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平:我们的英雄都去哪儿了?

周小平:我们的英雄都去哪儿了?

一个国家招不招人喜爱,主要还是看这个国家混得咋样。一个充满了英雄和朝气的国家自然会有人去爱,而反之一个充满了民粹大亨和扭曲段子的国家是不会有人去爱的。我们这个民族从来都不缺英雄,但老百姓却很少能看到他们。至于为什么会这样,英雄都去哪儿了?则是一个复杂的故事,这个故事有点长,我想先从马年春晚结束之后发生的事情开始说起。 马年伊始,在有些人刚走出演播室就开始上网怒骂中国文化和体制的时候,有一个叫王芳的小姑娘在走出了演播室之后,还继续唱着她的英雄组歌,并且敢于在微博上骄傲地宣称自己热爱这个国家。当看到她那样在网上说自己爱国的时候,我这个互联网老兵当然知道等待她的一定是铺天盖地的造谣漫骂,一定是技术员对她实施各种删粉手段和封口以及拉偏架。果然没过多久,各种造谣小姑娘是*女的段子铺天盖地,她的微博先是被禁止评论,再是关注她的粉丝总会莫名其妙地被取消关注。看着她遭遇的种种,我不经意间是想起了十几年前在西藏边防打演习时,我在寒风中看到的一朵小格桑花,它在一片乱石堆和狂风中显得如此不堪和孱弱,似乎随时都可能被那些向刀子一样的寒风吹折。然而当夏天来临,我们再次去边防巡逻的时候,我却看到那一片山坡,已经开满遍地的格桑花了。看到这里,你一定以为我接下来会写:“因此冬天一定会过去,春天一定会到来。”不,你错了,我不想说那种自欺欺人的话,好事不会从天而降,任何事情我们不去努力就永远不会有任何改变,只会越来越糟。 每年上千亿的媒体经费,养活着难以计数的自诩公道良心的中国媒体人,可你们就这样看着那么多污言秽语去冲击一个小姑娘,而且看得心安理得。在我看来,这不仅懦弱而且愚蠢。 但即便看到中国的某些媒体人如此懦弱和愚蠢,我依然对这个国家这个政府甚至这个党抱有信心。这种信心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国家这个党有在长津湖不惜把自己活活冻成冰雕一百多个卫国英雄,有钱学森那样的科研先辈;不仅仅是因为有像王芳这样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懵懂爱国少女,有罗阳那样的沉默脊梁;不仅仅是因为有王伟的牺牲,有南斯拉夫大使馆的鲜血和有银河号的委屈;也不仅仅是因为有那些连背心都布满破洞,在大热天蹲在发烫的水泥地上吃着盒饭就把歼10造出来了的大批中国无名科研英雄和无名工业人,有那些个只能骑着自行车吭哧吭哧地在歼20后面跟场的工程师和老专家;更不仅仅是因为我傻到不知道你们当中有很多懦夫和庸人;而是因为像我这样的人碰巧知道了这些共和国沉默脊梁们的故事,因此我知道谁才是这个国家英雄。

事实上,恰恰是由于这些沉默脊梁们的不断牺牲和奋斗,才换来了今天中国人的来之不易普遍安全和富足的生活。然而那些坐在他们劳动成果之上的张嘴吃现成的个别艺人,妓者,演员,文人,成天吃饱了没事干,不仅不去宣传这些沉默的英雄,不仅不去传播他们的故事,而且还鄙视他们咒骂他们,说什么中国工业化污染环境破坏天道,说什么中国模式走错路了。的确,这个国家是出了点问题,因为这个国家的嘴巴在诅咒养育自己的双手。 我在想,如果这个国家永远都是所谓的xxx、八股文痞、自由斗士、无良律师、黑心记者、异见领袖、鸡汤导师、民粹大亨们在舞台上活跃的话,是到死也培养不出一个爱国者的。幸好这个国家还有无数沉默脊梁的存在,因此才有了我们这些爱国者的存在。可是每当想起那些沉默脊梁们的付出和心酸时,我心里就会难受。而每当想起某些妓者、公知、媒体人们的无知做作和懦弱愚蠢时,我心里又会鄙夷。但是没关系,真的没有关系。一个国家就好像人体一样是一个有机的整体,既然有他们那样的脊梁,那么也有一部分残渣败类亦不足为奇。历史会公正的记录下每一个人的嘴脸,时间刻画出白骨,没有人可以脱罪。 有电视主持人跟我说:“哎哟,周小平我跟你说,中国最恶心了,没有一样吃的东西是安全的,上次我们去日本,哇塞那个日本XX雪花牛肉可好吃了,全是原生态和中国的大不一样,我回国的时候给自己装了一大包回来囤冰箱里慢慢吃。” 然后我默默地向她转发了那条日本XX雪花牛肉其实是在苍蝇成堆的加工厂用病死猪肉熬油并注射到牛肉里制造出来的那条新闻,然后他就把我拉黑了。 还有大社记者跟我说:“周小平,我跟你说,全世界真的只有中国有污染,我去巴黎出差,哇塞,连空气都是甜的。而且我回国那天,飞机刚一飞入中国国境我就开始咳嗽,你说我们都污染成啥样了?”我回答他说:“首先飞机是在平流层,那里不仅没有Pm2.5,连pm0.5都没有。其次法国pm2.5每年冬天也双爆表,前几天一直都是好几百,这几天正在搞单双号限行呢,限行后好几天才刚刚恢复成100多,比今天的北京还高20呢。法媒的报道你没看吗?”然后他就开始大骂我是五毛。 更有知名导演人跟我说:“周小平,你看我们中国什么都不行,中_央还要我们宣传中国梦,这可怎么办呢?我们中国科技不行,民生不行,文化不行,体制不行,创新不行,环境不行,什么都不行,怎么和外国比呢?因此我们只能这样,就是找一些孤寡老人啊,留守儿童啊,街头艺人之类的来说出他们的故事,这样老百姓就会觉得其实自己还算幸福,这就是中国梦啊,你觉得怎么样?” 我回答:“你凭什么说中国什么都不行?你知道不知道中国在追赶西方工业体系和民生的过程中付出了多少代价?产生了多少罗阳式的英雄?有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他们茫然摇头。而这些人掌握着我们这个国家的喉舌。 一开始我以为这只是一个导演的奇葩想法,直到最近每次打开视频网站或电视机看到一些关于中国梦和正能量的节目时,我才发现这绝对不是个孤立现象。那些试图描述中国梦和正能量的节目总是在讲述三四种关于中国梦和正能量的故事,其中一种是关于癌症的,另外一种是关于残疾人的,还有一种是关于街头艺人的。并不是说癌症病人不可怜,残疾人创业不值得帮,更不是说街头艺人不好。但是这是关于中国梦和正能量的节目啊,它又不是《感动中国》。 是的,这个国家的各类媒体都充斥着这样的情况,充斥着各种脑洞大开的废物和奇景。我们怎能指望这台戏好看好听呢?也许在某些媒体人眼里中国唯一的正能量就是残疾人,癌症患者和街头艺人。至于这个国家的英雄,那些沉默的脊梁,他们那双瞎睛永远都看不见。经历了一百多年的风风雨雨,经历了前三十年的辛苦和后三十年的改革,今天的年轻人需要的是那些真正引领他们积极向上的傲气来帮助他们建立一个光荣复兴的中国梦,而不是成天听你们像祥林嫂一样絮絮叨叨说自己家里有多少孤寡病患来建立“正能量”。人们只会爱慕一个强大的祖国,一个勇敢的祖国,一个自信乐观的祖国,一个纵横捭阖的祖国,而绝不去会爱慕一个病歪歪,自我贬低,自卑颜秽的弱鸡祖国。同情不是爱国主义,崇拜才是。一个国家的气质若不能引人崇拜,那就只能任人践踏。 看够了某些中国媒体人的昏庸无能,让我们再来看看美国的宣传工作者是怎样做的吧。美国人的超级大片里,拯救地球的绝大多数是那些了不起的科学家,而中国的电影里,你看不到中国的科学家在干嘛。美国人在每一集超人电影总都安排从马路边救起小姑娘的片段来弘扬雷锋精神,而我们这边对好人好事却只有质疑,2006年彭宇承认自己撞到老太太,有7个目击证人都证明亲眼看到彭宇撞到老太太。但几年后在案件二审宣判时,一些媒体记者,公知大V电视台一拥而上将其炒作为“扶摔倒老婆婆反被讹诈。”成功营造了全社会都不敢再做好事的风气。当时微博一夜之间所有公知大V集体转发内容整齐划一的“哥过去是开奔驰的,现在骑自行车了,就因为扶过三次老太太。” 那段子还终于被搬上了春晚,进一步发冷发黑。 美国人塑造雷锋,中国人推倒雷锋。 美国人可以把有利于自己的科学英雄,宇航员,科学家,工程师包装成人类的明星,偶像,英雄。阿姆斯特朗一句话,宣传得连村里的孩子都知道,而中国的科学家,科学英雄,宇航员,工程师却永远是沉默的英雄,他们凭什么就非得沉默? 美国人弘扬战争英雄,连喜欢活剥人皮做成人皮鞋穿的华盛顿都宣传成了圣人,连在内战中指挥下属军官奸淫整个投降城市女性的林肯也被吹捧为解放者。就连普通美国人的形象也巧妙地在《1942》《金陵十三钗》《南京南京》这样的战争影片里得到了升华,他们的形象从参与过对中国烧杀抢夺,奸淫掳掠的战争罪犯形象,整齐划一地被美化成了“救苦救难的神父”,“报道真相帮助中国人的英雄记者”。而中国人自己的战争英雄呢,无人记得。即便被提起来,也是各种谣言和抹黑满天飞,微博大V作业本竟然说邱少云是烤肉而且只有半面熟…微信更是有职业帐户专门负责昼夜不停地中国的抹黑历史人物和历史英雄。 深深记得有一次当我和一个十分看贬中国,十分看好美国的年轻人聊了两个小时,推心置腹地把我所知道的中国的历史,中国取得的进步,中国的创新能力,中国的军力进步,食品以及环境问题的全球视野,东欧民主化之后的景象,中国政府在全球范围内争取的利益,以及中美的博弈格局讲给他听了之后,他对中国的印象顿时改观了不少,然后他很疑惑地问我:“如果中国这些年真的有这些进步的话,怎么官方宣传从来没有过呢?” 呵呵,其实官方的宣传是有的,只是都淹没在那些完全没有人会看得进去的大部头和沉繁的资料堆里了。 当前苏联把自己的文化和理念用最好的木浆纸,最无可挑剔的印刷机和最昂贵的烫金的封面印刷成书并配送到全党一人一本却被束之高阁的时候,美国人栽培的苏联公知们却把自己那通俗易懂,乐趣横生,却毫无道理的信息毒药印在了低廉的地摊读物中,获得了苏联底层人民的人心。因此当苏联解体时,偌大一个党,竟无一人是男儿。今天当公知段子通过微博微信真正走入群众路线时,文宣却还在赶那些没人听得进去的老三样,铺天盖地刷满“中国何以强,缘有共_产_党。”的标语,再配上几个不知道哪个年代装束的泥人画,天雷滚滚。完全不管别人的受得了受不了,搞得最铁杆爱国的自干五看了以后都反胃不止,我说这是搞什么飞机啊。殷鉴不远。 但即便是这样,我觉得中_央能走出这一步已经很难很不容易了,治理大国就是这么难,事情还真不是容易说改观就改观的,毕竟治大国如烹小鲜嘛。至少马年的春晚总算解决了打开门的问题不是吗?至少还出现了一个能台上台下言行一致的王芳小姑娘不是吗?至少官方还想起来需要理直气壮地宣传一下自己了不是吗? 也许是因为被这些糟心的事情包围得太久,我急需补充一点正能量,所以厚着脸皮从南车要了一个开放日的参观名额,并约上了逆光飞行君一起去看看南车的研发中心,和这个国家本不该沉默的脊梁们在一起坐坐,和他们说说话。第一天的参观过程中看了很多展板,很多数据,也看到了像科幻片中的场景一样的实验室,和穿得像太空人一样的科研技术人才,更看到了国产的IGBT生产线,这些东西很漂亮,但是无法打动人。展板里大多都是一些冰冷的数据,没有人的故事,这和我们看到美国宣传自己的科技力量是不一样的。假使你去参观美国的NASA,你去看美国的物理研究所,首先看到的会是阿姆斯特朗的人生,是霍金的奋斗,是爱因斯坦的不屈,是冯布劳恩的天份,但在中国的媒体人笔下,你却只能看到冰冷的数据,看不到创造这些数据的英雄。 真正的惊喜来自于第二天参观车间的环节,一个南车的技术工程人员承担起了解说工作。这个四十多岁的汉子拿着麦克风的样子显然没有他拿着专业工具的样子显得自然和熟练,他有些紧张地站在那里不停地说着南车这些年来取得的进步,和社会上对他们的误会和非议。他说:“中国技术人才很了不起啊,南非要买高铁列车,可是那个国家比较乱,电网割据,一段路是直流电,一段路是交流电,他们想买一辆可以即在直流电上跑又在交流电上跑的高铁列车。找到日本,日本做不到,找到西门子,西门子捣鼓了半天捣鼓不出来,最后找到我们南车,我们就给他们解决了这个问题,让烈车即能跑直流电又能跑交流电。”这时候人群里有人问说:“南车有创新吗?技术比得上国外不?”这位四十多岁的汉子显然经常遇到这样的问题,于是显得有些激动,他赶忙连连点头地说道:“有的,有的!”生怕别人不相信,还招呼着大家到一台巨大的设备面前说:“来来,大家看看这个,这个原来全世界是美国做得最精密,最好。但现在不是了,我们南车做的精密程度和工艺水平已经超过美国了,美国也不是什么都好啊,我们也有比美国好的东西啊…… 对对,还有这个,这个设备是我们自主创新的,我跟你讲它有多好啊,这个东西它的解决方案比西门子的先进多了……”。我能感受到他那种发自内心的对国家热爱以及对身为中国人的骄傲。 看着这个四十多岁的技术工程汉子面色通红地向大家急切的解释着自己的东西有多好的时候,我心里涌动起一阵酸楚。嘈杂的车间突然安静了下来,我听不到周围的声音,也听不清他后来说了些什么,只看着他带着参观者走到一个又一个的设备面前,急于表达着什么,似乎想通过这种方式让全世界知道他们的努力,好让全世界分享这份属于中国人的骄傲。恍惚间我没有来由地想起了我十几年前刚来北京时候认识的一个朋友。那时候我们都是刚刚离开家乡的北漂,即没有钱,也没有安稳的工作,只有一份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实现的梦想。但那小子偏偏在那个时候喜欢上了一个美丽的姑娘,无奈姑娘对他并不在意。有一次我在他的出租屋里一块儿喝酒聊天谈理想的时候,突然他喜欢的那个姑娘来电话说电脑坏了问他能不能帮忙修修,他连忙跳起来说没问题。然后猛地冲进卧室翻箱倒柜地想找出一件最帅的衣服穿上之后再去赴约。尽管他如此渴望得到姑娘的芳心,但女神还是在他修好电脑之后就无情地将他送出家门并从此再没有联系过他。有时候世界就是这样冷酷,尽管这个工程师如此地渴望自己所从事的事业被更多人认可,但我知道就在这间车间的门外,在那浩瀚如烟海的网络空间,微博微信还是充满了对他们的非议和漫骂。那些坐在五光十色的各类演播室,或者富丽堂皇的写字楼里挎着名牌包,敲着笔记本,娇柔做作的一些主持人,记者,媒体人眼里和心里,他们还是一群一无是处的技术民工,只配得到咒骂而不是仰慕。也许,这个国家真的病了,因为这个国家的喉舌正在唾弃自己的脊梁。 转眼十多年过去了,当年我和当年那个哥们的梦想到如今算是都渐渐实现了。当初那个穷哥们如今已是金玉满堂、雕楼锦裘、花团锦簇,我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当年他对那个姑娘的一片碧海青天夜夜心。但反正直到今天,每当我们在一起吃饭或者聊天喝茶时,在他转身去挂外衣或者翻手提包的时候,我总会想起当初他在出租屋里慌乱地翻找衣服的样子。也许有一天,当中国独步天下的时候,也会万邦来朝、贺喜连连,今天所有扣在中国身上的帽子或者白眼都会一扫而空,但愿到了那时候,这个国家还能记得自己今天的这份窘迫。 这个时代是一个关键的历史拐点,中国的命运和走向因此变得至关重要,因此这是一幕时代大剧。在这个时代大剧的舞台上,上场表演的是媒体人,名人。蹲在幕后的编剧导演是政府。而我这样的普通网民,即不是这一幕时代大剧的编剧导演,不是舞台上的演员明星,也不是前三排的领导,只是后三排的普通观众。这一幕时代大剧中国能不能唱好?能不能吸引观众?会引来喝彩还是倒彩?是会被人砸了场子,还是会从此一唱成名拥泵遍地,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编剧导演和演员明星以及领导干部,与观众无关。 如何形容政府、公知、自干五和民众的关系?我觉得用一场演出来形容是再合适不过。但显然,由于这幕剧之前没有唱好,导致观众昏昏欲睡,演员无精打采。此时一群公知冲上了舞台,他们痛斥这幕剧是多么的无聊,赢得了满堂喝彩,观众们又打起了精神。但接下来的公知们却越来越过分,他们要扒女演员的衣服,他们要砍编剧的人头,血腥和淫靡的气息刺激得观众越来越躁动不安。而这时,有一些观众看不惯了,开始站出来喝止公知。而这些站起来的观众就是自干五。中国以后的时代大剧能不能唱好,还得看官家自己努力不努力。观众毕竟是观众,指望观众自觉自愿地继续听无聊的剧目还会因为处于爱国之心而喝彩那是不现实的。而指望用观众的喝止和抱不平声音来代替演出,也是无法长久吸引住其他观众的。我愿意做一个时代的好观众,而导演编剧们应知耻而后勇。 参观完南车后,主办方本来打算派车送我去机场,结果逆光飞行那小子因为想吃长沙的口味虾而拉着我去坐大巴车,因为这样就能再去到机场之前先吃吃湖南的美食。这也是我们爱这个国家理由,任何想把八大菜系分离出去变成进口食品的阴谋注定都不会得逞的。比如逆光君就指着桌上的菜肴对我说:“别的不讲,万一中国没了,以后我要来长沙吃湘菜还得先签证,那多悲催啊。”顿了顿他问:“你说我们为啥会喜欢土共呢?”我回答:“因为土共和大多数男人一样,生来就是受罪的啊。你想丫诞生的时候一片战火,烽火连年,经常被人打得满地乱滚乱跑。好不容易战争胜利了吧,美帝的技术封锁和禁运政策又来了,搞得又是挨饿又是饥荒。好不容易勒紧裤腰带干了三十年打下了工业基础吧,大家又嫌它穷了。好不容易改革开放三十年赚了点儿钱吧,又忒么开始挨骂了……正所谓人间正道是沧桑啊。每一个逆袭过生活的屌丝都能从从土共的身上看到点自己的影子,想不喜欢它都难啊。” 逆光想了想说:“干!还真是这样。干了这杯纯生啤,来生再做中国人。”交杯换盏,田螺飘香。酒过三巡,大家开始乱吹牛B,我说:“你的漫画太好了,培养了多少爱国少年,要是我的话,就让你管中国的动画频道,你丫肯定能战个痛快。”逆光摇摇头说:“不不,我从来不想国家能帮我什么给我什么,我只想说国家别卡我就行,让我的漫画自由出版行不行?”我说:“干!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不卡你卡谁啊?”然后我们都笑了,特别开心。

其实这就是我真正梦想中的生活,有一些这样的狐朋狗友,晚上可以吃吃烧烤喝喝啤酒,偷瞄一眼路过的美女,想想孩子长大后带他们去哪里玩,打开微博微信不再有满天的历史谣言,不再有令你恶心的针对中国种族歧视般的各种捧洋人臭脚,踩国人尊严的段子,不再有铺天盖地的各种地域和民族挑拨离间帖子。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属于我们国家自己的那些英雄的传说。因为只有到了那时,我们这样的人才会安心生活,享受这难得的太平岁月,这本就是我们的福利,官家有责任和义务替我们去创造,而不是让我们这些人每天如此揪心。和我们一起参观南车的还有两个小朋友,看着他们在玩耍高铁列车模型的时候,逆光说:“这些孩子长大以后,要么就过着高大上的强国人民生活,要么就会和今天的阿富汗人一样爬坦克。”,深以为然。我当然希望我们的孩子能活在一个比今天更为美好的世界里,因为当上一代美国人的孩子玩着塑料玩具车长大的时候,我们还在玩泥巴。可今天中国的孩子却正在玩着电动直升飞机和连美国孩子都没有的高铁模型长大,他们将来会怎么想我不知道,只是但愿他们能星辰大海。 在这个三月去南车的旅途中得到的最后一个惊喜是,当得知我们路过长沙时,当地一个基层干部坚持要在下班后赶来送我们去机场。在路上,我们聊了一些关于湖南动漫产业衰落以及湖南未来产业发展方向等种种问题。我很惊讶一个普通干部能对湖南省的情况了解得那么清楚和那么有条理,所有的问题和优势在他眼里如数家珍。后来我知道他原来是一个企业的副总,收入很好,生活也很自由。但是正是由于想为自己的家乡多做点事,于是辞职考取公务员并从头做起。他说:“很多问题,非常复杂,解决起来绝非易事。但是,我觉得再潜心努力几年把情况摸得更清楚之后,没准就能找到解决之道。”很高兴,这个国家还有许许多多向他这样充满斗志和想要解决问题的人。 到了北京下飞机以后,收到他发来的短信说:“铁腕扶国运,萧萧长歌行。荡涤三湘水,何人不识君。”我看不懂,所以趴在地上想了想还是不懂,遂站起来给逆光飞行君发了一条短信说:“你妹妹的,啥时候来北京吃烤羊腿?”他回道:“别闹,我得先回家看看媳妇。” 噗,23333~~~ 最后再晒一下我从南车生产车间带回来的一双劳保手套,这双手套质地很好,指尖上还有一层橡胶,可以轻松操作触摸屏无障碍。记得小时候我父亲单位里总是会发一些劳保手套,但那些手套的质量并不好,是用一些混纺的化纤棉线制成的,但即便是那样的手套父亲也常舍不得戴,而是把它交给母亲,由我母亲将其拆成线团之后再给我织成冬天穿的裤子。所以我父亲他们那一代人的手掌要比我们粗糙许多,指关节也比较粗大。但今天的中国正是由一双双那样的手给支撑起来的啊。英雄从未走远,他们的故事等待书写。 我爱你,中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必须顶,我是一个毕业两年半的大学生,我一直以来只知道一点,那就是不要埋怨国家不好,努力的去做好自己并影响他人,我大四下学期在一个化工厂实习,至今已经工作三年,现在已经是一个中层管理,因为我从入厂那一天起,就没有埋怨工资低,领导不好,而是一点一点的学习工艺,提出自己的改进意见,然后我一步一步的从最底层的操作工变成了一个公司的中层管理,我现在的年薪可能还比不上那些成天在网上骂人、骂社会、骂政府的所谓公知的人的工资高,但我很知足,因为没有中国,没有稳定的中国,就没有我现在安安稳稳的上班,就没有我现在舒舒服服的生活!

这么好的文章不顶,天理不容

没别的,顶啊!

必须顶!!!!!!!!!!!!!!!!!!!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