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苏在外蒙古独立背后的血色博弈

aslmh001 收藏 28 36484
导读:·1955年,由于中国国民政府行使否决权,将外蒙古挡在联合国之外。 题记:蒙古,作为地理名词的是个复杂的区域,历史上几经变迁。相对于内蒙古而言,外蒙古指蒙古高原北部,既包括今天的蒙古人民共和国全境,还涵盖了俄罗斯境内的唐努乌梁海地区、贝加尔湖与额尔古纳河附近地带以及哈萨克斯坦东北部的科布多地区。这片150多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地域,曾经都是中国的固有领土。 外蒙古原是外藩蒙古的简称。清朝政府根据其对蒙古地区统治政策的需要,将蒙古地区分为内属蒙古和外藩蒙古,内属蒙古包括早年归顺满清的蒙古八旗和

揭秘中苏在外蒙古独立背后的血色博弈

·1955年,由于中国国民政府行使否决权,将外蒙古挡在联合国之外。

题记:蒙古,作为地理名词的是个复杂的区域,历史上几经变迁。相对于内蒙古而言,外蒙古指蒙古高原北部,既包括今天的蒙古人民共和国全境,还涵盖了俄罗斯境内的唐努乌梁海地区、贝加尔湖与额尔古纳河附近地带以及哈萨克斯坦东北部的科布多地区。这片150多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地域,曾经都是中国的固有领土。

外蒙古原是外藩蒙古的简称。清朝政府根据其对蒙古地区统治政策的需要,将蒙古地区分为内属蒙古和外藩蒙古,内属蒙古包括早年归顺满清的蒙古八旗和内蒙古各盟旗,外藩蒙古包括漠北喀尔喀蒙古、新疆厄鲁特蒙古、阿拉善和额济纳厄鲁特蒙古,青海各部蒙古等,作为特指的名词,一般是指清朝政府乌里雅苏台将军辖区为外蒙古。

1913年,中国成立的外蒙古行政区划,称之为喀尔喀蒙古,喀尔喀又作哈尔哈﹐是蒙古语 Halha的对音。辖下也有盟旗等类似县份、县治区划。今内蒙古,清朝留为“盟”、“道”,皆未建省。沙俄、美国、英国等西方列强的到来,改变了中国的历史进程。中华民族的一统江山从此开始遭到破坏,祖先留下来的神圣国土开始惨遭瓜分和蚕食。

揭秘中苏在外蒙古独立背后的血色博弈

一、上个世纪初叶,觊觎蒙古高原的沙皇俄国开始策动外蒙古独立

1911年,中国爆发了震惊中外的辛亥革命,清朝政府面临土崩瓦解。早已觊觎外蒙古这块肥肉的沙皇俄国,乘机策动外蒙古的活佛和王公们脱离中国。11月30日,外蒙古宣布“独立”,成立“大蒙古国”。接着,俄蒙军队包围了清政府驻库伦,就是现在的乌兰巴托的办事大臣衙门,解除了清军的武装,并将办事大臣三多及其随从人员押送出境。

与此同时,沙俄政府不顾中国政府的抗议,在1912年11月3日,同由它扶植起来的外蒙古当局订立了《俄蒙协约》,其中规定:由俄国扶助外蒙古的“自治”及训练外蒙古军队;外蒙古不得允许中国军队入境,不准华人移植蒙地;外蒙古准许俄国人享受本条约广泛的特权。如自由居住,自由来往,经商,开矿,务农,以及开设银行、邮局等。

当时,内外交困的清朝政府感到别无选择,只得与沙俄谈判寻求解决外蒙古问题。1913年11月5日,沙俄当局迫使袁世凯的北洋政府签订了《中俄声明》。声明虽然也承认外蒙古是中国的一部分,要求外蒙古取消独立;但规定,中国不得在外蒙古派驻官员,不驻军,不移民;逼迫中国承认外蒙古的“自治权”由俄国实际控制外蒙古。1915年6月7日,沙俄政府、外蒙古当局和北洋政府三方又在外蒙古的恰克图签订了《中俄蒙协约》,确认1913年的“中俄声明”,并予以具体化。

1917年,俄国爆发了十月革命。新成立的苏维埃政府虽然在1919年和1920年两次发表对华宣言,宣布废除沙俄与中国订的不平等条约,放弃从中国掠夺的一切。但是,在外蒙古问题上,却继承了沙俄的衣钵。1919年7月25日,苏俄政府对外蒙古也发表了一个声明,说:“外蒙古是一个自由的国家,它的一切权力属于蒙古国,任何外国都无权干涉它的内政。”并表示,苏俄要求立即同外蒙古建立外交关系。

揭秘中苏在外蒙古独立背后的血色博弈

二、中国出兵外蒙古,并废除外蒙古的“自治”,恢复旧制

然而,让沙俄政府始料不及的是,1919年11月7日,由于俄国白军与红军均陷入苏联国内战争而无暇顾及外蒙古,时任中华民国总统徐世昌和政府总理段祺瑞便决定出兵外蒙古,派徐树铮率兵进入外蒙古库伦,挟持“内阁理”巴德玛·多尔济,软禁哲布尊丹巴活佛,全面否定《中俄声明》。同年11月17日,外蒙古正式上书中华民国总统徐世昌,呈请废除俄蒙一切条约,蒙古全境归还中国。11月22日,徐世昌下令废除外蒙古的“自治”,恢复旧制;同时,废除1913年的《中俄声明》和1915的《中俄蒙协约》。

时隔不久,远东白俄谢米诺夫的军队在东北日本军人的支持下侵入外蒙古,1921年2月21日,他们占领库伦,扶植起新的政权。外蒙古的活佛、王公们又一次宣布“独立”。接着,苏俄红军借口白俄军队入蒙,也进军库伦。7月,在红军的支持下,外蒙古成立了亲苏的新政府,实行君主立宪制度。11月5日,外蒙古宣布成为“独立国”,建立“人民革命政权”。同日,苏俄和外蒙古订立了《苏蒙修好条约》,双方相互承认为合法政府。为了确保这个政权的稳固,苏俄军队一直留驻到1925年3月。

北洋政府对苏俄的出兵以及随后成立的政府,虽然提出过抗议,但鞭长莫及、无能为力。另一方面,苏联为了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几经周折,在1924年5月31日同北洋政府签订了《中俄解决悬案大纲协定》;苏联在协定中,表示承认外蒙古是中国的一部分,尊重中国对外蒙古的主权,并答应从外蒙古撤军。由此,中苏正式建立了外交关系。

但是,几个月后,即1924年11月26日,外蒙古政府宣布废除君主立宪制度,成立了“蒙古人民共和国”。事实上,外蒙古从此就脱离了中华大家庭,日益成为苏联的卫星国。苏联也不再承认中国对外蒙古的主权问题了。

揭秘中苏在外蒙古独立背后的血色博弈

三、对日作战临近尾声,在雅尔塔美、英、苏三国私分外蒙古

1941年4月13日,苏联与日本签订了《苏日中立条约》;并且双方发表联合声明说:为了维护两国的友好关系,苏联保证尊重“满洲国”的领土完整和不可侵犯;日本保证尊重“蒙古人民共和国”的领土完整和不可侵犯。对此,王世杰代表重庆的国民政府发表郑重声明“绝对不能承认”。他强调说:“《苏日中立条约》,对于中国绝对无效。”

1945年2月,美国总统罗斯福、英国首相丘吉尔和斯大林在雅尔塔举行三国首脑会议。在商讨对日作战问题时,斯大林提出苏联对日作战的条件之一就是“外蒙古的现状须予维持”。除此以外,还有“共管中长铁路、大连港国际化和租借旅顺口”等条件。斯大林的要求得到了罗斯福和丘吉尔的同意。他们并就此签订了一个秘密的协定,世称“雅尔塔协定”。斯大林所说的“现状”就是指的“蒙古人民共和国”。斯大林知道这是件很烫手的事,所以提出由美国出面通知中国政府,并取得其同意。

揭秘中苏在外蒙古独立背后的血色博弈

四、蒋介石接受苏方条件,宋子文拒不签字,并辞去外长职务

1945年6月15日,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奉命把雅尔塔协定的内容正式通知了蒋介石。蒋介石感到愤怒,却又无可奈何,只得同意派行政院院长兼外交部长宋子文与王世杰、蒋经国赴莫斯科谈判。以后的一个半月内,中苏双方在莫斯科举行多次会议,争论激烈。斯大林几乎是以威胁的口吻对宋子文说:外蒙古人民“既不愿加入中国,也不愿加入苏联,只好让它独立”;如果中国不同意,苏联就不会出兵打日本。宋子文据理力争,毫无结果;也曾经提出过给外蒙古“高度的自治权”的主张,作为妥协,但苏方一概拒绝讨论。

就这样,在严酷的既成事实面前和强大的国际压力下,无可奈何的蒋介石只得指令宋子文接受苏方条件,就是在苏联出兵击败日本后,在苏联尊重东北的主权、领土完整;不干涉新疆的内部事务;不援助中共等三个条件下,允许将依公正之公民投票的结果决定是否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无论如何,蒋介石和国民政府的脸面总是要的。对于蒋介石的指令,宋子文感到十分愤怒,不仅拒绝签字,而且辞去外交部长的职务。8月14日,王世杰接任外交部长,代表中国的国民政府签署了这份条约。第二天,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

其实,所谓“公民投票”,也不过是蒋介石为了下台阶而采取的一种无可奈何的办法。所以,后来奉命前往观察外蒙古“公投”的国民政府内政部常务次长雷法章后来回忆道:“苏俄侵略外蒙古,而又欺骗世界,迫使我国承认其独立,本为一复杂万端之国际大事。政府当年抱定忍辱负重之宗旨,从权应变,实具有重大苦心,不容否认,法章奉命之后,深感责任艰巨,不敢稍有错误……”1946年1月5日,当时中国的国民政府正式承认外蒙古的独立地位。

揭秘中苏在外蒙古独立背后的血色博弈

五、国民政府在联合国唯一一次行使否决权,反对外蒙古加入联合国

蒋介石在败退台湾后,又想起了外蒙古问题。他似乎有点“悔不该当初”了。同时,蒋介石对斯大林没有信守“不援助共产党”的承诺更是耿耿于怀。1952年,蒋介石一纸诉状告到联合国,指责苏联违约,要求废除《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联合国确认苏联违背了条约规定,裁定条约无效。1953年,蒋介石宣布废除1945年中苏条约中关于外蒙古的换文,不承认外蒙古的独立,并下令把外蒙古重新纳入“中华民国”的版图之内。而且还在国民党的中央会议上,沉重地“检讨”了一番,说:“承认外蒙古独立的决策,虽然是中央正式通过一致赞成的,但我本人仍愿负其全责。这是我个人的决策,是我的责任,亦是我的罪愆。”当然,这种可笑的举动已经无法改变历史铸就的事实了。

1955年8月,有18个国家申请加入联合国,其中就包括蒙古人民共和国,这是美苏两国已经达成默契的意见。然而此时,作为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的中国,合法席位仍属台湾当局,蒋介石终于有了“出口气”的机会,投票前他就坚定表示,反对蒙古加入联合国。这时的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赶紧致信蒋介石,建议他不要反对蒙古加入联合国:“可以不投赞成票,弃权即可……这对我们双方都十分重要。”但是,蒋介石没有同意艾森豪威尔的建议。

就在投票日期临近之时,艾森豪威尔再次给蒋介石写信,声称蒋如果“滥用否决权,将是对安理会大多数成员意愿的对抗”。这种警告式的口吻激怒了蒋介石,第二天蒋就发布声明,宣布要投反对票,并且说到做到。果然,在1955年12月13日的联合国大会上,由于中国国民政府投下的反对票,蒙古没能如愿加入联合国。

蒙古“入联”是在5年后的1961年。这一年,迫于国际压力,尤其是在与大陆政权争夺联合国合法席位的形势下,台湾当局妥协了,没有参加这一年的大会投票。1961年10月27日,联合国大会通过1630号决议,接纳蒙古加入联合国。作为回报,时任美国总统的肯尼迪公开声明美国坚决支持“中华民国”政府;并使中华人民共和国入联合国一案成为“重要问题”,即要三分之二多数同意才能通过;且肯尼迪承诺如果任何时候美国的否决能有效地防止大陆进入联合国,美国将使用否决权。

联合国大接纳蒙古人民共和国加入联合国之后,蒋介石在1961年11月主持国民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及中央评议委员会第六次会议时称:“就整个世界战役来说,在防阻匪伪入会的间接目的上,我们可以算是换取了一次迂回战的胜利;但在防阻伪蒙入会的直接目的上,无可讳言,乃是我们一次严重的失败和耻辱!”不难看出,蒋介石认为防止中国大陆取得联合国合法地位比阻挡外蒙古加入联合国更为重要。

1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其实也不用说那么多官腔,事实清晰明朗GCD对日作战取得相当战果,GMD无力驱逐日本人希望借助盟邦代为出力,但是因豫湘贵的惨败让美国认为依靠GMD无法解决日本人,这样就希望苏联能够出兵击败日本,苏联借机提出条件,对蒋来说,是可以完全拒绝这一提案,但是他害怕GCD武装从日本人手里夺取更多的土地,自己又无法对付日本人,最终提出了割蒙古的条件,其实这个条件中不支持GCD才是老蒋所看重的,其余的无非是身外之物,等到丢失了政权就开始秀下限,说苏联支持了GCD,所以这个条约无效,一个已经为国际社会接受的主权国家不会因为你的条约失效而失去主权,这个是不可逆转的东西。60年代蒙古入联合国也是蒋代表5常之一投的赞成票,虽然是个过场,不过也可以看到在蒋的心中什么才是他所看重的,土地,国家,国民福祉都是次要的,大陆的政权才是他所看重的,只要能对付GCD,国家民族都可以牺牲。

苏联解体对中国来说,真是天佑中华,

介石兄在45年的时候已经承认外蒙古的独立,而且还是其主子美国要求介石兄同意蒙古独立的,当时世界上都承认蒙古是一个独立国家了,即使不进入联合国也是一个独立国家,楼主还说中苏在外蒙古独立背后的血色博弈,我还以为楼主有什么资料说明45年时介石兄是不同意蒙古独立的,也没有与苏联签订友好条约,还想替介石兄吹捧几句,现在好了,吹都不能吹.

弱国无外交,当时如果有办法,外蒙古怎能被割去?

15楼236169

原帖已被删除
时代不同了,要是非要纠结这些个历史问题,中国永远不要想强大,就和别人斗气去,苦的还是人民自己,尤其是和这样的大国斗气,伊拉克、朝鲜现在的状况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或许当时你爽了嘴,别人夸你,当你吃苦的时候,别人就看着你笑了!况且中国的环境已经很不乐观,需要强大的盟友给自己支撑,何苦强出头?百害无一利的事。没这事,美国一门心思的整中国,有这事,美国还要忙着顾及俄罗斯,很明显的对中国有利,嘴上支持下也没什么。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