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联飞机乘客家属:希望是劫机 起码他们还活着 – 铁血网

失联飞机乘客家属:希望是劫机 起码他们还活着


失联飞机乘客家属:希望是劫机 起码他们还活着

奥马尔在马航MH370失联事件中失去了和儿子的联系,他每天徘徊在酒店,为儿子祈祷。

“你看过我儿子的照片吗?”60岁的奥马尔(Selamat Bin Omar)突然发问。那时我们已经谈了一个钟头,他回答所有提问后,已彬彬有礼地起身告别。但20分钟以后,他再度折返。

这个消瘦的老人从裤兜里摸出几张用塑料纸包好的照片,摆在桌子上,一张张摊开,照片上的年轻人,或在驾驶舱中微笑,或在飞机旁留影,戴了一副墨镜。他是一名飞机修理师。

MH370失联消息传到彭亨州(Pahang)时,奥马尔正在吃早餐。儿媳艾米(Erny Khairul)打电话告诉了他这个消息。奥马尔匆匆赶到吉隆坡,后来被当地政府安置住在马来西亚的新行政首都太子城(Putrajaya)的Everly酒店,一直到客机失联后第14天。

Everly酒店主要安置马来西亚和中国以外其他国家的乘客家属。他们经常活动的公共区域,在酒店一楼,有标识牌写着“媒体不能进入”。

好几天,奥马尔都穿着他那件浅黄色的T恤,在大堂的公共空间里慢慢溜达。他说他其实没有更多地方可以去。和大多数他这个年纪的当地人一样,他不太会英语,习惯讲马来语。他的神情疲倦,但是镇定。“我相信我的儿子卡鲁尔还活着,他会回来的。”奥马尔不断地重复这句话。

奥马尔的儿子卡鲁尔(MOHD KHAIRUL AMRL BIN SELAMAT) 是MH370后来公布的名单中的“第40号”乘客。在奥马尔的眼中,1985年出生的儿子卡鲁尔一直是他的骄傲。卡鲁尔性格开朗、喜欢运动,“而且他跟每个种族都很友好。”奥马尔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卡鲁尔排行第三。

2008年,卡鲁尔结婚了,后来,他有了女儿。不久前,卡鲁尔一家三口搬进了位于首都吉隆坡西部的雪兰莪州(Selangor)莎阿南区(Shah Alam)的一处住宅,“为了买这个房子,他还从银行贷了款。”卡鲁尔说,直到现在他也没去过儿子的新家。

奥马尔做了20年的伐木工人,他几乎一辈子都呆在马来西亚东海岸的彭亨州,那个森林密布的地方。

3月6日晚上8点多,卡鲁尔给父亲奥马尔打了一个电话,告知自己要去北京,让父亲保重身体。那是迄今父子俩的最后一通电话。

奥马尔后来回想起来,卡鲁尔的这趟北京之行跟他以前的出国没有什么区别,也没有任何征兆可言,卡鲁尔在马来西亚上班的办公室位于Subang,这家公司在北京也有分公司,在之前,“卡鲁尔也去过很多次北京了”。一般是去北京维修jet plane(喷气式飞机)。

在此之前,父子俩已经一个月没见过面了。卡鲁尔回家其实没什么时间规律可言,总之,“他有时间就会回来看看,并且和我们一起去祈祷室做祷告”。奥马尔说。

几天前,路透社拍摄下了一张照片:卡鲁尔的妻子艾米亲吻着怀里15个月大的女儿的脸颊,孩子则一脸茫然地看向远方。这让这对母女得到了许多关注。而现在,艾米已经抱着女儿回到了她们位于莎阿南区的家里休养。

也有记者拍下了奥马尔的照片,这些以他头像为封面的报纸就放在酒店大堂,大大的标题写着“MH370”。但是这个下午,奥马尔弄丢了他的老花眼镜,他着急找他的眼镜,目不斜视地穿过那些有着花花绿绿标题的报纸。

奥马尔住在这个酒店,迄今14天,他和其他家属一起等待着那些不确定的消息与传闻。他戴着那副用绳子绑着的老花眼镜,仔细地比对各种新闻。一周前,这个国家的总理在发布会上说过,有发生劫机的可能性。

奥马尔希望失联是因为劫机,“如果是劫机,起码他们还活着”。推理到飞机失联的其他可能性上,他像专业技术人员一样说,“如果飞机坠入海洋或陆地,一定能找到残骸;如果还是找不到残骸,那就说明飞机上的人还有活着的希望。”

奥马尔的心情随同媒体上的消息而起落,像一锅油,被烧热,然后冷却,周而复始。两天前,澳洲传来了发现疑似飞机残骸的消息,他只是说,如果真确实坠机地点,会马上动身前往。

最难熬的是前三天。在3月11日,他爆发了。在马航召开的一个家属通报会上,他公开发飙,责问那些在座的当地大小官员们,为什么要把信息拖延很久才告诉家属?然后,他被“请”了出去。

“是的,我那时的情绪是有些失控了。因为我希望知道最新的一手的消息。”奥马尔说。

他并不是不通情理,事件发生第一周,警察总局与马航之间信息矛盾,“因为它们其实是两个不同的部门,表达不一样,可以理解。”奥马尔说。

对于MH370航班机长Zaharie与副机长Fariq,奥马尔的心态也有些矛盾,因为他们也同样失踪了。他也不愿向媒体分析谁更有“嫌疑”。

而奥马尔获取消息的渠道是电视、报纸新闻以及马航工作组官员的通报。3月20日晚上9点,马航还在家属安置的酒店召开了一个解说会,但在奥马尔看来,那场解说会,“也并没有什么新的进展”。

奥马尔说,他最需要的不是那些沸沸扬扬的传闻,而是经过核实的消息,“那些虚假消息,我不想知道。我只想他们快点找到飞机”。在信息渠道方面,他认为自己与在吉隆坡的中国家属没什么区别。

奥马尔的老伴一直呆在酒店的房间里,不愿见客,“到现在,她还会经常哭”。奥马尔说,而他已经开始很平静地叙述这些事情,他说他心里也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我想对那些中国家属说,你们的心情一定跟我一样饱受煎熬。但是,你们要像我一样有耐心地等待和祈祷,你们要相信你们各自的信仰。这是一场意外,我们把结局交给真主决定吧。”奥马尔说。

祈祷在马来西亚非常普遍。3月20日晚间,当地高阶警官对失联MH370航班事件的祈祷会在低调举行,马来西亚警察总长Tan Sri Khalid Abu Bakar也参加了这个祈祷会,外界最为关心围绕机组人员的调查取证,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等到他时,他说:“所有的信息都汇总到了Sama Sama酒店新闻中心里。”

当天早些时候,一些家属到新闻中心拉起横幅。这些天来,当地官方公布的核心信息少之又少。奥马尔说,他所能做的唯一的事情,就是等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