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唐朝与新罗的买肖城之战:新罗人号称全歼唐军20万

韩国油画中的唐罗战争

买肖城之战是唐罗战争的决定性战役,但至今却仍然扯皮不休,其主要原因就是双方的历史记载大相径庭。《三国史记》中对买肖城之战记载明确:“<公元675年九月>二十九日,<李谨行>率兵二十万,屯<买肖城>,我军击走之,得战马三万三百八十匹,其余兵仗,称是。遣使入<唐>贡方物。”但《新唐书》中却将此战记载为:“屯买肖城,三战虏皆北。”双方均宣称自己是胜利者。

研究历史时,要摒弃自身的立场,用客观持正的态度去分析思考,这样才能得出最接近真相的结论。当各家史料发生冲突时,不要轻率地相信其中的某一个,尤其是不可一味轻信对己方有利的内容,而把不利于己方的史料武断地斥为是无史学价值的谎言。只有具体分析,看清哪方的记载有明显的逻辑矛盾,哪方的论述更为符合情理,反复比较,才能够拨云见日,激浊扬清。

纵观双方对唐罗战争的记载,我们能够清楚看到,两家撰史者的客观性大有不同。在新罗人所著的《三国史记》中,仅在七年唐罗战争这一块,就记载了唐军的十几次胜利,并坦承有数座城池被唐军攻取,各家唐史中记载的每个胜利,在《三国史记》中也都能看到战败的记载(唐史扯谎的买肖城之战除外),对败仗毫无避讳,撰史的态度比较客观。反观诸家唐史,均存在对失败遮遮掩掩的现象,有些地方明显是有意语焉不详,还有好几个地方有明显的逻辑矛盾和不合情理。纵览《资治通鉴》、《新唐书》、《旧唐书》等唐方史料,竟然连一次战败的记载都没有,在《三国史记》中所记载的新罗人取胜的几次战役,就好像从未发生过一样,好像全是新罗人虚构出来的战事,在不多的相关记载中,惟见唐军频频大捷,新罗节节败退,被迫遣使请罪,唐朝宽宏大量,放其一条生路,尽显大国风范……可却无法解释,为何在七年不断的“大捷”之后,大唐却将百济故地全部丢失,安东都护府所辖也大幅失土。几部唐史在唐罗战争处扬功掩过的做法是如此明显,其可信度不能不令人生疑,客观程度显然远不及《三国史记》,必须仔细甄别判断,不可尽信。

就买肖城之战而言,既然新罗人坦承了之前的所有失败,又何必独独在买肖城之战中把大败说成大捷?因此笔者认为,《三国史记》中的记述在宏观上更为可信。当然,《三国史记》中的记载也不能尽信,比如其中记载在买肖城之战中,金元述击败了二十万唐军,这个数字就有所失实。虽然唐军最盛时在半岛也达到了十七八万军队(详见下面第十节),连上高句丽和百济的仆从军也确实达到了二十多万,但这些兵力有一半是在南线,而北线李谨行麾下只有起初驻屯于高句丽的两万人、他自己带到辽东的四万兵马,以及之后刘仁轨又带去的数万援军,也就是十万上下,而且还有一部分没有驻扎于买肖城下,就算再加上高句丽境内扶植起来的仆从军,也就是十万出头,绝对是达不到二十万地,所以此处要么是新罗人信息有误,要么就是其撰史者在有意夸大战果。不过,唐帝国最终被基本赶出半岛却是无可争辩的事实,大唐在主体上败于新罗之手也是毋庸置疑地。

值得一提的是,据《资治通鉴》语焉不详的记载,在七重城之役后,“仁轨引兵还”,一些人因此认为刘仁轨将自己刚带去的援军又带回国了,笔者对此持有异议。刘仁轨在664年给高宗的上书中曾言:“臣伏睹所存戍兵,疲赢者多,勇健者少,衣服贫敝,唯思西归,无心展效……何为如此单露?咸言初发家日,惟令备一年资装,今已二年,未有还期。”这其实就是在为辽东士卒请命,刘仁轨明确指出了在辽东的唐军士卒战斗力低下,毫无斗志的一个重要原因----即先被强行征发,后又超期服役。而当他“引军还”时,正是唐军全力进攻,战争十分吃紧的时候,多一分力量就多一分胜算。辽东战场上急需援军,唐廷这才让他带大军前往辽东增援,而唐朝西线在675年中也一片平静,并无战事,所以他本没有任何道理于此时带兵马回国,之所以最后发生“引兵还”的事情,应该就是带回去一批早超役期,满腹怨气,战斗力低下的士兵。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