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当兵第一年被送到大连金州的通信士官训练大队学习,到了7月士官学员放暑假回家了,我们两个学兵队也就停止上课,暂时成为了后勤分队,负责各种岗哨,后勤保障。天天晚上有夜岗,有一天半夜接岗,我和班副李勇到大院门口点验了枪支和子弹,接管了哨位,这时候天阴的厉害,风越来越大,哨位的太阳伞被吹跑了,暴雨突然下来,打在身上火辣辣的疼,我和李勇紧贴着墙,希望管点用,风越刮越大,雨越来越大,人越来越难受,浑身疼,被雨水呛的喘不出气,我俩把短袖脱了蒙住脑袋,好歹是能喘气了,紧紧地靠在墙根冻的浑身发抖,街边的大树一连吹倒,吹断好几颗!电闪雷鸣,风雨交加,犹如到了世界末日,人变得极度绝望,李勇哭喊着我们快死了!我瞪着眼睛看他没说话,吓傻了。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副队长和区队长接我们了,穿上雨衣,往回走,院内积水最深处已经过腰了。当夜发烧烧到39.6度,第二天打了一针就好了,李勇整整病了一星期。1994年的夏天,我们在站岗期间赶上了台风登陆,虽然狼狈不堪,但我们坚守了哨位.履行了一个哨兵的职责。帽子吹跑了,找不到了,后来新学员入学换装以后,区队长帮我要了一顶大盖帽,竟然是新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