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点击查看更多参赛帖文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80年代末,玲娟和学文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通过媒人介绍继而结合的。

虽说是包办婚姻,但因为女的生得俏丽、男的长得英俊,俩人还是在第一次见面的时侯就相互中意了。另外,俩人的脾气和志趣也很合拍,这好像注定就是一桩天作之合。婚后,玲娟和学文俩人的感情迅速升温,你情我爱、相敬如宾,小日子可谓幸福美满,婚后第二年,他们就有了一个可爱的大胖小子。

学文早在初中毕业后就走出了村子,拜在了邻县一位手艺高超的泥水师傅门下学习本事。因为为人诚恳,又能够吃苦耐劳,加之天赋极高,所以,他便得到了师傅的真传,成为了行业里的佼佼者。

当时那个年代,正是改革开放初期的黄金时期,在经济繁荣的大背景下,城乡居民的生活水平都在快速提高,按照当时的时髦说法,那就是——“万元户”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有了钱之后,十里八乡的人们都开始翻造新房。于是,学有所成的学文就凭着自己的这门精湛手艺加上良好的管理,领着一帮亲戚好友成立了建筑队、走乡串镇为人家翻造新房。

老公在外打拼,家中那生性贤惠的玲娟也闲不住。生完孩子,等到娃刚断奶,她就到镇子上的一家毛纺厂当起了三班倒的纺织女工。就这样,一家三口的日子越来越红火、越来越富裕。此外,夫妻俩都很孝顺,空闲时间总在帮着双方的父母忙碌农活,逢年过节更是少不了大包小包的礼物孝敬双亲。

就这样,几年的时间过去了,他们的孩子也上小学了,这时候的学文不再甘心一辈子只做一个小包工头,于是,在和玲娟商量了一下之后,决定打拼一番事业的他带上了家中的所有积蓄去了上海,从经营建筑材料和五金开始,起早贪黑、苦心经营,慢慢积累和发展,终于成立了自己的建筑公司。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此图片摘自网络]

小有积蓄之后,他们把自己的老房子翻建成了小洋楼,还购买了私家车。就这样,继续留在老家照顾双方的老人和孩子的玲娟感到很满足,也很为丈夫感到自豪。

玲娟有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名叫佳妮,学的是会计专业,原本是在镇子上的一家企业里担任主管会计,可在企业体制改革时侯下岗了。这个佳妮虽长得一般,但因为会打扮、爱时髦,常常和一些事业有成的老板搅合在一起,时不时就会闹出些绯闻,所以,在本镇也算是一个名人了。因为对另一半的要求较高,以致于高不成低不就的她直到30多岁还是一个孤家寡人。

下岗之后,佳妮就时常往玲娟的家里跑,期望这位昔日的好友能够让她在上海发展的丈夫在上海给自己找个称心的工作,并借此完成自己的终身大事。

玲娟是个热心人,自然是不会敷衍好友,于是,就把佳妮的情况和学文提了。开始的时候,学文倒并不怎么热衷于给佳妮帮忙,因为,关于佳妮的风言风语他曾听到不少,故此,不想和这交际花一般的佳妮有什么牵扯。可架不住玲娟在耳边的再三唠叨,最后,很无奈地在自己的公司里给佳妮安排了个会计职位。

佳妮自从进了学文的公司后,一改她曾经的花瓶作风,能够扑下身去在工作上尽心尽力,这不由得让对他有所成见的学文开始刮目相看。用佳妮的话来说:过去是给集体打工,干和不干没啥差距,可现在是在给朋友帮忙,更何况人家夫妻还在关键时刻拉了自己一把,所以,就必须要拼命报答啦。

虽说如此,学文鉴于她曾经的传闻,虽也客客气气但还是对她刻意保持着距离。不久后的一天,因为一件偶发的事情,改变了原本平静的一切。

那是一个夏天的午后,佳妮在去报送公司文件的路上,被一辆私家车给刮了一下,大腿上当即就被蹭破了一块皮,因为只是受了皮外伤,身体并无其它大碍,加上佳妮还急着去给公司办事,所以,她只是让那私家车主赔了一点医药费就没再纠缠对方。

送完文件,佳妮才想到去医院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然后,已到下班时间的她自己打车回了住地休息。

第二天一早,佳妮却发现自己已经无法下床啦,不止是身体各处酸痛不止,伤处隐隐地开始发炎,而且,她发现自己的脚居然也崴了。因为正值夏天,天气炎热加上自己已经无法行动,在实在无奈之际,佳妮只好拨通了学文的手机,请他在不影响工作的情况下送她去一趟医院,同时,她也打算请一个星期的病假。

学文听说佳妮被汽车刮碰,当下不敢耽搁,在匆忙安排了公司事务后,就驱车赶到了佳妮租住的地方。

学文搀扶佳妮下楼时,因为租住的亭子间楼梯狭窄,学文只能半搂着行动不便的佳妮,让她把身体的重量尽量地转移到自己的身上。这样一来,俩人的身体就紧紧地依靠在了一起,加之时值夏日,二人身上的衣服都很单薄,在肌肤相互摩擦之间,佳妮禁不住怦然心动,红了脸!毕竟孤男寡女的,又是夏天俩人都穿的少,避免不了肌肤之亲。

就这样,感受着学文那强而有力的臂膀,温热结实的胸膛,以及身上清爽炽热的男人味道,让一直未婚并渴望异性关怀的佳妮不由得心如鹿撞。于是,她便更加有意识地向学文身上紧偎,在偷眼打量学文的同时,醉心体味这期待已久的温暖。同时,她的心中跳出了一个大胆的声音:这不就是我理想中的老公吗?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学文都在尽心地照顾着佳妮,不仅陪她上医院,还每餐都为她安排好可口的饭菜。下班之后,还抽出时间过来陪她聊天,对她嘘寒问暖,无时无刻不在体现一个男人该有的责任、担当、睿智、细腻、关切和幽默。

就这样,佳妮被他深深地吸引,从而彻彻底底地喜欢上了学文。从那时开始,她总在利用一切机会,看似无意又似有意地悄悄向对方传递着自己的喜欢和爱恋。

对于她的主动,此时的学文似乎并不完全排斥,每每在佳妮表现出甜腻之时,他亦在用微笑和默许回应着佳妮。不知道是因为佳妮的时髦热辣,还是孤身的他已如干柴烈火,急切渴望着着异性的温情。总之,等到佳妮的腿伤完全痊愈之时,俩人已经如胶似漆地媾合在了一起。

在佳妮的温柔乡里,渐渐地,昔日那个顾家的好丈夫、好爸爸学文已经完全忘记了依旧在家里默默地照顾着公婆和孩子的玲娟。而横插一脚的佳妮也忘记了玲娟当初拼尽全力给予她的帮忙和照顾,只想着夺人之爱的她早把姐妹之情抛著脑后啦。

一年后,学文的公司开始出现亏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向玲娟提出了离婚。

其实,玲娟早已经知道学文在外面有了其它女人,只是为了家庭和儿子她一直都在容忍,因为,她不想夫妻反目,让孩子置身于一个破碎的家庭之中,而继续梦想着能给儿子一个完整的家。也希望原本不坏的学文能够清醒,迷失一段时间后重回这个家。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过那个女人会是佳妮,

当她最终知道了那个破坏自己家庭的女人就是昔日好友佳妮的时候,玲娟当着学文的面就吐了,完了她说道:“你们太脏了,你和他都是垃圾!我成全你们,明天上午民政局门口见!”

离婚协议是学文起草的,其中阐明:儿子归学文抚养,抚养费父母亲双方各承担一半;公司的债务和玲娟无关;老家房子留给儿子,玲娟有居住权,没有拥有权。对此,玲娟没有异议。因为,对她而言,什么都不再重要了。

离婚后,学文的父母和儿子断绝了关系,不准他再踏进家门半步。而玲娟和儿子、公婆继续住在一起。办理完离婚那天,俩位老人拉着玲娟的手对她说:“从今以后,我们没有儿子了,只有你一个闺女和孙子!”

玲娟流着眼泪对老人说:“爸妈,我就是你们的女儿,我会像对待自己的父母一样孝敬你们。”

一晃又是几年过去了,学文和佳妮婚后一直没有孩子。半路夫妻的他们相处得不是很好,因为佳妮的心眼太小,经常因为学文去看望儿子而和他发生争执,甚至,还怀疑他和玲娟之间继续还有什么牵扯。

新年过后,学文发现自己开始急速地消瘦起来,而且,胃口和精神都没有原先的好了,时不时腹部还隐隐作痛,于是,学文去医院做了检查,结果让人感到沮丧——“肝癌晚期”。

学文的精神开始崩溃,蜗居在家中等死的他觉得这是老天给予他的报应:舍弃长久相濡以沫的亲情,只为那短暂的激情,因果皆因善恶有报!

就在学文确定病情后不久,佳妮向他出具了离婚协议!

学文住院后,得知这个不幸消息的玲娟,带着儿子去上海探望学文。这是玲娟在离婚后第一次见到学文,只见,躺在病床上的他骨瘦如柴、双眼无神,时常发出痛苦的呻吟声,看着这昔日的爱人如今悲惨的境地,玲娟止不住流下了一行清泪。

学文看着玲娟,眼里饱含着歉意和悔恨。在玲娟和儿子的身影消失在病房门口之时,他对着玲娟的背影默默地说道:“对不起,我对不起你们!”但这声音还是被玲娟听到了,她停下了脚步,并没有转身,只是轻轻地回答道:“你欠孩子太多,欠你父母也太多,不存在欠我什么,因为我早已经心死。到了现在,说‘对不起’还有什么用,它能抹去过去的一切吗?”说完,就和儿子离开了。

因为儿子是住校生,所以一个月也只能去探望学文2次。玲娟再一次和儿子一道去医院探望学文时,依旧是没有见到佳妮,对此,她有点纳闷:难道是佳妮在刻意躲着自己?不对,凭着自己对佳妮的了解,她不是这样还有什么顾忌的人,一定还有其它的原因!

玲娟通过学文的主治医生了解,原来:佳妮在帮学文办完住院手续后,就再也没在医院出现过。

玲娟回到家中,整夜翻来覆去地睡不着,默默地流了一夜的眼泪。天刚麻麻亮,她再也躺不住了,于是,起来匆匆地收拾了一些换洗衣物,和公婆打了一个招呼后又坐上了前往上海的大巴车。当她的脚步再次跨进病房的那一刻,学文的眼角禁不住流下了泪水。

从此,玲娟默默地、精心地在医院陪伴和照顾着学文,一直到他平静地去世。

学文去世后,玲娟开始张罗起他的后事来。这时候,一位律师找到了玲娟,交给她一份学文生前签署的遗嘱,在这份遗嘱上,学文将自己名下的所有财产都给了儿子和前妻。

其实,那位佳妮一直就呆在上海。呆在学文用在上海捞到的第一桶金买的那套豪宅中,知道丈夫还有最多二个月生命周期、一直需要住院维持的她,正在策划着自己新的生活:她把自己和学文的结婚照从墙上取了下来,扔进了储藏室的一角。然后,又把这个“家”重新布置了一下,墙面上换了一个年轻帅气的男主人。就这样,她和姘夫整日整日花天酒地、耳鬓厮磨地鬼混着,连学文去世也毫不知情。

直到有一天,豪宅的新主人在中介的陪同下来察看这栋要出手的房屋,正在和男人在房间里鬼混着的佳妮才如梦初醒,才意识到学文的房产早已在和她结婚前就转到了自己父母的名下,现在正被玲娟出售。另外,才清楚学文公司的资产全部转到了玲娟的名下。

就这样,竹篮打水一场空的佳妮羞愧地离开了上海,远走他乡,从此再无消息。。。。。。

----------------------------------------------------------------------------------------------

[情感征文]现代社会,我们究竟有多少情感问题?

古人云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今人云世上哪有真情在 有一块赚一块。随着国民在感情问题上越来越开放,网上的相关话题也越来越多,比如:处女情结;是嫁给人还是嫁给房;老外爱嫁/娶中国人;螺钉与螺母的故事;小三的社会价值;中国性开放程度已超美日。。。等等。对于类似的话题,你或你身边的人有没有过亲身经历?对于类似的观点,你有没有自己的见解?来发帖说说你(或你身边的人)的故事/阐明你的观点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等奖一名

Stanley经典便携酒壶

奖品预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二等奖3名

龙牙第二代户外战术腰带

奖品预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三等奖5名

铁血定制变色马克杯

本文内容于 2014/3/24 14:19:57 被小编I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