团攻占了星子,马不停蹄,转向德安。薛岳命令布防在庐山地区的王敬久第三十七军团和王建绪第二十三军团见机就打,把伊藤旅团拖在途中。双方攻防激烈,拼死厮杀,陷入混战。伊东立即调上佐枝旅团一部猛攻庐山东南,侧击中国守军。 庐山名胜被隆隆的枪炮喊杀声湮没,在刀光血影中颤栗。

星子到德安的公路延伸到庐山的东南边,东孤岭和西孤岭雄立在公路两旁,瞰制着公路。伊东西进德安,必须攻下这两座虎视眈眈的山岭。这场虎口拔牙的争夺战,将决定日后南线的战事。

伊藤旅团向东孤岭发起攻击。随后,双方投入兵力越来越多。两天后,伊东发现自己陷入了困境。他手下最凶悍的饭冢联队,8月23日被王敬久军团冷欣的第五十二师剪去了前锋。饭冢率领主力紧追冷欣师,追到隘口和黄塘埔一线,叶肇军一部突然杀出。饭冢联队猝不及防,死伤惨重,三千多人被中国军队两个师缠住厮杀。

伊东急忙从预备队里抽出一个大队绕袭守军翼侧,帮助饭冢联队脱出身来。但是,饭冢联队在9月1日奉命向庐山南麓推进时,又在牛毛尖和钵盂山地区突遭叶肇军华振中第一六○师伏击。庐山仿佛是守军的大兵营,把日军围得密不透风。从清晨打到傍晚,饭冢粒米未进,接连组织五次大规模冲锋,都被华振中师梁佐勋团击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伊东连夜电令饭冢:务必于9月2日攻克阵地,挺进东孤岭。伊藤连夜给饭冢调去一个大队的援兵。

天刚放亮,一夜未合眼的饭冢组织步、炮协同,调上了援兵,猛攻梁佐勋团阵地。日军不顾伤亡,踏着遍野的死尸,一浪一浪向上猛冲。梁佐勋中弹殉国,该团只剩五六百名残兵,顶不住饭冢的自杀性猛攻,丢了阵地。饭冢长舒一口气,匆匆吃了点干栗和冷饭团,喝了几口烈酒,率部扑向东孤岭。

东孤岭上,华振中率领第一六○师剩余官兵,等着饭冢前来送死。梁佐勋的阵亡,点燃了华振中胸中的怒火。他对手下官兵说:“弟兄们,梁团长在山下看着你们,你们知道该怎么打!”

炮声隆隆的庐山,回荡起华振中师几千官兵的吼声:“消灭饭冢,为梁团长报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饭冢来得快,却攻不破守军的同仇敌忾。他的兵力与时俱减。

战到3日,饭冢的第十五次进攻失败,他抓起了电话,向伊东请求增援。伊东的回答很无奈:“饭冢君,师团无能为力了,你好自为之吧。但愿你不要辱没了司令官赐予的称号。”

饭冢放下电话,解开衣襟,“咣啷”一声抽出战刀,发疯似的率领残部向山上冲去。一阵密集的枪声中,饭冢身中数弹,倒在血泊中,结束了他的帝国武士梦。饭冢联队被中国守军全歼。

21日,冈村宁次坐在宽大的皮椅上,呆望着墙上的地图。十天了,图上的攻击箭头再没移动,倒是前线部队的伤亡进度从不间断。 久经阵仗的冈村宁次,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焦躁和困惑。自从松浦师团在金官桥陷入僵局,他同时派出了伊东师团和波田支队。结果怎么样?犹如恶虎冲进了狼群。庐山的峰峰岭岭缠住了伊东师团,瑞昌的孙桐萱第三集团军把波田支队压在登陆的滩头,若非海军舰炮全力抵挡,波田的八千多人恐怕只能退回长江。

畑俊六下午又来电催促。这已是两天内的第三封电报了。电文中没有指责的语句,更令冈村自感羞愧。无言的责备更犀利。冈村咬咬牙,抛出了吉住良辅的第九师团。他现在只剩下新编成的本间雅晴第二十七师团,此刻还在通往九江的路上。

24日,几十艘日本舰船载着吉住师团一部驶向瑞昌江面,师团主力则沿江西进,直扑中国第二兵团的瑞昌阵地。丸山支队行动迅捷,突袭王陵基第三十集团军防守的岷山。王陵基的川军猝不及防,连失鲤鱼山、笔架山和新塘铺等要地。后方失守,南浔线中国守军阵地全线动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薛岳急调俞济时的第七十四军阻挡丸山支队向南浔线渗透,掩护金官桥一线中国几个军的左侧背。俞济时派出一个团搜索前进,被丸山支队击溃。30日,薛岳令俞济时再派部队急赴岷山。但俞济时仍没有派出主力,结果又被打垮。

这时,眼看吉住师团主力就要切断金官桥一线中国主力的后路。中央军的俞济时使薛岳想起两个月前在兰封放走土肥原师团的桂永清,令他忍无可忍。他命令金官桥守军向庐山西麓转移,然后打电话威胁俞济时:“我命令第七十四军全军开往岷山,一个不留。听着,你要是再往后退,使前方部队撤不下来,别怪我军法从事。” 俞济时和台儿庄战役时的汤恩伯一样,思前想后,有些害怕了。过去,他仗着和蒋介石同乡,又当过委员长的侍卫官,常常对上级的命令软磨硬顶。但今天若是增援不利,眼看着日本人吃掉几个主力军,葬送掉江南战事,蒋介石恐怕也很难保他。第七十四军全部出动了。

俞济时军阻截了丸山支队的攻势,金官桥守军安然撤退。薛岳丢了阵地,保全了部队,这才松了口气,开始重新布防。

----------------------------------------------------------------------------------------------------------------------------------------------------------------

铁血老兵公益,记录历史,温暖老兵。新版网页已经上线,更多内容关注铁血老兵网页

本文内容于 2014/3/25 12:14:02 被小编X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