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氏家藏[孙武兵法]之管见 – 铁血网

张氏家藏[孙武兵法]之管见

最近,西安大刊频报要闻,[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由张氏三代收藏,学界为之轰动,确如是,必为孙子研究史有一大事件,孙子军事战略研究亦必将有重大突破,乙亥仲夏,吕效祖、张敬轩造访山舍,叙及张氏家藏[孙子]八十二篇,然未睹其全貌,不敢妄言,越年,余应客邀吕先生堂下,亲睹[孙武兵法]第四十四篇‘明暗’全篇正文,视觉其学术价值之可贵,至今,八十二篇已有十五篇篇目,以及三篇原文面世,虽系残麟断爪,鉴定全书尚不足为凭,然可以管窥其一斑矣!

韩信定简[孙武兵法]八十二篇当能自圆其说,张藏本 [孙武兵法]‘终语、预示’玖尽而功成,原为九卷八十一篇,附图九卷及‘终语’,以其实言兵理,固定而入[孙武兵法]第八十二篇,如是言,八十二篇自当韩信始。笔者注;‘三十二副阵图’可惜张藏本阵图不知散於何时,‘不幸中的万幸是我鬼谷洞藏书阁收藏有[吴孙子]三十二副阵图,可弥补这一千古缺憾’作者之一当以籍分为九卷,每卷为九篇,附图九卷,分合均为九,变化无穷之用也,汉五年二月,《汉高祖刘邦即帝位之月也》,韩信满怀百战百胜只之功经验教训,尊汉高祖刘邦之命,依据秦宫书馆馆长龙首山人秦宮郿鄔[龙首兵目]辑选出一百八十二家古兵书予以次序,不幸的是,历史没有给韩信这个特殊的历史条件,在韩信次序第三十五家[鬼谷子]次序时,就被吕后冤杀,次序的工作被迫中止,现存的被韩信张良次序的三十五家古兵书保留的基本完整,只是第三十五家[鬼谷子]三十二篇尚未次序完毕,留下了千古缺憾!韩信对孙子兵法了如指掌,我们可以从[史记、淮阴侯列传]中得知‘信乃令军中毋杀广武君,有能生得者购千金。於是有缚广武君而致戏下者,信乃解其缚,东乡坐,西乡对,师事之。诸将效首虏,毕贺,因问信曰:“兵法右倍山陵,前左水泽,今者将军令臣等反背水陈,曰破赵会食,臣等不服。然竟以胜,此何术也?”信曰:“此在兵法,顾诸君不察耳。兵法不曰‘陷之死地而後生,置之亡地而後存’?且信非得素拊循士大夫也,此所谓‘驱市人而战之’,其势非置之死地,使人人自为战;今予之生地,皆走,宁尚可得而用之乎!”诸将皆服曰:“善。非臣所及也。”关于[孙子兵法]八十二篇与十三篇之关系,韩信在多篇次序里指出;第六十四篇‘火攻’时着重指出;此篇三简名,齐安城简曰“火队”,秦宫邬简曰“五火”,景林简曰“火攻”。前后参之,左右究之,信以为“火攻”益之,故定名《火攻》。三简异而一之,皆有所之。今取其长,车子集善而重定之。孙子十三篇,亦立此篇,简名“火攻”。引观两者,信以为去其法而立大则,神贯终始,正则要法,此《孙子》之长也;尽其法而圆大则,法则终始,至神至精,此《孙武》之妙也。一言一蔽之曰:本立不一而同也。‘真可谓一语道破天机。

我国西汉末年、东汉初年伟大的军事战略理论家阴长生于汉建武丁未’公元四十七年‘重新整理了[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等系列古兵书,并留下了大量的批注和考行语。自我国著名历史学家、杰出的文学家班固在《汉书》‘艺文志、兵权谋首次明确记载《吴孙子兵法》八十二篇以来,科学的说,关于《孙子兵法》的篇数早已非常明确,因为班固在《汉书》‘艺文志、兵权谋首次明确记载《吴孙子兵法》,并位列兵权谋之首,但是自汉书记载以来,八十二篇神秘失踪,只留下了十三篇,所以给后世关于《孙子兵法》的具体篇数,具体内容的真伪一直争议持续至今,值得注意的是,关于兵圣孙武所著兵书绝不止于十三篇,在十三篇之外应该还著有相当数量的’‘论政论兵之文’是历代多数学者的共识,许多学者也辑录了一些关于孙武的一些论兵佚文如‘吴孙问对’等,尤其值得我们学术界十分重视和高度关注的是一九七二年,在临沂银雀山汉墓出土了大量竹简,其中就包括孙武论兵的许多佚文,如‘四变’‘地形二’更能够引起国内外学术震惊。而东汉班固以《七略》为蓝本编成《汉书·艺文志》,从中可知《七略》的概貌,

我国著名历史学家、杰出的文学家班固在《汉书》‘艺文志、兵权谋首次明确记载《吴孙子兵法》八十二篇在西安发现,一石击起千层浪,真伪争议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以至于诉诸法律,我们必须清醒的认识到,这是属于学术范畴,所以真伪争议仍在持续。 但是我们应该相信,流言止于智者、事实胜于一切雄辩因为经我们将银雀山汉墓竹简与张藏本《孙武兵法》内容相科学对比,发现张藏本《孙武兵法》其中的许多内容竟能够恰如其分的填补银雀山汉墓竹简的大量残缺、并能够科学理顺被当年整理小组严重颠置的次序,这在当今历史条件下任何个人和组织都无法完成的,因为这只能是特定历史条件下的必然产物,若离开了特定的历史条件,填补大量的残缺,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目前一些学者总是责难我们公布的内容太少其实,已公布其中十八篇原文、及九篇韩信序次语,就算是我们只公布了其中一篇,只要发现能够恰如其分的填补银雀山竹简的大量残缺、科学理顺被当年银雀山竹简整理小组严重颠置的次序,就足以说明其自身学术价值。[孙武兵法]八十二篇与银雀山汉墓竹简想参照,大有合璧连珠之感,出土文献为传世文献之试金石,世传为锁,地藏为钥,对张藏本可信度是最有力之证明,早在一九九六年九月十八日‘人民日报’分别在海外版和科、教、文、卫版刊登了记者孟西安的文章‘散佚民间两千年《孙武兵法》八十二篇在西安发现,在文章中特别指出’使人感觉到惊喜的是《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的学术真伪得到了考古发掘的 验证,一九七二年在山东临沂银雀山汉墓中出土了四千九百七十四枚竹简中,其中误以为是《孙膑兵法》‘五度九夺篇’的残简仅有一百五十六字,经与张藏本《孙武兵法》八十二篇对照,实系其中‘卷五、第三十九篇’‘九夺’且全文保留完整,填补了汉墓竹简漏缺的一百二十四字,加上楚王韩信的批注三十六字[注;该篇韩信序次语实为二百余字,当年报道的有误]使这一种大考古的缺憾得以弥补,当年‘收藏杂志’杨才玉在文章中所写的《孙武兵法 》八十二篇共十四万一千七百零九字有误,《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正文约六万余字、韩信序次语约四万余字、东汉阴长生所考证的《孙武兵法考行语》约三万余字共计篇共十四万一千七百零九字。

从文章体例来看,银雀山汉墓竹简‘孙子兵法、佚文、所谓的孙膑兵法’篇题 火队、义将、将败、势备、九夺、奇正、八阵与韩信张良当年序次兵法时所参考之一的齐安城简惊人的相似,不难看出,银雀山汉墓竹简应该是,齐安城简的再传简。综上所论,[孙武兵法]八十二篇与[孙子兵法]十三篇是在战国时同时存在的两部极其重要的军事著作,今日复出,时曾相识,愿张氏家藏[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早日启读,以为学术界之幸也。

笔者是在西安陆军学院朱宝庆同志所撰写的‘张氏家藏[孙武兵法]之管见’的基础上有所发挥和矫正。

甲午仲春、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一日

谁园野人 戴文手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