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师傅遇到要载他回家的老乡——3个老乡演戏,骗了毛师傅1万元

“你帮我,我送你回家”

今年1月25日,离农历春节还有几天,毛师傅从老板处领了16000多元工资,准备回江西上饶老家。一起出来的同乡大多数已经回家了,毛师傅只好独自返程。当天11点多,毛师傅来到金华火车西站售票大厅买票。买票前,毛师傅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电话中说的是上饶方言。毛师傅买到一张12点左右发车的火车票后,从售票厅往候车室走去。

没走几步,一个50岁左右的男子凑到了毛师傅身旁搭讪,说的正是毛师傅的家乡话:“师傅,你是上饶人?”“是的。”“我也是上饶的,老乡啊!”……见到老乡,毛师傅停下脚步,和男子寒暄。

“老毛,我有个事你能不能帮帮我?”“啥事?”穿着棕色上衣的中年男子称,他在老家的乡卫生院推销药品,这回拉了一车药品到金华广福医院。临近年底,找不到卸货的人,恰好碰到了老乡,想让毛师傅搭把手。毛师傅看了看手中的火车票,为难地对男子说:“不好意思,车马上要开了,没时间帮你了。”男子笑着对毛师傅说:“老毛,你看这样行吗?车票你退了,你帮我搭把手,我送你回家,你也可以搭个顺风车。”毛师傅再也不好意思推托了,到售票厅把刚买的票退了,跟着男子走出火车站。

“我被朋友骗了”

中年男子叫了一辆三轮车,拉着毛师傅来到广福医院肿瘤治疗中心前。中年男子说,车子马上就要到了,站在树下等一会。其间,两人用家乡话聊了一会。几分钟后,一个穿着蓝色上衣的男子凑上前来。蓝衣男子自称来自云南昆明,他问的是毛师傅的老乡:“师傅,你好,请问你知道金华飞机制造厂吗?”“飞机制造厂?金华没有,那是在我们老家南昌的。”蓝衣男子“大吃一惊”:“什么?这是我朋友给我的纸条,他让我到这里找他。”他顺手拿出一张纸条给毛师傅和中年男子看。得到毛师傅的再次确认后,蓝衣男子一脸无奈:“完了,我被骗了,我的一包药材和钱都在他那。”

看着蓝衣男子受骗上当,毛师傅说,当时心里也挺替他着急的。在等车的时候,3个人就在树下聊了起来。听说毛师傅的老乡是做药品销售的,蓝衣男子问:“你懂参吗?”“参?当然懂,我是南昌医科大学毕业的,我同学就在广福医院上班。”毛师傅的老乡回应。蓝衣男子凑近了些,悄悄对他们说,自己包里还有800根上好的高丽参,如果有人要想卖了换路费。毛师傅的老乡拿出两根仔细看了看,说:“确实是好参,我给我同学打个电话。”打完电话后,老乡对蓝衣男子说:“我带两根上去给我同学看看,如果他要的话给我每根20元的好处费,如何?”蓝衣男子同意了。

“钱不够你借点”

老乡带着毛师傅来到肿瘤治疗中心二楼,一个戴眼镜的“工作人员”在等着他们。老乡拿出参给他看,“工作人员”说:“参是好参,有没有发票?没有发票的话最多150元每根。”说好以后,老乡带着毛师傅往回走。路上,老乡特意叮嘱毛师傅:“见到昆明人你啥都别说,我来说。我要他100元每根的价钱卖出来,赚了钱补你一点。”毛师傅听懂了,老乡的意思是每根要赚50元,800根就是4万元。

见了蓝衣男子,老乡对他说:“80元一根卖不卖?”蓝衣男子很坚决地回绝了:“不卖!我给你每根20元好处费,只卖得一根60元了。”老乡又说:“那我好处费不要了,100元一根卖不卖?”“要多少?”“全部要了。”蓝衣男子想了想,答应了。毛师傅老乡伸手就来拿参,蓝衣男子不同意了:“我这么多参给你我不放心,先给我2万押金。”老乡摸了摸口袋,拿出一叠钱给他:“我身上只有1万!”蓝衣男子还是不同意,老乡看了看毛师傅:“老毛,钱不够你借点,一会儿就还你。”毛师傅想,钱不能随意给别人,对老乡说:“我身上没钱。”老乡很可怜地看着他:“你看见了,一会儿就还你,到时多补你一点。”碍于情面,毛师傅掏出身上1万元现金给了蓝衣男子。

“你等等我”

老乡拎着参,带着毛师傅往肿瘤治疗中心走去。蓝衣男子又跑上来了,说:“我还是不放心,万一你们跑了怎么办?我要跟着。”3个人一起走上了治疗中心二楼。此时,“工作人员”过来了,验了验货,让他们跟他去拿钱。老乡对毛师傅说:“老毛,你的包先放着,你跟我同学去拿钱。我和他在这里看着参,钱到你手里我也放心。”毛师傅跟着“工作人员”来到一个办公室门前,办公室关着门。“毛师傅,你在这等我一下,我去楼上叫人开门,马上下来。”

就这样,毛师傅等在“财务科”面前。等了5分钟左右,毛师傅感觉不对劲,往回找老乡。在原先等的地方,只看见自己的包在座位上,老乡和蓝衣男子早不见了。知道自己受骗的毛师傅赶紧打电话报警。

经婺城公安分局新狮派出所民警确认,毛师傅确实被骗了,这伙犯罪嫌疑人均为江西上饶人。类似的案子,全省已经接到报案四五起了。

前天,婺城公安分局新狮派出所、婺城刑侦大队10余名民警赶赴江西上饶实施抓捕。陈某等3人分别在家中被抓获归案,幕后策划者陈某某被依法上网追逃,4人为同一家族堂兄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