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害相权,谈谈俄在克里米亚的速战速决

两害相权,谈谈俄在克里米亚的速战速决

谁为谁狂

3月16日,乌克兰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以及塞瓦斯托波尔市举行全民公投,超过九成投票者支持加入俄罗斯联邦。17日,克里米亚宣布成为主权国家,并申请加入俄罗斯。18日,俄总统普京在莫斯科同克里米亚及塞瓦斯托波尔代表签署条约,允许克里米亚和塞瓦斯托波尔以联邦主体身份加入俄罗斯联邦。20日,俄罗斯国家杜马投票批准克里米亚入俄条约。这也就是说,仅仅五天的时间,原来是乌克兰的克里米亚与塞瓦斯托波尔成为了俄联邦的一部分,无论国际上承认与否,这两个地方都已经完全在俄罗斯的控制之下,乌克兰想再获得对这两个地方的控制权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

对于这戏剧性的变化,对于普京这种雷厉风行的处置方式,网友们表现出不同的看法,有人认为这是普京的巨大胜利,是俄罗斯崛起的一次证明,有人则认为这是一着败棋,普京的做法只有负面效果。

我的看法,对于俄罗斯来说,这是两害相权取其轻,是不得以而为之,首先这不是一个好的解决方案,其次这又是所有不好的方案当中最好一个,俄直接先把底线给守住,避免时间越来越长局面越来越糟糕导致更大损害。当亚努科维奇被街头运动推翻,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就很难找到一个不受损害的解决方案,普京选择了快刀斩乱麻的方式,当外界还在关注俄乌将在克里米亚问题上如何拉锯的时候,俄已经快速出手,把克里米亚这个困扰俄罗斯多年的问题变成了内政问题。这事体现了俄罗斯民族以强硬对抗外来压力的传统,同时也说明了在世界动荡的背景下,俄的相对影响力不是在加大而是在下降。为什么这样说呢?我们回顾这几年以来的俄罗斯大事,很有意思的事情,北京奥运会时俄格冲突,索契冬奥会这段是俄乌冲突,正是因为俄的相对实力下滑,才使得格鲁吉亚敢于依赖美国支持而无视俄的利益,这也是乌克兰现执政者在美欧的支持下敢于采取一些刺激俄罗斯的举动类似。

两次冲突的结果,俄看似都取得了局部的胜利,却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与邻国国家关系紧张,与美欧对峙加剧,导致周边形势越来越紧张,在国际留下了更多的隐患,俄未必愿意,但是美俄的这种对抗式交锋无疑成为了世界关注的焦点,整个2014年的世界外交格局都将因此发生变化。

我们回顾这几年的俄美关系,一路都在磕磕碰碰中进行,俄的反对派上街没有奈何到普京的地位,美俄在叙利亚问题上的旗帜鲜明的争斗,美俄在对方举办的大型会议上互相拆台,再到俄罗斯收留斯诺登,俄美之间的关系紧张程度压过了中美之间的博弈,这恐怕是很多人都未曾料到了,事实上这是国际秩序大调整状态下的一种必然,也是美俄之间存在结构性矛盾的表现。

对于一直醉心于世界警察地位的美国来说,他无法接受自己的地位被威胁或者取代,因此他的战略一直是如何有效的控制全球,在斯诺登泄密事件当中,我们看到了美国的最核心盟国分布,分别是亚欧大陆西侧的英国,亚欧大陆南侧的澳大利亚与新西兰,亚欧大陆东侧的加拿大,再加上美加本身也是北极国家,也就是整个亚欧大陆都在美国及其核心盟友的包围与监控之下,而这其中,东西两端能对美国地位造成直接挑战的中俄自然成为美国围堵的重点,美国高喊重返东亚的口号,其实也从未放弃在欧洲对俄的围堵,北约不断东扩,俄的传统影响力范围不断缩减,反导系统不断向俄方向推进,美国在中亚积极进行布署的目的不只针对中国,也包括针对俄罗斯。

美俄之间的对抗,从份量上来说未必及上中美博弈,但是从表现形式的激烈程度上来说却超过中美博弈,这既是美俄之间缺乏中美之间那种较多利益交集的结果,也是中俄两个国家面对外来压力其处置智慧不同的结果。中国的反击力度弱于真实的国家实力,而俄罗斯的反击则强于真实的国家实力,虽然看起来俄对美的反击更振奋民心,但是,这却不是一种持久的方式,缺乏更多的发挥空间。

中国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中国把目标定得更高远,我们没有过于计较当前得失而是把目标定位于如何全面超越美国,我们相信属于我们的东西迟早可以拿回来,目前我们继续增强实力重于展开收回旧土的行动。对于俄罗斯的强人普京来说,俄与中美两强相比,相对实力是在不断下降的,如果现在不做一些强力反击,有些东西在未来可能永远失去。比如克里米亚,如果任由乌克兰局势肆意发展,它必然会成为一个美欧秩序内的国家,等到那时俄再想解决克里米亚问题,那就为时已晚,所以,长痛不如短痛,先把自己的底线守住,然后再进一步考虑如何争夺乌克兰东部的影响力与控制力。

至于我为什么说普京并非是克里米亚入俄的赢家,原因很简单,俄罗斯付出极大的代价,得到的却只是原来资源的一部分,虽然俄从此可以控制克里米亚,但是却失去了对于整个乌克兰的话语权,有这样一个问题放在俄乌之间,乌的亲西方化必然是会加速,俄的举动也会让周边多个与俄仍有类似争议的国家警惕性大增,俄在欧洲一方的压力只会更大,也就是说,普京在克里米亚看似赢了一步,对于整个大局来说却更像一个输招,这一步对于提高普京本人的政治威望有帮助,也对迎合俄罗斯国内民意有帮助,但是其负面效果却是极大的,民粹政治下的支持要转变成反对其实用不了太久的时间,当民众把焦点转移到国内经济与个人生计上时,其态度就发生很大的转变。我曾有过判断,重新当选总统的普京可能无法顺利完成两个六年的任期,原因很简单,这是一个仍需要政治强人同时又不适合政治强人一直存在的时代。普京要面对的最大挑战其实不是处理好与中美欧的关系,而是如何在俄国内如何进行有效的制度建设与经济升级。

俄的幸运之处是有一个普京,其不幸之处在于只有一个普京。我说这句话,其实想传递这样一个观点给大家,对于一个大国来说,当经历了初始阶段的震荡之后,如何建立起一套行之有效的制度,是比出现一个政治强人更大的挑战。为什么俄罗斯在与美国的国家竞争中不断失利?为什么俄能提供大量的能源与经济支持,而其周边的这些国家却不断投向西方的怀抱?原因很简单,俄缺乏核心竞争力,缺乏能真正吸引这些国家的东西。俄如果不能建立起一套制度让后普京时代也可以有效的维护国家的稳定与发展,乌克兰上演的这一幕就未必不会在俄境内上演,我想,这也是俄乌风波对中国的启示,所幸,中国已经不是一个政治强人治理模式下的国家,集体领导制与领导任期制一起,其实是中国过去几十年最大的政治成果。(谁为谁狂于2014年3月21日)


本文内容于 2014/3/22 19:11:38 被小编a33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