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5年毛泽东派邓小平秘密访台内幕

1975年毛泽东派邓小平秘密访台内幕

两岸关系以民间接洽破冰,缔造“汪辜会谈”;以党派接触继后,“胡连会”、“胡萧会”埋下官方接触的伏笔;而此次两岸官员零距离接触的“张王会面” 刚结束,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率领的代表团就启程访问大陆,两岸的接触往来近日似乎空前热络时代。然而,1975年,毛泽东曾派邓小平作为代表秘密赴台,尽快实现“三通”的内幕却鲜为人知。

1975年毛泽东派邓小平秘密访台内幕

2005年4月29日,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中国国民党主席连战。

隐秘的第三方外交

1949年蒋介石率部众渡海赴台,围绕台湾地位和归属的“台湾问题”由此产生。多年后,解密档案和当事人的回忆显示,毛泽东、蒋介石二人虽有“瑜亮之争”,却在两岸问题上有志一同,为和平统一曾通过中间人进行过秘密沟通。

1950年和1955年,美国先后提出“台湾地位未定论”和“台湾问题国际化”,都遭到蒋介石拒绝。1955年2月14日,蒋对中外记者说:“在四千余年的中国历史上,虽间有卖国贼勾结敌寇叛乱之事,但中华民族不久终归于一统。”消息传到北京,毛泽东评论,蒋不想分裂中国,不想成为千古罪人。双方默契配合,破坏了美国“两个中国”的阴谋。

双方虽都希望和平统一,却苦于无法沟通,只好求助于两边都说得上话、且立场中立的中间人。上世纪50年代中期,蒋经国找到了1949年后居住香港的曹聚仁。曹是国学大师章太炎的入门弟子,与鲁迅也交往密切。后来,曹的儿子曹景行在新加坡《联合早报》发表文章回忆称,蒋经国曾两次约谈曹聚仁,商谈与大陆沟通事宜。

1975年毛泽东派邓小平秘密访台内幕

曹聚仁(1900—1972)民国著名记者、作家。浙江兰溪人。毕业于浙江第一师范。1922年到上海任教于爱国女中、暨南大学、复旦大学等校。曾主编《涛声》、《芒种》等杂志。抗日战争爆发后,任战地记者,曾报道淞沪战役、台儿庄之捷。1950年赴香港,任新加坡《南洋商报》驻港特派记者。50年代后期,主办《循环日报》、《正午报》等报纸。后多次回内地,促进祖国统一事业。著有《中国学术思想史随笔》、《万里行记》、《现代中国通鉴》等,受到毛泽东、周恩来、陈毅多次接见。1972年7月23日病逝于澳门,按周恩来总理指示“落叶归根”,安葬于南京雨花台侧望江矶,周恩来总理亲自给曹聚仁墓碑审定碑文。后移葬至上海福寿园陵园。

1956年7月,曹聚仁到达北京,面见毛泽东和周恩来。周提出“第三次国共合作”,表示“只要政权统一,其他问题都可以坐下来共同商量安排”。

此后,曹聚仁多次往返于大陆与台湾之间。每次到大陆,毛、周都与他秘谈。曹返回香港后转道台湾,又与蒋氏父子见面,转告中共的意见。

到上世纪60年代初,双方已建立初步的信任。香港《大公报》报道,毛泽东保留庐山上的美庐别墅,打算让蒋介石在那里养老。毛亲笔写了一首词《临江仙》,其中两句“明月依然在,何时彩云归”表达了希望蒋回大陆安度晚年的诚意。曹聚仁到台北,向蒋转交了毛的诗词,蒋看后十分感谢毛的好意。大陆提出的“一纲四目”统一框架,也基本被蒋所接受。

1975年毛泽东派邓小平秘密访台内幕

1957年曹聚仁与妻子邓珂云在庐山。

不久,“文革”爆发,蒋介石慈溪老家被红卫兵破坏,蒋得信后顿生疑窦,中断了与大陆的联系。1972年,两岸特使曹聚仁驾鹤西去。

此后,双方多次努力恢复联系,均未果。1975年,蒋介石通过秘密渠道邀请毛泽东到台湾访问。彼时,毛泽东、周恩来已是重病缠身,毛泽东希望邓小平作为代表赴台,尽快实现“三通”。台湾方面闻讯十分欣喜,可惜还没来得及执行,蒋介石就在1975年4月5日去世。

如果说,不是蒋介石的突然去世,邓小平秘密访台的成功,两岸关系提前破冰解冻,时至今日,格局一定比现在更有进展。

民间接触破冰

蒋经国执政后期,台湾政局风起云涌。美国资深外交官陶涵在《蒋经国传》中描述,1987年的蒋经国身体每况愈下,撒手人寰的阴影刺激他奋力一搏,因为“两岸若不统一,台湾恐将越来越难独立存在”。

于是,1987年11月,台湾宣布开放台湾人到大陆探亲,结束了两岸40年人员不往来的局面。一时间,台湾媒体上满是两岸同胞白发相拥、涕泪横流的报道。这样的“人情牌”有力推动了两岸打破僵局。

1990年9月,两岸的红十字会签署《金门协议》。虽然内容只涉及遣返偷渡人员,但双方对该协议的官方认可,开辟了官方授权民间机构进行商谈的途径。两个月后,台湾当局决定成立海峡交流基金会(简称海基会),1991年3月正式挂牌,其身份是民间团体,但半官方性质有目共睹。1991年12月,大陆紧随其后成立海峡两岸关系协会(简称海协会),亦为官方授意的民间团体。“两会”的成立目的明确,很快成为两岸接触的先谴兵。

传为佳话的“汪辜会谈”开始前,“两会”在1992年进行接触和准备,达成“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核心认同,即“九二共识”。这个由民间团体达成的共识,在随后的20多年中被两岸多次当作解决纠纷的原则。

1975年毛泽东派邓小平秘密访台内幕

1993年4月27日上午正式在新加坡海皇大厦举行“汪辜会”。(图:左一汪道涵,右一辜振甫)

1993年4月,海协会会长汪道涵和海基会董事长辜振甫在新加坡见面。两人握手的一刻被称为两岸关系的“历史坐标”,台媒称其为“官方授意、民间形式”的制度性商谈。

汪、辜二人1998年再次会面。台湾联合新闻网称,当时的大背景由“李登辉康奈尔之旅、两岸密使、司马辽太郎事件、96年台海飞弹危机、修宪冻省、李宋分裂等大事件交错形成”。“汪辜会谈”成了摊牌大会,“结果以次年7月的‘两国论’收场,两岸关系进入断裂恶斗时期”。

2008年6月,新任海基会董事长江丙坤应海协会之邀北上,在北京与海协会新任会长陈云林会面,续上了中断近10年的“两会”会谈。

1975年毛泽东派邓小平秘密访台内幕

2008年到2012年8月江丙坤卸任海基会董事长的4年多时间,两会一共举办了8次会晤,签署了多项协议。

2012年9月,江丙坤离职,香港《大公报》赞他“功成身退”,认为通过陈、江二人的努力,“近年两岸关系从破冰回暖,到艳阳高照”。4年的8次“陈江会”,签署了18项经贸协定,实现两岸三通,促进了两岸在旅游、邮政、医疗卫生、食品安全、知识产权保护、核电开发等多个领域的合作。

2013年6月,新任海协会会长陈德铭和海基会董事长林中森在上海进行首次“陈林会谈”。台湾《经济日报》称,即使两岸的高层会面也无法替代“两会”的作用。

党派接触探路

2005年夏天,一个台湾代表团的到来,让整个北京城沸腾。

时任国民党主席连战,虽是台湾地区在野党领袖,但当他的手和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的手握在一起时,两岸人士还是激动不已,因为国共两党间断了60年的对话,终于重新开启。两岸媒体纷纷在报道中提及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两次国共合作,史今交映,引来无数唏嘘。

2005年3月,江丙坤以中国国民党副主席身份访问大陆,为连战之访铺路。这是56年来国民党首次正式组团访大陆。台湾“中央社”称,两岸正值紧张态势,国民党表示愿为化解僵局跨出主动的第一步。作为回应,大陆方面接待规格也相当高。

《大公报》将江丙坤此行称为两岸间第一次“党对党”正式接触,台媒更用“破冰之旅”来形容此行的意义。

2014年2月17日,连战再访大陆,身份已是国民党荣誉主席。不过,国台办发言人表示,仍会提供高规格的接待,“无论连战代表不代表国民党,替不替马英九传口讯,都无碍他在两岸关系中垫定的历史地位与继续发挥重要作用”。

2008年,台湾地区“大选”使国民党重新上位。《大公报》称,“国民党重新上台时,两岸关系已停滞近10年,正是‘百废待兴’。”4月,当选“总统”马英九的副手萧万长在博鳌论坛与胡锦涛会面。两人互称“萧先生”、“胡先生”,避开了称呼职位的尴尬。萧万长以“两岸共同市场基金会董事长”的身份参加博鳌论坛,但无法掩盖他是台湾地区副领导人的事实。这次会面被视为1949年以来,两岸最高层的直接会谈。

近年来,两岸的党政要人进行了多次非正式会面,沟通日渐频繁融洽。民进党不甘让国民党专美于前,也出现了与大陆接触的呼声。2013年8月,高雄市长陈菊为筹办9月的“亚太城市高峰会议”访问大陆,与大陆国台办主任张志军会晤。民进党前“立委”邱垂贞就此对台湾“中央社”表示:“大陆与台湾接触,成为全世界不可避免的大趋势,既如此,民进党到底要选择逃避?选择接触?选择封闭?或是选择开放?逃避是死路一条,也只有接触才有活路,既然要接触开放,当然是认真接触,不但认真接触,还要多方接触。”

当局直接对话

王郁琦此次成了首个访问大陆并与大陆官员正式会谈的台湾官员。台湾国民党原“中常委”邱毅认为,“张王会”是两岸接触从浅水区进入深水区的开端。

1975年毛泽东派邓小平秘密访台内幕

王郁琦(左一)与张志军(右一)终于见面了。

高层接触也带动了其他领域的接近。据台湾TVBS电视台报道,2009年,台湾驻中东地区某非邦交国的代表突然接到中国大使的邀请,到中国使馆做客吃饭。这位代表急忙向台湾“外交部”打报告,台湾方面则因此事改变了外交人员在海外对大陆同行的行为规范,决定“改为采用开放方向”。台媒评论,这是两岸官员往来的又一个重要突破。

台湾前“外长”欧鸿炼曾对媒体大谈“外交休兵”,解禁两岸“外交官”的社交接触,“除了大陆的大使馆和官舍设限之外,其他在一般社交场合上见面、餐叙等,都以不回避为原则”。

在两蒋时代,台湾外交人员遇上大陆同行时,按规定应“唱响反共歌曲”。后来稍微变通,台湾前“外长”、当过多年驻美代表的程建人告诉台湾东森新闻网,遇到大陆外交官,“互把对方当空气”,他驻外的最后几年,有时双方会稍微点头致意。

如今,两岸官方终于从隔空致意的“史前”时代,渐渐走到了执手相谈的新时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