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形象遭客机失联冲击 抨击西方遭西媒批判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大马形象遭客机失联冲击 抨击西方遭西媒批判

中日美军机齐聚澳大利亚拟联合搜雪失联航班

“马来西亚一直在否认”。距离MH370客机失联已过去两个多星期,马来西亚方面不停对各种消息进行否认的形象,成了世界多国媒体议论的一个焦点话题。多年以来,马来西亚曾经是东南亚“四小虎”之一,但它不像已经成为发达经济体的新加坡那样有耀眼的发展,也不像近年来的泰国那样局势动荡。这次航班的神秘失踪将马来西亚推到全球聚光灯的中心。对这次事件,乘客家属以及参与搜救的其他国家有不少抱怨和批评,而马来西亚官员则为他们处理危机的方式进行辩护,强调这一状况是史无前例的。不少分析认为,随着全球化与网络化,任何一个重大事件都可能引起世界对一个国家行政效率、国家形象乃至机制活力进行放大检测。《马来邮报》反思称,这起事件给马来西亚上了一堂非常有价值的课,再也不能按照以前的惯例方式来处理。

“太多厨师弄坏一锅汤”

“这是我们历史上遭遇的最糟糕的灾难,而对此次灾难处理方式的糟糕程度紧随其后”。《马来西亚局内人》日前针对MH370事件发出这样的感慨。报道称,这显然不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期望进入世界舞台的方式,尤其是距离“马来西亚旅游年”的启动仅有10个星期。旅游业已经是马来西亚第二大外汇来源。

马航事件发生后,《环球时报》记者连日在马来西亚采访。对马航事件,马来西亚确实是举国关注,政府所有相关部门都动员起来,这一点毋庸置疑。在马媒体上,有关马航失联航班的报道铺天盖地;很多商场都为MH370航班设立了祈福牌,吉隆坡标志性的建筑双子塔也曾亮起巨大的祈福图案。

但在马来西亚全力搜救的同时,也因为信息发布前后矛盾饱受国内外舆论批评。马来西亚《新海峡时报》称,包括民航负责人、国家警察局长、移民局负责人、空军将领以及马航首席执行官等在内的一系列高级官员对事故都提供了各自的版本,但没有一个总体协调,“这就是太多厨师弄坏一锅汤。”该报称,马来西亚高官们仍习惯“告诉”电视和报纸该如何做,这种态度已经不适合社交媒体重要性日益增加的当今全球化时代,更没法应对外国记者咄咄逼人的追问。

马来西亚一名媒体人对本报记者说,“我为我国政府本次救灾行动中的表现感到羞愧。我觉得我们应当道歉。”在马国内,还出现了很多猜测,有一些猜测将该事件同马国内政治联系在一起。对于这些猜测,马国防部长兼代理交通部长希沙姆丁表示,不希望将马航事件同政治联系在一起,希望能够将搜救工作置于马来西亚国内政治之上。

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黄惠康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应客观评价马来西亚政府在此次事件中的表现,由于马来西亚独立以来没有碰到如此重大的民航客机失联事件,加上马来西亚还属发展中国家,没有西方发达国家那样的应急能力,这是可以理解的。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关系研究院高级访问学者胡逸山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马来西亚政府这次在信息发布上的表现很糟糕。他说,之所以会出现信息前后矛盾和混乱的情况,一个重要原因是马政府试图对信息发布进行控制,然而又无法实现对不同政府部门之间的协调,导致一个部门站出来发布某一消息,另外一个部门则予以否认。这种手足无措也使马国际形象受到很大影响。

西方严厉批评马“家长式政治”

记者两年前第一次到马来西亚采访时,第一感觉就是马来西亚基础设施相当好,现代化的国际机场,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在东南亚国家是数一数二的。在马来西亚政府所在地布城行政中心,宽阔的街道,现代化的办公室大楼,赏心悦目的绿化设施,雄伟壮观具有伊斯兰风格的各种政府机关和清真寺,以及可以承办国际F1赛车等顶级赛事的路面,都似乎在自豪地向游人展示着马来西亚最光鲜的一面。不过,和这些现代化的宏伟设施相比,布城路上行人和车辆却冷冷清清,与吉隆坡老城区拥挤的交通和人流如同天壤之别。在整个东南亚国家政府中,马来西亚政府显然属于相对强势的政府。

多年前,马来西亚被称为“四小虎”之一。在1997年的东南亚金融风暴中,马来西亚加强了对外国资本的管制,备受当时西方的批评,称马政府“专制有违自由潮流”,但这项措施成为马后来经济迅速回升的有效手段。马前首相马哈蒂尔成为屡次抨击西方的“最大胆的东南亚国家首脑”。

在马航事件后,西方对马来西亚的议论超出就事论事的范畴,直接批评马体制问题。《纽约时报》称,独立50多年以来,凭借对信息的严密控制、对反对派的恐吓以及直到最近还很强劲的经济增长,马执政联盟一直牢牢把持着权力,不曾间断。然而,“全世界对马航客机失踪一事的困惑已对该国家长式的专断政治文化提出了挑战,也让该国惯受娇纵的领导人受到严厉评判”。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称,这些错误反映了马政治混乱的现状。报道引述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约舒阿的话称:“尽管从理论上讲是一个定期举行选举的民主国家,但马自从独立50多年来一直被同一个执政联盟所统治,而这个执政联盟以缺少透明和对媒体及公民的冷漠而出名。”

在马来西亚国内,则存在意见相反的两派。《环球时报》记者在马期间接触到两个马来人出租车司机,他们彼此是很要好的朋友,但对本国发展却有不同的看法。支持反对派的出租车司机班德罗住在郊区租赁的一个平房里,他开的出租车是自己的,但是必须挂靠在一家出租车公司名下,每月需要向出租车公司缴纳1800林吉特(1林吉特约合2元人民币)的“管理费”。班德罗对记者说,自己不支持执政联盟,是因为许多政府官员都很腐败,“他们都是富家子弟,根本不知道老百姓真正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不了解民众的想法是什么。”但另一名出租车司机祖尔则对记者说,“我认为政府所做的工作还算不错,虽然我并不是完全支持执政联盟。马来西亚经济仍然在继续增长,我的生活也在日益改善,我现在能买得起房子,我走到哪里度假也不用担心安全的问题,我的孩子在学校里读书能得到免费的教育,我觉得这些已经足够了。”他说,全世界所有的政府都会有好的一面和坏的一面,如果我们只看到坏的一面,任何一个国家都会有。祖尔不久前刚买了一栋面积约120多平方米的公寓,花了大约14.5万林吉特。他说,“马来西亚还不是完全的民主,但重要的是马来西亚能保障民生和经济持续增长,这总比邻国泰国民众走上街头要求推翻政府好吧。”

“波来赫”和“乌巴赫”

“没有多少国家能在处理如此规模的危机时表现得无懈可击,对那些从未处理过空难的国家来说就更是如此。”英国《金融时报》称,但与此同时,MH370航班的失踪已使人们注意到,马来西亚不透明的政治体制让它很难应对需与外界保持透明接触的事件。吉隆坡民调机构默迪卡中心称:“在关于政府如何运作的问题上,他们抱持着缄默的传统。他们从不真正解释任何事情,也从不谈及细节。”

有不愿透露姓名的学者称,马来西亚许多重大事件,可以用“波来赫”和“乌巴赫”去解读。在马来语中,“波来赫”意思是“能”、“加油”,和马来西亚放在一起喊,意思是“大马一定能做到”,这是马来西亚以巫统为核心的执政联盟国民阵线的口号;“乌巴赫”意思是“变革”,这是反对派的口号。这次马航引起的争议很大程度来说也是“波来赫”和“乌巴赫”之间的争论。

在东南亚,马来西亚如今人均GDP逾1万美元,两倍于泰国,三倍于印尼,高耸的吉隆坡双子塔和蝉联“五星”7年之久的马航,也成为马来西亚执政联盟的胜利和荣耀。如今MH370的失联,和失联后所发生的种种乱象,让“波来赫”的金字招牌蒙羞。因此不少分析认为,马政府对此当然要千方百计进行“补救”。但遇到这样的突发性事件,首先想到的往往是推卸责任,因此“补救”的方法则是沉默、否认和敷衍,而非探究真相和避免继续犯错误。

“多年来,马执政党认为高质量的公路、港口和桥梁,标志性的摩天大楼和新首都会引领该国走向繁荣,但事实上,软件环境更重要”。阿联酋《海湾新闻报》称,在软件方面,行政方面的繁文缛节,不能为非马来人提供公平的竞争环境,也很少引入必要的竞争,这一切使得马来西亚缺少吸引力。

“我们能从MH370航班事件中吸引什么教训?”《马来邮报》反思称,国际上批评马来西亚危机管理和领导能力的势头很猛,这些负面的评论损害了该国的形象和声誉,但问题不在于这是一起匪夷所思和高度复杂的飞机失踪事件,而在于马当局应对事件的方式。过去,政府严格控制着国内问题的应对,在很大程度上避开了公众的批评。但这起事故是一个国际事件,涉及到了14个国家和地区的239名乘客,再也不是按照以前的惯例方式来处理的国内事件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