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b]从少尉到上将,谈国民党大员陈诚的发迹史(二)

[/b]

抗战爆发时,陈诚正在庐山举办军官训练团。因战事日紧,训练团于1937年8月中旬提前结束。陈诚被派往淞沪战场,任第3战区前敌总指挥兼第15集团军总司令,后又任第3战区左翼作战军总司令。陈诚率部顽强抗击日军,付出重大代价,同时也重创日军。至转移阵地时,他自己直接指挥的军队殿后,掩护撤退,致使伤亡更重于其他部队。

在武汉会战期间,陈诚先后被任命为武汉卫戍总司令、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长、第9战区司令长官兼湖北省主席。在政治部中,与担任副部长的共产党人周恩来和以无党派民主人士身份出现的第3厅厅长郭沫若之间,由于各自奉行不同的路线和方针,关系微妙而复杂,曾发生过不少分歧和矛盾,但总的说来,还是维持了与中国共产党人合作共事的局面。

1938年7月,他出任三青团中央团部书记长,而三青团团长则由蒋介石亲任。l0月10日,陈诚指挥所部将被包围于万家岭的日军大部歼灭,使其“陈尸满谷,弃械遍野,仅数百人向西北豕突,情状至为狼狈”。陈诚所部,经数月奋战,已疲惫不堪。11月14日,蒋介石下令自武汉撤退,25日武汉失陷。

武汉失陷后,陈诚于12月初赴重庆,专任政治部长,其第9战区司令长官与湖北省主席职,则分别交由薛岳、严重代理。但是,每遇重大战役,蒋介石常派陈诚返回前线,指挥战事,如南昌、长沙之战等。1939年5月,陈诚升陆军二级上将;10月,兼任新设立之第6战区司令长官。12月,他又奉派参与粤北战役的指挥。陈诚发现粤北部队尽使用于第一线,手中没有机动预备力量,实为一着险棋,遂秘密将第9战区之第54军经长沙运至祁阳待命,并控制一部列车备用。后果于日军大举北犯、粤北守军鱼待增援时,将第54军快速运抵,给了日军迎头痛击。陈诚在后来忆及这一情节时,还颇带欣赏的口吻说:“此乃粤北战事转败为胜之最大关键,而且含有一段神秘的意味在内。”也有些战役指挥,陈诚奉命于危难之间,战场条件太差,陈诚无回天之力,致未能凑效,如1940年初的桂南战役、6月的宜昌之战,陈诚均自请处分。

第6战区曾于1940年上半年短期撤销.。7月,重建第6战区。在此前后,陈诚辞去政治部长与三青团书记长职务,专任第6战区司令长官兼湖北省主席,驻节湖北恩施。他在恩施主政期间,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利用自己的权威与地位,推行了一套创利的战时经济政策,如实行“二五减租”,部分物品的平价供应和比较严厉的“三禁”(烟、赌、娼)政策等,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1941年10月初,指挥反攻宜昌作战,予敌重创,迫敌第13师团,连卫生、后勤人员都组织起来,参加战斗。但正待将宜昌完全占领时。敌大批后援部队到达,不得不奉命撤退,致功亏一赘。这一战役共歼敌3677名,毁敌机14架、舰船14艘、汽车107辆。

中国最高军事当局为了打通陆上与盟国的通道,编练新军,准备反攻,于1943年初,决定设立远征军司令长官部。2月11日,陈诚奉派为远征军司令长官,仍兼第6战区司令长官与湖北省主席,驻节云南楚雄之弥渡。在此期间,他策定了远征军作战部队整备计划。为了训练远征军的基层于部,并使其会使用美械装备,军事委员会举办了驻滇干部训练团,蒋介石亲任团长,龙云与陈诚任副团长,陈诚实际负责。与陈诚打交道较多的中国战区参谋长、美国驻华军事代表史迪威认为:陈诚是中国诸将领中的一位“最强有力和令人感兴趣的人”,“在蒋介石的儿子具备条件之前,他会被看成临时的继承人。陈诚于5月初,拟定了在中缅战场反攻作战的初步计划。

正值陈诚筹划远征军实施反攻之际,鄂西战局突呈紧张。驻湘鄂日军集中7个师团,约10万兵力,配以飞机百余架,自5月中旬起,大举西犯。陈诚奉命由云南飞返恩施,坐镇鄂西前线指挥。他诱敌于渔洋关至石牌要塞间,求歼敌军于大江之西;令嫡系部队第18军之第11师胡琏部拼死固守石牌。经半月激战,日军不堪疲惫,主动后撤。此役共歼日军25178人,毁敌机45架、汽车75辆、艇船122只。陈诚因指挥鄂西会战有功,于l0月9日,获国民政府授予的青天白日勋章。

鄂西会战结束后,陈诚迅返远征军司令部,并于10月再次拟定远征军反攻计划,其部署为以主力分别攻取腾冲、龙陵,进人八莫、九谷,然后进攻腊戍,与盟军会师曼德勒。陈诚本人因胃病复发,于11月底赴重庆休养,未及实践这一计划,远征军司令长官一职由卫立煌接替。后来卫立煌基本按照这一计划,实现了与英美盟军会师、打通国际通道的目标。

陈诚经半年休息,于1944年五六月间,先后作为机动力量,奉命参与豫西作战之指挥与整顿西北局势。7月6日,他受命接替蒋鼎文,担任第1战区司令长官兼冀察战区总司令,统辖9个集团军、23个军。11月,陈诚接替何应钦,任军政部长,何改任陆军总司令;1945年1月,陈诚又兼任后勤总司令,直至日本投降。

陈诚在抗战中,转战8年,悉心指挥,为打击日本侵略者、夺取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贡献。

抗战胜利后,陈诚主持军政部,开展部队复员与接收工作。1946年上半年,他根据“三人军事小组”达成的《关于军队整编及统编中共部队为国军之基本的方案》的精神,将陇海路沿线及西北的国民党军,整编为27个军、67个师;将长江流域及其以南的国民党军,整编为29个军,80个师;后因国民党挑动了全面内战,部队整编工作亦中断。

1946年5月,国民政府接受美国军事顾问团的建议,决定撤销军事委员会及其军令部、军政部、陆军总司令部,设立国防部。31日,正式发布命令,白崇禧任国防部长,陈诚任参谋总长兼海军总司令,这祥,陈诚便擎握了全国军事大权,可以直接秉承国民政府主席的命令,统率陆海空军。

从少尉排长到陆军二级上将、参谋总长,陈诚用了24年的时间。这24年,使陈诚从军官阶梯的最底层,爬到了顶峰。

陈诚被任命为参谋总长后,尚未正式宣誓就职,便遵照蒋介石的命令,通过郑州“绥靖”公署主任刘峙,指挥第5、第6两“绥靖”区的部队,约10个整编师30万人,于1946年6月26日,向中原解放区李先念部发起进攻,从而点燃了全面内战的战火。

当时,中原解放区连同地方部队,总共只有6万多人.,他们遵照中共中央“立即突围,愈快愈好”,“生存第一,胜利第一”的指示,于6月底,分北路,南路、东路三路突围,先后在六七月间,冲破国民党军的围堵。完成了战略转移。

紧接着在中原地区挑起战事后,陈诚又调动第1 “绥靖”区李默庵部、苏北“绥靖”军李延年部和第5军邱清泉部等,向苏中、苏北解放区,发动了大规模的进攻。他甚至扬言:“两星期解决苏北问题。”七八月间,苏中解放区部队在粟裕、谭震林的指挥下,打了个“七战七捷”,歼灭国民党军6—5个旅和5个交警大队,计5万多人;而国民党军只夺得了如皋、海安两座空城。

在华北,9月下旬,陈诚调动国民党军第11战区孙连仲部和第12战区傅作义部共22个师,分沿平绥线及其两侧地区,东西并进,攻击张家口。10月上旬,傅作义部利用解放军晋察冀部队判断的失误,乘其调动之机,先取张北,继于11日进占塞外重镇张家口。次日,陈诚于飞赴归绥(今呼和浩特市)途中,在张家口上空故作盘旋,以显示其“胜利”。他为这一“胜利”冲昏了头脑,信誓旦旦地预言:“我负责地说,国军占领之地,确有力量保障其安全。”“万一军事解决,三个月至五个月,一定完了。”

当人们在战火中迎来1947年的时候,陈诚跨入了人生的“天命之年”——50岁。

2月21日,陈诚晋升为陆军一级上将。可以说,在军衔上,他爬完了最后一个台阶。因为在此之上,便是特级上将,在全国全军,只有蒋介石一人可以享受这一殊荣。

可是,与陈诚晋升陆军一级上将只相隔一天,东战场便响起了丧钟。鲁南战场的李仙洲集团于2月23日,在莱芜、吐丝口间华东野战军的袋形阵地中,遭到毁灭性的打击,第73军、46军主力被解放军全歼,身为第2“绥靖”区副司令的李仙洲被俘,胶济路西段及其两侧城镇10多处获得解放。

西战场的战事进行得也不顺利。对于一共只有主力部队6个旅2. 7万人的中共延安地区,蒋介石、陈诚调动了34个旅23万人实施攻击.西北野战军于3月19日主动撤出延安后,在1个多月的时间里,先后在青化贬、羊马河、蟠龙三战中,使国民党军连失3旅,计1、4万多人。陈诚竟不惜捏造事实,夸大战绩,称:“共军用以保卫延安之兵力共3师13旅,配合民兵约共16万人”,“俘获万余人”。

紧接着,国民党军队的“王牌师”整编第74师又于5月15日被合围在孟良崮、芦山地区。两天后,号称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之一、全部美械装备的整编第74师被全歼,师长张灵甫、副师长蔡仁杰、第58旅旅长卢醒被击毙,3. 2万官兵被毙伤、俘虏。蒋介石哀叹,“这是我军剿匪以来最可痛心、最可惋惜的一件事”。

在全国各战场中,最令蒋介石、陈诚感到棘手的地方还是东北。1947年春季,东北民主联军即有“三下江南,四保临江”之壮举,使国民党军损失4万人,并且一直未能占领临江城。五、六月间,东北民主联军又发动夏季攻势,共歼灭国民党军4个师、连同非正规部队计8万余人,攻克城市36座。国民党军虽暂时保住了四平城,但被迫收缩于中长路四平南北段和北宁路沈阳、山海关段的狭长走廊地带。

陈诚在这年夏秋间,曾多次去东北活动。7月中旬,他抵沈阳后,于14日分别会见东北各省主席。各市市长及团长以上军官,并宣读蒋介石的命令,批准东北保安司令长官杜隶明短期离沈就医,其职务由副可令长官郑洞国代理。陈诚于15日到达刚刚经过激战的四平,代表蒋介石对驻军进行慰间,打气。16日到长春,传达蒋介石对长春军民“深致慰问之意”。8月6日,陈诚再飞沈阳。12日,奉派为东北各省市党部、团部统一组织委员会主任委员,全权处理东北党团一切事宜。在沈阳期间,陈诚曾与前来考察的美国特使魏德迈作长时间的单独交谈。他对魏德迈说:中国有句俗话,叫作“病入膏盲,不可救也”。拿我自己的病来讲,我患的是胃溃疡,只要下决心动一次大手术,就有治愈的希望。但如果我患了癌症,恐怕万能的上帝也救不了我。东北的情况,已不是整治几个将领可以好转的,老百姓积怨太深,也不是看到一些贪官污吏落入法网,便能消除所有积怨保持平衡的。

现在东北的军事力量太弱了,但我们的军队在各战场受牵制,一时不可能集中太多兵力投入东北战场。此外,一些美械装备的甲种师,枪械坏了便没有替换的,弹药消耗光了,便没有补充的,还怎么发挥他们武器的优势呢?我们的军队现在只能集中守几个大据点,没有进攻能力。守是不可能长久的,因为对方决不会等到你援军开来了再进攻。

如此,陈诚建议魏德迈能做两件事:一是说服蒋介石将关外让给共军;二是派空军尽快将东北的军队撤往关内。他认为,“这样我们还可以保存精锐守住关内,与共产党分疆而治。这大概是目前的唯一出路。

魏德迈回到南京真的向蒋介石提出了“撤出关外,防守关内”的建议,但是,这一建议最终未能为蒋所采纳。不仅如此,蒋介石还决定派陈诚去东北收拾日益恶化的局而。8月29日,陈诚奉派兼任国民政府主席东北行辕主任。

9月l日展8时50分,陈诚偕楚溪春等人,乘“追云”号飞机赴东北上任。国防部长自崇禧、次长秦德纯等到机场送行。楚溪春,毕业于保定军校第1期,曾任该校第8期队长,而陈诚乃保定军校8期生,故尊称楚为“老师”。楚因1946年顽而死守大同而出名,陈诚当即留楚在南京任中央军官训练团副教育长;此次北行赴任,亦邀其同行,以为左右手。

陈诚座机在沈阳机场降落后,受到原行辕主任熊式辉等行辕高级官员的欢迎,并检阅了仪仗队。陈诚与熊式辉素来不合。江西“围剿”时,陈诚损失3师之众后,身为江西省主席的熊式辉,因不满陈在赣独揽大权,向蒋建议,将陈部被歼师的番号,予以撤销。“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后,陈、熊同时奉蒋之命赴前线考察,但回来后,熊认为“不能打”。陈则认为应“扩大沪战事以奉制之气”并为蒋所采纳。熊式辉是个老谋深算的人。早在七八月间陈诚多次往返东北、广泛接触东北各界人士时,就看出了苗头,故连续7次向蒋介石递上辞呈。 2日上午10时,陈诚在东北行辕大礼堂正式就职。熊式辉向他的继任交出了大印。陈诚在作了简短的即席讲话后,又与熊式辉和全体参加仪式人员合影留念。

陈诚就任伊始,洋洋洒洒地发表了一篇《告东北军民书》,把“执行政府剿匪政策”作为行辕今后的首要任务;提出“去奢崇检,力挽颓风”的口号;要求东北军民“各就岗位,各尽职守,于艰难困苦之中,寻求自力更生之道”。他还在一次公开训话中严肃指出:在这里,官多于兵,兵多于枪,各部队长不是积极整训部队,努力作战,而是去怡于做生意、办学校、搞政治活动;地方政府搞什么保安团,尽是乌合之众,而办保安团的经费又列在预算第一位,贪污腐化成风,没有为党国效一点力,却尽干祸国殃民之辜。所以,如不杀几个,这种风气如何能扭转?不杀几个,民愤如何得平?

随着陈诚对东北各项军政工作的接手,他愈觉这里的一切工作均不上正轨。于是,上任半个月后,又于纪念“九一八”16周年时慷慨陈词,历数东北之种种弊端。他说:“各人不 对于部队的训练与士兵的生活,漠不关心,而去办理经济教育文化等事业,甚至兼商业……同时文职人员,身负一方政抬责任者,却往往喜弄兵权,扩充部队,而对于民众的组织、国民的生计、青年的教育,反少注意。此等不正常现象,不独是风气败坏的根本原因,同时也就是国家乱源之所在。故抗战胜利已两年,而军事政治尚未能悉趋正规。

陈诚心中虽十分明白,东北大局已无可挽回;但是既奉上命出主行辕,也只能将死马当作活马医,雷厉风行地采取了一些重大的举措。

首先,将叠床架屋的军政机构加以调整。东北原有保安司令长官部与东北行辕互相牵制。按说东北行辕系东北地区最高军政机构。有权统筹指挥区内所有军政事宜。但东北保安司令长官也是东北最高的军事长官,他名义上受行辕节制,可事实上只是保持了一种礼貌上的报备手续而已。陈诚果断地将东北保安司令长官部予以裁撤,一切对解放军作战的军事指挥均由东北行辕全权负责。原东北保安司令长官杜聿明因病已去北平,副司令长官郑洞国改任东北行辕副主任;行辕参谋长董英斌留任,秘书长由一长年跟随陈诚的朱怀冰担任;行辕与保安司令长官部的编余人员,一律编入东北训练团政工大队内。此外,将军事重镇沈阳的守备机构加以改变,撤销原沈阳警备司令部,改建沈阳防守司令部口原兼任警备司令赵家襄已调锦州,由新任东北行辕总参议楚溪春接任防守司令。好在楚为赵之岳父,原警备部内部人事变动不大。 其次,进行严厉整肃。陈诚宣称;“与其说向共匪拚命,不如先从自己拚命做起。于是,他又使用当年在湖北主政时期的铁腕,以举办“兵学研究会”为名,将暗设赌场的中将田湘藩逮捕归案;将不战而逃的本溪区保安司令李耀慈以“弃守领土”罪处以极刑;将利用职权勒索钱财的少将李修业加以拘捕,将收编军队、买空卖空的少将刘介辉递解出境。即使是防守四平“有功”,获授青天白日勋章的第71军军长陈明仁,也因被控第71军有抢粮行为,而被免去军长职务,调任总统府中将参军。惟其如此,辽宁省参议会议长马愚忱说:“熊式辉是内科大夫,开药治病;陈诚是外科大夫,对东北的恶性肿瘤开刀了。”

第三,扩充部队,增强实力。陈诚从其他战场调来第49军、53军,充实军力。第49军军长王铁汉,九一八事变时北大营的守将,第53军原军长为万福麟,现任军长周福成。该二军均为九一八事变前的东北军。同时,陈诚又把东北原有的9个保安区、11个保安支队以及交警总队等部队,扩编为新3军、新5军、新7军和新8军四个军;把骑兵支队扩编为3个旅的骑兵师;把青年军的第207师扩编为暂编第6军;以收编伪满军队组成的保安团为主力,扩编了暂编第55师、56师、57师、58师、115师,116师等部。陈诚的嫡系将领潘裕昆由第50师师长提升为新1军军长,龙天武由第14师师长提升为新3军军长。经过整顿、扩编、增调,陈诚手中共握有I4个军又1个骑兵师,计约46万人,对外号称50万大军。

第四,整顿经济秩序。东北战后接收工作,比之内地尤其混乱,许多军政人员,非法接收,并且不加处理,致使南京政府拨来的补贴管理费用,不能用于工厂复工,而被转移至别处。陈诚于9月19日召集银行及商会负责人开会,商订了避免资金内逃的办法;并将若干处理接收机构与生产机构加以合并改组,限期复工生产。陈诚还采用了一些新的经济政策与措施,以革除弊端。如:9月28日,下令将大豆管制政策改为输出许可制,大豆由商人自声收购运输,不加限制;豆油、豆饼可由商人自由输运关内。10月3日,下令废止《东北经济紧急措施方案》,取消对关内输出的贸易限制,使计划范围内的输出、输入均可自由进行。规定今后凡输入东北所急需物资者,可凭运单发票输出同等价值的五金器材。为稳定东北军心、民心,陈诚还呈准南京政府,以1000多亿元东流通券和2300亿元法币,从上海、天津等处购运粮食。

就巩固国民党政权对东北的统治而言,陈诚可谓尽职尽责,做了他所可以做的一切事情。但是,国民党政权在东北及全国各地的颓势,也绝非抓几个人、杀儿个人,或者颁布几项新的政策、法令所能挽回。

1948年元旦,伴随着东北解放军冬季攻势隆隆炮声的来临,迎来了被陈诚认为是其一生中极为黯淡的日子。解放军的攻势来得太快、太频繁。秋季攻势刚过,冬季攻势又开始了。

为了稳住军心、民心、陈诚不得不故作镇静,虚张声势。他告诉东北军民:东北已度过最困难时期,如果国军能纠正行动迟滞笨重的弱点,并注意爱惜武器弹药,注意陆空联络,服从命令,则全盘局势将由被动转为主动。他还宜称,国民党军即将由铁岭、沈阳、新民三路出兵,对东北解放区进行“扫荡”。

新民、沈阳、铁岭是一个三角地带。它像一把扇子向着西北方向展开。扇子的顶点是沈阳,两端是新民和铁岭,那结了冰的宽阔的辽河,犹如一道弧形的银边。陈诚面对东北解放军的冬季攻势,集中了15个师的兵力,在这个扇形阵地上,准备从近100公里的正面,分三路向彭武、法库方向推进。其部署为:新3军、新6军主力为右翼,由沈阳、铁岭一线向西推进;新5军为左翼,由新民向北推进;第71军、新1军主力居中,由沈阳向西北推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