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原创]难忘西北乌鲁木齐军校

作者:曾宪荣

唐代称为西域的就是我们今天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府

一一乌鲁木齐。

光阴似箭,岁月如歌。我从一个重庆市武陵山区里的农民的儿子,18岁时报名参军有幸成为一名陆军野战师首长警卫员,1979年2月17日又有幸奉命参加中越边境自卫反击作战,在战场上经受了血与火的洗礼,生与死的考验,1979年9月进入乌鲁木齐陆军学校读书,1981年7月毕业于乌鲁木齐陆军学校,被分配在石河子军分区独立连和络军、郭美前一起工作,28岁时经本人申请获批准后,从新疆石河子军分区司令部参谋工作岗位上转业到地方工作。从此,成了一名军转干部。我离开部队后对昔日在部队军校的生活中的人和事总是难以忘怀,军校生活给我留下了深刻的记忆。军校的梦是美好的,军校的生活是酸甜苦辣的,军校那段时光是令人终生难以忘怀的,但这段时光已成为美好的回忆。蓦然回首段在军校读书学习、辛苦的日子,才真正感受这种才是人生旅途上最美丽的。

鲁木齐陆军学校历史:中国人民解放军乌鲁木齐陆军学校 前身为国民党中央黄埔军校迪化第九分校。新疆和平解放后,1949年11月更名为新疆军区军政干部学校,正师级,后多次更名,1969年11月撤消,1974年10月又恢复为新疆军区军政干部学校,1978年1月改称新疆军区步兵学校,1979年5月改称乌鲁木齐军区步兵学校,1981年1月改称乌鲁木齐军区陆军学校,正军级,隶中国人民解放军乌鲁木齐军区:乌鲁木齐陆军学校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市区,距市中心1.5公里处一小地名叫减泉沟位置。学校全院占地面积237万平方米,其中营区占地面积61万平方米,营房建筑面积11万平方米,农场面积64万平方米,军事训练面积112万平方米,校园布局合理,环境优雅。全院拥有设施先进、功能齐全的办公大楼、教学大楼、军体馆、教育技术中心、网络中心、门诊部及射击、战术、器械体操等室内外教学训练场所和一批设备先进的计算机、语言、物理、医疗解剖等各类实验室。图书馆藏有多种文字的各类图书资料。现有包括微缩、网络服务、视听等在内的先进设备40余台(套),目前已完成全军图书馆信息网络联网建设,可实现全军院校图书资料信息的共享。我院现有一批军政素质较高、教学经验丰富、结构比较合理的各民族教官和教学管理队伍,编有军事理论、人武、边防、马列基础、翻译、计算机、内科、外科、护理等34个教研室。学院的主要任务是:培养具有大、中专以上学历的步兵、边防部队基层军事指挥军官、现役人民武装部军官、民族语言翻译军官和军事医护人才,同时担负着为军区各部队轮训合成参谋、政治指导员、司务长等其它专业的教学任务。地址乌鲁木齐市解放南路218号(乌鲁木齐军区陆军学校:小地名叫减泉沟)。

1979年8月28日,当我们下火车走出站时,乌鲁木齐军区陆军学校前来火车站迎接战斗骨干特殊新学员的各大队领导和车辆已恭候多时了,陆军学校领导招呼着我们按学校事先编好的大队、中队、区队登车,解放牌卡车由乌鲁木齐城区沿着新疆饭店、钱唐江路、长江路、黄河路、黑龙江路、人民路、中山路、向红山嘴、解放南路、幸福路、建国路驰骋着,拔地而起的前苏联式建筑风格的高楼在我们的身后像阅兵式的标兵一样向我们招手,街上穿着各个民族休闲时尚衣服的男男女女像被检阅的士兵那样用目光向我们致意。先前湿热天气给我们带来的烦躁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我们心中神圣的特殊军营——军校那片绿色的好奇和诱惑,当时的我已置身于从未有过的兴

奋之中。30十分钟过后,我所乘坐的解放牌卡车到了标有中国人民解放军乌鲁木齐军区步兵学校的大门前。顿时,有一种庄严、神圣地骄傲感!进入校园。左边下方是整齐划一的学校机关综合办公大楼和学员宿舍大楼,右边是学校教学大楼,正面是兰球和操场,后面招待所和军人服务社,学校门珍部,南边是学校大操场,后门出去是皮革厂,有大马路通往枕头山的打靶场和某部152榴弹炮团,152榴弹炮整齐有序的在地面上排列起来在向我们战斗骨干新特殊学员致意。比我们先前我入军校的学长们用轻松、调侃的眼神打量着我们。我不禁心生疑问,心想进入了这所特殊的军营,以后该是怎样的生活呢?期待真正的军校生活。

我所乘坐的解放牌车在一大队一中队楼前操场上停下。按照大队和中队首长事先安排好的房间我们上到二楼对号入座,我被编到一大队二中队三区队的七班,后调整到九班,中队辖三个区队,和我同一个寝室的有:莫海涛、重庆市合川人,在原部队上刚提升排长时间不长并带过兵;朱刚、柜木全、四川省雅安人,朱刚在原部队上刚提升排长时间不长并带过兵;何国全、四川省南充人;那伶顺、四川省棉阳人;徐永洪、四川达县人;张治平、湖北省人;任新胜、山东人;冯瑞林、江苏省人;覃洪林、广西壮族自治区人;余福全、云南省人。战斗骨干学员队除队长、教导员、副队长,各区队长,文书外,并没有其他管理人员。我们一大队,一、二、三中队都是青一色的战斗骨干特殊男学员,学员中的文化程度以初中生居多,少数是高中生或者在原部队上刚提升排长时间不长并带过兵,一中队一区队二班我的好战友万诗南、重庆市黔江区人;曾华平、四川省乐山市金口河区人,一中队一区队二班我的好战友万诗南,他在原部队上刚提升排长时间不长并带过兵,算得上是品学兼优,又是能文能武的好学员;我们班朱刚在当然部队上刚提升排长时间不长并带过兵,算得上是品学兼优,又是能文能武的好学员;;莫海涛在部队上刚提升排长时间不长并带过兵,算得上能文能武的好学员。我们这些战斗骨干特殊新学员一入校就要从头开始学习整理完内务。洗把脸后我们12个来自全国五湖四海的新学员人各自作了自我介绍,这时一声清脆刺耳的哨音响彻我们二中队整个走廊,同时传来嘹亮的喊声:“所有学员去楼下坝子上集合!”五分钟后列队完毕。一个操陕北口音的首长向我们介绍道:“各位学员们好,我是咱们一大队二中队的队长,这位是咱们二中队的教导员,以后就由我们俩带领大家共同学习、共同训练,希望各位取得好的学习成绩、圆满完成学校制定的本期学业教学大刚任务,大家说,有没有信心?”我和同学们一样竭尽全力的喊出了倍感亢奋的“有!”队长说:“好,我们现在去食堂开饭,饭后学员们可自由活动,晚上在房间里继续整理个人物品,明天早上八点开饭八点半在一大队大楼前操场集合,参加新学期开学典礼!”

第二天早饭后,上午八半点所有战斗骨干新学员在大楼前操场上集合,依次排列进入礼堂就座。黑压压的一千多人竟然没人发出声响,会场纪律非常严明,大约15分钟后,一位穿四兜的首长(当时没有军衔,分不出身穿四个兜军装的领导人职位高低,就简称首长,见了军装上有四个兜的领导人就叫首长,其实是校务部的一个部长,)一声起立——!这时学校校长任书田、学校政治委员黎斌及学校其他首长在主席台上就位。会议第一项,由主席台右侧话筒位置上的首长宣布:“战斗骨干特殊学员队开学典礼现在开始!奏抗大校歌” “黄河之滨,集合着一群中华民族优秀的子孙;人类解放,救国的责任全靠我们自己来担承,同学们,努力学习,团结、紧张、活泼、严肃,我们的作风,同学们,积极工作,艰苦奋斗,英勇牺牲,我们的传统,像黄河之水汹涌澎湃,把日寇驱逐于国土之东,向着新社会前进,前进!……”。歌声过后由学校副校长传达乌鲁木齐军区歩兵校战斗骨干特殊学员队教学计划,其计划分为:文化学习、政治常识、各种武器射击学理、各种武器实弹射击、各军兵种军事理论、外军知识、军队政工、军政训练教学法、战术、军事地形学、爆破、土、工作业、汽车驾驶、三防知识、队列、军事体育、营一下指挥员攻防战术综合演练等。典礼的其它程序过后,步兵学校校长任书田站起来语重心长的说:“参加过中越边境自卫反击作战的同学们,从今天开始、你们将成为乌鲁木齐军区部队基层指挥员的接班人。你们不仅有为我国国防和军队四个现代化建设献身的精神,最重要的是你们经受住了血与火的洗礼,生与死的战争考验,有宝贵的实战经验。希望你们发扬我军在战场上与敌人拼搏的精神和延安抗大精神,刻苦学习,努力专研军队建设新知识。以身边英雄模范人物作为学习的动力,以战场上牺牲的烈士作为学习的压力,从严格科学的学习训练中磨练出我们军人应当具备的过硬军事素质,真正成为一名军事过硬、政治合格、作风优良的部队基层指挥员。”任书田校长的一番话讲得我们战斗骨干新学员心潮澎湃倍感振奋。当年战场挥洒热血和汗水的畅快,都已经似乎是遥远的时空了。当我踏入这所特殊的军营,深知军校的生活是艰苦的,但还是抵挡不住那身穿四个兜、腰別是那支两斤半一一五四式手枪的诱惑。入校我们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看看军校的样子,就投入到了文化补习摸底考试。说到文化学习,是我们这一代文革期间的学子羞于启齿的一段不光彩的“我是中国人、不学外国文”的经历。正因为有不学外国文这样的学习经历的我们,军委、三总部、乌鲁木齐军区首长才对我们这批经受住了血与火的洗礼,生与死的战争考验的战斗骨干特殊学员安排了高中文化补习课程的计划,使我们又得到了一次学习科学文化新知识、给大脑充电的好机会。刚踏进军校大门,一切印象都是新奇和美好的。鲜花、绿树环绕校舍,男兵、女兵方队昂然行进在校园的林中大道;操场上有矫健的体育英姿,教室里有朗朗的读书声,在当时物质还相对匮乏的年代,这一切,足以让一个有远大理想、有远大抱负的青年军校新学员狂热不已。苦,在这时候都把它当乐来享受。

每天早饭后,我们以中队为单位,列队走到教学楼,由中队值班区队长带队。要求指挥员左手提包,右手便于给对面走过来的军队领导人敬礼,其他人右手提包,迈着整齐的步伐,走向教室。上课时间到了,教员来到堂上讲台前一站。这时,值班区队长一声“起立”“稍息、立正!”的口令下达后,开始向教员报告人数,报告教员:“一大队二中队应到学员118人,实到118人,请指示”。教员示意我们坐下。值班区队长一声“坐下” 的口令下达后,我们立即迅速坐好后,教员面对我们,大声说:“新学员们好!”大家齐声高喊:“教员好!”然后就开始正式上课。我们的教导员,区队长郑吉武是四川人,郑吉武区队长他都非常平易近人,下课后与我们谈心、拉家常,不象中队长要求我们除了严,还是严。中队教导员,对我们学员也是特别好。本来我在初中读书时,数学不是很好,但在这里,突然对数学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学习的劲头特别足,以致于我数学毕业考试都非常理想。初等数学考了98分,在全校1900多名同年级学员中,每次都是考试成绩都是突出的,可怜不知道有一少部分学员考试成绩还不及格,落得个补考。据郑吉武区队长他自己讲,当年部队推荐他到军校工作,他只用两年的时间,就学完了四年本科的全部课程,而且

门门课是优秀。郑吉武区队长后来担任一大队二中队队长。其实他的组织协调能力和管理水平者非常高。

开学一个多月了,我所接触的是我从来都没有接触过的高中数理化及语文课本。一天晚上晚自习后,我们一个寝室五一一六个同学正在看书,中队部文书推门进来说有我的信,同寝室的柜木全接过信说:“曾宪荣,有你一封信。”我问他,是哪里来的。他说:“是56016部队来的。”我想,56016部队怎么会有人给我写信呢?因我还在看书,柜木全说他帮我撕开看看,我说你看看信的落款是谁?他说:“是康虎振和徐金堂,”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心里在想,老部队师首长们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给我写信呢?我还没有来得及给

老首长们写信呀?看完书,我看过了信的内容后才知道信的最后署名是师长康虎振、政委徐金堂两位老首长!

1979年8月,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也是我一生中的一个亮点。之所以这样说,一是在经过全军统考后,我接到了入学录取通知书暂时离开了我的老部队,孤身一人进入祖国西北边陲走进了乌鲁木齐陆军学校的大门,开始接受正规的军队院校专业教育。二是1979年1月9日我被党组织批准成了一名中共预备党员,我的政治生命也从此开始。虽然我还没有正式去部队任职带兵,但事实上我已基本走完了当年所谓的人生三步棋(入党--提干一读军校)。

走进军校意味着从今天起我的身份和生活就发生了根本性改变。首先,我这个土生土长的农家子弟,经过三年多的磨练,从天府之国四川川西平原上的乐山一下子来到了梦寐以来的祖国西北边陲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府一一乌鲁木齐市大都市,正式成为一名陆军学校学员.来到了大都市,住上宽敞明亮的楼房,吃上了味美可口的新疆风味饭菜。坐在现代化的教室里学习军事科学文化知识等等,尽管仍是一名战斗骨干特殊学员,但这与生活在部队最基层的普普通通的指战员有着天壤之别;其次,到军校报到后,我就换上军装意味着我就是一名基层准排级军官了,三年学业完成毕业后我将会就成为一名名副其实基层的排级干部。考上军校是我人生的一次机遇,当然这与我的之前的努力也是分不开的。参军后我还是没有忘记带上我的课本和复习资料,现在我被军校录取了,这是我人生的机遇但与我的努力是分不开的。回想当时跨入军校时的前后经过,现在我仍然记忆犹新。

当我在部队接到入学通知书后,部队的师首长和同乡战友们纷纷前来向我表示祝贺,特别是我的同乡战友们,他们为我高兴、为我骄傲、为我祝福、为我送行,从他们的言行中可以看出他们羡慕我的眼神。因为,按照规定从七九年对越自卫反击作战胜利结束后所有基层

军官都要经过部队院校毕业提拔,部队老首长担心我在军校里不认真学习,才这怎么快给我写信教育我要好好学习,自学遵守陆军学校纪律,严格要求自己,刻苦学习军事理论知识,努力提高政治、军事、技能,争取按期圆满完成学校规定的学习任务;其次就是告诉我自从我离开老部队,离开在一起战斗,一起生活的部队老首长后,老首长他们也在经常想念着我。我该如何对待这封信,对待这突如其来的信,而且是淡忘了的事......!这一夜我失眠了,不是因为和首长有深情厚谊!而是因为在首长身边工作期间的恩恩怨怨和将来学业有成后如何选择我面对要去的部队的工作岗位搅和着我无法入眠,满脑子都是在首长身边工作期间和离开老部队、老首长知道到我刚入军校不久写信来对我的关心、教育和鼓励。开始我想,从对越自卫反击作战胜利回国来在原老部队驻地一一四川省乐山市,有一天晚饭后首长找我谈心,问我有什么打算,准备下到那个部队当排长带兵或是去读军校时因我是山里人加上当时自己也没有思想准备,一时回答不上首长的亲切问话来:“首长很生气,首长说,你总不能老是跟着我当一辈子警卫员吧,迟早总得都下到部队当干部带兵的,你如果不服从安排,我以后再也不会管你了,你小子不听话,真没有出息!”从来没有遇到过首长这突然袭击式的批评,师首长对我的批评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心,伤害了我的自尊!我想,现在既然给首长你当了警卫员,去不去部队里当干部带兵也无所谓,反证跟你首长当警卫员这份工作也满不错的。可又一想,首长安排我下到部队担任排长带兵也是为为我的将来好、为了我的个人发展有好处,毕竟同首长是上下级之间的关系,要相互理解首长批评的好意,再说了,如果我不计前嫌,同意接受首长的关心和批评教育,最终我选择了后者。决心下了、心也定了,整整用了一星期的时间写了封回信给老部队老首长后,我很快就把精力投入到了正常的军校学习生活中去了。从那以后,和老部队老首长深厚感情在书信上来往、千万里西北边陲军校传书关心勉励,学习上出类拔萃屡得到军校中领导和教员好评。记得在79年底文化学习结业考试前,文化教员杨天佐让我们战斗骨干特殊学员根据自己部队的作战情况命名一道结业作文题,我命名的是:“记一位首长或战友”写的是我的老首长——————康虎振将军。

这篇“记一位我的老首长——————康虎振将军。”的结业作文成了传阅的范文,从此被人以刮目相看,我成了学习尖子。文化学习结业考试后,乌鲁木齐陆军学校近一千九百名战斗骨干特殊学员,因文化考试不合格被退军校50多名学员。现在想起来,当时的文化学习结业考试其实就是现在的高考。我们在老部队是一个部队,在军校又是一个大队的学员李天友就是那被退校50多名学员的其中一员,李天友是重庆市秀山土家民族苗族自治县石堤区人,黝黑带点红润的脸。可惜呀!一身过硬的单兵军事技术因身体健康原因就这样给废了。其实老天不仅有眼也有情。不然,它咋会在战友学员李天友离开我们时下起了雨呢?天公啊!您真会给我们装面子,要不我们怎么面对这高兴而来、因退学而去的凄凄场面!战友学员李天友走了,是我们在文化学习结业考试后被退校学员离队重新编队期间的一件伤感的事,在以后的很长时间里我们和万诗南、曾华平、朱建明、贾刚、高勇、涂德蕙、齐仁刚在军校期间都是品学兼优的优秀好学员,我们

几个战友还时不时的提起战友学员李天友。我一直在想:战友学员李天友这一脱下军装,复原回到家乡走向社会,他去做什么呢?他文化低复读考大学对他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谈,招工进厂他是农村户口对他无缘,唯一的出路是学个一技之长才能在社会上立足。后来听说李天友退学回到重庆市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石堤区中学食堂工作,1997年11月我跟黔江区委张书记下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检查工作时,抽空专程去石堤区中学看望李天友,可惜李天友有事外出了。

退学的战友学员离校后,学校重新编队了,我们二中队队长也换了,真正的军校生活开始了。早上六点起床哨一响,五分钟内楼下操

场上集合完毕,以班为单位二十分钟的军姿、队列、口令练习必修。但是新疆的冬天和南方不一样,冬天七点半差不多天就亮了,早上十点半才能有太阳!学员早上六点起床觉得有点过早,早晨起床推开单元门的一刹那,刺骨的寒风迎面吹来,好冷呀!冷的让人没有防备。1980年1月29日,我记得气温达零下30度,滴水成冰、呵气成霜。学校仍然要组织学员去操场晨练出操跑步。我们刚进军校的新党员们,以“家事终归小、国事大如天”的信念,视祖国和军队建设利益高于一切,默默奉献、无怨无悔,谱写了一曲曲精彩的人生赞歌。新疆有一句谚语叫“早穿皮袄午穿沙,围着火炉吃西瓜”可以大概的说明一下新疆那里的温差情况。冬天有时最低到零下20度, 南方人初进新疆,第一可能对温度不适应,第二由于这的气候干燥,有时可能会有流鼻血的,嘴唇发干等症状,队长和教导员大声问学员们,“新疆”好不好?学员们异口同声的回答,“新新是个好地方”就是天气经常是太冷若冰霜的,队长和教导员说,同学们,你们来新疆待久了就会适应了新疆的环境气候条件的,怕是到时要你离开新疆还舍不得呢......。

队长和教导员,各区队长拿着个小本子轮换着监督我们早操前的练兵情况,谁要是下楼晚了或练习不认真都会被记录在案。收操后整理内务,每周检查评比一次,并将检查评比结果记入个人毕业映像分。一天早、中、晚三餐饭前各中队必须整队唱歌,饭后集体上课,晚上统一自习,熄灯号响后都得熄灯上床睡觉。这一天下来还没来得及品味、新的一天又来到了,文化学习和军事训练课程表排得满满的,时间非常紧张。如果时间安排的不好就会连方便的时间都没有。这就

是我与同在一个战壕战斗过的149师师部警卫班战友们失去通信联系的主要原因。

军校学习期间,军事理论学习和实弹射是我的强项,实际操作对于一个警卫员出身的学员来说,我几乎不是什么困难事。但陆军学校要要求我们这批战斗骨干特殊学员必须从零开始,从新兵学起。教员和我们区队区队长郑吉武看我有军事理论的天赋,所以在军事技术实际操作中有意识的加大我的训练强度,我都感到有一种军阀作风的偏爱在我身上体现。比如:手榴弹投掷训练吧,我已经能投到四十二米以上了。可教员总是说我要领不够准确,硬是让我反复体会、来回的投掷,直到我投到四十五多米了,才说要领对了。可我感觉投五十米跟四十五米的动作要领没什么两样。后来我问教员,投四十五多米跟四十二米的要领不就一个动作吗?教员和我们区队区队长郑吉武笑着对我说:“怎么会一样呢,你军事理论那么好,讲起投弹理论你一套一套的,可就是没别人投的远,如果在部队光嘴上的功夫战士会信服你吗?”教员和我们区队区队长郑吉武的一句反问使我恍然大悟,才知道带兵不仅要言传而且要身教。这位教员和我们区队区队长

郑吉武对我的教诲,如我不是身临其境的话,那将永远都无法体会到这特殊军营里老师的憾慨和无私!.

我们战斗骨干特殊新学员新训的科目同全军所有的部队一样,都是按照条令和训练大纲来的。从立正、稍息开始,然后整齐报数、停止间转法、徒手敬礼、三大步伐及立定,还有坐下、蹲下、行进间转法、集合、解散等,最后是操枪训练。队列训练中,最累的莫过于正步走分解动作,一只脚站在地上,另一只脚踢出去,脚尖棚直,脚板离地面30公分,手臂作正步走的摆臂动作,上身保持立正姿势。这样,就一直站着,站得人浑身是汗,大腿发胀。班长呢?手里拿着一根小棍子,棍子上有画好的尺寸,他来回走动量我们踢腿的高度。有时候,几个班长在一起闲聊,好象把我们给忘了。有时候,班长看到我们实在坚持不住了,就冷不丁喊一声“二”,我们赶紧向前踢一步,换另个一只脚站着。他再一声“一”,我们又向前踢一步,又换脚站着。这样一天下来,大腿象灌了铅一样,以至于第二天起床时,腿都动不了。但第二天还是同样的动作,还要咬牙坚持,谁叫我们是军人呢?我们在学校所有队列动作后,就开始了操抢训练。我们用的是一种老式的半自动步枪,现在都已淘汰。那种枪有个优点,就是射程远,精确度高。缺点就是弹匣里存放子弹少,打得速度慢,打一次,须得将扳机拉一次再打。我们学会了拆枪、装枪,为打靶需要又学会了卧倒、匍匐前进等动作。我们在学习瞄靶时,教员告诉我们,要准星、缺口和目标三点成一线,真正打靶的时候,枪托要紧靠肩膀,做到人枪合一,还有一个经验之谈,就是瞄准靶心时,稍稍偏下一点,就可以打到10环。这个稍稍偏下一点,就得靠火候了。第一次打靶时,每人3发子弹,作为试打。结果,我打第一发时,才8环,报靶员指示偏左,我就调整一下,只有9环,报靶员又指示偏右。第三枪,我屏住呼吸,吸取前两枪的经验,终于打了个10环!三枪打27环,不算很好,好几个人打了27环,当然也有人打了个“光头”。正式射击考试时,每人5发子弹。大队长说,打50环者,给予嘉奖,45环以上,戴大红花。随着大队长的一声令下:“目标100米胸环靶,瞄准射击!”我们都趴在地下,认真地瞄准,都希望考个好成绩。这一次,我共打了47环,刚好优秀,胸前戴上了大红花。打得最高的是49环,有2个赏学员,这2个学员,一个是万诗南,一个是莫海涛,一个是重市黔江区人,一个是重庆合川市人,他受到了大队的口头表扬。回学校的路上,我们一直在唱着《打靶归来》: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把营归,胸前的红花映彩霞,愉快的歌声满天飞!当过兵的人都知道,部队里最难忘的是紧急集合!当我在别有洞天的梦境里与亲人相会时,突然一阵紧急的哨声吹响,原来是紧急集合!要求是:穿好自己的军装,扎腰带,戴帽子,把被子、蚊帐一起捆好,背包带成三横两竖,不准说话,不准开灯,以最快的速度在指定的地点集合。在军校里,我们学到了很多歌。如:《军歌》、《打靶归来》、《战友之歌》、《走向练兵场》、《我当上解放军》、《我爱领章红,我爱军装绿》等等。

“光阴似箭,时如流水,日月如梭,弹指一挥间”! 转眼军校生活快三年快结束了,毕业前的代职综合演练开始了。早上六点紧急集合全服武装,一大队所有战斗骨干学员队以中队为单位,按秩序依次登车,开始第一个演习科目———摩托化开进。训练内容有:按图行进、防空袭、行进间判定地形地貌的站立点和方位物;第二个演习科目———由摩托化改为徒步开进。训练内容有:图上按方位角行进、穿插、遭遇、伏击、反空降。一路上我们穿山越岭脚都磨起泡了,裆里面的那块零件都快磨没了。听人说,是校友——都同过窗、是战友——一都一起扛过枪。在这,我得补上一句,我们这帮战斗骨干特殊学员还一起磨过裆。呵呵!你么说,这一磨还真找到感觉了,一下子勾起了我对中越边境自卫反击那场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149师 ,1979年2月25日至3月5日,奉命在越北山区,与越军王牌316A师展开了一场动天地、泣鬼神的殊死对决。这是我军历史上进攻战斗中,唯一一次以一个王牌师对决敌方一个王牌师,堪称开了我军历史先河。越战争场面的记忆!仿佛又回到了1979。截然不同的是,战争和演习中的敌人是否是假设敌,不管是战争还是演习,我的感觉是阵地在谁的手里谁就是胜利者!

三年的军校生活,我感到军事理论学习时像个未来的指挥员,一接触到军事训练咋就觉得是部队连队里一个扛长枪的土兵。忘了开始是怎么过来的,但后来在训练或演习上,代完职后兵还是学员,队伍还是队长教导员的,活像是儿时的玩家家,可一遇到考试,有的学员就紧张了。有这样一个故事,不便在这里叙述一下:我们班和我同寝室的两位战友每晚熄灯后,拿着个手电筒蒙着被子一边看书一边咕噜着背复习题,搞得我根本无法睡觉。有一天,我到陆军学校卫生室开了点安眠药,因安眠药属于控制药品医生只给开了叁粒,当晚熄灯后我全部吃了。好家伙,早上起床号响了我还在呼呼大睡,我们区队长、班长使劲叫我,我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喊可就是起不来,班长强免把我拉起来,在厕所里又倒下了。这时他们紧张了,赶快把我送到了陆军学校住院部。中午了,药劲过了、瞌睡也睡醒了,我睁眼一看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跟前还站着女兵护士。我问她,我这是怎么回事?这位女护士说:“你病了,你们班的同志把你送到医院来的。”我说,我没病。说着拔掉吊瓶就要走,女护士拦在门口不让走,并说:“你要对你自己负责,你不能走!你走了我怎么给医院交代呀,”说着眼泪就要出来了。这下我可惊慌失措了,赶忙上前一边哄她一边说,我没病、我真的没病!你哭什么呀?好急人,你看你都是电影智取威虎山里参谋长邵建波唱的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的红旗挂两边的解放军女护士了。说到这她又笑了,这会我趁她不注意撒腿就跑。这就是我

心里珍藏了很久的三年军校生活长河里的一个小小插曲故事。

从医院跑回队里后,教导员问我:“怎么搞的?”我说同寝室的两位战友每晚熄灯后,拿着个手电筒蒙着被子一边看书一边咕噜着背复习题,搞得我根本无法睡觉,我吃了安眠药。教导员又说:“他们背书,影响你休息你也可以在大脑里温习一下功课嘛,你吃安眠药不仅影响你第二天学习,而且还会伤到别人的自尊心,好像你聪明别人就笨,懂吗?我说,那样我受不了,要不我看电视或去图书馆看书。教导员问我:“你能保证你每课都能考优秀?我说,能!我写保证。从那以后教导员特批我每晚可以到图书馆看一小时图书,但不能看电

视。

说到考试,给我的印象最深。现在回想起来,我的感觉那考场一点也不亚于战场!虽然是两种不同的场面,但它们却都是对人生的一种考验。就拿我来说吧,79年一战我虽然经受住了血与火的洗礼,生与死的战场考验,可对决定是否能长期穿上四个兜、背上那支两斤半的五四式手枪考场,我是写了保证、立下了军令状的!别人考个六

十分及格万岁,可我不行!我得像在战场上完成上级交给的战斗任务样————得兑现我80一90分的承诺!

1981年7月是我那不乏艰苦怀揣远大理想,实现从学员到军官可鉴的日子。三年军校的学习生活,哺育、滋养、成全了我,使我顺利通过了毕业考试、兑现了我80一90分的承诺。当我穿上第一套四个兜军装时,我首先想到的是部队老首长对我的关心、爱护、教育、培养,给了我人生最难得的军校学习深造机会。其次就是我的母校——乌鲁木齐陆军学校给我的学习、生活的条件是优越的、温度是适宜的、肥料是充足的、要求是严格的,下级对上级是绝对服从的。我就是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军营里锻造了我的人生、学到了其它学校所学不到的军旅生活中最宝贵的东西!手持学校发给我的毕业证书和介

绍信,挥泪告别了生活、学习三年的军校踏上了开往北边的汽车。

使得我们这批战斗骨干特殊学员毕业之后除少部分留校任教外,其余大部分同学都自愿申请或分配到了俗称“新西兰”(毕业学员对新疆、西藏、的尊称)的边防、雪域高原或戈壁滩上。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要分配到那里去,听我们中队教导员说,学校第一次分配方案上曾宪荣是分配在乌鲁木齐军区警卫连,后来学校第二次分配方案才把曾宪荣调整到去石河子军分区独立连的。教导员说,石河子的环境优美,那里的条件很不错。离校的时候,看到我们同学踌躇满志、兴高采烈的样子,我的情绪着实也受到了几分感染,仿佛是自己即将踏上征途而激动不已,心随理想而放飞。是啊,毕竟三年的辛勤耕耘已到了收获的季节,是啊!三年前,我们从对越自卫反击作战战场上下来的800多名战斗骨干特殊学员毕业后,就要分配到全疆各地部队去报效祖国、戍边卫疆的理想和信念很快就要实现了,因此从战友毕业学员们的脸上丝毫看不出去边疆部队接受垂炼的畏难情绪表露出来,自然也不可能预见到将来的军旅生涯甚至人生命运将会终年与风沙、刺骨的寒风、三九天气、高寒为伴。过着“早穿皮袄午穿沙,围着火炉吃西瓜”那种愉快的军旅生活,再加上边防哨所把以前的土块房早就换成了楼房,县城宽敞的城市街道,绿树、花草,处处透露着轻快的旋律,毕业学员们健康的笑脸,处处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

后来了解到,当崇高的理想和美好的憧憬化为残酷现实的时候,由于超现实的理想主义和吃苦耐劳的心理准备不足,这些同学的情绪大多发生波动,当真正开始经历戍边卫疆的人生考验时,才恍然大悟:噢!这就是“新西兰”,这就是祖国大西北边陲。但在以后的战斗岁月中,这些同学大多适应了环境并经受住了严峻的考验,提职晋衔,加官封爵,并在当地成家立业,养儿育女,倒也安于现状,其乐融融,多少映证了一句古话:“莫道人生无定着,能安身处即为家”。但也听说了有部分同学通过关系调回内地或提前转业地方工作。可以理解,天各一方,人各有志,“位卑未敢忘忧国”,只要心中装着伟大祖国的信念,谁说分配到哪里不能报效祖国母校呢?总之,军校生活是既艰苦又充满激情的人生经历,也是我的人生财富。是军校的培养教育才使我真正成为一名合格军人。如今多少年过去了,早已离开部队和军队院校的我仍然时时怀念那难以忘怀的岁月。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