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律师纽约时报发文:教你如何惩罚普京

在克里米亚通过全民公投决定加入俄罗斯联邦后,普京签署命令接纳了克里米亚以联邦主体身份加入俄罗斯。美国和欧盟随即对俄罗斯展开了制裁行动,并一再增加制裁手段,但是制裁效果不佳。3月19日,一名俄罗斯律师阿列克谢•A•纳瓦尔尼(Alexey A. Navalny)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如何惩罚普京》的文章。纳瓦尔尼在文中指望西方终结普京的统治,文中以大量笔墨历数了自己多次反抗普京的行动,反复渲染自己拥有很多支持者,还强调自己是个爱国者。

阿列克谢•纳瓦尔尼生于1976年6月4日,毕业于俄罗斯人民友谊大学和俄罗斯联邦政府财政金融大学。纳瓦尔尼目前是一名律师和政客,他常年指责俄罗斯政府腐败,指责普京是腐败的源头。他声称,俄罗斯的政治制度是如此的腐败,故俄罗斯可能面临类似阿拉伯之春的政治风暴。纳瓦尔尼还多次通过网络和博客组织大规模游行。

2012年7月30日,阿列克谢•纳瓦尔尼被举报在一宗木材交易中涉嫌挪用公款并实施诈骗,涉案金额至少1600万卢布(约合275万人民币)。2013年7月18日,他因挪用公款被判处入狱五年。欧美国家立即对判决表示感到失望,认为判决有政治动机。英国指责俄罗斯“选择性执法”,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称判决是俄罗斯当局利用司法打压政治对手,无法接受。

因为阿列克谢•纳瓦尔尼已获接纳为莫斯科市长选举候选人,如果他继续被拘留将不能参与选举,因此法院对他作出有条件释放。

9月8日选举结果公布,纳瓦尔尼败于现任市长索比亚宁。纳瓦尔尼立刻指责索比亚宁胜选是因为舞弊,他随即通过网络发动1万名支持者在第二天9月9日举行游行示威。

以下为阿列克谢•A•纳瓦尔尼发表在纽约时报上《如何惩罚普京》全文:

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正在遭到软禁。我是在参加一个集会的时候被拘留的,该集会是为了声援上个月入狱的反普京抗议者。

去年9月,我作为一个支持改革和民主的反对派候选人竞选莫斯科市长,尽管无法在国有媒体上露面,我仍然获得了将近三分之一的选票。在我呼吁和乌克兰保持友好关系,并且遵循国际法之后,今天,我的博客以“极端主义”的罪名被封杀了。直到不久前,这个博客每月都有逾200万的访问者。

多年以来,我一直对记者们说,普京总统的支持率将很快达到巅峰,然后下滑。我说,俄罗斯的经济陷入停滞,俄罗斯人很快就会对总统的空头支票感到厌倦。当时我相信,不可能会出现一个“团结在国旗周围”的军事冒险——它在俄罗斯被称为“小规模战争”。俄罗斯不再有敌人。

然后,在2月28日,俄罗斯正是在这样一个“小规模战争”中出兵乌克兰的。我承认我低估了普京找到敌人的才华,低估了他要像沙皇一般大权在握,像“终身总统”那样统治下去的执着。

作为一个公民和爱国者,我绝不会支持不利于俄罗斯、降低俄罗斯人生活水平的行动。不过我还是要推荐两个做法,如果成功施行了,我相信会受到大多数俄罗斯人的欢迎。

首先,尽管普京的入侵已经导致了欧盟对21名官员进行制裁,美国对七名官员进行制裁,但这些官员中的大部分都不太有影响力。他们在俄罗斯之外的国家没有大笔资产,对普京来说无关紧要;制裁他们不会让俄罗斯改变政策。西方政客虽然言辞强硬,但他们的制裁措施在俄罗斯却遭到了嘲笑,甚至被看作是对普京一伙人的默默鼓励,这些人似乎拥有某种神奇的免疫力。

其实,西方国家可以对穿梭于俄罗斯和西方之间、享受着奢华生活方式的克里姆林宫亲信们施以重击。这意味着冻结寡头的金融资产,扣押他们的财产。

这种制裁应当主要针对普京的核心圈子、掠夺国家财富的克里姆林宫黑手党,他们包括伏尔加集团(Volga Group)的掌门人格纳迪•N•季姆琴科(Gennady N. Timchenko);知名商人、普京以前的柔道陪练伙伴阿尔卡季•罗滕贝格和鲍里斯•罗滕贝格(Arkady and Boris Rotenberg);金融家尤里•V•科瓦尔恰(Yuri V. Kovalchuk),他被认为是普京的御用银行家;俄铁( Russian Railways)总裁弗拉基米尔•I•亚库宁(Vladimir I. Yakunin);寡头罗曼•A•阿布拉莫维奇(Roman A. Abramovich)和阿利舍尔•B•乌斯曼诺夫(Alisher B. Usmanov);以及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总裁伊格尔•I•谢钦(Igor I. Sechin),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主席阿列克谢•B•米勒(Alexey B Miller)。

制裁还必须打击一些媒体业寡头,他们的媒体机构是政府的传声筒,此外,还要针对普京的整个“战时内阁”进行制裁,他们包括电视宣传主脑,顺从上意的杜马议员,以及普京的统一俄罗斯党(United Russia Party)的高层。

入侵乌克兰已经导致俄罗斯的精英阶层两极分化,其中许多人认为这是鲁莽之举。施以有力的制裁,比如阻止他们前往自己在伦敦的豪华公寓,将表明普京的荒唐行径会带来沉重代价。

其次,西方政府必须调查属于其管辖范围内的、来自俄罗斯的不义之财。我在2011年成立的反贪基金会(Anti-Corruption Foundation)揭露过几十起贪污大案。在90%的案子中,俄罗斯的腐败之徒都是在西方洗钱的。可悲的是,美国、欧盟和英国的执法机构却阻碍了我们对这种掠夺犯罪的调查。

普京本周声称:“在公众的心中和意识里,克里米亚一直是俄罗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其实,即便那些最具民族主义情结和最亲苏联的人,多年来也已经逐渐打消了让克里米亚回归俄罗斯的念头。

然而,普京自私地把民族主义情绪推高到了狂热水平;帝国主义吞并行动是他用来巩固其政权的一个战略选择。只有抓住跟外部敌人作斗争的大旗,才能把公众的目光从腐败和经济停滞这样的实际问题上转移开,并将他们动员起来。

普京的轻率行径真正令人担忧的地方在于,驱使他这么做的,是一种对乌克兰公众的报复欲,因为他们对亲克里姆林宫的政府进行了反抗。理智的人都知道,用某个地方的全民公投来决定主权归属的事情一旦开了先例,对俄罗斯来说是很危险的,因为这个联盟有80多个不同的地区,160多个族群,至少讲100种语言。

俄罗斯和克里米亚异口同声地说,这个半岛历来更亲莫斯科而不是基辅,这倒是事实。不过,只有普京的铁杆支持者才会赞同,应该在枪口下实现统一。反对派已经表达得非常清楚。上周末在莫斯科举行的反战抗议活动是两年以来最大的一次,规模超过了亲克里姆林宫派纠集的任何反抗议活动。

国际社会有一个普遍错觉,就是普京虽然腐败,但他的领导是必要的,因为他的统治压制了黑暗的民族主义势力,否则这些势力就会在俄罗斯掌权。西方也应该承认,他们低估了普京的邪恶意图。现在是时候终结这种让他可以为所欲为的危险错觉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总有一些公知觉得自己有经天纬地之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自恋,喜欢哗众取宠的侃侃而谈,甚至“语不惊人死不休”,以国家发展中出现的问题蛊惑人心,让一些盲从的人产生错觉:仿佛只有相信他们才能解决这些问题。

其实,他们根本就是些“华而不实,眼高手低”的自恋狂。就如同乌克兰的那些公知们那样,蛊惑民众推翻了现政府,他们得以夺得国家的领导权。可当他们夺得政权,了解了国家的处境之后,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原政府之所以没有脱离俄罗斯,加入欧盟,除了避免卷入地缘政治的争斗,更主要的是国家还依赖俄罗斯的援助,如果贸然加入欧盟,势必会失去俄罗斯能源,经济等援助,而加入欧盟又需要复杂的程序,不是说加入就马上可以加入的,特别是如果欧盟不能提供经济援助,而又失去俄罗斯的援助,到期的巨额债务就不能偿还,那么国家就会陷入破产的危险境地。是国家还不具备加入欧盟的条件啊!

事实就如同预料的那样,一切都真实的发生了,甚至过之而不及!国家不仅没有解决过去的问题,反而雪上加霜:国家处于分裂,动荡之中,欧盟原来的承诺俨然只是空头支票,严酷的条件让你虽生犹死,特别是,本可以在大国的博弈中左右逢源的资源消失殆尽,硬生生的将自己置于大国争斗的风口浪尖而永远不能安宁!公知们的自命不凡,自以为是就这样将国家带入灾难的深渊!

开眼了,卖国的到处都是啊!

看了整篇文章,充满了对普京政权的无奈和对西方“逃跑”感到不满。算是一篇好文章,仔细品味你能发现很多西式“民主”的虚伪,即几个或几千人闹“民主”就代表民意,而几万或几十万反对“民主”就可以视而不见或者说政府鼓动。为什么说是篇好文章呢?因为黑白都有,正反都说。容易骗人“洗脑”、勾人上当。

世界之大,各国都有这种杂水,见怪不怪了。

35楼manq926

俄奸!这些所谓的民主精英,就是美国思维的倡导这。当结果符合他的利益是就说是民主的胜利:当结果不是他们想向时,就说是舞弊。其实,他们就是一群假民主的代言,就是一帮反人类、反民主的渣滓!!!不是吗???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