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德载物——谁在制造中日彻底和解的障碍(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对老冤家

法德可谓世仇宿敌。且不说高卢人与日耳曼人上千年的敌对、厮杀,仅从1792年普鲁士大举入侵法国、干涉法国大革命算起,150多年间,法德多次兵戎相见。特别是1870年普法战争和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两国在70年间三次大规模交战,法国蒙受深重灾难。因此,防止德国东山再起危害自身安全,是法国

的传统国策,是法国外交压倒一切的头等大事。

化敌为友的崭新一页

1950年,法国外长舒曼提出法德煤钢联营的"舒曼计划",在一个超国家权力机构管理下,将这两个国民经济的关键部门实现融合,从而使法德之间的战争"不仅在思想上是不可想像的,而且在物质上也是不可能的"。法国开始改变传统的对德敌对政策,迈出了在西欧联合的框架内实现法德和解的第一步。德国方面也显示善意。联邦德国首任总理阿登纳在1949年11月发表"破冰解冻"谈话,强调法德"世纪夙怨"已不合时宜,"我决心要以德法关系作为我的政策的一个基点"。阿登纳欣然接受"舒曼计划",强调煤钢联营的建立将"庄严地和最终地结束两国人民过去由于互不信任、竞争和利己主义所造成的彼此一再兵戎相见的状态"。

1958年9月,法国总理戴高乐与联邦德国总理阿登纳首次会面,以两国首脑会晤的形式正式确认法德历史性和解。会谈公报宣布:法德"必须永远消除以往的敌意",强调法德合作是"欧洲建设"的基础。两位首脑还决定,两国在所有领域建立合作关系,两人之间保持密切接触。这次会晤揭开了法德关系史上化敌为友的崭新一页。

长期合作固定化

1962年7月,阿登纳总理对法国进行首次正式访问。同年11月,戴高乐正式访问联邦德国,受到几十万德国人的热烈欢迎。这两次访问在两国人民中间彰显了法德超越历史恩怨、化世仇为友邦的戏剧性变化。

l 963年1月22日,《法德友好合作条约》在爱丽舍宫签字,将法德全面和解与合作以条约形式固定下来。条约规划了两国在外交、防务、经济、科技、教育等领域的广泛合作与协调的框架和发展方向,特别是外交政策的协调。"两国政府在就所有重大外交政策问题,首先是有关共同利益的问题,采取任何决定前,应进行协商,以尽可能采取相似的立场。"条约还建立一整套多层次、多领域的协调与合作机制,以确保友好合作条款的落实和长期合作固定化。两国首脑原则上至少每年会晤一次;三军参谋长或其代表至少每月会晤一次;青年部长至少每两个月会晤一次。

西欧联合的基础和动力

二次大战后短短十多年,法德从世仇宿敌变为盟国友邦,是国际形势和两国根本利益决定的。战后世界和欧洲格局发生了根本性变化。欧洲不再是"世界权力中心",代之而起的是美苏争霸世界的两极格局;欧洲列强争霸的局面也为东西方两个集团--北约华约对立所取代。法德成为同一集团中的二流成员,再没有理由相互敌对。法国防务安全的主要对象从德国转向前苏联。德国不再是法国的前沿,而成为法国安全的屏障。德国一分为二,给法国推行法德和解政策提供了现实的基础。

推进西欧联合的共同利益是促使法德和解合作的重要因素。面对美苏双重霸权,被战争削弱了的任何一个欧洲国家都无法单独在世界政治、经济中起一流作用,只有西欧国家联成一体,方能重新在新的世界格局中占有一席之地。西欧联合符合法德两国的根本利益。法德和则两利,斗则两伤。法德和解合作是西欧联合的必要条件。"法德轴心"成为西欧联合的基础和动力。

戴高乐和阿蹬纳联手采取的历史性步骤在他们身后产生了重大而持久的影响。40多年来,法德两国在各个领域的合作不断扩大和深化,范围扩及一系列重大国际问题;两国战略协调和防务合作的进展则是法德关系的重大突破。1982年1 O月,两国首脑决定成立由外长和国防部长组成的法德安全与防务委员会,作为战略协调的制度化机构。l 988年1月,进而升格为法德安全与防务理事会,从最高层推动两国防务合作。理事会由两国首脑、外长、国防部长组成,三军参谋长列席,每年至少会晤两次。"法德轴心"发展成为某种"联盟中的联盟"。这一年,两国组建了法德混合旅。,这是西欧国家在北约以外建立的第一支联合部队,被称为欧洲独立防务的"胚芽"。1992年,法德又在混合旅的基础上扩建"欧洲军团"。两国混合部队中的德国士兵甚至出现在法国国庆阅兵的行列之中。与1940年6月14日希特勒德国的铁蹄蹂躏巴黎的情景相比照,法德关系发生了何等惊人的变化。

法德关系与西欧联合密不可分,两者相辅相成,相得益彰。"法德轴心"对西欧联合的方向、速度、深度、广度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反过来,西欧联合的进展又巩固和加强法德合作关系。

对世人的有益启迪

法德化世仇宿敌为盟国友邦,是欧洲历史上的重大事件。法德和解、合作、互利、双赢,给人们以有益的启迪。

(一)法德双方从全局和战略高度把握两国关系的方向,顺应世界和欧洲格局的根本性变化,捐弃世仇夙怨,改变"你得我失"的传统安全观和传统的敌对政策,开创和解、合作、双赢的新局面。特别是,双方以西欧联合作为各自根本利益的汇合点,超越双边利害关系的狭隘圈子,在西欧联合的广阔天地间实现合作双赢。

(二)认真对待彼此的关切,维护友好合作大局。法国对德国潜在的侵略扩张威胁心有疑虑,要求德国承认战后划定的欧洲边界不可变更。联邦德国通过双边条约和国际协定郑重确认战后德国边界、包括东部德国一波兰的奥得一尼斯河边界的不可变更性,以示摒弃复仇主义和领土野心。德国重新统一是德国的核心利益,法国虽然更愿意两德维持现状,但仍原则上支持德国统一大业,对德国重新统一没有阻挠。

(三)正确对待和妥善处理历史问题。德国领导人明确承认发动侵略战争的罪责,一再反省谢罪。早在l 95 1年,阿登纳就公开申明,纳粹德国"犯下难以形容的罪行",德国为发动侵略战争的后果"全面承担责任"。1970年,勃兰特总理在华沙犹太人受害者纪念碑前双膝跪地,在全世界面前沉痛谢罪。德国认罪谢罪还见诸实际行动。德国对陆续追捕归案的纳粹罪犯一一绳之以法;坚决取缔新纳粹组织,打击新纳粹活动。教育青年一代面对历史真相,以史为鉴;教育部门明确规定,学校教育中应积极抵制对希特勒德国所犯罪行的掩饰和赞扬。德国政府还向纳粹罪行的受害者,特别是犹太人进行赔偿。

(四)两国最高层作出政治决断,从上而下实现全面和解。戴高乐和阿登纳是法德和解合作的设计师和建筑师,从1958年9月14日两人首次会晤到1963年10月阿登纳去职,双方会晤达15次之多,会谈lOO多小时,书信往来40余件。可以说,法德消弭敌意,走和解、合作、双赢之路,是戴高乐和阿登纳的政治智慧的结晶。

(五)建立一整套比较完善的多层次、多领域、强制性的协商合作机制。这是国际关系史上的首创之举。法德历史恩怨、现实矛盾盘根错节,决非一、二次首脑会晤所能解决,也不是一纸声明或友好条约所能一劳永逸地消除的。法德友好合作条约之所以能落到实处,双方友好合作之所以能持续深化扩大,在相当大程度上得益于一整套行之有效的定期协商合作机制。这种强制性机制使双方得以及时沟通,化解可能出现的分歧和冲突;得以不断推出适应形势的新合作举措;保证两国和解、合作大局不致因首脑易人、政府更迭而波动。

40多年过去了。历经国际风云变幻和欧洲格局的重大变动,法德友好合作关系依然充满活力,造福欧洲,造福法德两国人民。

法德那么大的世仇都可以化解,到底是哪些人还在制造中日彻底和解的障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4/3/25 0:02:19 被劲射天王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