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宋鲁郑:台湾民主为何也“乌克兰化”?

台湾东森新闻拍下警方与学生对抗

在目睹埃及的阿拉伯之春演变成惨烈的阿拉伯之冬、乌克兰触目惊心的民主悲剧和泰国无厘头的民主闹剧,世人不得不承认乃至赞叹台湾相对平稳的民主化转型确实是个奇迹。虽然二十多年的民主化并没有有效解决腐败和经济发展问题,但毕竟没有发生上述国家那种血腥暴力和冲突流血事件。尽管民意代表经常在立法院上演全武行,打的头破血流,却总算没有搬到大街上。尤其是2006年全岛百万人倒扁,面对陈水扁的冥顽不化,示威者硬是克制住没有冲进“总统府”,最终选择在两年之后用选票把民进党赶下台。

然而所有的一切都在2014年3月18日这一天终结:一群大学生翻墙冲进立法院并进而占据之,掀起一场台湾媒体所称的“三月学运”,从而也打开了通向泰国、埃及乃至乌克兰民主道路的潘多拉魔盒。

无法无天就没有民主

以笔者在法国这样老牌民主国家生活的经验,不管有多么正当的理由,都不可能以身试法,冲击行政或者立法机构。这就是西方强调法治的根源——不仅仅是针对政府也是针对民众。而后起的民主国家,往往是有民主无法治,最终一切可以通过选票解决的问题都诉诸于暴力。

应该说执政的国民党在这一点上还是清醒的,面对媒体和反对党排山倒海的压力,仍然只是肯定学生的热情与出发点,但却对其行动加以否认。先是马英九办公室回应说:将会对“学生诉求”和“学生行为”分开面对。对于学生诉求本身,当局会说明清楚;但对于占领立法院,甚至破坏行为,当局不会宽贷。假如在这种情况下当局屈服,未来有任何要求者,是不是去占领立法院就可以达到目的?如此台湾社会将永无宁日,民主法治精神也荡然无存。后来马英九本人亲自召开记者会,除为服贸辩护、表示不会退回服贸外,还批评学生以违反法律的方式占领立法院议场,进而强调法治是民主的基础,没有法治就没有民主。

然而,国民党更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在执政不力、民众高度不满的背景下,特别是台湾民主存在诸多先天不足的情况下,它并没有能力阻止台湾的乌克兰化。不管最终是国民党妥协还是依法清场,这一幕将会成为未来台湾的常态。当人民不再对选票抱有信心之时,台湾的民主也就走到了末路。面对转型二十余年号称奇迹的台湾民主,世人是要问一个为什么了。

此次危机导火索是两岸签订的服贸协议。以今天两岸的情势,这项协议显然是大陆对台湾的输血和让利,其目的自然是以经济促政治,以经济融合促政治统一,以经济发展支持国民党,从而达到长期稳定两岸关系的功效。事实上也是如此:大陆开放给台湾的产业项目均高于世界贸易组织协议的开放程度,而且大陆开放的领域高达80项,台湾对大陆开放的则只有64项。更何况台湾虽然制造业不敌大陆,但服务业却优势明显。

服贸协定只是最后一根稻草

然而,发起这场学运的学生们,大都没有看过服贸协议,也多数没有参加过国民党主办的两百多场说明会和国、民两党举行的十六场公听会,但是这却并不妨碍他们把矛头指向服贸协议。现在的诉求已经是国民党不可能答应的“退回服贸”以及本会期完成“两岸协议监督条例”立法的最后通牒了。学生不们懂的是,假如退回服贸,台湾将无法面对自由化、全球化竞争,也阻断了透过两岸经济协议(ECFA)与亚太各经济体接轨的可能,这等于是要掐住台湾的脖子,让它无法呼吸。至于两岸协议监督条例,更牵涉到自由贸易下,政府对单一特定国家设下贸易谈判障碍,涉及差别待遇,将违反世贸组织会员国待遇,实是无法执行。

显然,真正令大学生采取极端手段占据立法院的原因并不是服贸本身,而是台湾的现状:在物价年年上涨的背景下,竟然已经十七年没有上调工资。贫富差距却在迅速扩大,竞选2014年台北市长的第三势力代表人物柯文哲在政论节目中讲目前5%富人的财富已经是最贫穷5%人群的100倍!尤其是青年人无法就业,生活艰难。在经济困难的大环境下,食品安全也自然问题倍出。整个2013年,发生的食品卫生丑闻从食用油、盐、酱油、毒淀粉、冰激棱、奶酪、糙米、死猪肉供应中小学营养午餐、粽子到鸡蛋、蔬菜、有毒溶剂污染的纸餐盒、纸杯、方便面、牛乳产品,可谓无所不包,百姓的消费信心丧失殆尽。而这一年,一向号称廉洁的马英九,其权力核心成员屡发腐败丑闻,让他连这唯一的执政优势也被毁掉。

更重要的是,虽然全民受害,但青年人受害最深:就业难、买房难、创业难、成家难、养家难,这就是为什么台湾新生儿出生率已是全球最低。而台湾政坛也早被几大家族的官二代、官三代披着民主的合法外衣所垄断。

其实在此之前,台湾社会已经屡屡发出警讯:2013年士兵洪仲丘之死引发25万人的社会运动,2014年新年之际,一名国民党的昔日支持者驾三十五吨卡车冲进总统府。整个台湾如同坐在火山口,一触即发。服贸协议只不过恰好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引发席卷全台湾、各行各业均积极参与的学运。

迷信民主的群体或许百思不得其解,一个在威权时代、没有大陆支持也能够创造经济奇迹的台湾,怎么拥有民主这么美好、先进的制度之后,而且是在大陆力挺的情况下,却竟然连经济发展都无法做到?

台湾民主的制度性缺陷与“文明冲突”

第一个要承担责任的是台湾目前的制度设计。全球实行民主制度的国家和地区,要么实行总统制,要么是议会制,要么是半总统制。从实证的角度看,议会制要优于总统制,总统制要优于半总统制。因此,除法国和台湾外,当今世界很少有国家采用半总统制。这套制度最大的弊端在于往往会出现立法机构与行政机构分属不同政党,从而制度性地导致政党对抗和内耗。陈水扁执政八年除了两岸对峙令岛内外资金纷纷外流,根本的原因还是上下空转所致。

和法国不同,台湾的这套制度源自于威权时代。国民党一党执政时,这个弊端尚不存在,但民主化后却立即凸现。

其次,制度的弊端是可以修补的,但文化的影响却无法摆脱。

法国为避免出现“左右共治”,就把国会选举改在总统选举一个月之后。这样就可以让获胜的总统和国会多数议员都来自于同一个政党,以有利于政府政策的实施。台湾虽然没有进行类似的改革,但国民党重新执政后,也是掌握了行政和立法机构,获得完全的执政权。本来,从民主原则来讲,国民党自然可以有效施政,不应该再出现内耗和效率低下的现象。然而中华文明的两大缺陷:不妥协或者乱妥协和缺少规则意识却显露出来。

民进党在立法院是少数,但却通过霸占主席台、封锁立法院甚至囚禁立法院长等非常手段阻挠法案的通过。这次引发台湾大规模学运的服贸协议就是如此。2013年6月21日两岸就签订了有利于台湾的服贸协议,依据两岸人民关系条例,这样的协议跟本不必送立法院审议,只要行政院核定可以了,顶多送到立法院备查。因为和大陆签署的这项协议并没有因为签了之后必须修正台湾的法律。但因为民进党强烈抗议,国民党在王金平“朝野协商”下妥协,同意必须举办公听会、必须逐条审查,不得包裹表决。然而国民党很快发现民进党根本无意通过此法案,能拖就拖。于是2014年春节过后, 马英九严令国民党党鞭李鸿池3月服贸必过。

国民党之所以有危机感,是因为年底选举来临,希望通过服贸拉抬经济。而这恰是民进党所不乐见的。于是便故伎重演,双方大打出手。3月17日下午,混乱中,四处游走躲避的国民党立委委员会召集人张庆忠拿着无线麦克风宣布开会:“出席人数52人,已达法定人数,开会,进行讨论事项,海峡两岸服贸协议已逾3个月期限,依法视为已经审查,送院会存查,散会。”全程一共30秒。这有瑕疵的30秒就直接激发了第二天也即“3.18”大学生非法攻占立法院。这些大学生们既违反了台湾的《集会游行法》,也违反了《立法院维护安全实施办法》、《立法院议场安全维护及管理要点》以及《立法院会客请愿参观访问旁听等作业程序及管制要点》。更荒唐的是,他们是打着代表民意的旗号为所欲为的,然而真正代表民意的是一人一票选出来的立委,他们占据立法院阻止立委工作明明是对抗民意,怎么就变成代表民意了呢?

本来如果各方都遵守游戏规则,少数服从多数,上面这一幕都不可能发生。

只有火上浇油没有制衡机制

学生非法占据立法院后,更为荒唐的事情接着上演:无论是媒体还是反对党,竟然一边倒的站在学生一边(有新闻自由却无客观理性),民众更是走上街头捐钱捐物支持声援,法治的尊严荡然无存。

西方之所以强调民主和法治密不可分,甚至许多学者都强调法治在先,民主在后,就是因为没有法治,民主就演变成暴民统治。泰国、埃及和乌克兰就是前车之鉴。

中华文明的缺陷也同样体现在同一政党内部的恶斗。不管是国民党还是民进党,既不能共患难也不能共享胜利。马英九和王金平长期存在瑜亮情节,双方你争我夺各不相让。王金平利用担任立法院议长的优势,变相与民进党合作,搞出一个所谓的党团协商制度。然而这个制度既又不透明也不不合理。选罢法规定得票率未达5%以上的政党,不分配不分区立委名额,理论上参与朝野协商的党团成员至少应有5人。而立法院却规定每届立委席次3席以上且席次较多的5政党得组成党团;凡以党团名义的提案不受联署或附议人数的限制,在朝野协商上,少数党等党团,与过半数席次的政党地位、权力相同。

小党还常藉撤签协商结论要挟执政党让步,严重违背政党政治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精神。正是这种机制,使得民进党、台联党以少数绑架多数——只要任何一个政党反对,就可以将法案排除在外,立法院多数意志无法体现,严重影响议事效率,导致施政举步维艰,几乎将立法院的效率降到零。事实上,这种机制的运作常常依赖私人关系推进,法治变成实际上的人治,这自然形同加强王金平的地位。

不仅如此,当民进党用暴力手段杯葛议案时,王金平却从不动员警察权加以阻止,实是纵容。正因此,台湾73%民众不满意立法院的表现,满意度仅6%。也正因此,2013年九月,马英九借王金平关说案,痛下杀手,开除王金平党籍,试图终结其政治生命。不料王金平却反击成功,不仅保住党籍和立法院长职务,并在学生冲击立法院后袖手旁观。当马英九召集府院会议时,王金平先是同意随后又爽约。仅就此次服贸风波而讲,马王之争是主因。

仅就此次危机而言,根源就在于政党和政治人物毫无道德底线的恶斗,而单纯的学生则主动成为他们的牺牲品。当然责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承担一切后果,而这就是可怜的台湾人民。

统一是唯一解决之道

台湾民主品质低劣的另一个原因则较为特殊,就是族群和国家认同问题。1949年国民党败退台湾后,少数的外省人垄断了社会各种资源。1988年民主化转型之后,台独理念也随之兴起。一方面造成了族群对立,另一方面也造成国家认同上的分裂。从而也把民主社会中正常的政党轮替演化成生死攸关的博弈。今天台湾政党政治日益极端化缺乏妥协,就和此有关。

所以,台湾民主乌克兰化是必然的结果,此前的所谓奇迹结论还是下的太早。不妨看看泰国,民主了八十多年还不照样与乌克兰比肩吗?

还记得2014年2月主管两岸事务的官员第一次在南京会晤,陆委会主委王郁琦在南京大学演讲时,还在大谈台湾的民主。只是已经无法忽悠见识过全球民主的大陆民众。这次“三月学运”发生后,网民是一边倒的嘲讽和反对。不妨辑录一二:被西方民主毒害的学生、这就是民主:少数爱闹的人损害多数人的利益、少数党可以用占领主席台的方法阻止开会,阻止表决;不按程序走,让学生占领立法会,强迫违反程序行事。立法院长只能当和事佬,专做幕后交易。多数党束手无策,只能干瞪眼,这就是所谓的民主吗?这群学生被奸佞之徒利用了,还在得意,真可怜!如果是民主,就应该通过投票来反对,而不是阻止别人开会投票!这就是泰国动乱的翻版!这样的民主大陆不要也罢。

这些评论可谓一针见血,入木三分。当然,批评别人容易,我们也需要提醒自己,我们是否真地理解台湾人民的痛苦,如果我们自己参与政治,能否做到不用轻率的理念毁掉现实?

做为一名中国人,当然不希望台湾成为第二个埃及、泰国或者乌克兰,只是这恐怕不是个人的良好意愿所能决定的。现在学生和国民党都声称绝不妥协,:国民党称学生非法,绝不退回服贸,学生则回应唯一的解决办法是持续抗争并当晚用两千余人占据行政院,警方则强行驱离。此时的反对党民进党主席苏贞昌则称马英九谎言卸责。假如对立各方就是不以妥协和法治做为解决问题的手段,当台湾就要变成乌克兰等国之时,我们只能说,好在还有大陆,或许统一将是台湾危机的唯一解决之道。世人不妨拭目以待。

欢迎来我的新浪博客看看,有更多的精彩分析哦!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721961197_0_1.html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