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我们该如何对待中俄间的历史旧怨

今天说说国际政治。我平时喜欢看国际政治评论分析,但自己很少写这方面的东西,因为网上关于这方面的文章很多,有足够的深度和广度,自己不便献丑了。可当前有一个国际政治焦点话题让我忍不住说几句——克里米亚在俄罗斯的支持下举行全民公投,宣布从乌克兰独立,并入俄罗斯。本来是东部欧洲的事,却在国内激起了不小的波澜。网上对此事的反应大体分两种:一是鉴于美国多年来的霸权行径,与俄罗斯同仇敌忾,支持普京,并痛感中国没有普京这般的强势领袖;二是以中俄的历史恩怨为由,主张支持美国和西方,反对俄罗斯。

网上经常有人提及俄国历史上侵占过中国的多少领土,杀害多少同胞,其用意无非是提醒牢记仇恨,切不可认敌为友。历史是真实的,领土是宝贵的,但就目前而言,中国是不是该把俄罗斯当做敌人呢?

关于怎样对待历史上曾经侵略过自己的国家,中国历史可是有深刻教训的,典型的案例就是两宋。北宋被契丹人的辽国欺凌,于是当女真人的金国崛起时,协助女真灭了契丹,可女真人并未止步河北,而是顺势南下灭了北宋;南宋小朝廷抵抗女真不积极,还杀了坚决主张抗金的岳飞。可蒙古崛起后,又忘了祖宗的教训,帮助蒙古灭了女真。历史再次重演,成吉思汗的野心岂是长江能阻断的?蒙古灭金后顺势灭了南宋,崖山之后再无华夏。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今天中国该怎样看待与俄罗斯的旧怨,不能不以史为鉴。

打个比方,你祖爷爷曾被邻居家狠狠地欺负过,那么现在你是不是要立即向你的邻居、即你祖爷爷邻居的后人报仇以雪祖恨呢?我看这事可要审时度势后再做决定。如果你的实力超过了邻居,且你的雪恨行为只会限于你们两家之间,别人不会参与或即便参与,也没有大的影响,那么雪恨是可以的。如果你的实力并不明显强过邻居,而旁边还有更强大的势力对你们两家都虎视眈眈,想要置你们两家于死地,那么你再急于向邻居雪恨,就是和当年两宋无异的傻X行为了。这里不得不说,如果你祖爷爷在天有灵,也不会支持你只顾为他报仇而置家族于灭种的境地。

观察了一下,主张不忘历史仇恨,支持西方反俄的人,不外乎两类:一类是审时度势能力不强,只看一点不顾全局的人。还有一类就居心叵测了,他们不见得不知两宋的历史,但出于自身私利领过西方组织的钱财,或就是对西方所谓民主自由的意识形态顶礼膜拜,于是以历史仇恨为由,大力主张反俄,所谓挂羊头卖狗肉。其理由往往还冠冕堂皇,让人不好辩驳。例如以中国的三独势力——台独、藏独、疆独问题为由,指“如果今天中国不谴责克里米亚公投,将来中国的三股势力要公投该当如何反对?”其实这是个典型的伪命题。首先,三独势力所以能成气候,正是由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支持,其目的正是为了遏制、肢解中国。因此,这个问题不会因为中国谴责克里米亚公投就不存在或被西方淡化了。其次,西方世界还掌控着话语权,这是历史遗留问题,不会立刻改变。西方世界可不像中国人那般善良,讲究“将心比心”、“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他们是认丛林法则的,谁打赢了谁有理。不然美国怎么会谴责克里米亚公投的态度一如当年支持科索沃公投时一样脸都不红?一个支持一个反对按哪条规则是真理?答案只能是丛林法则。如果三独势力要公投,无论中国有怎样的理由反对,西方世界只会认拳头,打得过中国它们会集体干涉,即便今天中国反对克里米亚公投也没用;打不过么,就如今天对待俄罗斯,最多隔空干嚎几声。说实话,真要学习西方的做派,中国今天就支持克里米亚公投了,明天对三独的公投倾向坚决打击又如何?西方在科索沃和克里米亚不就是这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中国要做的是世界的王者,而不是流氓。因此,中国这次在安理会对美国针对俄罗斯的提案投弃权票,已经是在考虑到自己的三独问题后,不肯日后自打嘴巴的选择了。

“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这是国际上亘古不变的真理。我们不会永远反对美国,不反对它的前提是于我们无害;我们也不会永远支持俄罗斯,支持它的理由是于我们有利。

有人问:“那么我们就不要收复当年被侵占的领土了?”我说:“问题在于你是不是真的想收复。因为能不能收复领土,取决于实力。实力不硬,想法就是个屁。要想靠实力赢得领土之争,我们就不能犯错,尤其是今天不能犯当年两宋的错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