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龙:台湾学生为何要反对两岸服务贸易协定

予龙:台湾学生为何要反对两岸服务贸易协定自从金融危机爆发之后,“占领”运动开始风靡全球,成为和平示威的代名词,包括旷日持久的“占领华尔街”运动,现已在全球80多个国家发生过近一千起“占领”运动。

318开始的台湾“占领”运动,看上去有些变了味,运动的主体说是由政治立场中立的大学生组成,上千名学生却占领着台湾政治生活的中心立法院已长达一周,还冲击了执政党党部,后来还一度攻占了行政院和监察院,矛头指向台湾当局与大陆签署的两岸“服务贸易协定”,甚至台湾领导人马英九本人。提出的主要口号有:“逐条审查服贸协定”、“退回服贸协定”、“反对黑箱操作”、“与马英九对话”、“下台”,等等,当然还有许多台湾特色的谩骂和对执政党主要决策人的人生攻击的墙报。立法院前的青岛路也全被占领,学生们席地而坐,立法院前搭起的演讲台上演讲人情绪激昂,不时响起振奋的口号和掌声。

在“占领区”外围处处可见“台独”旗帜和标语,表面上学生们拒绝政治势力的介入,以保持运动“纯洁性”,但反对党政治力量的渗透和巧妙运作却显而易见。一批学生领袖的涌现也并非是嫩鸟学飞,而是老道有余,是绿营新生代的创意与玩命之作。学生运动本身也出现一些有趣的现象,首先,学生们把自己置身于与执政党对立的位置上,认为自己代表的是民意、是台湾的未来,是义不容辞的责任。他们认定执政党与大陆签的“服贸协定”是黑箱作业,违法在先,因此就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是违法的了。然后,他们要求立法院逐项审查或退回“服贸协定”,却占领立法院不让议员上班。当他们被问及是否知道“服贸协定”具体内容时,他们几乎都不知道,好像也不太想知道。在野党此时不做声,但却在时时关注事态的演变,时而出来“关心”一下绿色的苗子,随时等待执政党犯错,以获取政治利益,甚至准备全面夺权。目前台湾的政治形势十分诡异,街头政治向来是民进党的强项,这回利用叛逆期刚过的青年学生来打头阵,实乃高招,弄不好马英九要栽跟头了。

随着“占领”运动的持续发烧,大学生开始大规模罢课,教师也参与其中,有的教师甚至到“占领”现场授课,现在还呼吁罢工。南部的一些院校也有学生北上声援串联,社会的同情和支持度正在升温,从民众送来的被褥、雨具、帐篷及食物来看,他们得到了相当的社会和政治力量的支持,并且有长期占领的打算,时间对执政党很不利。尽管马英九已经召开了记者会,对“服贸协定”做了较为详实的解释,但学生们并不满意,亦无退却之意。323日深夜开始对行政院的“占领者”实施强行清场,用盾牌和高压水枪驱离他们,激烈冲突中造成上百人受伤,半数为警员。“占领者”并没有因此罢休或妥协,看来冲突升级的风险正在上升,一些媒体的名嘴还从台湾目前的危机中联想到正在发生的乌克兰内乱。

笔者正巧在“占领运动”期间在台湾自由行,目睹了占领的场面,并与在场的一些学生和市民交谈,从中了解到一些较为深层的原因。归纳起来,学生们参与“占领运动”的主要原因有三个:一是对自己前途及国家未来的不确定性感到恐慌;二是作为公民的责任感,认为自己是在为民请愿;三是对中国大陆的恐惧感,甚至憎恶感。有趣的是,在“占领”发生前,台湾的媒体还在炒作两名香港少女在台旅游期间肆意破坏旅店住宿设施等多种恶行,遭到拘押,媒体甚至诋毁香港游客。“占领”发生后媒体又转而同情香港人,还有香港学生前去声援台湾学生,呼吁台湾人民千万不要成为香港第二,成为另一个“蝗害灾区”。他们列举了香港飞涨的房价和物价,也把交通、环境、医疗和服务设施被滥用等一系列问题,都归咎于与大陆签署的自由贸易协定,希望台湾人不要上当。没想到,原本大陆希望把香港作为“一国两制”示范区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此时却成了反面示范区。

市民们对学生的同情也是多方面的,一是被学生们的“爱台”热情所感动,二是可怜这帮学子的未来。那些有大陆背景的政商子弟可以到大陆去发展赚大钱,而这些没有背景的孩子毕业后大多数只能拿到两三万新台币(4000-8000元人民币)的月薪,扣去高昂的房租,所剩无几,年轻人要结婚买房更是遥远的梦。大陆资金来台势必更加炒高房价,让这些孩子怎么生活?亲蓝的学者和媒体总将台湾与韩国比,同为亚洲四小龙的台湾已落后韩国十年,把原因归咎于海外发展空间受限,丧失竞争力,要走向世界,必须挺进大陆市场。而反对派则认为,台湾与韩国不同,中国人去了还会离开;到了台湾,他们就不走了,还会买房生子,对台湾进行全面渗透和同化,甚至吞并,最后把台湾人边缘化。尽管“服贸协定”的许多内容对台湾很有利或利大于弊,但利是属于少数人的,而弊却要由这些普通的台湾人来承担。还有一些女生担心过度的开放会像香港那样,男人都到大陆找新娘或二奶,台湾女要不成为剩女,要不成为怨女。他们想的够多够远的,而他们的担心正好与台独政党的台独梦相依托。

其实台湾的许多产业能搬的大都已迁往大陆,他们认为,投资台湾除了房地产,再也没有其它利益可言了。有位中年金融从业者说的更切实,服务贸易中银行业是最重要的一块,也是台湾的软肋,虽然中小银行一大堆,一旦大陆银行进来了,恐怕都要被吃掉,就像香港的众多小银行,变成了大陆银行的一部分,高管都由大陆人来当,老板(股东)当然开心,不用干活了,而那些员工呢?除了要受大陆员工的气之外,还有可能被裁掉。还有那些餐饮业和按摩美容业,大陆的优势明显高过台湾,而那些以此谋生的底层民众该如何生存?笔者虽然没见过“服贸协定”的具体内容,但还是不相信马英九会蠢到把开放按摩理发这样的行业也包括在协定之中。

另外他们痛恨那些把台湾的资产挪去大陆,而把债务留在台湾,又将利润带回炒高房价的台商。其实我也想告诉他们,我也痛恨那些利用权势,掏空大陆资源,把资产转移海外,把垃圾、污水和毁坏的土地和污染的空气留在大陆的大陆奸商,还有台商。但我没敢告诉他们我来自大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