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暴恐余波:全国公安基层加强警察用枪训练


昆明火车站暴恐事件后,从中央政法委到公安部,从省厅到地方,鼓励警察合法用枪的信息正在逐层传递。许多受访的西安警员坦承,“最近一阵子见到枪的机会,比前几年加起来都要多”。在一些老警察的记忆里,手枪曾一直是随身携带的武器。 街头办案、单打独斗、枪支随身携带,这些美剧和港片里塑造的“孤胆英雄”警察形象,在许多中国人记忆中留存。

但现实中,基层普通警察与枪支的距离却变得疏远。

昆明火车站暴恐事件后,公安部日前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加强社会面防控,实行武装巡逻、动中备勤,快速反应、高效处置;对公然行凶、危害公共安全的严重暴力犯罪分子,依法采取坚决果断措施及时处置。在这个大背景下,梳理警察与枪的关系乃当务之急。

张明(化名)是西安市一家基层派出所巡警。几天前,所长把他叫到办公室,问了一些简单情况后让他填写了一份持枪证申请表。一星期后,28岁的张明拿到了“持枪证”和一把黑色的六四式手枪,还有5发子弹。所里规定,只要是正常值班,这支警用配枪必须由持枪人与持枪证一起随身携带。发枪时,张明所在分局治安科科长很认真地说,回去好好学习一下武器使用条令。

进入公安队伍四年,张明第一次零距离与手枪接触是在今年3月中旬。此前在警校上学,尽管每年都有实弹射击训练,但手枪每次在手中握的时间不到10分钟,就会轮到下一位同学或同事手里。

近日,记者采访发现,西安市公安系统一线执勤的警察如今普遍实现了随身带枪。以往每年只常规性举行两三次的实弹射击练习正在增多,练枪已成许多警察日常训练的一部分。由于枪支的特殊性,许多警察和警务部门婉言谢绝了记者的采访。他们认为枪作为一种武器,警察正当使用能起到维护社会治安、震慑犯罪分子的效果;而一旦使用不当,就会让警察也成为“受害者”。正是因为这样的矛盾,许多警察至今谈枪色变。

昆明火车站暴恐事件后,这种尴尬局面正在被打破。从中央政法委到公安部,从省厅到地方,鼓励警察合法用枪的信息正在逐层传递。

说到枪法,张明有点不好意思,最近连续几次练枪,5发子弹最差的成绩为19环,最好的成绩仅37环。张明的目标是5发子弹45环。他听说,西安市公安局碑林分局某派出所的警察曾5发子弹打了49环,一度被业内称为“神枪手”。

张明坦言,这次公安基层单位之所以加强警察的用枪训练,一个主要的背景原因是3月初的昆明火车站暴恐事件。

3月17日下午,单位组织张明等人去靶场训练,这天张明最好的成绩是,5发子弹39环。回家后有点小激动的张明就将当天练枪的图片发到了微信圈里。结果不到半小时,教导员就打来电话让他赶快删掉。“要低调!”教导员批评张明说。

西安市公安局灞桥分局一名警官告诉记者,最近他们已组织过多场射击练习,这样的节奏往年很少。他说,相比六四式和警用转轮手枪的轻巧,许多警察更喜欢用个头相对大点的五四式手枪,原因是威力大,射击起来有感觉。

西安铁路公安系统一位特警告诉记者,最近上级要求他们不仅要加强训练,更要注意安全。他举例说,此前许多时候上街巡逻也配备枪支,但许多时候都枪弹分离,遇紧急情况才装子弹。对此,特警们经常私下嘀咕,万一真的有危机,是否来得及装填子弹,没有子弹的手枪还不等于一块废铁。

和西安相比,省内其他地市警方近日对警察的配枪工作也正在展开。

许多受访警员坦承,“最近一阵子见到枪的机会,比前几年加起来都要多”。据陕南某地市公安局一位警官讲,自己上世纪90年代刚参加工作不久曾办过持枪证,但后来持枪证一直没有下发,枪也就没有见过。只有每年射击练习时见过枪,每人只有5发子弹的射击机会,“感觉很不过瘾”。

有的警察为了不让射击业务生疏,被迫私下去打CS真人游戏。“最近市局在统一登记办理持枪证,听说以后枪支将成为一线警察的日常装备。”

宝鸡地区某县公安局的陈警官告诉记者,最近县局已经将统一管理的枪支,发放到了科所队长一级。警察只要是值班期间,出警必须带枪,而以前值班出勤只带警棍手铐等器械。该局一位领导告诉记者,最近上级要求不仅要练枪法,还要注重练习在实战操作中如何用枪。

“我们已经在做警务人员实战培训规划,射击是很重要的一个环节,我们没有场地就借用当地部队的,教官由局里军事业务素质较高的老警察担任。”该局领导介绍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