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忧失去整个东部 顿涅茨克又爆“入俄示威”


乌忧失去整个东部 顿涅茨克又爆“入俄示威”

资料图:基辅动荡导致乌克兰产生权利真空,克里米亚地区趁机宣布独立。

对于乌克兰国民来说,他们正不得不直面没有克里米亚的现实。更坏的消息是,位于乌克兰东部的重要城市顿涅茨克22日出现大规模的亲俄罗斯集会,据说部分当地政治人物正悄悄酝酿“像克里米亚那样”的公投。仍坚守在基辅独立广场上的乌克兰民众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俄罗斯下一个目标会不会是乌克兰东部?如果再把东部丢了,乌克兰真的就没前途了。

22日傍晚,在基辅独立广场中央演讲台边的大屏幕上,乌克兰国家电视台突然切入了来自克里米亚的画面:6辆俄军装甲车猛烈撞击塞瓦斯托波尔市附近的贝尔贝克空军基地。转眼间,基地铁门和栅栏被撞翻,俄军步兵蜂拥而入,将乌军官兵收拢列队,然后将他们集体押出基地。当乌军官兵步行离开基地时,齐声高唱乌克兰国歌。空军基地指挥官尤里上校通过社交网络向媒体表示,这期间俄军向空中开枪,投掷震撼手雷,导致一名乌军士兵受伤,他本人也被俄军带到一处不明地点“谈判”。

这幕情景强烈刺激了独立广场上的乌克兰民众,特别是那些身穿迷彩服、背挎冲锋枪或者腰里别着手枪的壮年男子或者青年女郎,他们高呼:“打倒普京!打倒俄罗斯侵略者!”的口号。

此时的独立广场仍然一片狼藉:尽管乌克兰临时政府命令民兵在21日前交出武器,可《环球时报》记者仍在独立广场看到众多身着迷彩服的男子挎着或者别着各式长短枪支;上年纪的男女在食品分发处前排起长队,领取免费食品;从各处运来当掩体的轮胎和地砖到处都是,一块简易纸牌上写着:“有新轮胎可供出售,欲购者打电话联络”;离帐篷城不远的简易厕所散发着恶臭……除了仍然坚守在广场上的“革命者”外,不少好奇的基辅市民拖家带口前来广场感受气氛,甚至有不少父母推着婴儿车前来,而死于广场冲突的男女照片前不时有人前来献花或者点上蜡烛以寄哀思。

《环球时报》记者问一名自称是“教堂保卫者”组织的女性成员:“既然亚努科维奇已经被赶下台,为什么还在广场坚守?”这名自称是电视台记者、会说流利英语的女青年说:“我们是要坚持到彻底胜利,也就是人民真正选出自己的国家领导人为止。”但她坦言并不知道未来的国家领导人会是什么样。

不过,只要离开独立广场,会发现基辅的生活已基本恢复正常。即便在独立广场的地下商场,所有商店都已开门营业,地下二层的品牌商场整洁有序,时髦青年正在选购他们心仪的商品,基辅几家最大的超市周末人满为患,油画一条街上挂满了最新的作品。

但包括广场上那名女青年在内的不少乌克兰民众对记者表示,担心俄罗斯有更大企图。22日,乌克兰东部重要城市顿涅茨克发生最大规模的亲俄罗斯示威。大约5000名亲俄民众在市中心政府大楼前集合,高呼“克里米亚,俄罗斯!”的口号。他们面对防暴警察挥舞着俄罗斯国旗,向市政大楼内德国外长与乌克兰地方长官的秘密会谈示威。这些亲俄示威者甚至开始在政府大楼前搭起帐篷,准备像基辅独立广场那样“打持久战”。更让乌克兰临时政府担心的是,顿涅茨克市议会还组成了一个工作小组,准备拟定“类似克里米亚的”公投方案。一些活动人士22日早甚至开始模拟分发公投票。乌克兰东部是整个国家重工业和矿业的集中地,工业本来就不行的西部一旦失去东部地区,整个国家的基础将会动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