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SAS作战训练手册第七章《反审讯训练中的反审讯技巧》

让我们看一下那些参加过反审讯训练的士兵对这部分训练所做的描述。 他们会用立体声音响对你进行“高分被噪音轰炸”,一般要持续数个小时。 让你站在户外的冷雨中,一站就是好几个小时。 他们会给你带一个头套,你只有在接受审讯的时侯才能把头套摘下来。 让你保持各种体罚的姿势,稍有放松就会受到责罚。 经常有人对你大吼大叫。 你还要面对审讯者的冷嘲热讽和他们对你的讥笑羞辱。 这只是前些年的主要训练内容,现在的训练越来越厉害,花样也越来越多。曾有人被倒吊在水中,只有在喘气的时候才有人把他的头从水里拉出来;还有一些人的头被袋子裹得严严实实,什么也看不到,而他们的周围是一些汽车,这些车不停地在他们周围表演高速行进中的急刹车;还有一件非常有名的训练“事故”,一个蒙黑布的新队员被绑在火车轨道上,他的教官大呼训 ,有一辆火车要沿着他所在那条铁轨开过来,练“失误” (实际上火车是从紧邻的铁轨开过来)教官这一招可把那个新队员吓得不轻。每年的训练都会有新花样,这就要求新队员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去迎接各种挑战。 联合审讯训练组主要通过两种方式对新队员进行“拷问”,一是对新队员施加重压,想方设法迫使他们开口;二是千方百计地诱使新队员吐露实情,他们在具体审讯过程中会灵活运用各种方式,这对新队员来讲的确是一个巨大的考验。有时你会遇到一个非常和蔼可亲的人,你觉得他不像是要审讯你,他只不过想和你聊聊天,拉拉家常(这种人往往都是经验丰富的审讯者,他们往往通过你的只言片语就能获取大量的有用信息);有时还会有人不停地向你大声提问同一个问题,在经过几个小时车轮战般的提问之后你早已疲惫不堪,审讯者再问你任何问题时,你都会说出实话,有问必答;有时还会几个不同的审讯者分别对你进行审讯,他们里面有人唱红脸,有人唱白脸,把你弄得心烦意乱,这是他们就会换一位温柔美丽的女问员上阵。她或是利用她的美丽温柔使你软化屈服,或者跟你说:“你的同伴已经招供,你又何 ”必在硬撑着呢?还是招了吧。 无论你的教官采取什么手段对你进行审讯,他们的目的却只有一个,那就是让你屈服于他们,从你嘴里得出实情;他们能从种种迹象判断出你的心里状态,从而轻而易举地让你说出实话。举一个例子来讲,如果你在审讯过程中心力憔悴,警惕稍稍放松,他们肯定能看出你已是强弩之末,就会加紧对你的审讯,在那种情况下你很难抵挡他们的继续盘问,你的防线很快就会崩溃。所以你只有掌握反审讯的各种技巧后才能顺利地通过联合审讯训练组的训练。下面是一些基本技巧: 保持幽默感:做一些荒唐可笑的回答,这样就可以自我解嘲,又能打断对方的审讯。 时刻保持警惕:你可以想象你在计划越狱,但是你缺的只是机会,你要一直耐心地等下去,这样你就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保持冷静。 不要太在意身上的疼痛:你要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上,这样你就能保持思维活跃,心情也不会沮丧。 充分利用一切时间休息,保持体力。 还有一点非常重要,那就是不要相信任何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参考资料:《PLA反审讯训练故事》

虽说特种部队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就是不做俘虏。但有些时候人会因为受伤等原因失去自杀的能力而被俘。因此我们借鉴外军的训练模式引入了反审讯训练。特种部队引入反审讯训练是最近几年的事情。相比起其它科目来说,反审讯训练日确实是特种兵整个军人生涯中最痛苦、最难熬的一段时间。我军特种大队的反审讯训练一直秘而不宣,且只针对有资格参加某种集训的军人进行这种训练。可以说服役这几年来身体承受的各种训练伤加起来都不足以一个反审讯训练日给身体造成的伤害那么痛苦。因为反审讯训练不仅让人经受的是撕裂肌肤的皮肉之苦,最要命的是对人内心的刺痛,不仅让人感觉到惊悚和恐怖,而是在受训期内受尽凌辱和冤屈!确实能够真实考验一个军人对国家和军队的忠诚态度。

反审讯训练阶段一般为五天的时间,较西方特种部队的训练期长2—3天,前三天为实战阶段,后两天为总结培训阶段。由于保密的原因,不能逐一详述细节,仅通过本人亲身经历的一次反审讯训练让大家了解一下,做为一名共和国的特战军人为了祖国和人民常年备战所付出的艰辛与苦难。

不同于西方特种部队的反审讯训练,通过大规模武装合围或者在休息睡眠时投掷催泪瓦斯的方法俘虏士兵,使其束手就擒,我军的设套方式显得更为智谋。

那次赴南方某地集训最后一个科目的演练,是要求突击队员利用运动—6型翼伞在1000米高空进行跳伞,然后通过空中滑翔找到一个小岛,岛上有一个做好地面标识的院子,这就是我们10人编组的着陆地点,着陆场为我们准备了丰富的宴席,以此庆祝结束我们全部的训练科目。然而,圈套就在这里,他们不费一枪一弹的就让我们成了瓮中捉鳖。我们刚刚接触地面还立足未稳,就被围上来的人解除武装然后五花大绑起来,成了俘虏。

在强者面前,弱者永远没有人权,更不会有尊严。这句话在战俘营的日子里我深深的体会到了!没有哪个国家的军队会遵守什么日内瓦公约,更别指望那些刽子手对你会慈悲。在头三天里,我们被脱掉作训服换上了囚服,每人都扣以莫须有的罪名,然后再通过严刑让我们招供,妄图屈打成招。他们招数繁多,极尽羞辱之能事,可谓无毒不使,使这里的生活每天充斥着恐怖的惨叫声和哀嚎声。举几个例子:比如,他们让你双手托着一个铁盆,坐在地板上,大声的喊出:“我背叛祖国,我不是人!”如果你拒绝喊出或者他认为你的喊声不够响亮,不够真诚,随喊着就随往你的盆子里浇开水,铁盆传热快,立即就感觉到烫手,但你必须托住盆子,一旦扔掉盆子遭到的就是木棍、枪托的殴打。比如,让你坐在地上把手背在身后反铐起来,他们轮流用皮靴踢击你两侧的腰眼;比如,坐电椅,坐老虎凳,用自己的鞋抽打耳光,打手把自己的袜子脱下塞入你的口中,让你无法叫喊,然后一记乱棍。在被殴打的过程中,他可以辱骂你祖宗三代,骂你的爹妈和别人通奸,骂你生孩子没屁眼,他妈的,这样的羞辱我忍无可忍就挺力反抗,但是遭到的更是无情的狂殴。头两天没有饭吃,还被要求跑步,没有力气,我跌到在院子里,醒来的时候沉睡在牢房的地板上。那是我睡的时间最长、最沉的一次。第三天中午开饭,是让狗先喝的肉汤,他妈的,它全喝了。我们没喝上!下午的米饭一股馊臭的味道,以为是变质的,一指头戳下去,发现下面竟然是粪便。说到粪便,总是有缘分碰见,我们被要求用手反复拍打他们的大便,而且必须面带笑容,表现的非常高兴,否则就会被吊起,灌污水,还会在你的身上撒尿。第三天的晚上,我们每人给了一个馒头,然后被要求参加一场散打擂台赛,对手就是那些刽子手!结果自然不必说,就是去体面的挨打。

这样的日子,我过了三天,感觉没有出头的日子,神情恍恍惚惚,把这次反审讯训练信以为真了。我绝望了。

第四天早上,我们被蒙上眼睛转移到了另外一个地方,等待我们的是干净的衣服和设施高档的浴室。我们被要求洗澡,然后换衣服,整理着装。随后被要求去吃饭,那顿饭确实是鲜美,但我吃不下,胃被打坏了!吃完饭,我们又被领进一间教室。教室正上方悬挂着一个红底白字的条幅:“祝贺你们顺利通过反审讯训练”。我们明白了,这是一次训练。接下来的两天,我们带着疲倦和全身的伤痛,坐在这间教室上课、休息,内容就是关于如何应对审讯、拷打。

反审讯训练结束了很久,那种痛苦和冤屈却在我的内心深处抹不去,有时候想起会就为此流泪! 因为自始自终都没有招供,我经受住了这样的考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4/3/23 21:17:37 被强守一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