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媒:如果把中国换成别国 服贸就没问题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吕秋远律师

说实在话,许多人对於服务贸易协定的内容并不了解,所以不知道為什麼要反对。何况现在网路上支持服贸协定的内容已经没人在看,也没人敢写,毕竟这是政治传播学上所谓「沉默的螺旋」(the spiral of silence),谁敢支持服贸协定,谁就是背骨的台湾人,毁灭自己就业机会的笨蛋。然而,有人当然会问,马英九敢这麼明目张胆的卖台吗?為什麼眾人皆骂的协定,马英九执意要签?

这个协定,简单来说就是开放两岸的服务业投资。以后我们在中国的投资行业可以放宽许多,例如医院、印刷业、补教业、银行业等等,台湾人可以在中国投资设点;而中国也可以在台湾投资类似行业,对於台湾的资本家而言,绝对是利多於弊,对於庶民百姓而言,如果不在意以后的头顶上司老板是中国人,当然也可以获得更多就业机会,毕竟资金到位,工作机会一定会多。

所以,服务贸易协定就是让中国与台湾互蒙其利的好协定,是这样吗?

我再重申一次,对於想要投资中国的民眾而言,肯定是大利多;而渴望中国充沛的资金投入台湾,併购我们的企业,创造就业机会而言,肯定也是不错的交易。更何况,中国对我们的开放,高於我们对他们的开放,所以这个协定当然不对等,因為对他们不公平,对我们反而是好的。而逐条审查,也确实没有太大意义,因為牵一髮而动全身,怎麼可能专挑自己好的过,但是对於自己开放一事隻字不提?

所以我们应该支持这样的协定?

其实这是个无解的习题,要不要试试看,把上面的主词:中国,换成日本或美国?举例来说,為什麼我们也通过了对於纽西兰的FTA,民眾对於这项协定并没有大加挞伐,但是对於这项协定,就得要寸土不让?因為,中国,我怕你们。真的,我很怕。

平心而论,如果把中国拿掉,换成别的国家,也就没有问题。日本开放我国去设点,我国可以到日本投资,以后街头都是日本人,到底有什麼不好?以我这种亲日派而言,肯定觉得很好。但是如果我们不是日本属国或殖民地,日本人肯定在跟我们谈判时,坚持底线,公平互惠,绝对不可能让步。所以,换另一个角度想,有人说,台湾让步较小,中国让步较大,本身就存在一个不可解的矛盾。就经济学的角度来说,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為什麼中国要放弃这麼多的利益,而让台湾佔天大的便宜呢?

孩子,当然是因為爱。中国爱我们,希望我们早日回归祖国。

要回归祖国,当然要先掌握台湾的经济命脉。如果有天,小七与全家有一半以上是中资、全联顶好卖给中国人、台湾大车队改名為中国台湾大车队、以后进银行,你的金融消费记录也都会汇到北京的总公司、国泰医院、长庚医院改名為中国国泰医院、中国长庚医院,院长及各科主任由中国人担任,我们能不能接受?

说实在话,能到中国设点的银行、医院、印刷业、计程车业,肯定都是财团以上等级,赚钱的肯定是蔡家、王家、郭家,不会是你家我家;而到台湾设点,对於中国的企业而言,这些资金只是九牛一毛。而中国的企业又深受政治体制的影响,哪天中国因為台湾要办公投,小七宣布停止营业、中国台湾大车队决定不开车、我们的信用卡消费记录、医院就医记录,全部都已经在中国北京的总部中,试问,我们还办不办公投?不要说这种情况不会发生,看看蔡衍明的旺旺集团,把原本风骨犹存的余老先生,所创办的中国时报变成什麼样子?讲难听点,人民日报现在可能都比旺旺中时好看很多。

中国前领导人邓小平曾经与美国总统雷根谈迁徒自由。雷根很不满意的向邓小平抱怨,中国人不能自由出国。邓小平淡淡的说,没问题,我们可以放一亿人到贵国观光,这样应该自由了,这番话吓得雷根不敢再提自由这个话题。

说实在话,资金自由化的投资,是服贸协定可以為我们带来的最大好处。如果,主词不要是中国,或者是民主化的中国放弃以商逼政,平等的看待台湾,不要试图併吞我们,我会很乐意接受。毕竟有资金流入各行各业,活络经济,又有高素质的中国管理干部来台湾消费、居住,而我们的资本家又可以到民主中国投资,与其他国家平起平坐,在法治化的社会裡赚钱后汇回台湾,究竟有何不理想?

然而,请国家告诉我,如果中国有天宣布全面撤资,我们该怎麼办?如果中国片面撕毁协议,以反分裂法终止台商的优惠待遇,我们该怎麼办?如果台资进入中国,有如泥牛入海,中资进入台湾,有如雷霆万钧,我们该怎麼办?如果这些在民主国家都不会发生的事情,在中国发生了,我们该怎麼办?

One runs the risk of weeping a little, if one lets himself be tamed.你习惯被驯养吗?我不习惯,也很害怕,因為我知道,我要承担哭泣的风险。

●作者吕秋远,硕博士毕,宇达经贸法律事务所执行合伙律师。以上言论不代表本报立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