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提要] 2013年4月,大队新飞行员王岩、何鑫担负战斗值班任务,一天夜里,空情警报声突然响起!两人立即冲向战备值班飞机,紧急升空。氤氲的雾气弥漫在空中,能见度并不好,这样的夜间紧急起飞对他们俩来说是一场严峻的考验。巨大的轰鸣声中,两人驾驶战机组成编队直奔目标空域,成功逼退外国军机。

中国海航曾夜间逼退外国军机 现场弥漫氤氲雾气

国防部资料图:海军“海空雄鹰团”飞行一大队训练

2013年11月23日,国防部发布我国在东海划定防空识别区当天,海军“海空雄鹰团”飞行一大队战机就战斗起飞,对我巡逻飞机进行保驾护航。

这样的战斗起飞对一大队来说是家常便饭。历经一次次任务考验,他们锤炼了雷厉风行的战斗作风,锻造了无往不胜的过硬本领,用实际行动捍卫了祖国的海空安全。

“海空雄鹰团”飞行一大队组建于上世纪50年代,先后转战10多个机场,参加过抗美援朝、国土防空作战,击落击伤敌机14架,一直坚守在最前沿,是海军航空兵部队参战最多、距离战争最近的一个大队。

团政委耿德军介绍,这个大队常年驻守一线机场,敌情复杂、空情频繁,有时一天内要战斗起飞四五次。

“担负战斗值班的飞行员,每天24小时都要穿着抗荷服和救生背心,腰挂伞刀和手枪,就连上厕所也要全副武装,把飞行头盔提在手里。”“海空雄鹰团”所在师政委宋关牧说,“我们必须做到,只要战斗警报一响,战机可以随时升空遂行任务!”

中国海航曾夜间逼退外国军机 现场弥漫氤氲雾气

解放军海空“王牌大队”

“实战”经验丰富的一大队是其他部队的强劲对手,海军于是在一大队组建了海军航空兵第一支三代机蓝军分队。

飞行员们把进蓝军分队当成一种荣誉,这意味着他的训练水平是一流的。

尽管入选队员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但分队组建之初,他们看到蓝军训练大纲时还是一致惊呼:“太难了!”连单机、编队进攻防御战术机动这样的基础课目,都设置了数十套动作,并且大都在身体承受极限条件下进行。

分队制定了“理科考试不过关,课目不进入;飞行准备不充分,课目不实施;训练成绩不优秀,课目不转换”的“三不”原则。

一段时间下来,所有基础课目训练都顺利完成了。他们决定向高难课目发起挑战。

蓝军大纲最难的课目要数组合战术机动。到底有多难?数据能说明一切:相同时间内的耗油量是过去飞行训练的两倍,飞行载荷达到以前训练的数倍,并且持续时间更长。

经过长时间训练,大队每名飞行员都熟练掌握了相关课目,飞出了战机的最高性能。

有一年10月,他们与装备国产新型三代战机的某飞行团展开对抗。

这次对抗训练只有战术背景,不设对抗脚本,作战命令均通过指挥一体化平台现场拟制下达。高难度的对抗训练令双方飞行员大呼过瘾。

东海舰队航空兵司令员孙来沈说,蓝军分队不仅有效解决了部队战术对抗训练“练无形象对手,打无逼真环境”的现实问题,还拉动了海军航空兵训练水平的整体跃升。

这支王牌部队还是海军三代机人才储备中心,他们要不断地为其他部队培养飞行人才。大队采取“全员普训、骨干轮训、尖子深训”的原则培养各类飞行骨干,一大批“智能型”飞行员脱颖而出。他们上天是飞行员,走上讲台就是教员,并且人人精通电脑。

团长陈刚是飞行高手也是电脑高手,他把空域进出场图、座舱路线检查图、起落航线图等用3D技术制作成多媒体。形象直观的教学,有效改进了理科教学方法,缩短了新员带教时间。

大队更注重借助重大任务促进飞行员快速成长。他们每年都要在陌生海域进行下半夜机动、远海突击、大强度长途奔袭等高难课目训练,摸索了单机、编队进攻防御战术机动飞行等几十套动作。

2013年2月的一天凌晨,夜幕笼罩着大地,东南沿海某机场上,发动机的轰鸣打破了周围的宁静,一大队的拂晓间飞行训练开始了。

“拂晓时分,容易产生错觉,同时,这个时候飞行员血糖较低,大过载易产生黑视。”领航参谋张永帅说,“在拂晓组织飞行训练,对飞行员身体素质、基本飞行技术、特情处置能力都有着极高的要求。”

“进大队就要当雄鹰,新装备就要当王牌,处前沿就要当先锋。”这24个字是一大队的队训。2013年4月,大队新飞行员王岩、何鑫担负战斗值班任务,一天夜里,空情警报声突然响起!两人立即冲向战备值班飞机,紧急升空。

氤氲的雾气弥漫在空中,能见度并不好,这样的夜间紧急起飞对他们俩来说是一场严峻的考验。巨大的轰鸣声中,两人驾驶战机组成编队直奔目标空域,成功逼退外国军机。

从接到命令到战机起飞,他们仅用了短短数分钟,远远低于规定时间,这些王牌飞行员们用实际行动诠释了“时刻准备着”的真正内涵。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