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战略经济对话结束 印度对中国高铁技术说“不”

印度教徒报网站3月19日报道题为《印度对中国高铁说不》的文章,称18日举行的中印战略经济对话中,中国失望而归,因为印度在研究建设高速铁路的可能性,报道称这一决定对设法打入印度市场的中国是一次打击。

中印战略经济对话结束            印度对中国高铁技术说“不”

本月18日,在北京举行了中印战略经济对话

以下为印媒文章:

印度表示,在研究建设首条高速铁路的可能性方面,不准备寻求中国的帮助,这对积极设法打入印度市场的中国铁路总公司是一次打击。

两国周二(18日)在北京举行第三次战略经济对话,与上一轮战略经济对话不同,这回商定的备忘录一个字也没有提到高速铁路发展。中国一直力推将高速铁路列为战略经济对话基础设施工作组研究的一个合作领域,在这个对话下面有5个工作组。

上一轮战略经济对话是2012年11月在新德里举行的,强调三方面的铁路合作:高速铁路发展项目、重载运输和车站发展。

但是,周二公布的备忘录提到“既有线提速”,没有提到高速铁路。印度主管铁路事务的官员说,已经给日本一个合同,就修建孟买-瓦多达拉高速铁路线的可行性完成详细项目报告。官员们否认安全考虑是导致中国在印度高速铁路计划中出局的一个因素。

一位高级官员对本报记者说:“不存在这样的决策。”他说,未来仍然有合作的可能,取决于日本方案的进展情况。铁路委员会主席阿鲁安德拉·库马尔在接受采访时说,成本是最大的考虑因素。他说,高速铁路项目涉及修建全新轨道的问题,这还需要大规模征地。

仅仅30年前,中国的铁路网还不如印度,但是中国迅速完成了升级改造。现在,快速列车的时速在200到250公里之间。

中印战略经济对话结束            印度对中国高铁技术说“不”

中国高铁

印度主管铁路事务的官员周三(19日)亲身体验了中国令人印象深刻的铁路网,从北京庞大的新南站出发乘坐时速325公里的京津铁路列车。

虽然日本在修建高速铁路线方面历史悠久,但中国迅速建成了当今世界规模最大的高速铁路网,修建了1.3万公里的全新轨道。北京交通大学著名铁路隧道专家王梦恕说,征地不会是印度考虑的主要因素,在中国,多数铁轨是铺设在高架桥上的,“占用农田很少”。

但是,计划委员会副主席蒙特克·辛格·阿鲁瓦利亚说,对印度来说高速铁路网并不划算。他说:“从成本效益来看,我们将是拥有高速铁路(网)的国家中收入最低的。”阿鲁瓦利亚是周二战略经济对话的主持人。

背景:第三次中印战略经济对话

据发改委网站消息,2014年3月18日,第三次中印战略经济对话在北京举行。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徐绍史与印度计划委员会副主席阿鲁瓦利亚共同主持,并分别致辞,作主旨发言。双方就宏观经济形势、经济体制改革、财金协作、经贸合作等议题,以及加强基础设施、信息技术、节能环保、能源及金融等领域合作充分交换了意见。

会上,双方讨论了全球及各自国内经济形势和主要改革思路,认为国际形势正在发生深刻复杂变化,发达经济体宏观政策调整给世界经济复苏带来不确定性,新兴经济体增速有所放缓。中印两国均面临结构调整和深化改革的双重压力,需要相互分享和借鉴发展经验,转变发展方式,促进技术创新,以保持经济持续稳定健康发展。双方一致认为,在当前全球经济形势下,有关交流将进一步增进双边互信,扩大共同利益,为下一步合作指明方向。

双方一致同意继续改善投资和贸易环境,鼓励两国企业扩大相互投资,加强基础设施、节能环保、信息技术、能源和金融领域合作,并更多地向民生领域倾斜,以更好地促进两国经济可持续发展并造福两国人民。

会议期间,双方签署了关于可持续城镇化、信息通信技术等领域部门间合作备忘录以及开展城镇化和能源领域联合研究的行动计划。中印双方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还共同发布了《中印低碳发展研究:问题与挑战》研究报告。

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外交部、工信部、财政部、商务部、国家能源局、国家铁路局等部门与印度相关部门和企业代表出席了对话会议。

中印战略经济第一次对话与第二次对话分别于2011年9月和2012年11月在北京和新德里成功举行。对话机制的建立,不仅促进了两国在全局性、宏观性、战略性问题上的沟通与协调,也推动了双方在诸多领域的务实合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