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联合早报:俄乌之争及时改善中国战略地位2014-03-2115:25

中评社北京3月21日电/斯坦福大学国际安全和合作中心研究员薛理泰的分析,认为中国受益与俄乌争端,改善战略地位。以下是文章摘编。

《联合早报》报道,俄罗斯、乌克兰聚焦于克里米亚的争端,其实是在俄罗斯、乌克兰亲西方势力、美国和欧盟四方之间进行的一场赌局。在这场赌局中,俄罗斯输了第一局,美国、欧盟和乌克兰亲西方势力赢了;在第二局中,俄罗斯转守为攻,扭转了被动局面,稳操左券。

除了俄罗斯,过去乌克兰是前苏联最重要的加盟共和国。早先莫斯科评估局势,认为假如乌、俄关系继续恶化,乌克兰必然同欧盟建立经济同盟,日后俄罗斯只能沦为像德、英、法这样的二流国家;况且,乌克兰迟早会加入北约,今后俄罗斯在西边打开大门,就直面北约强大的军事力量,形禁势格,陷入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僵局。长此以往,俄罗斯仅能在国际舞台上扮演次要的角色,在制定世界秩序时被边缘化了。这是当初影响莫斯科决策的远程考量。

另外,克里米亚原本就是俄罗斯的领土,60年前被俄罗斯送给了乌克兰;如今当地居民绝大多数是俄罗斯族;位于克里米亚的塞瓦斯托波尔港又是俄罗斯黑海舰队的主要基地,如果俄海军被逼迁出该港,则黑海舰队不啻自废武功了。前述因素则是当初影响莫斯科决策的近程考量。

基此,无论克里姆林宫主人是谁,在克里米亚问题上难以作壁上观。究其底蕴,因为兹事体大,涉及俄罗斯核心利益,莫斯科势难坐视,而克里米亚又距离美欧心脏地带太远,美欧鞭长莫及。

2008年8月,俄罗斯在格鲁吉亚采取有力的军事行动,就是为了阻止格鲁吉亚加入北约。作为北约东扩的必然后果,乌克兰内部出现变乱,势难遏制地会投入西方阵营。乌克兰远比格鲁吉亚强大,俄罗斯自需谨慎对待。不过,让克里米亚重返俄罗斯,毕竟是一条底线,其他就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如今症结在于,俄罗斯下一步怎样走?16日,普京告诉德国总理默克尔,他正在关切乌克兰东部、南部的紧张局势。这显示他对克里米亚局势成竹在胸,正在目光远移,何去何从,尚待日后决定。

乌克兰东部、南部工业地区俄罗斯族众多,同西部农商业地区亲西方居民的矛盾正在激化,不能排除出现突发事变的可能性。届时普京仍然有出狠招援助该地区俄罗斯族的可能性。一次大战爆发,俄罗斯为了援助同属斯拉夫族系的塞尔维亚,不惜参战;二次大战中,希特勒挥师南下征服南斯拉夫和希腊,同稍后德军进攻苏联,也有密切的关系。鉴此,即使此刻美欧不想在克里米亚与俄罗斯对抗,以后也有可能处于“树欲静而风不止”的窘境。

假若俄罗斯跨越了红线,染指乌克兰其他地区,则大大提升了这场冷战结束以来最严重的东、西方对峙的赌注。美欧可能按照1994年美、俄、英、乌四国签订的《布达佩斯备忘录》,动用军事力量维护乌克兰的安全,联合对俄罗斯动武了。

冷眼旁观,读者可以发现,迄今中国从俄、乌争端中获利巨大,并且是战略性的获利,从而可能成为最大赢家。浅析如下:

首先,俄罗斯强硬出兵克里米亚,首次以武力改变了冷战以后欧洲的版图,是对美欧主导的国际秩序的一大挑战。西方或会得出结论,美国在军事领域最棘手的对手,亦即“老二”,应该是俄罗斯而不是中国,一度甚嚣尘上的“中国威胁论”就欠缺后劲了。

其次,严峻的事实摆在美欧面前,“西线无战事”此景不再矣。俄罗斯还没有恢复元气,尚且如此颉颃,日后美欧岂能对之掉以轻心?此后美国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时,再也不能摆脱后顾之忧,像过去那样锐意挺进了。换言之,美国再也不能继续将注意力聚焦于亚太地区了。美国贯彻亚太再平衡的政策迟早会失去以往的势头。这是不依人的主观愿望为转移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