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绝对想不到 二毛应对俄军的“终极杀手锏”

你绝对想不到 二毛应对俄军的“终极杀手锏”

当地时间2014年3月19日,乌克兰顿涅茨克,乌克兰士兵正在城市的边境值勤,巨大的水泥路障挡住了路口。这里原本只是由乌克兰本土通往克里米亚半岛的通道,如今却成了乌克兰和俄罗斯两国的临时边界。

你绝对想不到 二毛应对俄军的“终极杀手锏”

你绝对想不到 二毛应对俄军的“终极杀手锏”

你绝对想不到 二毛应对俄军的“终极杀手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习帝二年春,乌国乱,民惑于欧、美,乌君亚氏不可制,乃遁俄,上书乞援。

俄大汗普京急召诸公卿议之,欲遣军平乌乱。 或曰:“乌千乘之国,久疏俄,且有美、欧之助,不胜则兵连祸结,覆阿富汗之前车,悔无及矣!”

左贤王梅氏曰:“自苏朝以降,美、欧窥视我等久矣。乌,吾国龙兴之地,唇齿之邦也,倘为美、欧得,则吾西门洞开,卧榻不宁矣。且其工农为我臂膀,黎民为我兄弟,不可不救。今其国乱,新君未定,犹鱼游沸鼎,危在旦夕,当乘机而下,进可并乌入俄,退可保黑海不失,美、欧之辈今已大不如昔,虚张声势耳,不足虑也!”

众皆言善,汗乃遣军千人,下克里米亚,围乌军于营,又陈兵十五万于俄乌界,熊视西方。

美君奥黑观海闻之,怒曰:“俄毛安敢造次,当制裁之!”竟不发一兵一卒。众小观之,阴以为有失威信,然惧其势大,未敢明言。俄军既入克里米亚,美、欧震动。

适逢俄将举盛会G8,美上卿克氏曰:“俄熊罴也,凶残暴戾,举世共愤,有德者耻与为伍,诸国共抵之,弗往!”

女王、高卢、意面、枫叶、倭五国纷纷附之,女王国丞相卡没轮更出核潜,恶声相加,独元首国女相默娘与汗有私情,不言。

汗闻之,哂曰:“来则G8,不来亦j8。”

乌僭君忧克地失,美、欧无援,乃传檄国内,召诸少年从军。然其昏庸,贪腐无度,众军早有倒戈附俄者,今民心既失,应者不及十一。

乃遣军士三百,徒手,执苏朝旌,徙克地,高呼曰:“美利坚助吾,吾有摄器!”

路人瞠目,皆曰卧槽,无一声援。

俄军中出力士数人,徒手布衣,立于阵前,蔑之曰:“汝屌甚,母可知?”

乌军顿失进退,乃蹴鞠于俄营前,以示抗议,兼稍挽颜面。

俄兵皆笑之,乌军乃掩面溃遁。

汗闻之,抚掌笑曰:“逗逼,逗逼!”

习帝携李相、诸卿围而观之,或问帝见者何,帝笑曰:“无他,惟酱油耳。”引而回朝,谓之众相卿曰:“欧、美乌合之众,图样图森破。 ”

嗟乎!观乌之时局,政事不通,民生凋敝,其势之乱,境况之惨,不忍言表。列强逐鹿其中,竟无一人听其言者,何也?弱国无外交尔!夫乌国者,大而不强,置于大世丛林之中,实乃砧上之鲜美鱼肉也。如此惨例,当诫之矣!

惜朝中或为美、欧所惑,言必称大美利坚民主人权,无事不为体制问,喧嚣之音,甚于尘上。有网友奋起驳之,谓美、欧欲陷我朝百姓于水火,前有奥黑会达赖,今有昆明之暴乱,亡我乱我之心,未尝歇也。我朝当团结自强,以御外敌。拒绝灌水

39楼 鄙视二鬼子fred
习帝二年春,乌国乱,民惑于欧、美,乌君亚氏不可制,乃遁俄,上书乞援。

俄大汗普京急召诸公卿议之,欲遣军平乌乱。 或曰:“乌千乘之国,久疏俄,且有美、欧之助,不胜则兵连祸结,覆阿富汗之前车,悔无及矣!”

左贤王梅氏曰:“自苏朝以降,美、欧窥视我等久矣。乌,吾国龙兴之地,唇齿之邦也,倘为美、欧得,则吾西门洞开,卧榻不宁矣。且其工农为我臂膀,黎民为我兄弟,不可不救。今其国乱,新君未定,犹鱼游沸鼎,危在旦夕,当乘机而下,进可并乌入俄,退可保黑海不失,美、欧之辈今已大不如昔,虚张声势耳,不足虑也!”

众皆言善,汗乃遣军千人,下克里米亚,围乌军于营,又陈兵十五万于俄乌界,熊视西方。

美君奥黑观海闻之,怒曰:“俄毛安敢造次,当制裁之!”竟不发一兵一卒。众小观之,阴以为有失威信,然惧其势大,未敢明言。俄军既入克里米亚,美、欧震动。

适逢俄将举盛会G8,美上卿克氏曰:“俄熊罴也,凶残暴戾,举世共愤,有德者耻与为伍,诸国共抵之,弗往!”

女王、高卢、意面、枫叶、倭五国纷纷附之,女王国丞相卡没轮更出核潜,恶声相加,独元首国女相默娘与汗有私情,不言。

汗闻之,哂曰:“来则G8,不来亦j8。”

乌僭君忧克地失,美、欧无援,乃传檄国内,召诸少年从军。然其昏庸,贪腐无度,众军早有倒戈附俄者,今民心既失,应者不及十一。

乃遣军士三百,徒手,执苏朝旌,徙克地,高呼曰:“美利坚助吾,吾有摄器!”

路人瞠目,皆曰卧槽,无一声援。

俄军中出力士数人,徒手布衣,立于阵前,蔑之曰:“汝屌甚,母可知?”

乌军顿失进退,乃蹴鞠于俄营前,以示抗议,兼稍挽颜面。

俄兵皆笑之,乌军乃掩面溃遁。

汗闻之,抚掌笑曰:“逗逼,逗逼!”

习帝携李相、诸卿围而观之,或问帝见者何,帝笑曰:“无他,惟酱油耳。”引而回朝,谓之众相卿曰:“欧、美乌合之众,图样图森破。 ”

嗟乎!观乌之时局,政事不通,民生凋敝,其势之乱,境况之惨,不忍言表。列强逐鹿其中,竟无一人听其言者,何也?弱国无外交尔!夫乌国者,大而不强,置于大世丛林之中,实乃砧上之鲜美鱼肉也。如此惨例,当诫之矣!

惜朝中或为美、欧所惑,言必称大美利坚民主人权,无事不为体制问,喧嚣之音,甚于尘上。有网友奋起驳之,谓美、欧欲陷我朝百姓于水火,前有奥黑会达赖,今有昆明之暴乱,亡我乱我之心,未尝歇也。我朝当团结自强,以御外敌。拒绝灌水

此贴甚吊

39楼 鄙视二鬼子fred
习帝二年春,乌国乱,民惑于欧、美,乌君亚氏不可制,乃遁俄,上书乞援。

俄大汗普京急召诸公卿议之,欲遣军平乌乱。 或曰:“乌千乘之国,久疏俄,且有美、欧之助,不胜则兵连祸结,覆阿富汗之前车,悔无及矣!”

左贤王梅氏曰:“自苏朝以降,美、欧窥视我等久矣。乌,吾国龙兴之地,唇齿之邦也,倘为美、欧得,则吾西门洞开,卧榻不宁矣。且其工农为我臂膀,黎民为我兄弟,不可不救。今其国乱,新君未定,犹鱼游沸鼎,危在旦夕,当乘机而下,进可并乌入俄,退可保黑海不失,美、欧之辈今已大不如昔,虚张声势耳,不足虑也!”

众皆言善,汗乃遣军千人,下克里米亚,围乌军于营,又陈兵十五万于俄乌界,熊视西方。

美君奥黑观海闻之,怒曰:“俄毛安敢造次,当制裁之!”竟不发一兵一卒。众小观之,阴以为有失威信,然惧其势大,未敢明言。俄军既入克里米亚,美、欧震动。

适逢俄将举盛会G8,美上卿克氏曰:“俄熊罴也,凶残暴戾,举世共愤,有德者耻与为伍,诸国共抵之,弗往!”

女王、高卢、意面、枫叶、倭五国纷纷附之,女王国丞相卡没轮更出核潜,恶声相加,独元首国女相默娘与汗有私情,不言。

汗闻之,哂曰:“来则G8,不来亦j8。”

乌僭君忧克地失,美、欧无援,乃传檄国内,召诸少年从军。然其昏庸,贪腐无度,众军早有倒戈附俄者,今民心既失,应者不及十一。

乃遣军士三百,徒手,执苏朝旌,徙克地,高呼曰:“美利坚助吾,吾有摄器!”

路人瞠目,皆曰卧槽,无一声援。

俄军中出力士数人,徒手布衣,立于阵前,蔑之曰:“汝屌甚,母可知?”

乌军顿失进退,乃蹴鞠于俄营前,以示抗议,兼稍挽颜面。

俄兵皆笑之,乌军乃掩面溃遁。

汗闻之,抚掌笑曰:“逗逼,逗逼!”

习帝携李相、诸卿围而观之,或问帝见者何,帝笑曰:“无他,惟酱油耳。”引而回朝,谓之众相卿曰:“欧、美乌合之众,图样图森破。 ”

嗟乎!观乌之时局,政事不通,民生凋敝,其势之乱,境况之惨,不忍言表。列强逐鹿其中,竟无一人听其言者,何也?弱国无外交尔!夫乌国者,大而不强,置于大世丛林之中,实乃砧上之鲜美鱼肉也。如此惨例,当诫之矣!

惜朝中或为美、欧所惑,言必称大美利坚民主人权,无事不为体制问,喧嚣之音,甚于尘上。有网友奋起驳之,谓美、欧欲陷我朝百姓于水火,前有奥黑会达赖,今有昆明之暴乱,亡我乱我之心,未尝歇也。我朝当团结自强,以御外敌。拒绝灌水

高考满分作文

102楼ct1989918

习帝二年春,乌国乱,民惑于欧、美,乌君亚氏不可制,乃遁俄,上书乞援。俄大汗普京急召诸公卿议之,欲遣军平乌乱。 或曰:“乌千乘之国,久疏俄,且有美、欧之助,不胜则兵连祸结,覆阿富汗之前车,悔无及矣!”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左贤王梅氏曰:“自苏朝以降,美、欧窥视我等久矣。乌,吾国龙兴之地,唇齿之邦也,倘为美、欧得,则吾西门洞开,卧榻不宁矣。且其工农为我臂膀,黎民为我兄弟,不可不救。今其国乱,新君未定,犹鱼游沸鼎,危在旦夕,当乘机而下,进可并乌入俄,退可保黑海不失,美、欧之辈今已大不如昔,虚张声势耳,不足虑也!”众皆言善,汗乃遣军千人,下克里米亚,围乌军于营,又陈兵十五万于俄乌界,熊视西方。美君奥黑观海闻之,怒曰:“俄毛安敢造次,当制裁之!”竟不发一兵一卒。众小观之,阴以为有失威信,然惧其势大,未敢明言。俄军既入克里米亚,美、欧震动。适逢俄将举盛会G8,美上卿克氏曰:“俄熊罴也,凶残暴戾,举世共愤,有德者耻与为伍,诸国共抵之,弗往!”女王、高卢、意面、枫叶、倭五国纷纷附之,女王国丞相卡没轮更出核潜,恶声相加,独元首国女相默娘与汗有私情,不言。汗闻之,哂曰:“来则G8,不来亦j8。”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乌僭君忧克地失,美、欧无援,乃传檄国内,召诸少年从军。然其昏庸,贪腐无度,众军早有倒戈附俄者,今民心既失,应者不及十一。乃遣军士三百,徒手,执苏朝旌,徙克地,高呼曰:“美利坚助吾,吾有摄器!”路人瞠目,皆曰卧槽,无一声援。俄军中出力士数人,徒手布衣,立于阵前,蔑之曰:“汝屌甚,母可知?”乌军顿失进退,乃蹴鞠于俄营前,以示抗议,兼稍挽颜面。俄兵皆笑之,乌军乃掩面溃遁。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汗闻之,抚掌笑曰:“逗逼,逗逼!”习帝携李相、诸卿围而观之,或问帝见者何,帝笑曰:“无他,惟酱油耳。”引而回朝,谓之众相卿曰:“欧、美乌合之众,图样图森破。 ”嗟乎!观乌之时局,政事不通,民生凋敝,其势之乱,境况之惨,不忍言表。列强逐鹿其中,竟无一人听其言者,何也?弱国无外交尔!夫乌国者,大而不强,置于大世丛林之中,实乃砧上之鲜美鱼肉也。如此惨例,当诫之矣!惜朝中或为美、欧所惑,言必称大美利坚民主人权,无事不为体制问,喧嚣之音,甚于尘上。有网友奋起驳之,谓美、欧欲陷我朝百姓于水火,前有奥黑会达赖,今有昆明之暴乱,亡我乱我之心,未尝歇也。我朝当团结自强,以御外敌。拒绝灌水潜水多年,被此贴给炸出水面了。怎一个屌字了得啊!

39楼 鄙视二鬼子fred
习帝二年春,乌国乱,民惑于欧、美,乌君亚氏不可制,乃遁俄,上书乞援。

俄大汗普京急召诸公卿议之,欲遣军平乌乱。 或曰:“乌千乘之国,久疏俄,且有美、欧之助,不胜则兵连祸结,覆阿富汗之前车,悔无及矣!”

左贤王梅氏曰:“自苏朝以降,美、欧窥视我等久矣。乌,吾国龙兴之地,唇齿之邦也,倘为美、欧得,则吾西门洞开,卧榻不宁矣。且其工农为我臂膀,黎民为我兄弟,不可不救。今其国乱,新君未定,犹鱼游沸鼎,危在旦夕,当乘机而下,进可并乌入俄,退可保黑海不失,美、欧之辈今已大不如昔,虚张声势耳,不足虑也!”

众皆言善,汗乃遣军千人,下克里米亚,围乌军于营,又陈兵十五万于俄乌界,熊视西方。

美君奥黑观海闻之,怒曰:“俄毛安敢造次,当制裁之!”竟不发一兵一卒。众小观之,阴以为有失威信,然惧其势大,未敢明言。俄军既入克里米亚,美、欧震动。

适逢俄将举盛会G8,美上卿克氏曰:“俄熊罴也,凶残暴戾,举世共愤,有德者耻与为伍,诸国共抵之,弗往!”

女王、高卢、意面、枫叶、倭五国纷纷附之,女王国丞相卡没轮更出核潜,恶声相加,独元首国女相默娘与汗有私情,不言。

汗闻之,哂曰:“来则G8,不来亦j8。”

乌僭君忧克地失,美、欧无援,乃传檄国内,召诸少年从军。然其昏庸,贪腐无度,众军早有倒戈附俄者,今民心既失,应者不及十一。

乃遣军士三百,徒手,执苏朝旌,徙克地,高呼曰:“美利坚助吾,吾有摄器!”

路人瞠目,皆曰卧槽,无一声援。

俄军中出力士数人,徒手布衣,立于阵前,蔑之曰:“汝屌甚,母可知?”

乌军顿失进退,乃蹴鞠于俄营前,以示抗议,兼稍挽颜面。

俄兵皆笑之,乌军乃掩面溃遁。

汗闻之,抚掌笑曰:“逗逼,逗逼!”

习帝携李相、诸卿围而观之,或问帝见者何,帝笑曰:“无他,惟酱油耳。”引而回朝,谓之众相卿曰:“欧、美乌合之众,图样图森破。 ”

嗟乎!观乌之时局,政事不通,民生凋敝,其势之乱,境况之惨,不忍言表。列强逐鹿其中,竟无一人听其言者,何也?弱国无外交尔!夫乌国者,大而不强,置于大世丛林之中,实乃砧上之鲜美鱼肉也。如此惨例,当诫之矣!

惜朝中或为美、欧所惑,言必称大美利坚民主人权,无事不为体制问,喧嚣之音,甚于尘上。有网友奋起驳之,谓美、欧欲陷我朝百姓于水火,前有奥黑会达赖,今有昆明之暴乱,亡我乱我之心,未尝歇也。我朝当团结自强,以御外敌。拒绝灌水

听说中国很多的军事网站,在J20通过网络曝光后,国外的情报机构便设置专门机构监视军网。 我想说我们要是都用文言文,会急死这帮货吗?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