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留下一个人和一盏灯

让黑夜躲在窗外

寒冷的尽头是一壶酒

温暖我唯一的梦

许多生命里走过的风雨

并非每个人都懂

就当我和你从不曾有过

如此短暂的相遇

化身没有爱也没有恨的海

洗净忧伤的尘埃

眼中的遗憾和心底的伤感

总有停泊的港湾

不是我能够负担


是女人,就都有过单纯无知的女孩子时代……

22岁那年,我一个人到异地上班。刚到单位那阵子,居然在单位掀起一股不大不小的波澜,这可能就是年轻女孩子的效应吧。但是,我不想在异地找男友,不想在这里定居。所以,几个月后,那些跃跃欲试的男孩子们便都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不再整天尾随着我了。在我倍感轻松的同时,却也遭受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报复。工作中,他们处处作梗,我连正常的工作都难以开展。因为我在单位住宿,所以,生活方面,我也倍感压力。最糟糕的一点,也是我最终看低他们的一点就是,我时常会遭到莫名的骚扰。在食堂排队打饭时,会有人悄悄地碰我,我却根本不知道是哪个。同志们一起出去旅游,在汽车上也会被袭击,不是碰这里就是动那里,也找不到人。总之,这种事情很多,让我痛恨无比。后来,有个男孩子代表那伙男孩找我谈判了,他说,你只要愿意嫁给他们之中的一个,就再也不会有些类事情发生了,而且,大家都会保护我。否则,他们会围追堵截,让我嫁不出去。我给他的回答是,我这辈子不嫁了!我从来不喜欢被人威胁,他触到我的软肋了。可想而知,从此我的工作生活中会有多少的艰难,但我一直隐忍不发。

就在我四面楚歌的时候,他们其中的一个男孩子江,给我带来一丝希望。江和别人不同,他从来不会欺负我,也不骚扰我,而且还处处帮助我。所以,在当时的单位,我也只有他这么一个异性朋友。一边是男孩们的进攻,一边是江的默默支持,而且,江一表人材,工作能力和人际交往能力都很好,就是家世比较差。说实话,我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一心只读圣贤书了,更没有受到过任何一个男人的关心。于是,我对江,不知不觉便有了一种依赖的感觉,而且逐渐地,这种依赖演变成了一种爱慕。其实,江对我又何尝没有这种感觉呢?我们心照不宣罢了。可是,一个假期过后,整个事情都变化了。因为,在这个假期里,我倍尝思念的感觉。一上班,我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看江。当天晚上,我便控制不住地向江表白我的爱慕之心。我问他有女朋友么,他说没有,还说他也一样喜欢我,只是感觉配不上我,不敢想罢了。就这样,我们达成一致,成为恋人。我向他表白之后,我就很快回到了自己的宿舍,感觉很难为情。

从此,我们便开始交往了。我是那种非常保守谨慎的人,即便是谈恋爱,也不会和对方走近,这可能是一种传统观念在作怪吧,先别说这样对不对。不管如何,我是度过了生命中第一次恋爱的甜蜜岁月。刚开始,我感觉一切正常,但慢慢地,我发现江非常神秘,时常神出鬼没,而且从不告诉我他去做什么。而且这时,单位那帮男孩们也不再攻击我了,倒是有几个男孩给我传过话来说江在外面早有女友。面对江的诡异行为,我也开始怀疑了。有一个雷雨的天气,已经晚上十点多了,江还没回到单位来。同事们都去睡觉了,我一个人,默默地等在江的办公室门口,都不知道多长时间了,反正时间很难熬,我也很纠心。快十二点的时候,江终于回来了,还打着一把美丽的花伞,一看就是女孩子用的。当他看到楼道里的我时,他惊呆了。我呢,居然闻到他身上有一股女人的香水味,我就明白一切了。江打开他的办公室门,我随他进去了。我问他,是不是和女友约会了,他知道再无隐瞒之可能,坦然承认了。我问他为什么骗我,还问他到底对打什么主意。江说了,他和女友相处一年了,而且已经有了关系,他们已经不可能分开了,因为已经定婚。但他对我也是一见钟情,所以,他是想让我做他的情人的。一听这话,我差点气晕过去。我随手拿起手边的一样东西,狠狠摔在地上。我长那么大,还没发过那么大的火,于是,我对他破口大骂。原来那个谦谦君子,真是一个无耻的小人呵!骂完后,我就和他分手了,然后跑回到我自己的宿舍。

我以为这事情就结束了,可是江从此却整天阴魂不散地跟着我,对我诉尽相思之情。这是我第一次谈恋爱,根本不知其所以然。慢慢地,我被江灌了迷魂汤了,那颗心又好像有点动摇了。有一天晚上,一个雷雨天气,江打电话叫我到他宿舍去。我本来不想去的,因为已经十点多了,单位的人差不多都睡了。但那时就是没有理智,居然去了他的宿舍里。他坐在椅子上,我只好坐他床边上。聊了一阵子,我感觉浑身发冷,出来的时候忘记加衣服了。这时,江就坐到了我的身边,他抱住了我,我不知是吃了什么药,居然没有反抗。他在我耳边说了一堆甜言蜜语,我被迷得晕乎乎的,心跳得很快,同时有一种燥热袭过全身,很难受。这时,我感觉江抱得我更加用力了,而且试图慢慢把我放倒在床上。外面一阵霹雳,轰轰的雷声唤醒了我的理智。就在我即便将被放倒在床上的瞬间,我猛地推开了江,他可能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了,只是愣愣地看着我。然后,他也忽然清醒了过来,猛地跳过来想要强行按倒我。此时,我突然从他的枕头下面抽出一把水果刀来,放在胸前,我问江,是不是想让我去死。江看着我,不敢动了。这刀子是怎么回事呢?我结婚前,习惯性随身带刀的,这是我刚才趁江不注意时放到他枕头下面的。我们相持了十几分钟后,江放弃了,我夺门而出。从此,我再也没有理会过江,他在我眼里,什么也不是了,所有美好的感觉都消失了。我不会羡慕他的女友,只会为她感到悲哀!

几年后,江提拔了,他又试着问我,想让我做他的情人,我一口回绝了。他也配!他即便配,我也没那个爱好。别说做情人,就是他愿意娶我,我还不想嫁他呢!

铁友们,你们说说,那时的我,是不是太傻了呵!

本文内容于 2014/3/23 14:31:08 被张盈殊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