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14-03-23 20:40:15

<p>

邱 林<o:p></o:p>
中国高铁“走出去”的脚步正在加快,但与此同时,中国高铁正面临各种各样的风险,由于部分国家以“经济安全”为由,拒绝中国高铁进入。特别是与中国紧邻的印度、越南、泰国,近来在与中国的高铁合作上相继出现问题。换句话说,中国高铁在这些国家遭遇到“恶劣天气”的影响。<o:p></o:p>
<st1:chsdate year="2014" month="3" day="18" islunardate="False" isrocdate="False" w:st="on">3月18日</st1:chsdate>,中国与印度在北京举行第三次战略经济对话会议,与上一轮战略经济对话不同,这回商定的备忘录一个字也没有提到双方高速铁路发展。印度表示,在研究建设首条高速铁路线的可能性方面,不准备寻求中国的帮助,这对积极设法打入印度市场的中国高铁运营企业是一个打击。<o:p></o:p>
印度主管铁路事务的官员说,已经给日本一个合同,就修建孟买-瓦多达拉高速铁路线的可行性完成详细项目报告。印度官员虽然否认安全考虑是导致中国在印度高速铁路计划中出局的一个因素,但他们承认与中国开展高速铁路方面的合作,印方必须克服对中国实力增强的“疑虑”和“戒心”。否则,中印高铁合作之路将不会顺利。<o:p></o:p>
说白了,印度人一方面对中国铁路技术的高速发展感到有压力,中国的高铁技术已远远把印度抛在脑后,另一方面对从中国引进技术又感到不安。对印度来说,与中国任何经贸合作都具有政治上的敏感性,很多人对中国投资仍心存疑虑。<o:p></o:p>
印度人这些“疑虑”和“戒心”与越南人如出一辙。越南人十分清楚,他们要建高铁,中国是最好的合作伙伴,且中国的高铁技术肯定是成型的,但越南心里琢磨,高铁也是个战略设施,如果越南和中国的高铁完全并轨以后,中国的军队是否坐着火车就直接到河内,甚至到胡志明(西贡)市。<o:p></o:p>
基于这样的认识,一些越南政客极力反对采纳中国高铁技术,并要求政府取消与中国之前谈妥的高铁合作。2010年6月19日,越南国会否决了受到中国支持的越南高铁计划。之后,越南铁道部官员阮盂轩对媒体说,这并不意味着这一计划搁浅,而是要求越南铁路部门提供更多数据和更好的融资计划。<o:p></o:p>
不过,这只不过是忽悠中国的把戏罢了。几个月后,正是这个阮盂轩向外界透露,越南将使用日本的新干线技术进行一项耗资550亿美元(约合3355亿元人民币)的高铁计划。这项拟建设的1570公里长的高速铁路将连接河内和胡志明市,一期工程将在2020年完工,2025年全线竣工。<o:p></o:p>
在中国与印度、越南的高铁合作告吹后,中国与泰国的合作也不顺利。泰国商务部3月4日宣布,中国企业北大荒日前取消向泰国购买120万吨大米的合同,这笔合同是中泰两国“高铁换大米”计划的一部分。同时,泰国宪法法院2月12日开始对2.2万亿泰铢(约合4270亿元人民币)基础设施建设贷款计划进行审查,如果有违反宪法,该计划将被终止。<o:p></o:p>
尽管泰国宪法法院的判决并没有宣告“大米换高铁”彻底出局,但双方的合作仍面临许多变数。泰国高铁是一块肥肉,只不过是否落到中国手中还不一定,到2014年下半年泰国政府正式国际招标时,才能最终见分晓。<o:p></o:p>
如果说中泰“大米换高铁”合作受挫是由于泰国“红衫军”(为泰党的他信派)和“黄衫军”(民主党的阿披实派)的政治拉锯战造成的,那么,中国与印度、中国与越南的高铁合作则是几十年前双方的战争因素让其告吹的。<o:p></o:p>
在上个世纪60年代的中印战争、70年代的中越战争中,印度、越南没有占到丝毫便宜,于是他们又不得不调整与中国的政策。特别是二十年来越南出于经济发展的需要,不得不依赖中国。但他们骨子里却是拒绝,甚至惧怕中国。这种矛盾的处境,使得越南在处理与中国的关系时,难免患得患失,在高铁合作中就可见一斑。<o:p></o:p>
中国高铁在印度、越南、泰国等国的受挫表明,中国高铁走出国门将面临的困难远多于常规的商业投资行为。同时,也说明国家间的竞争令东道国政府对崛起中的中国分外警惕,对于中国在他们国家投资,以“经济安全”为由进行政治干预可能是最好的办法。<o:p></o:p>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