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婴儿岛24小时:记者目睹8个婴孩被弃养


广州婴儿岛24小时:记者目睹8个婴孩被弃养

2月26日晚上到28日清晨,广州“婴儿安全岛”夜间开放的两个12小时,记者候访目睹了8场离别,目送了8个婴孩被遗弃。48天之后的3月16日,广州“婴儿安全岛”暂停。图为2月26日晚7点20分,两个女人在福利院铁门外已经泣不成声。其中一个抱着自己的孩子。她说,孩子是唐氏综合症。几名保安例行公事在一旁劝告,但当她听到人群中有人说,“放进去马上走就行了。”她一下子便站起来,一边哭泣着抱着孩子步步走向了婴儿岛。石榴/摄

广州婴儿岛24小时:记者目睹8个婴孩被弃养

2月26日晚7点50分,一辆外地车在福利院门口掉头停下,随后下来了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女人怀里抱着一个白血病婴儿。送孩子来的是亲戚,父母根本不忍心走下车来看孩子最后一眼。两个男人跟保安介绍着孩子的病情,而女人抱着孩子,面朝婴儿到一言不发。大大的一安静,红色的襁褓中,安分得让人心疼。

广州婴儿岛24小时:记者目睹8个婴孩被弃养

2月26日晚8点左右,一位身高不足1.6米的小个子男人,他头发蓬乱,一袭黑衣黑裤,只有怀抱中一床黄色毛巾被格外醒目。从毛巾被里钻出了一个小脑袋,塌陷的脸颊和无神的双眼,无法判断性别。男人步步走近福利院。来到福利院大门,他怯怯地问聚在那里的街坊:“真的给进去吗?”男人被保安拦了下来。保安说:“这个小孩有多大,不够两岁?不可能!超龄的小孩不能放在这里。”男人坚持了几分钟,最后承认孩子“四岁多一点”,接着不停哭诉,但语言含糊,没人听得懂。“你这里不要就没人要了,医生说治不好了。”男人坐在树荫下,把脸埋在毛巾被里,孩子又“格格”笑起来,踢出毛巾被的腿瘦得皮包骨。相持十多分钟后,他猛地站起来,抱着孩子走出大门。离开福利院,他像怕光一样,又钻入来时的那一行树荫。他起初自己从广西专程赶来送来自,而随后才得知,他来自粤北的一个县城。

广州婴儿岛24小时:记者目睹8个婴孩被弃养

26日,两个男人跟保安介绍着孩子的病情,而女人抱着孩子,面朝婴儿到一言不发。大大的一安静,红色的襁褓中,安分得让人心疼。

广州婴儿岛24小时:记者目睹8个婴孩被弃养

26日,女人抱着孩子,终于还是迈进了安全岛。

广州婴儿岛24小时:记者目睹8个婴孩被弃养

26日,在婴儿被放入安全岛之后,保安守在门口,直到医护人员前来接孩子。

广州婴儿岛24小时:记者目睹8个婴孩被弃养

26日,在婴儿被放入安全岛之后,保安守在门口,直到医护人员前来接孩子。

广州婴儿岛24小时:记者目睹8个婴孩被弃养

2月27日晚11点06分,这是最后的道别,这是随后的一眼。不舍有两种,一种的决绝的离开,一种是流连忘返。父亲哭泣着捂住脸,不忍再多看一眼,而母亲,扶着铁门,频频的探头。两人离开时,母亲在安全岛门口,扶着大树呕吐起来。

广州婴儿岛24小时:记者目睹8个婴孩被弃养

27日,女人抱着孩子,终于还是迈进了安全岛。

广州婴儿岛24小时:记者目睹8个婴孩被弃养

27日,母亲放下孩子之后,在安全岛里泣不成声。

广州婴儿岛24小时:记者目睹8个婴孩被弃养

27日,夜幕之下,福利院大门口仅有的一盏灯通宵亮着。将孩子放在婴儿岛之后,家长相互搀扶着离开,脚步沉重。

广州婴儿岛24小时:记者目睹8个婴孩被弃养

27日,一直都显得镇定和坚决的男人,在离开的路上越走越远,面对路口繁华的街市,背对放下孩子的安全岛,男人终于忍不住哭出声了。随后,两人消失在路的尽头。

广州婴儿岛24小时:记者目睹8个婴孩被弃养

2月28日凌晨2点46分,男孩的妈妈跪倒在工作人员脚下,发出嚎啕哭声,喊出“我比谁都痛苦”后,晕倒在地。此时,男孩正兴致高昂地去拉“婴儿安全岛”的铁门,妈妈想抓住孩子,但是男孩还是一下子就溜走了。她含辛茹苦把儿子拉扯大,在看到安全岛的报道之后,决定将孩子送来。

广州婴儿岛24小时:记者目睹8个婴孩被弃养

男孩试图打开安全岛的门,而母亲也正是想把他送来。患病孩子,对周围的一切都毫无感知,此时的母亲,长时间的跪倒在地上,一度晕倒。

广州婴儿岛24小时:记者目睹8个婴孩被弃养

婴儿岛门口的落叶已经数日无人打扫。路边有一只被丢弃的奶瓶。在寂静的夜里,冷暖灯光交织,就像上演的一幕幕悲情的离别。一边是婴儿岛,一边是婴儿岛以外的世界。这就是命运的分割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