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想活下去——南宋的百年挣扎(原创连载,望各位指正)

一 靖康国变


多年以前,曾看到一位外国作家说,他最愿意去活一次的地方,无疑是在十世纪的宋朝汴京。这话我很难说赞不赞同,宋朝自有它的好处,知识分子一旦科场得意,即便最高学历终生停在举人上,多数也能生活得不错,要是再当上大官,那明朝官员的那点工资跟他们比起来整个就是一个要饭的。至于GDP全球第一什么的,咱都不提了,那时候谁也不知道自己生活的地方原来是个球。可惜宋朝没有美国的福气,军事地位完全和经济地位脱了节,天天转着圈交保护费,一不留神连小国都给一份,成了汉族历史上的一道伤心岭。


今天跟大伙聊聊宋朝的后半部分,南宋,这个半壁王朝的诞生,本身就是个耻辱。但也就是在经历北宋的国破家亡之后,它也在一些时候表现出了来自人性深处的血性。北宋的灭亡,原因很多,它那个可以有效避免武将造反的军事体制,遇到外敌就是个挨揍的货色。但是有一个人大大加速了北宋的灭亡进程,他就是宋徽宗赵佶。这个人大家都熟悉,书画一流,“瘦金体”的版权拥有者。其实他要是真能安心当个文艺青年,虽然搞些“花石纲”搅得鸡犬不宁,亡国还真不至于。要命的是他还当起了军事迷,这是要作死的节奏,谁也救不了。


五代的胡人皇帝石敬瑭,把幽云十六州当作风险投资的红利送给了比他小十几岁的契丹父皇。看来干爹这个东西祸害中国有些年头了。虽然后来中原又变换了好几次大王旗,幽云还是彻底失去了。大宋开国的时候,趁着兵还能打,赵老二去玩命攻幽州,结果也真就把命玩没了,虽然当时活着回来了,但被箭疮折磨了好几年,还是死了。徽宗的时候又看到了收回幽云的希望,可惜这次天上掉下的是有毒的馅饼,但徽宗不管这个,照吃不误。事情起因是多年受气的女真人邀请大宋和它夹击辽国,成功以后北宋可以接管幽云十六州。徽宗大喜过望,宋军的豪华演出就开始了,十几万大军被辽军三千多人打得落花流水,彻底让盟友看清了自己的斤两。金军把幽州的人口财富席卷而去,把一个空城留给了北宋。


靠着自己部落的锐不可当,金人灭掉了辽国。没过多久,就调转刀锋,砍向了宋朝。没遇上什么像样的抵抗就打到了汴京城下,徽宗也不含糊,一点也不贪权恋位,把皇位传给了太子,钦宗赵桓。连儿子的登基大典都顾不上参加就跑到南方烧香还愿去了,也不知道是实现了什么愿望。钦宗对这个提前到来的皇位悲喜交加,决定学习老爹精神,溜之大吉。新上任的主战派宰相李纲,早晨上朝一看,皇帝正在准备车驾,赶紧把皇上劝住,对着禁军说:“大家是愿意守,还是愿意逃?”禁军都是北方人,大伙一听,那还有疑问吗,我老婆孩子都在城里呢,把她们扔城里,保着皇上和他的老婆孩子上南方,我得有多高境界?一齐高声回答:“我们愿意死守!”李纲一看,要的就是这效果,皇上您看,大家都不愿意走,再说现在走也来不及了,咱哪跑得过金人的骑兵啊?到时候在野外被那帮人逮着,还有命啊?钦宗一看,也没选择了,只能答应了,心里叫苦不迭。

李纲不管钦宗咋想,连哄带骗地把他弄上宣德门的城楼上,向军民人等表明死守的决心,一时人心安定下来,只等着金人来犯。不多时,一股金军就来热身了,驾着抢来的渔船沿河而下,进攻宣泽门。李纲率领二千多敢死队,用长钩搭住贼船,然后就是一顿扔石头,石头不够就去把蔡京家的假山给强拆了,金军一看这现实太残酷,就跑回去了。


金军这次远征顺风顺水,现在被阻击一下,有点醒了,觉得中原王朝恐怕不是一下能灭的,就放话给宋朝,咱们坐下商量商量,要是能谈拢的话我可以回去。钦宗求之不得,派了两个文官去谈判,两个家伙带回来的消息是金人要黄金五百万两,白银五千万两,牛马万匹,绢帛万匹,割让太原、中山、河间三镇,而且要亲王和宰相做人质。钦宗和宰相张邦昌一商量,张邦昌可能是因为刚被提升为宰相,心理定位有点跟不上,就说,我赞同啊,钦宗一听乐了,那你就去吧,咱再找个亲王就算齐活,张邦昌差点吐了血,后悔也没辙了。亲王的人选让钦宗犯了难,身边的成年弟弟就只有康王赵构和肃王赵枢。虽然不见得有多深感情,但这话不好出口,赵枢又低头作石化状。但这时一向默默无闻的赵构挺身而出,表示国家有难,舍我其谁?君臣又惊又喜,这关算暂时过去。


我们先停下来看看康王赵构,也就是未来的宋高宗,他的生母韦氏是一个地位低下的妃子,估计在徽宗那儿也就是个面熟的水平,不知道徽宗到底有多少女人,反正孩子是八十多,男女各四十多,完全尊重数学概率,也算文理双修。赵构非长非嫡,有点像秦始皇他爹,属于卖孩子时优先考虑的那种。他也明白,所以索性自由发展,也不费心思揣摩父皇的心意,徽宗一天天写字画画的,他却舞刀弄枪,到后来骑射、相马都相当有水平。这次大敌当前,他能如此勇敢,应该和性情和生活方式有关。


赵构带着后悔不迭的宰相大人去了金营,一进大帐,张邦昌就开始全身哆嗦,赵构却毫无惧色。金人的头领完颜宗望有点纳闷了,都说赵宋皇族的人养尊处优,没休克也就罢了,怎么还这么拽?搞不好是派个武将来忽悠我吧?于是想了一个辙,问赵构,您会射箭吗?赵构一听,那有什么难的,拿起弓箭,连发数箭,清一色的十环。金兵纷纷叫好,宗望酋长心里却更没底了。


随着各地勤王部队纷纷到来,钦宗的腰杆也硬了,不想割地也不想赔款了,打算和金军打一仗,这时又有个二货提议半夜去偷营,又不注意保密,结果被早有准备的金军暴打一顿。宗望愤怒了,这手里的人质啥用不顶,告诉他俩,快滚回去,换真的来。这回钦宗没的选择了,只好派出肃王赵枢,仍然带着倒霉蛋张邦昌,去做人质。宗望看这新来的够怂,终于满意了。既然土地得到了,汴京城外的援军又越聚越多,宗望就撤军而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