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地缘政治形式与未来发展透析

今日,伴随乌克兰乱局的发展,对于俄罗斯的讨论也逐渐增多。大部分对于俄兼并克里米亚持赞成态度,但也有部分人提出,从历史角度看,俄罗斯一旦强大,对中国的威胁太直接,因而反对俄罗斯兼并克里米亚。以上两种意见都有可取之处,但是,如何正确的看待这一事件,需要从地缘的角度详细分析。

今日之俄罗斯早已没有了当年前苏联的超级实力,经济虽然在普京掌权之后有了明显的发展,但依旧不足以支撑其大规模对外扩张。可是,为何俄罗斯敢于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国际舞台上挑战西方政治集团?这要归功于前苏联为其留下的丰富的军事遗产,先进的军事装备与完备的指挥、训练体系造就了俄罗斯世界一流的军事力量,即使经济实力在世界上不过是二流国家但依旧可以如一流大国一样行事。许多分析家在分析俄罗斯地缘政治的时候,大都笼统的认为其地缘政治形势非常差,在欧洲主要国家在不停的挤压其战略生存空间,国内经济发展不足,整体上比较孤立。然而,这些分析家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将地缘政治中的各种因素孤立来看,没有真正的从一个整体来分析。

如前所述,俄罗斯虽然已经没有了前苏联的超级实力,但依旧拥有强大的军事力量,在国际政治中,虽然经济、文化等因素所占比重日益增大,但不能否认的是,军事还是决定一国在世界上话语权的基础,而俄罗斯这一基础的底盘非常扎实。自前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西部边境分裂出若干小国,战略前沿从比萨亚比拉向后撤退了数百公里,美欧一直以来推行的战略便是不断向东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生存空间,仅仅认为将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以及前社会主义国家拉入欧盟并促成其国内建立起类似西方的政治体制便可以达到目的,但是有一点被忽略,那就是俄罗斯的主体部分被保留,换句话说保留了俄罗斯未来崛起的希望。前社会主义东欧国家经过剧变国力大伤,各种社会矛盾迸发,而且东欧本就小国林立实力并不强,再加上社会的急剧动荡,虽然近几年欧盟给这些国家注入资金进行了一些建设,但是由于国家之前损失严重再加上单纯依靠外部援助,内部各种政策失误,实际上直到今天,经济依旧低迷,国防建设更是提不上,完全是在使用美欧的二手武器或者干脆依靠美欧建立保护网,而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则更惨,国内往往经历多次动荡,解体后激进的社会改革迅速破坏了社会正常的政治经济发展和社会文化氛围,之后,由于美欧的暗中操作跳动起颜色革命,使得多国政治持续动荡,正常的建设完全停滞。其中唯一有能力与俄罗斯对抗的便是乌克兰,其继承了诸多前苏联军事遗产,原本可以制约俄罗斯在西部边界的前进,但美国草率在该国利用其经济发展困难和社会矛盾堆积之时连续挑动其国内政治斗争,结果也很明显,乌克兰彻底丧失了在东欧与俄罗斯叫板的资本。此次乌克兰变局,又一次给其重创,其摧毁的不仅仅是乌克兰行政系统,整个国家的权威性也遭到损害,这也是为什么克里米亚轻松地加入俄罗斯而乌克兰不敢采取任何措施的原因。

至此,可以看出,西方政治集团犯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错误,既完整的保留了自己的敌人还在其周边拆解出诸多没有任何抵抗力的小国,有些西方学者会将这称为缓冲地带,而美欧大规模在这些小国建立导弹防御系统并建立军事基地可见有努力防守的意思,而一旦真的爆发战争,这些地方会第一时间被毁灭打击,所有的防守都成为无用功,而在这些地区全部失守后,处于纵深地带的德国,法国,英国由于长期的经济衰退以及国内党派纷争造成的政治动荡,根本没有实力在短期内组织起有效地纵深防御,简单地说,在广大的西部边界根本没有国家可以抵挡俄军的铁骑除了使用核武器。

的确,在当前的世界上,经济因素不应该被忽视,有些人会认为一旦西方制裁,俄罗斯会非常被动,但除了如前所述,要是走到了撕破脸的地步,俄军可以挥师东进踏平西欧,更重要的是,当前欧洲没有全面经济制裁俄罗斯的资本,俄罗斯是欧洲资源重要的供应者,全面切断与俄罗斯的经济联系欧洲会直接受到损失,但这一损失是无法从美国那里得到补偿,不可否认的一点,虽然美欧之间有着较为良好的合作,但随着经济危机的蔓延,双方的猜疑开始激增,前不久爆出的棱镜门事件就体现出双方的不信任。在这种互不信任的条件下很难想象欧洲国家会冒着国内经济崩溃的风险加入美国提倡的全面制裁俄罗斯。

在亚洲,美国的战略失误又给了俄罗斯改善自身地缘政治的机会,美国明显的对中国的打压迫使中国不得不与俄罗斯合作以求得在国际上对抗美国,这对俄罗斯来说,不仅仅是多了一个可以依赖的盟友,更重要的是摆脱了两面备战的境况,其南部边界可以放心的交给中国,从而专注于欧洲争夺。

从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出,美国在叙利亚和乌克兰两场危机中都处于下风并不是偶然的,这是由地缘战略决定的,美国劳师远征,只能通过经济援助或政治压力来多相关国家进行影响,如果要在这里与俄罗斯进行军事对抗,美国需要考虑成本问题。这也从根本上否决了俄罗斯地缘政治形势很差的论调。

然而,正所谓事物都有正反两面,俄罗斯虽然当前与中国可以进行战略掩护,但是,事情都是变化的,中俄的合作重要诱因是美国的压迫,而美国因素一旦消失或者变得过弱,中俄是否还可以如此的互信就是个问号,在短时间内,大概十五到二十年,美国饮酒可以保持较强的影响力,俄罗斯的战略发展方向基本是可以预测的,但美国如今深陷体制危机,长时间不对落后的政治体制进行改革已经在国内造成了分离倾向,在未来四十年内,美国将会陷入社会动荡,一旦如此,中俄的矛盾必将浮出水面,而此次,中国在联合国关于乌克兰危机的投票是投了弃权票,没有和叙利亚危机一样投反对票,这小小的动作实际上展示了中国战略的选择,俄罗斯应当吞并克里米亚,这样有效遏制美国的干涉野心,但中国不支持俄吞并整个乌克兰,那样欧洲局势一定会一发不可收拾,中国已经开始为未来的多种可能作出准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