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谈汤恩伯的核心师:抗日精锐陆军第4师

1939年初,汤恩伯第31集团军从湖南宝庆长途行军开往河南南阳,隶属于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

刚到南阳不久的一天,第4师师长石觉突然召见我。我当时感到很奇怪,不知道师长找我这个小小的大队长干什么。因为近距离我只见过他一面,还是他骑马经过时,我们在路边向他敬礼而已。武汉会战后在湖南宝庆整训期间我所在的冯占海第91师的几百个弟兄被划归陈大庆第4师指挥,给了一个补充团的编制,团长带着十几个人先到河南招兵去了,我是原第91师的营长,被临时任命为大队长,带领留下的弟兄们参加整训。

在师部,师长石觉态度亲切,他问了我一些在第91师的情况及与日军作战的体验,最后微笑着对我说:“韩声涛,派你到第11团任第3营营长,尽快到任。营部你可以带几个干部去。” 我听后吃了一惊,这真是出乎意料的事。

第4师是中央军的精锐师,也是汤恩伯总司令的最基本的师、核心师。

汤恩伯(1898 -1954),抗日名将,有“抗日铁汉”之称,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中国队第18期,历任国军第13军军长、第20军团军团长、第31集团军总司令、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兼鲁苏豫皖边区总司令、黔桂湘边区总司令、第3方面军司令官、京沪杭警备总司令等职,陆军二级上将;曾率部参加南口战役、台儿庄战役、武汉会战、随枣会战、冬季攻势、枣宜会战、豫南会战、豫中会战、贵州御敌、湘西会战和桂柳反攻战役,被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冈村宁次视为“蒋介石麾下最骁勇善战的将领”,所部国军第31集团军是令日军畏惧的抗日劲旅,被日军称为“精锐的中核兵团”。

中央军嫡系陆军第4师是1930年11月由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教导第2师(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实际负责教育、校务一切事宜的教育长张治中兼师长,汤恩伯任第1旅旅长,关麟征任第1团团长,王万龄任第5团团长,杜聿明任第5团第1营营长)改编而成的,时辖3旅6团,徐庭瑶(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3期步兵科,与张治中、白崇禧等同期同科)任师长,汤恩伯任副师长兼第10旅旅长。

汤恩伯1931年由第4师副师长升任第2师师长,1932年调任第89师师长,1934年任第10纵队司令(指挥第4师、第10师、第88师和第89师)兼第4师师长,1935年任第13军军长兼第4师师长。

第4师是抗战前国军陆军20个调整师之一。调整师为两旅四团制,德式装备。

为应对日本的威胁,1935年国民政府采纳德国军事顾问的建议,拟将全国各类编制的部队进行统一调整,并通过配发新式武器、采用德式军事训练以强化战力。

当时国军计划最终建立60个德械国防师。该项工作以中央军优先进行,到1937年全面抗战前已完成20个师的整编,全面抗战爆发后被迫中断。

20个调整师为:

黄杰第2师

李玉堂第3师

王万龄第4师

周磊第6师

李延年第9师

李默庵第10师

黄维第11师

霍揆章第14师

关麟征第25师

冯安邦第27师

宋希濂第36师

阮肇昌第57师

李树森第67师

陈琪第80师

刘戡第83师

王敬久第87师

孙元良第88师

王仲廉第89师

桂永清教导总队

军政部计划编师的钟松独立旅

其中冯安邦第27师为改编后的原西北军孙连仲部队。

这20个调整师在全面抗战爆发后即成为迎战日军的主力,在抗战前期的会战、战役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作出了巨大牺牲。

第4师曾多次参加剿红军。全面抗战爆发后第4师先后参加南口战役(1937年8月汤恩伯将军率领的国军在河北南口地区对日军进行积极防御作战的著名战役,其时第4师师长为王万龄)和台儿庄战役(其时第4师师长为陈大庆),都打得很好,声名远播,后又参加武汉会战,在瑞昌、阳新、通山一带奋勇阻击日军。

1938年7月,蒋介石决定整顿一支突击军,用以对日军后方进行战略突进。

当时第31集团军总司令汤恩伯被任命为突击军军长。突击军在江西上高整编。突击军辖陈大庆第4师、张雪中第89师和杜聿明第200师,均为国军精锐师,其中杜聿明第200师是装甲师。突击军军部还配署完整的特种兵。突击军可以说是中国的第一支装甲军。

后来由于战局恶化,蒋介石不得不放弃该战略突进计划,将汤恩伯部用于武汉会战。

湖南宝庆整训后的第4师辖3个团(第10团、第11团和第12团),此外师直属部队的兵力也相当于1个团。

第4师原为两旅四团制,石觉任师长时改为三团制,战力依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