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国带头偷,还有脸说别人

沈丁立

美国前情报特工斯诺登最新爆料:美国国家安全局曾监控中国数位前国家领导人及多个政府部门与银行,这种监视还针对中国华为等公司展开。

无论中国国家领导人的公务通信还是中国政府部门的内部资讯,都是中国的机密,受中国法律保护。即使在信息时代,这也属于我国的信息主权范畴。对这点,美国不会不懂。美国就是根据同样的理由指责中国黑客攻击美国的资讯网络。即使是美国的企业资讯,美国也视若珍宝。保护美国的知识产权,俨然就是美国政府的神圣使命。

那么,中国的国家机密就不值得保护吗?倘若美国的机密是机密,中方不可以接触;那为什么中国的机密美国就可肆意接触呢?显然,在网络安全问题上,美国奉行了帝国主义政策,那就是只能他国尊重美国的信息主权,而美国则完全无需尊重他国的信息边疆。

这种极端傲慢与自私的行为,任何他国都无法予以接受。不仅巴西总统和德国总理无法接受,中国和其他受美国侵犯的国家也都无法接受。中国反对美国侵犯中国信息主权的理由至少与美国所表述的反对他国侵犯美国信息主权的理由是一样的,任何偷窥与偷窃都将使中国泄密,严重损害我国的政治安全、国防建设与经济发展。

我国政府已要求美方向中国解释为何侵入我国信息疆域。可以判断,美国不会向我国进行解释以及道歉,它既不会因这些侵犯活动给我国造成损失而予赔偿,更不会做出将来不再从事这类活动的保证。如果这样,美国就没有任何理由指责他国对美国开展这种活动,更不应指望他国不对美国的网络侵犯实施报复。

2001年9月11日,美国受到严重的国际恐怖袭击。鉴于美国国安系统没有充分整合情报从而未能阻止这次攻击,美国需要吸取教训。美国因此整顿国家情报架构,从法律和机制建设上加强反恐,此乃事出有因,人们可以理解。鉴于国际反恐的复杂性,美国或他国进行跨国界的旨在反恐的预警活动,也非不能理解。

但美国借反恐之名,大肆进入他国信息疆域进行偷盗,就完全超出了合作反恐的正当性。需要了解他国人事可疑的金融活动,完全可以向他国政府提出请求,在合法合情合理的框架内请他国给予信息分享,而非不打招呼,闯他国信息疆域就如入无人之境。美国若是可以如此,它可否容忍他国对其如法炮制呢?

更何况直接进入他国电子疆域实施对他国领导人的监视,已与反恐完全无关。美国如此在全球进行大规模、高级别的监视,只说明一个问题,即美国有控制整个世界的强烈私欲。在它眼中,已然没有国家平等、互尊主权的观念。美国要的,就是长期维持全球主导,防范他国的发展与崛起。

殊不知,美国这种不尊重他国正当机密的霸权行径,最终可能使自己成为最大的受害者。若美国政府呼吁反恐,它会得到美国民众与国际社会的支持。但当美国从事那些阴暗的网盗行径,也会有斯诺登这样的理想主义者不顾人身安全给予揭发,更不用说美国还得面临来自各国的普遍反对。美国政府还应知道,在网络世界中,美国的技术领先可能并不绝对,更非持久。只要今天美国带头去偷,明天它可能发现自己恰是被偷最为严重的那个。

本文内容于 2014/3/25 8:52:12 被1GSHGD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