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话说二驴被戴枷跪在衙门前示众之时,从远处的街巷中有一自称二驴娘子的女子拖着一童子奔将过来,看见二驴不由分说的就抱着二驴嚎淘大哭起来:“相公啊,我听说朝廷律法,贩白面几克就够上死罪,你这一下子就几百斤,我的亲亲相公,你叫我下半辈子怎么活呀?啊啊……小狗子,来,叫上一声爹。”

“叫我爹?这是……?”“这是你亲生的儿子啊,你离家一走就是五年多,孩子都快三岁了,还没见过爹呢,孩子,快叫爹啊!”

“!@##¥#%……&”二驴气极败坏,嘴里忙着叽里哇啦,一口气没接上来,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晕了过去。

就在此时,远处又有两个女子急冲冲的朝衙门方向杀将过来,边走边嘴里还在叫嚷:“哪个天杀不长眼睛的竟敢把俺们相公给告了,告诉那个龟孙子如果俺们相公有个三长两短,俺们就和他拼了。”

没等此二女杀到跟前,围在二驴旁边看热闹的众人以如鸟兽散般的开始逃跑,那架势就只恨爹妈少生两条腿般,还有好心者边逃边回头对还在抱着二驴嚎淘大哭二驴娘子的说道:“这位娘子赶快逃生吧,白面二驴家的狮子们杀来了。”二驴娘子闻言忙收起哭声奇怪的抬起泪眼瞧了过去。

此时二女已经杀到面前,二女看到有女人正抱着二驴,大怒,同时扑将上来,一个前面推一个后面拉,硬是把二驴娘子从二驴身旁弄了开去。

二驴娘子边激烈反抗边嚷道:“你们是谁呀?哪朝哪代不许娘子哭相公的?”

二女子齐声“呸”道:“哪来的臭婆娘,竟然来这里乱认相公,睁开眼睛好好看清楚,他可是俺们妖家姐妹的相公。”

此二女究竟为何人呢?此事还得慢慢道来。

原来自从白面二驴手上攒下几个铜钱后,为了感谢杨大善人的救命之恩,他就经常请杨大善人喝酒,这样一来二去两人自然就成了好朋友。可是各位应该知道杨大善人是本地有名的大户,他救白面二驴一是确实做善事,二是为了好名声,而他这样有钱有地位的人和二驴交朋友当然是有企图的。

杨大善人有一朋友(其实也是他的后台)在宫中敬事房任总管,人称海公公。此人7岁净身入宫,混到在宫中敬事房任总管也是不易,本来也就这样混混沌沌一辈子也就过去了。可是杨大善人为了讨好他,经常请他去怡红院这样花红酒绿的地方喝花酒,七弄八弄的把个太监也弄得起了凡心,于是杨大善人买了个宅子送给他,还帮他从怡红院弄了妖娆、妖艳两姐妹从良伺候他。

天晓得出了个奇迹,铁树开花拉,不知道断了哪根弦,海公公竟然把妖娆弄怀孕了,海公公看着妖娆每天越来越大的肚子又是高兴又是愁,高兴的是海家要有后了,愁的是这事要传到皇上老儿那里还不是个杀头的罪,于是他找来杨大善人一商量决定把妖家姐妹打包处理嫁人,条件要两样合适:1要外地人;2要能保住妖娆肚里海公公的种子。杨大善人一想白面二驴正合适,所以他才会和白面二驴交朋友。

那日,杨大善人把二驴喊到府里,酒过三旬,善人对二驴说:“二驴呀,你也老大不小了,我帮你介绍个亲吧,真的便宜你小子了,宫里海公公有两个干女儿,死都不肯分开,你看怎么样。“

俗话温饱思淫欲,二驴本来就不是什么好驴子,一听有此等美事,早就把家里的娘子忘得一干二净了,他恨不得给善人磕头了哪还有拒绝之理。

可是等他娶二妖回他的王爷庙后,他就叫苦不迭了,一是妖娆的大肚子让他知道他做了便宜老公,二是此二妖自认为有海公公和善人这样的大后台,从不把二驴放在眼里,对二驴是呼来喝去,跟街坊四邻也是成天恶斗不得安身。

街坊四邻也知道二妖的来历,倒是不敢和二妖对打,但是不敢和二妖对打不代表他们就怕他二驴子呀,其他的不说白面少买驴子的、谈论谈论妖娆的大肚子也是可以的,弄得二驴子烦呀,二驴走到哪里人家笑到哪里,害得二驴天天躲酒馆喝酒解愁,可是二妖可不管这些,只要驴子一不在她们马上去水区衙门发寻人启事,弄得驴子更难堪。

话回正题,就在三个女的乱打成一起的时候,二驴慢慢清醒过来,他一看旁边站着在哇哇哭的童子,和扭打在一起妖娆的大肚子,叹息一声道:“我二驴难道就是只有做便宜老公的命吗?”又一口气没接上来,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