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赢了吗? 兼驳吹捧普京的言论

乌克兰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3月16日举行公民投票,宣布克里米亚独立成为主权国家,并申请加入俄罗斯联邦。18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与克里米亚总理阿克肖诺夫在莫斯科签署克里米亚加入俄联邦条约。克里米亚历史上属于俄罗斯,俄罗斯居民占多数;苏联时期划归乌克兰加盟共和国,苏联解体乌克兰独立,把克里米亚裹走。克里米亚对俄罗斯来说是历史性的性命攸关的问题,是俄罗斯在黑海的唯一出海口。现在乌克兰倾向欧盟北约,俄罗斯把克里米亚抢回来,保住了黑海出海口。目前看来,似乎俄罗斯得手。但纵观历史,是小赢大输。

乌克兰局势的发展,克里米亚的公投在亲俄的乌克兰东部地区连锁效应,乌克兰第二大城市哈尔科夫,顿涅茨等多个城市,出现亲俄示威要求加入俄罗斯。俄罗斯势在必得,乌克兰无力与俄罗斯对抗,西方也不会在北极熊爪子下有大动作。乌克兰很可能走向分裂。以第聂伯河为界,以东属俄罗斯势力范围;以西更靠近欧盟北约。形成新的地缘政治平衡。

中国外交部19日表示,尊重各国的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是中方的一贯立场。克里米亚问题应在法律和秩序框架下寻求政治解决。各方应保持克制,避免采取激化矛盾的行动。国际社会应为缓和紧张局势作出建设性努力。

这是精明的正确的决策。弃权,既可以理解为不支持,也可以理解为不反对。不站边,坐山观虎斗,或可得渔翁之利。如果中国支持克里米亚的公投,打击分裂势力在台湾、香港、西藏、新疆也搞公投,就失去了的国际道义的原则,陷于被动,不利于国家和民族的根本利益。现实主义国际政治理论认为,国际政治是国家权力关系,外交是国家行为,与民意无关。

有些人或出于愚昧短视,或出于反政府心理,为普京叫好,给中国政府抹黑。他们不懂国际战略,也不配做中国人。如红歌会网连续发表张宏良《中国若再站错队,中华民族将万劫不复》《普京的动人演讲体现了毛泽东思想》《俄罗斯赢了,关键在哪里?》,就是典型崇俄反华卖国谬论。

张宏良一面说“乌克兰人民沦为资本寡头的政治炮灰”,一面说“支持克里米亚人民的选择,支持俄罗斯为民族生存而采取的正当防卫,就是在捍卫中华民族自身的生存和发展。”把俄罗斯的国家利益等同甚至高于中华民族的利益,把中国绑架在俄罗斯战车上,成为政治炮灰。这和“救美国就是救中国”一样,是出卖本民族利益的卖国言论。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一边倒不符合中华民族利益。

张宏良吹捧“普京太棒了”,“是继毛泽东之后,第一个把美国视为纸老虎到伟大政治家”,“是八十年代以来战胜美国和西方国家颠覆和瓜分的唯一国家领导人,从而为世界开辟了一个新纪元”。辱骂中国领导人被美国“吓尿了裤子”,“心甘情愿变成美国二奶”,“中国汉奸操控的铺天盖地舆论支持下,美国的掠夺和杀戮几乎达到了忘乎所以的巅峰地步”;美国“对中国更是连嫖客对待小姐都不如”,“在普京面前中国人应该脸红”。

张宏良说普京演讲《人民,只有人民才是政权的源泉》是“自毛主席逝世以来,毛泽东思想水平最高的一个领导人讲话”。普京演讲有硬话,也有软话。强调克里米亚历史和民族属于俄罗斯;指责乌克兰事件的背后一些人计划政变夺取政权,政变的主要执行者是民族主义者、新纳粹分子、恐俄者和反犹分子,带来的是恐怖、杀戮和种族迫害。针对西方指责俄罗斯违反国际法,普京说明克里米亚议会宣布独立,安排全民公决完全符合联合国有关民族自决的章程,乌克兰脱离苏联时也走了同样的步骤。西方承认科索沃从塞尔维亚独立出来是合法的,科索沃独立不需要得到任何中央政府的允许。联合国国际法庭根据联合国章程同意科索沃独立,“普适的国际法不会包含禁止独立的禁令”,“独立宣言或许经常违反母国家的法律,但这并不意味着它违反了国际法。”普京也向西方表示,他没有被使用向乌克兰动武的权力,俄罗斯的武装力量没有进入克里米亚,当地的俄罗斯驻军完全符合此前的国际协议。俄罗斯完全不反对与北约合作。苏联完全赞成德国人的历史性统一。希望为独立宣言而自豪认为自由高于一切的美国人民,面对克里米亚人民自由选择自己的命运,“理解理解我们吧”。

这不是毛泽东的风格。毛泽东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没说过人民出政权。毛泽东无法无天,不承认什么国际法,如果承认就不会与联合国军作战。毛泽东也从不要求敌人理解。

张宏良说俄罗斯“早在几年前就立法规定,凡是妖魔化苏联社会主义时代的人,处以两年以下有期徒刑”;“普京立法捍卫共产党的历史”。

这是造谣、歪曲和扯淡。2012年环球网有幸访谈中央民族大学张宏良教授(冒牌货),张就说“早在几年前俄罗斯就立法规定,凡是妖魔化前苏联历史的,一律追究刑事责任”。此前2009年张说,俄罗斯议会立法禁止妖魔化斯大林,禁止妖魔化苏联历史。”其实是2009年俄罗斯联邦总统梅德韦杰夫签署了“关于成立直属俄罗斯联邦总统的反企图篡改历史损害俄罗斯利益的委员会”的第549号总统令,委员会的任务主要是动员各界力量对篡改历史事实的事件进行资料汇编和分析,甄别歪曲历史事实和诋毁俄国家形象的现象与行为,编写有关报告提交给俄罗斯联邦总统;制定战略规划;提出对策建议等。同时,俄罗斯正在拟定“关于在独联体范围内打击纳粹主义、纳粹战犯及其帮凶复活”的法案,对苏联在二战中贡献进行任何形式的诋毁,歪曲、篡改历史的行为,例如“苏联不是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者,而是东欧的侵略者”的言论,拆毁历史纪念碑的行为等,都将被视为与鼓吹法西斯同等罪行。触犯法律的俄罗斯人或外国公民都将有可能受到3至5年的监禁。

张宏良篡改俄罗斯法律。俄罗斯的法律不是“妖魔化苏联社会主义时代的人,处以两年以下有期徒刑”,是针对歪曲苏联在二战中的历史作用,犯法者有可能受到3至5年的监禁。俄罗斯也没有妖魔化提法。普京不是共产党,立法捍卫共产党的历史就该让共产党上台。妖魔化苏联社会主义时代,始作俑者是索尔仁尼琴,普京亲自慰问。普京这次讲演也说,“曾经有过一段时间,克里米亚鞑靼人受到了非常残酷地对待,就像苏联的其他民族一样。我只说一点:当时受到镇压的有成百万的不同民族的人,当然其中也有俄罗斯人”;“30年代在乌克兰组织大规模镇压”。按张宏良说法,也是妖魔化苏联社会主义时代,该处以两年以下有期徒刑。

同样,而张宏良所谓“文革问题已成为斩杀中华民族的一把尖刀。只要留着全面否定文革这把尖刀,中国共产党和中华民族,就会被牢牢钉死在道德洼地上,永远也抬不起头来。人家只要天天骂你这“十年浩劫”,就能把中华民族骂成劣等民族”;“我给学生讲八国联军的京津大屠杀,美国灭绝印第安人,麦卡锡运动等,学生听得目瞪口呆。纷纷说,过去我们只听说过文革罪恶,没听说过美国罪恶;只听说过义和团杀人放火,没有听说过八国联军杀人放火”。也是篡改历史,该处以两年以下有期徒刑。

张宏良说,“俄罗斯赢在官员没有海外资产”。有什么根据?为了诬蔑诋毁中国,不惜捏造的谣言。社会变革转型期是腐败的高发期,俄罗斯也不例外。2011年俄杜马反腐立法委员会成员格纳基·古特科夫指出:“联邦统计署的数据并不能反映官员的真实收入,因为这个官方统计并没有考虑腐败因素。据专家估算,俄罗斯目前每年用于腐败的流动资金总量为3500亿美元。这就意味着,我们的官员平均每天要多分享10亿美元。”俄内务部经济安全和反腐败总局公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上半年,俄罗斯官员的平均每人受贿金额为30万卢布,远高于2010年同期的6.1万卢布。这意味着,官员平均受贿额这8个月里增长了4倍。内务部经济安全与反腐败总局局长杰尼斯·尔格洛波夫说:“俄罗斯官员的平均受贿金额每年都在增长,但在过去的一年中增速尤其快。最容易受贿的官员就是负责国家和政府采购的人员,其受贿所得一般都存在俄罗斯境外。”

张宏良既没有理论修养也没有历史文化知识,最大的本事是造谣扯谎惑乱民心。张宏良说,“这次克里米亚事件,完全印证了我们此前的判断,俄罗斯和美国这两个世界最强大国家,在2013年突然相继出台爱国法案,绝不是偶然的,而是世界即将进入大调整大变革大动荡的标志和反映,它标志着俄罗斯和美国已经同样意识到,面对未来的动荡世界,决定大国较量胜败的决定性因素,已经不再是武器,而是国民的爱国主义。国家内部爱国主义与卖国主义的较量,将决定国家的生死存亡。”

2013年俄罗斯和美国没有突然相继出台爱国法案。俄罗斯国家杜马2010年通过《国家秘密法修正案》,为反恐情报行动提供法律基础。扩大了“叛国罪”、“间谍罪”和“非法获取国家机密罪”的界定范围,强化了对非法获取和泄露损害国家利益情报的惩罚力度。俄罗斯媒体报道称,俄罗斯一些人权人士认为“修正案”与国际法和俄罗斯宪法相悖,让人感觉到斯大林肃反以及基本自由被限制时代重返俄罗斯,它的危险在于执法部门可以任意解释叛国罪,为打击反对派创造条件。2012年普京签署这一法案。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的也不是美国《叛国罪法》,美国没有《叛国罪法》。美国2001年通过颁布《爱国者法案》,为防止恐怖主义,扩大了美国司法部门的权限,规定只要法官“合理地相信”一个人有可能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无论对方是本国人还是外国人,都可以在没有任何法律证据的情况下加以逮捕,如果拒捕则可以格杀勿论。2011年奥巴马再次签署。俄、美的法案都是针对恐怖主义的,张宏良隐瞒这一主要性质,歪曲为“国家内部爱国主义与卖国主义的较量”,为恐怖主义开绿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5楼rpdlb

不管你怎么说,反正普京够爷们!

人类历史上杀人 放火 战争,为了什么?土地呀!占了地就是爷!其他的理由全是狗屁!三岁小孩都明白的道理,占地为王!

不知所谓的帖子 沉了吧

6楼xyr921

说实话,大家喜欢普京是因为他的行为符合中国利益:1、转移/暂时转移了美国紧盯中国的视线,俄美交恶符合中国利益;2、揭露了西方反华势力的真面目,一样的事情科索沃、克里米亚就是两套说辞。而在强硬的俄罗斯面前,西方表现出其欺软怕硬的纸老虎本质,这从另一个侧面敲打了国内的公知……

其实独立是否闹得起来关键还是看实力,而对普京和奥巴的偏好,在我来说就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罢了,大多数人都是这么想的!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