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图    解放军为何爱练“银枪刺喉”?

摘自《市场信息报》2014年3月10日刊

军中“银枪刺喉热”,与80年代气功热有很大关系

日前有新闻报道,北京军区某部队叫停了包括“头开红砖、背断木棍、钢针穿玻璃、银枪刺喉”等科目在内的“硬气功”训练,转而“用战斗力标准审视训练内容”。

这无疑是一件好事,因为所谓“硬气功”,其实质,不过是江湖艺人混饭吃的把戏而已,并无任何实战价值——即便是对“气功”之说坚信不疑的钱学森,言及“硬气功”,也同样不以为然。钱氏认为:“硬气功讲的是徒手断石板,赤身抗刀斧,……大家在电视节目中看到很多人的表演,可叹观止。但我看这是一种精心设计的演出,也包括了一部分本来大家知道的力学原理,用得很巧妙罢了。”

兴起于70年代末,鼎盛于整个80年代的“气功热”,无疑是军队“硬气功热”的根源之一。如1986年,成都军区曾在乐山举办武术集训队,“参加集训的一百名侦察兵在海灯法师的指导下,学习了少林自然门硬气功、独臂功……”③1987年,武警上海指挥学校又邀请“我国著名武术大师海灯法师及其高徒……到该校检查指导学员的气功训练。”

人民日报曾多次刊文赞誉“中国古老的硬气功”

当年之“气功热”,非止于江湖之远,庙堂之高亦有积极回应。如1979年10月至12月,由“硬气功师”赵继书、邓培芝等人组成的中国武术技巧团,“随中央领导”出访卢森堡、意大利、比利时、法国、罗马尼亚等国25个城市,表演了“尖枪刺喉”、“卧刀碎石”等节目,《人民日报》刊文赞誉:

“我国古老的硬气功初次到国外访问演出就获得如此成功,可以预见,随着与各国文化交流的增加,硬气功也将为增进人民之间的友谊和相互了解作出更多的贡献。”⑤

值得一提的是,在欧洲表演“卧刀碎石”取得空前成功的赵继书,回国后却在一次汇报演出中,表演“腹卧钢叉”出了事故,“叉柄忽地一晃,锋利的钢叉刺进了赵的腹腔”。⑥但伤愈的赵继书,仍于1981年再度入选“中国硬气功表演团”,“随中央领导”出访英、法等国,表演“卧刀击石”。《人民日报》亦再度刊文赞誉。

军队高层对“硬气功”的推崇,与“银枪刺喉”传统的形成,也有密切关系。如“1984年12月成都指挥学校学员二队副政委刘政扬在北京军委扩大会议上表演‘抗打硬气功’,先后对准他砸碎两把椅子,打断三根扁担,紧接着他赤手将一根钢棍扭曲,受到国防部长张爱萍和总参谋长杨得志的热情赞扬。”⑧张爱萍还曾“请中国气功协会主席张震寰找人来为(两弹一星元勋)邓稼先治疗(直肠癌)”。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