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苏格兰女王—玛丽一世 Mary I of Scotland,Mary Stuart或Stewart,Mary, Queen of Scots (1542年12月8日—1587年2月8日)是苏格兰的统治者(在位时间1542年12月14日─1567年7月14日)以及法国王后(1559年7月10日至1560年12月5日)。她的一生充满了悲剧色彩,恐怕也因此成为苏格兰君主中最有名的一位。 苏格兰女王玛丽与她的表姑——英格兰女王玛丽一世,也就是“血腥玛丽”的生活时期和在位时期都大致相同,经常被人们混为一谈。 早年 玛丽一世1542年12月8日诞生在苏格兰西洛锡安地区的林利思哥宫,父亲是苏格兰国王詹姆斯五世,母亲是法国权臣吉斯公爵弗朗索瓦·德·洛林之妹玛丽·德·吉斯。 在国王罗伯特二世的统治期内确立了苏格兰王位继承规定:罗伯特的所有儿子男性系后裔中的男子(在议会法案中列出)才有资格继承王位,这是因为罗伯特第一次婚姻所生的孩子受到合法性的置疑。只有在父系灭绝的情况下王位才能传给女性和母系。所有其他的男性系多年前就已去世了,但是阿尔巴尼公爵约翰·斯图亚特(王室近亲,詹姆斯五世的堂伯)在几年前还活着并于1536年去世。如果他没有先于詹姆斯五世去世的话,玛丽并不一定会继承王位。在这种算是半符合萨利克继承法的情况下,玛丽继承了王位,因为罗伯特二世所有男性系后裔中的男子都已经先于她的父亲去世了。 她的父亲30岁的时候去世,死因可能是霍乱,尽管他同时代的人认为他的死亡应该归因于在Solway Moss战役中败于英格兰以及受到羞辱所导致的悲伤。在福克兰宫,她的父亲获知了她出生的消息,预言道:“魔鬼与之相伴。它随一个小姑娘而来,也会随一个小姑娘而去!”斯图亚特家族曾通过玛杰瑞(苏格兰国王罗伯特一世的女儿)坐上了苏格兰王位的宝座。詹姆士确信玛丽意味着斯图亚特家族在苏格兰统治的结束。其实,通过玛丽的儿子,他们在统一的英格兰和苏格兰的统治开始了。(玛丽在法国的时候采用了法语的拼法“Stuart",她的子孙们坚持了这种拼法。) 六天大的玛丽成了苏格兰的女王,王位的下一个继承人亚兰伯爵二世詹姆士·汉密尔顿,在1554年以前扮演着摄政王的角色。后来女王的母亲摄政,直到1560年去世。玛丽出生六个月之后,1543年7月,根据格林威治条约,她应该与英格兰的爱德华六世(他是英格兰的亨利八世的儿子)在1552年结婚,他们的继承人将继承英格兰王国和苏格兰王国的王位。两个月以后,玛丽和她的母亲(当初曾强烈反对他们的婚姻),躲进了为玛丽加冕而准备的斯特林城堡。 加冕礼 玛丽于1543年9月9日在斯特林城堡的王家小礼拜堂加冕为苏格兰女王。如此年幼就加冕为女王和独特的典礼,这场加冕一时在欧洲成为街谈巷议的焦点。 加冕那天,玛丽身着缩小了的厚重的王家礼服。她柔嫩的脖子上系着深红色天鹅绒斗篷,下摆为貂皮,带有长袖镶有宝石的绸缎长袍包裹着这个婴儿,她已经可以坐起但尚不能走路。林斯顿大人怀抱着她庄严地走进王家小礼拜堂。礼拜堂内,林斯顿爵士把玛丽带到圣坛前,轻柔地将她放在已经放置好了的王位上。然后他起身扶住她,使她不会滚下。 不久,枢机David Beaton便宣读了加冕誓词。林斯顿大人代替玛丽回答。此后,枢机松开了她沉重的长袍,施以涂油礼,将圣油涂在她的背上,胸部和手掌上。在寒风下,玛丽开始哭泣。兰诺克斯伯爵授予并将节杖放在她的小手上。玛丽抓住了沉重的节杖。阿盖尔伯爵五世阿奇博尔德·坎贝尔觐献了国剑。主教将这把三英尺长的剑束在她的纤腰上。 然后,阿伦伯爵二世詹姆斯·汉密尔顿拿来王冠。Beaton枢机小心翼翼地把王冠戴在她头上的天鹅绒饰环上。枢机固定了王冠,林斯顿大人将她扶正,兰诺克斯和阿伦伯爵亲吻她的面颊以示忠诚,随后其他的高级教士和贵族跪地,以手触冠,宣誓效忠。 粗暴求婚 玛丽女王登基不久,《格林威治条约》便分崩离析。与苏格兰人联姻的婚约并没有能够持续下去,尤其是亨利八世的猜忌心理,他试图改变协议以便在婚姻开始前占有玛丽。他甚至还想破坏苏格兰与法国的传统联盟。因为害怕人民起义,苏格兰议会在这年年末解除了这项条约。 但是这并不能使亨利八世满意。他开始谋划“粗暴求婚”计划,即强迫玛丽嫁给他的儿子。这其中还包含一系列对苏格兰领土的袭击以及其他行动。这一计划一直持续到1551年6月,耗资超过50万镑,许多人为此失去了生命。1544年5月,英格兰的赫特福德伯爵(即后来爱德华六世时的萨姆塞特公爵)打到了福斯湾,并期盼能攻占爱丁堡俘获还是婴孩的女王,但是玛丽·德·吉斯将女王隐藏在斯特灵城堡的密室中。在这关键时刻,仍然信守亲密同盟的法国人帮助了苏格兰人。 1547年9月10日,又被称为“黑色星期六”,苏格兰人在平其克鲁之战中遭到惨败。玛丽·德·吉斯因为害怕女儿受到伤害,暂时将她送到因其摩霍姆修道院,并转而向法国大使马歇德沃依色尔寻求帮助。法国的新国王,亨利二世,此时正打算透过苏格兰年幼的女王与自己刚出生儿子,王太子弗朗索瓦的联姻来统一法国与苏格兰。这在玛丽看来是解决其麻烦的唯一明智方法。1548年2月,当玛丽·德·吉斯听到英格兰军队撤军消息后,她将女儿转移到达蒙波特城堡。英格兰的撤军再次只留下一地瓦砾,他们强占了战略要地汉廷顿。到6月,盼望已久的法军才姗姗而来,7月7日,与法国的婚约在距离汉廷顿不远的修道院内签署。玛丽将被送往法国,亨利二世将负责培养教育她。1548年8月7日,亨利二世派出的法国舰队从达蒙波特驶回法国,五岁的苏格兰女王在船上。 法兰西岁月 (根据那时人的记录)活泼,可爱,聪明的玛丽有个前途似锦的童年。因为有婚约在身,她于1548年五岁的时候被送到法国。在法国宫廷里度过了十年的童年时光。她身边有自己的小朝廷,是由两个大臣,两个有一半血缘的兄弟,和“四玛丽”(即四个和她相同年纪都叫玛丽的女孩子,她们分别来自苏格兰四个显贵的家族:Beaton、Seaton、 Fleming 、林斯顿)组成。 在法国王宫里,玛丽是宠儿。她受到了法国所能提供的最好的教育,当她教育生涯结束时,她已掌握了法语、拉丁语、希腊语、西班牙语和意大利语,加上她原先的母语——苏格兰语。她学会了两种乐器的演奏方法并学习了散文,马术,训鹰术和缝纫。 1558年4月24日,她在巴黎圣母院嫁给了法国王太子弗朗索瓦。1559年7月10日,亨利二世病故后,她成为了法国王后;她丈夫成为了法兰西弗朗索瓦二世。按照常规继承法的规定,玛丽在其无嗣的表姑伊丽莎白一世之后,是英格兰王位的下一个继承人。但是,根据天主教,伊丽莎白是私生女,使玛丽成为真正的王位继承人。尽管反天主教嗣位法直到1701年才通过。亨利八世的意志使斯图亚特家族仍被排除在继承英国王位的行列里。玛丽的麻烦由于法国胡格诺派起义(称作1560年3月6日到17日的安波依斯阴谋)而增多,使得法国不能在苏格兰方面救援玛丽。继承问题由此产生。 1560年12月5日,弗朗索瓦二世去世。玛丽的婆婆,凯瑟琳·德·美第奇开始在弗朗索瓦二世的弟弟查理九世执政时期摄政。1560年7月6日,玛丽的代表签署了爱丁堡条约,在其母玛丽·德·吉斯逝世后,按条约法国从苏格兰撤军,并承认伊丽莎白女王在英格兰的统治权。仍居法国的十八岁的玛丽拒绝批准这个条约。 重返苏格兰 此后不久,这位年轻的寡妇就回到了苏格兰,于1561年8月19日回到了利斯。她才仅仅十八岁,尽管她很有天赋,但她的成长背景没有给她判断力以应付当时苏格兰危险复杂政治局面。宗教使得人民之间矛盾重重,玛丽的私生兄弟,第一代默瑞伯爵詹姆士·斯图亚特,是新教派系的首领。玛丽,作为一个虔诚的罗马天主教徒,却遭到了许多臣民和她父亲表妹英格兰女王伊丽莎白一世以及新教邻国君主的猜疑。新教改革者约翰·诺克斯就公然鼓动他人反对玛丽,指责玛丽听弥撒,跳舞,穿着太精细和其他东西,亦真亦幻。 但是,使天主教派失望的是,玛丽并没有急于从事天主教的事业。她容忍了新建立的基督新教优势,保留了她的私生兄弟詹姆士·斯图亚特首席顾问的职位。通过这个事件,玛丽可能意识到在和新教徒贵族的对抗中,她缺乏有效的军事力量。但是,通过与詹姆士联合,在1562年打击苏格兰的天主教代表要员亨特利大人,她有效地收窄了她的选择。 直到1561年,玛丽思考再三决定邀请伊丽莎白访问苏格兰。然而伊丽莎白仍对血统一事耿耿于怀。玛丽于是派遣了雷森顿的威廉马特兰德作为驻英格兰宫廷的大使提交了将玛丽作为可能的英格兰储君的议案。伊丽莎白的回应可以归纳如下:“以我王位的称谓和我所处的时代为名,她将不可能获得储君的地位。”然而,在玛丽写给盖斯公爵的信中,却记载了马特兰德告诉她的一些其他事情,包括伊丽莎白支持她的声明:“在我眼中没有比玛丽更好适合这个职位的人,我本人就很青睐她。在这件事情中,伊丽莎白就刻意留心了议会的作用。 1561年12月,玛丽与伊丽莎白的会见已经进入日程表,这次的回见地点定在了英格兰,但伊丽莎白改变了主意。回见地点被定在了八、九月间在约克,或者“其他类似城市”。七月,由于法国内战,伊丽莎白派遣亨利辛迪爵士改变了回见地点。1563年,为了平衡与玛丽的关系,伊丽莎白试图劝说玛丽嫁给罗伯特达德利,莱切斯特伯爵一世,是亨利辛迪爵士的姻亲。他深得伊丽莎白女王信任并且认为她可以借此控制玛丽。达德利是个新教徒,对伊丽莎白而言,这次联姻能达到一石二鸟的效果。她派遣了一个特使告知玛丽,如果她嫁给伊丽莎白指定的一个人(在那时还是匿名的),伊丽莎白将“开始调查玛丽是否具有权利获得王室称谓而成为伊丽莎白的表外甥女进而成为王位继承人。”这个计划遭到了玛丽的拒绝。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