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崇焕之死5


血战宁远

自广宁惨败以来,大凌河三岔河一线成为明朝与后金之间事实上的缓冲区。仓促进行的耀州战役,打破了三年的平静。天启六年(公元1626)正月十四,似乎是对耀州战役的报复,努尔哈赤再度统兵西渡辽河。

高第是头一年十月接任的辽东经略。对于孙承宗、袁崇焕的大纵深推进战略,高第内心并不赞同。因此他上任伊始,便上疏建议:“由此以东如锦州城大而朽坏,松山、杏山、右屯城小而低薄,皆前锋游哨之地。夏秋无事防护屯种,入冬遇大敌则归并宁远以便保守。”建议以宁远为防御节点,冬季辽河结冰,后金骑兵畅通无阻,遇到攻击便合兵退保宁远。

但这个意见并未得到将士们的一致赞同。督屯通判金启倧上书袁崇焕,强烈反对:“锦、右、大凌三城皆前锋要地。倘收兵退,既安之民庶复播迁,已得之封疆再沦没,关内外堪几次退守耶!”袁崇焕当然也不会同意。要知道这三个地方都是他一再建议,孙承宗才同意恢复的。好不容易站稳脚跟,怎能轻易放弃?因此他也据理力争:“兵法有进无退。三城已复,安可轻撤?锦、右动摇,则宁、前震惊,关门亦失保障。今但择良将守之,必无他虑。”

袁崇焕的态度非常坚决:“我为宁前道也,官此当死此。必不去。”

努尔哈赤大军号称三十万,当然是虚数,三分之一都未必有。而明军前线兵力呢?“大明兵右屯卫一千,大凌河五百,锦州三千,以外人民,随处而居。”数量弱,质量更弱。右屯守将周守廉无心作战,率众而逃,“锦州游击萧圣、中军张贤、都司吕忠、松山参将左辅、中军毛凤翼,并大凌河、小凌河、杏山、连山、塔山七城军民大惧,焚房谷而走。”

逃跑是后金方面的说法。袁崇焕自称是“先行撤入”。宁前道就是宁前的总指挥,锦州松山等地,都该受他节制。他后来奏报,事先下过撤军命令。逃跑也好,撤退也罢,方正城池已经落入敌手,连带军粮。金启倧身为通判,主要职责是“核兵马钱粮,督城工,理军民词讼”。掌管军粮是他的分内职责。他不同意撤三城,右屯的三十万石军粮也就没有处理。如今强敌来犯,既无力带走,又来不及焚烧,白白让努尔哈赤拣了个钱包。

面对作战地图,袁崇焕想必面色冷峻。他脚下的宁远,如今已成汪洋大海中的孤城,旁边只有孤零零的觉华岛,尚未插上敌军的旗帜。当此情形,胆寒是可以理解的,但那岂是袁崇焕的脾气。单骑阅塞、夜穿山岭,在他绝非一时冲动。他率领总兵满桂、参将祖大寿、守备何可纲,聚集将士,整顿部伍,立誓死守:命令中左所都司陈兆阑以及都司徐敷奏率兵入城,左辅、朱梅作为外援,同时通知前屯守将赵率教、山海关守将杨麟,一旦发现宁远溃兵,不必多说,杀无赦斩立决。

二十三日,努尔哈赤大军抵达宁远。别处全都望风而逃,惟独宁远敢战,努尔哈赤可不信这个邪。他虚张声势,威胁袁崇焕投降,但袁崇焕的回答掷地有声:“吾修治宁远决守以死,岂肯降耳。”

努尔哈赤随即挥师攻城。此时他们的骑兵优势已成劣势,因为没有一匹马能跳上城头。袁崇焕早有准备,指挥士兵,以火炮弓箭猛烈还击,战况空前激烈。“闽卒”罗立点燃西洋大炮,不断轰击敌军。火炮频发,炮管温度太高,发生自燃,金启倧壮烈捐躯。通判的级别不高,但在当时的宁远城,也算是高级将领。火炮自燃爆炸,通判当场阵亡,可见当时的战况之激烈。“自辰至晡,杀三千人,敌少却。二十五日佟养性督阵攻西门,势更悍,先登,益众。敌俱冒死力攻,城中卫之如前,击杀更倍于昨”。

努尔哈赤连攻两天,终究未能如愿。他想挖袁崇焕的墙脚,但天寒地冻,城坚不堕;无奈之下,只得分兵进攻觉华岛。为防止宁远守军出援,他们连扎七营,隔断彼此联系。岛上兵力薄弱,虽然已经凿开冰层,以沟为壕,但“新雪频飞,冻口复合”,再度变成坦途。士兵们卧雪刨冰,手指都冻掉了,到底也没能战胜气候。后金骑兵风卷残云,驰上岛屿,岛上七千守军几乎全部阵亡,七千多商民也被杀死。八万多石军粮,两千多条战船,全部被烧毁。主将金冠死后,又被开棺割尸。

明朝的统计数据,宁远城下毙敌一万七千,接近《明史》的记载。但《满文老档》中的后金伤亡纪录,却只有五百多人:“二日攻城,共折游击二员、备御二员、兵五百。”袁崇焕最初上报的战果,也只有“奴夷首级二百六十九颗活夷一名降夷十七名”。一万七也好,五百也好,总体而言,明军丢粮失岛,当初坚持的三城也全部沦陷,损失惨重。如果锦右和觉华岛水师能按照高第的命令,预先合并到宁远,或可避免。不过损失再大,也无法抹杀宁远之役的意义。袁崇焕独守孤城,岿然不动,终究是个极其宝贵的亮点。就像普通人跟泰森斗拳,打满所有回合而没有倒下。换句话说,它很像抗战初期的平型关大捷。努尔哈赤也不得不承认:“自二十五岁起兵以来,征讨诸处,战无不捷,攻无不克,惟宁远一城不下”。因为这个原因,战后高第和杨麟承担了总体失败的责任,以增援不力而双双落职,袁崇焕则因为独守孤城的战功,升任宁远巡抚、加兵部右侍郎。

明军的火器装备率据称超过七成,但可靠性小有问题。戚继光就曾报称,经常发生爆炸事故。就在袁崇焕血战宁远的当年五月初六上午,位于京师西南隅的兵工厂王恭厂,也发生了离奇的爆炸事件,造成半径750米、面积达2.25平方公里的宽阔爆炸范围,以及两万多人的巨大死伤。据估算爆炸威力相当于一万至两万吨当量的黄色炸药(TNT)。巨大的声响传播百里,天色昏黑如夜,屋宇动荡,并有灵芝状烟云升起。单纯的火药爆炸,似乎无此能量,疑似强烈地震、龙卷风、陨石、甚至超自然力量的作祟。不仅如此,死伤者的衣服都被卷去,因而全身赤裸、一丝不挂,也越发增添了神秘色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