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1934年的时候,抗日这个词汇,还是国民党政府统治下的禁词。《中日战争之我见》里,林语堂先生对抗日战争前的1930年到1936年间国民党政府统治的现状进行了无情鞭挞。 以下是摘录的几条实录,看看那时的中国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政府是如何不惜实行最严格的新闻检查,并严格禁止示威.游.行以压制反日情绪的呢?尽管有着种种防备,学生的示威游行还是爆发了,警察竟然挥舞着大刀朝学生砍杀。是同样的大刀,燕京的学生们曾经送给,过去在长城上抵御日本军队的第二十九师;还有,在寒风刺骨的天气里,警察们拿着消防水管朝示威游行的学生身上浇凉水。1930年5月,我目睹了成千上万的北平学生的一次示威游行,后来都血流满面地坐在黄包车里被拉回去。但是政府的新闻检查是如此的严格,几天之后我回到上海,发现上海的中国报纸没有登出一条有关示威游行的消息。

1935年中国海关的官方报告说,在仅仅九个月内,华北的大量走私已使关税直接收入的损失,超过2500万元中国货币。然而,关于这种大规模走私哪怕是只言片语的报道或评论,在中国报纸上也是不许可的,尽管这种走私已经进行了一年多;直到伦敦和纽约的报纸纷纷报道详情,中国报纸才开始有所披露。另一次本已准备好的上海大学生的示威游行,又因中国宪兵闯入复旦的男女生宿舍抓走八个学生而告夭折,那是在1936年3月24日。次日,除英文报纸在头版头条刊登这个事件之外,中国报纸对此事只是一笔带过,还刊登了新闻发布中心发表的一篇淞沪警备司令的发言:少数共.党学生如此无视法纪,指挥总部的联络官员命令上述学校当局交出共.党不法分子,同时提醒那些好学生不要被共.党利用,劝说他们要专心读书。近在1936年秋,八个很有声望的中年编辑和律师没有一个人有任何共.产.党嫌疑,但全部在上海遭到逮捕和关押,罪名是公开组织反对日本侵略的团体。直到战争爆发才被释放,因为其时孙逸仙夫人到法院抗议,要求同服爱国罪;“如爱国无罪,则应同享自由。”

在抗战正式开始之前,国内的魑魅魍魉,是如何让民族的尊严遭到了践踏,还不许发一腔的悲声。又是如何给了侵略者敢于入侵这个4万万5千万人口的,大他们国家百倍的中国的胆。这就是今天炮党粉整天吹嘘要求给炮党进行所谓公正的炮党,当年是怎么回事!这就叫做抗战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