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沉默的老兵——致敬所有南疆保卫战参战老兵

沉默老兵

致敬南疆保卫战的参战老兵

当国家需要时,他们献身使命,放下了未尽的孝道,放下了家庭的责任,只要祖国和人民召唤,他们都将勇往直前。

(一)战争到底为谁而打

曾经只是浏览铁血军事网,没有注册,也没想过现在会一发不可收拾每天上网站报到。注册铁血后参加了自卫反击战的征文写了《父亲的战争》。这时我才发现原来网站里这么多关于反击战和轮战时期的文章和故事。我在自己文章的评论中发现了几个参战老兵,这是一大收获。2007年后国家对参战老兵有了一些补助,各省财政根据情况对生活困难的老兵予以了照顾,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国家对这场战争的态度。可是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因为他们最在意的,不是这个。
我很少看电视,就算看也是那几部反复的看。从记事起我就发现父亲每天都看新闻联播,后来有了《军事报道》后每天都看,几乎已经成了他生活中必不可缺的一部分。有一天望着电视,父亲叹气说,为什么这么多抗战剧,军旅剧,谍战剧,甚至这么多的肥皂剧,就是没有一部关于自卫反击战的。在这些年里,只要某部电视剧稍微涉及南疆保卫战的,那就会特别认真的看,重播好几遍的电视也看,比如《我是特种兵》、《高地》等,虽然只是涉及了一小部分,也让他心情起伏不断。今年春节我给他观看了一群大学生军迷和退伍军人拍摄的《最后的战士1》后,他更激动了,因为这是三十多年来,除了前期为了宣传需要拍摄了几部相关电影,后来再也没有了,连公开出版的小说也没几部。因为在这个阶段,国家不再需要宣传这场战争,国家需要的是稳定,所以对于不利于稳定的历史不予公开宣传。可是这么多脑残的抗战剧不断充斥在荧屏上,让南疆保卫战的老兵们情何以堪。每当看着宣传抗战的电视剧,父亲总说他已经不知道当年南疆保卫战是为谁打的了。
(二)沉默的老兵,战争该结束了
作为当年的参战老兵,父亲做人做事都十分低调,一直很沉默。换句话说就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每当看着如今村干部大摇大摆,公开用钱换选票时,再看看父亲的背影,在我的眼中越来越高大。退伍三十多年了,很多军人的习惯还一直保持着。他的卧室干净利落,被子叠的整整齐齐。担任村长五年、村支书五年,很多亲戚都找父亲帮忙,希望通过父亲承包山林土地之类,可他从来没有以权某私,没有给他们开绿灯,也因此被亲戚朋友责怪。可是我父亲从来没有解释,因为他觉得所有的事情都应该有规矩,他想让事情是它本来该有的样子。
在福建中部地区,多山地丘陵,交通不便。在我们那个地区的农村,以前的房子基本都是用木头盖的,在近些年交通便利了些,经济也发展了,很多木房子都已被钢筋混凝土所替代。而我们家还住在爷爷在1976年盖的木房子里,盖房子时我父亲刚入伍两年,如今已是唯一几户还在山上的人家了,其余的基本都搬到山下的小盆地了。我有两个姐姐,一个妹妹,在农村四个孩子都上学,确实不容易,两个姐姐中学上完就没再继续了,我和妹妹上完了大学。对于父母的生育和养育,我这辈子都还不清,他们给了我生命,将我养大成人,我能为他们做些什么?也就是每周一个电话,捎上微不足道的关心。因为是农村人,在情感表达上很含蓄,面对父母时很多话都说不出口,千言万语也只化作一句多注意身体。如今儿女都长大了,都有了工作,就别去给人干活挣辛苦钱了,家里有啥事一定要跟我们说。爸,别喝酒了,太伤身,你老了,该好好休息了,担子就交给儿子吧。
(三)农民的利益难道就可以摆在一边
我的父亲,每周末都守着电话,因为四个孩子都将打电话回家,她和母亲总是抢电话。2012年大学刚毕业那会,有一个月我打电话回家,怎么都打不通,后来辗转才知道刮台风把电杆刮倒了,电缆出了问题。在福建地区每年都有一两次大台风,台风来了经常受灾。大台风来了拔树倒屋,小台风来了庄稼也得遭殃。由于我家在半山腰上,当时装固定电话时,电缆杆是木头的,南方土地水分多,时间长了,木头电杆根部就腐烂了,那次台风来时终于倒了。父亲在电杆被刮倒时就借别家电话向乡里的电信营业部反映了问题,对方回应会尽快维修,可是时间过去半个月了依然没人来解决。父亲借电话给我们四个孩子报了平安,并安慰我们放心,不用挂念,老头子没人要。可是我们怎能不担心呢。
后来父亲又催促了两次,对方直接急了,说着什么急你一个农民能有啥事啊,都说了尽快去维修还催什么啊,说完就挂了。这事遇到谁都得急,可是我父亲却什么也没说,只是跟我妈抱怨了一句,这社会怎么这样呢,难道农民天生低贱吗?农民的利益就可以摆在一边?后来我知道了这事就给表叔打电话,让他帮忙协调一下。他是电信局副局长,当时就急了,一个电话到乡里的营业厅,当天下午维修人员就到我家加班抢修电杆电缆,当晚就恢复了通话,前后只用了三个多小时。带人维修的负责人笑嘻嘻的向我父亲道歉,你怎么不说你是陈局的表哥啊,你要说了,我们第一天就能来。我爸什么也没说,因为他不知道该说什么。那晚表叔打电话给我爸,遇到这种情况完全可以投诉。后来那个维修负责人就被解聘了,原因不是因为得罪了副局长的表哥,而是没有及时帮助客户解决问题,严重损害了电信公司的形象。父亲却因为这个事内疚,给表叔打了电话,表叔说他将此事向局长作了报告,是局长下的解聘通知,局长说这样的员工不符合公司服务宗旨必须解聘,父亲挂了电话什么也不说。他不明白为何这社会什么事都得讲关系吗?这是怎么了,原来淳朴的社会风气呢,都去哪了?一个普通农民有困难,有人却让你靠边站,而这种人居然还拿着纳税人的钱,在当今社会里很多这种人却活的逍遥自在,而沉默的依然是普通百姓。

(四)老兵应该得到尊重

由于前些年关于提高参战老兵补助的事闹的厉害,每年都有人跑到省里去上访,所以为了安抚老兵情绪,每年乡里民政部门、武装部门都会组织一次参战老兵聚餐。父亲说,其实去了才发现有多少人混水摸鱼。明明不是参战老兵,部队是参战部队,自己却前线都没去过,这种人比比皆是,只因时间久远,有些也无证可查,只要参军时间和所在连队符合参战一些相关情况即可视为参战老兵。有些人做生意生活还不错,有些跟我父亲一样,普通农民。
那天是201293日,我满怀着喜悦回到家乡准备办理户口和档案迁移事项。之所以高兴是因为北京户口来之不易,公司很多研究生都没解决,而我一个本科生解决了,老天还是很眷顾我的。那天下午三点我到了乡里,父亲正在参加老兵聚会,接到我的电话后立刻就到了车站接我。并且让我跟他喝酒去,我感到莫名奇妙,因为他知道的我酒量不行,白酒二两啤酒两瓶,再往下就醉了。他说乡党委书记也在那给大家敬酒,可是父亲敬他时他却找理由推脱了,说父亲醉了不愿跟我父亲喝。可是父亲接我时他喝的还没到平时的一半。后来他跟乡党委书记说我回来迁户口,目前在原隶属总参的某企业工作,书记就让我爸来叫我过去见个面。我本来不想去,一我不想喝酒,二是看不起我父亲的人我凭什么要我去见他,但是为了父亲我必须去。到了饭店,跟我想象的一样,书记膀大腰圆,满脸堆笑。一阵客套,说他经常上北京来,有机会多聚聚,说他女儿也刚从中国人民大学毕业。又是一堆废话,我一句没听进入。后来他转身跟我爸说,你儿子不错,比你出色。我说,我跟父亲没法比,当年他放下生死为国家冲锋陷阵时,跟我现在差不多年纪,而我只是个孩子,刚刚走出校门,连个职场人都不算,他已经是一个经过战争洗礼的战士了,我永远比不上他。党委书记很勉强的笑了一下,说是啊,他们都是国家的功臣,干了这杯。我的酒量只二两,可是为了父亲,为了老兵的尊严,那一杯二两五我干了。虽然头晕,可是我很清醒,这种尊严老兵没法自己换取,因为他们已经不是那个时代最可爱的人了。
满嘴英雄的老兵,心里却半点尊重都没有。来敬酒无非表面工作,安抚老兵。当年在前线流血牺牲的老兵,到底在为谁打仗,难道是为了后方这些官老爷吗?当年热血军人的青春和生命,在为谁埋单,我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老兵是历史的见证者和执行者,应该被我们尊重,人不分一二三等。参战老兵是普通人,但是我们应该对他们保持敬畏。
也许国家暂时没有宣传你们,也许人民暂时没想起你们,但是我相信总有一天云雾会散去,阳光将洒满每一页血染的史书,告诉后人你们曾经铁血卫国的情怀,英勇顽强的壮举,请允许我向所有的参战老兵致敬
加菲

2014年3月24日

本文内容于 2014/3/25 14:32:11 被林加菲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4楼53212

我做为一个参战老兵说一下,可能你父亲理解有偏差。自广州军区和昆明军区发布作战命令开始,进入广西和云南的部队都算参战人员。比如广州空军进入广西机场,虽然飞机没进入越南也算参战人员。再比如广西南宁弹药仓人员没进入越南,他们天天往车上装弹药也算叁战人员。福州军区某炮兵师2月20号到广西龙州,没有向越南开一炮也算参战人员,因为是战争期间进入广西的。

21楼老汪

年轻时代捍边防、青春岁月投疆场、战火洗礼浴忠诚、人生无愧报国家!


满嘴英雄的老兵,心里却半点尊重都没有。这句话深刻揭露那些不作为官员的嘴脸。

战二代的文章读来让人寻味无穷,希望你多写写反映我们这些参加老兵的作品,你父的身影代表着许许多多的参战老兵。

“老兵以自己当年的参战功劳要挟国家一辈子”

说这话的人没人性,畜牲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