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费投入是“双刃剑”:过高或过低都不可持续


军费投入是“双刃剑”:过高或过低都不可持续

世界部分国家和地区军费规模图示

军费投入是“双刃剑”:过高或过低都不可持续

军费投入是“双刃剑”:过高或过低都不可持续

军费投入是“双刃剑”:过高或过低都不可持续

军费投入是“双刃剑”:过高或过低都不可持续

军费投入是“双刃剑”:过高或过低都不可持续

军费投入是“双刃剑”:过高或过低都不可持续

军费投入是“双刃剑”:过高或过低都不可持续

军费投入是“双刃剑”:过高或过低都不可持续

军费投入是“双刃剑”:过高或过低都不可持续

军费投入是“双刃剑”:过高或过低都不可持续

军费投入是“双刃剑”:过高或过低都不可持续

军费投入是“双刃剑”:过高或过低都不可持续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将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纳入国家改革战略的全局,中华民族强国梦、强军梦迈出重要步伐。军费管理是保障军队建设和能打仗、打胜仗的枢纽,是实现强军梦的重要战略支撑。

适度的军费投入是托举强军梦的重要基石

军费管理的首要任务是根据国家财力可能确定适量的军费投入,满足部队作战和建设的需要。只有军费适度投入,才能协调好“大炮”和“黄油”的关系,夯实强军梦的根基。

世界大国崛起的历史进程表明,强国必强军,强军靠投入。19世纪末以来,美国国家利益进入快速拓展期,军费由1890年的6700万美元迅速增至1914年的3.14亿美元,两次世界大战期间超过百亿美元。中国正经历安全和发展利益快速拓展的重要阶段,富国强军进入近百年来最有利的时机,军费管理承载着厚重的历史责任。

一个显见的事实是,现代战争是以信息技术为平台的综合实力较量,武器装备的信息化智能化水平日新月异,军队建设的成本迅速攀升。1986年一架当时最先进的F-16战机报价仅0.17亿美元,现在一架苏30战机已达1.43亿美元。我军信息化建设起步较晚、水平较低,很多关键军事技术和领域亟待突破,加之部队训练和维持运转的费用越来越高,今后一个时期我军现代化建设仍有赖于较高的军费投入。

历史还表明,军费投入是一把“双刃剑”,过高或过低都不可持续。东西方冷战期间超高军备投入,不仅成为拖垮前苏联的重要因素,也使美国数十年间被一场又一场经济危机阴影所笼罩。世界主要国家调控军备的经验表明,军费保持在占GDP的2%-4%区间内,国防建设与经济建设的关系能够总体保持协调。近年来,我国军费占GDP的1.3%左右,国防负担仍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但是,未来我国经济面临结构性调整,经济社会各领域发展需求同步快速增长,财政压力正在加大,保持国防建设与经济建设协调发展面临新的挑战,绘就强军梦的宏伟蓝图对军费投入管理提出新的更高要求。

合理的军费结构是撑起强军梦的重要杠杆

军费结构是反映军备动向的重要指标,也是调控军队建设的重要杠杆。通过主动调节军费投入的重点领域和重大比例关系,可以有效引导军备发展,甚至倒逼军队转型。

军费结构调整牵引作战力量优化。建什么军、打什么仗,就应有什么样的军费结构与之匹配。发达国家在主动运用军费结构杠杆调节军事力量建设方向上具有独到经验。美国空军作为二战利器在上世纪50年代地位凸显,空军经费由1952财年占军费比重的32.8%持续上升到1960财年的46.2%;上世纪80年代后,海军在海外作战中的地位显著提升,海军经费曾多年超越陆军、空军;到上世纪90年代,信息技术在作战领域广泛运用,信息化武器装备与系统、新型作战力量建设等被置于其军费优先保障的地位。把握信息化建军目标,主动使军费投入向海、空军以及网络、空天、信息、特种作战等其他新型作战力量倾斜,可以为我军军事力量结构调整提供重要动力。

军费结构优化推升军队发展质量。军费在武器装备、军事科研、战备训练、人员生活、基本建设等方面的投入比例,能够总体反映军队发展的质量。军费投入直接向战斗力生成聚焦,质量建军就有保证;相反,其他间接性投入过多,军队发展就会受影响。发达国家财力雄厚,军费结构调整的弹性较大,优化军费结构可以牢牢抓住军队发展的主动权。1997年到2008年10年间,美军预算中装备费由16.9%迅速攀升到24.6%,且科研经费始终保持在10%以上。未来我国由军事大国向军事强国转变,实现质量建军要求坚持走内涵式发展的道路,军费投入应向高技术、新质战斗力领域倾斜,军事科研、高新技术和“杀手锏”武器装备采购经费投入应在较长时期内维持较高水平。

军费结构升级驱动军事变革进程。军费结构随军队建设的进程有序升级,是世界各国强军的一般规律。近几年美军军事变革正步入以军制体制调整为主要特征的新阶段,军费分配的重点也随之逐步转向小型化、智能化、多能化和三军一体化等目标领域。当前,中国特色军事变革仍处于信息化建设的起步阶段,未来军费分配应着眼信息化军事变革进程不断深化,在保障信息化武器装备发展、创新军事理论与作战模式、部队体制编制调整等方面搞好总体筹划,有力保障信息化军事变革各阶段紧密衔接、有序进行。

高效的军费使用是实现强军梦的永恒主题

强军历程可以看作是军费一点一滴向战斗力转化累积。从军费“输入”到战斗力“输出”一般需要经历三个阶段:首先是形成军队建设规划计划,明确军队发展的总体方向与战斗力需求;再将战斗力需求转变为军队建设具体的项目计划,并通过预算形成军费分配计划;最后通过国防采办等完成预算执行,实现“战略—预算—战斗力”的转化。因此,在强军进程中应牢固确立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在经费投向投量上力求精准,在经费管理使用上力求精细,该花的钱花足,该管的管到位,促进财力最大限度地向战斗力转化、向能打胜仗聚焦。

勤俭节约是我军革命战争年代传承下来的优良传统,也是新时期强军的重要法宝。纵观世界各国军费的投入情况,军事需求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持续增长是一个基本趋势,控制建军成本必须节约军费投入。当前,我国经济社会稳步发展,人民生活水平快速提高,间接带动了部队一般性需求同步上升,解决损失浪费的问题迫在眉睫。坚持勤俭建军的思想,就是要向节约要效益,采取超常规举措压减行政消耗、基本建设等不直接生成战斗力的经费开支,集中财力办大事急事,防止军队一般性需求超越现实经济社会发展阶段和人民生活水平。

资源统筹利用是提高军费效益的重要途径,也是实现强军梦的重要支点。当今中国,军民融合的广度深度不断加大,很多军事基础设施、后勤保障、人才培养等领域,政府与企业投资意愿强烈,军费投入退出这些领域,有利于集中财力保障核心军事能力建设,并使强军实践根植于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之上。同时,军事科研、军事采购等领域的投入对国民经济拉动作用明显,主动调整军费结构和投资布局,可以一份投入获取双重效益。在军队系统内部,全部财力纳入军费预算统筹安排,按照规划计划统一分配使用,实行经费集中支付结算,全流程考评经费使用绩效,有利于防止财力体外循环和无效沉淀,减少重复建设与损失浪费,防控资金运行风险,全方位保证军费使用效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