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津湖上的冰与火之歌:惨烈的1282高地争夺战(转)

托尔斯泰伯爵 收藏 29 36380
导读:1. 在错误的地点碰上错误的敌人 1950年11月27日,本来在冰点附近徘徊的气温在突如其来的暴风雪推动下以惊人的速度下落着。这天晚上,据守在冰封的长津湖frozen Changjin Reservoir地区的美国陆战一师被同样如暴风雪一般漫卷而来的敌人打得措手不及,几个小时之内,在一群来自神秘东方古国的敌人怒涛一样的凶狠进攻下,目空一切的美国大兵迅速被逼入绝境,他们不得不为自己的小命拼死一搏。 对美国人而言,那些在风雪严寒中一波一波汹涌而来的敌人是陌生的,他们的名字是中

长津湖上的冰与火之歌:惨烈的1282高地争夺战(转)

1. 在错误的地点碰上错误的敌人

1950年11月27日,本来在冰点附近徘徊的气温在突如其来的暴风雪推动下以惊人的速度下落着。这天晚上,据守在冰封的长津湖frozen Changjin Reservoir地区的美国陆战一师被同样如暴风雪一般漫卷而来的敌人打得措手不及,几个小时之内,在一群来自神秘东方古国的敌人怒涛一样的凶狠进攻下,目空一切的美国大兵迅速被逼入绝境,他们不得不为自己的小命拼死一搏。

对美国人而言,那些在风雪严寒中一波一波汹涌而来的敌人是陌生的,他们的名字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原文如此,人家就认你是PLA,不会叫你志愿军)。中国军队在长津湖发动的突袭,是其在朝鲜半岛蜂腰部抗击UN部队的庞大行动的一部分,这次被称为“第二次战役”的惨烈攻防战也将这场已经持续五个月的超级局部战争推上了新一波高潮。

美国人称长津湖战役为“The Chosin Reservoir Campaign”,“Chosin”是日本人给长津湖地区起的名字,美国海军陆战队更喜欢用这个同“frozen冰冻”押韵的旧名字。而朝鲜战争由一场内战发展到两个阵营的明争暗斗再到一场 新中国 VS UN联军 的战争也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一切的起点是1950年6月25日北朝鲜发动统一战争。

当时北朝鲜以十个全副武装的精锐师团席卷非军事区,打得猝不及防的UN联军(这就是美国人可恶的地方了,6月26日被命令进入南朝鲜的貌似不是什么UN联军,而是驻日美军,联大的决议是后来的事情)和大韩民国(Republic of Korea ROK)军队丢盔弃甲,仓皇南逃,最终被压缩包围在Pusan Perimeter釜山防线的狭小地区中。

但高奏凯歌的朝鲜人民军经过长途奔袭已成强弩之末,过长的战线和补给线时刻蕴含着危机,道格拉斯.麦克阿斯将军敏锐的发现了朝鲜人的死穴。9月15日,他指挥所部在仁川Inchon发动两栖登陆作战,一举迂回切断了朝鲜人民军的后路和补给线,并在两个礼拜之后大摇大摆开进了汉城Seoul(俺不知道什么地方是汉城。这一段美国人是直斥北朝鲜Invasion侵略,在小猫看来,这和我们“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性质完全相同)。

好大喜功的麦克阿瑟随即提交了一个突破38线进而占领整个半岛消灭北朝鲜的计划,杜鲁门总统和参谋长联席会议认为继续进攻将迅速而彻底的结束战争,因此批准了这项计划。在得到上级的支持后,麦克阿斯在朝鲜半岛上展开了一张血盆大口:以第八军为左翼,以X Corps(第十兵团,因为下辖有韩国的军级编制,感觉还是用兵团区分一下好)为右翼,巨大的钳形攻势将完全吞没朝鲜半岛上的最后一抹红色。

刚刚获得中国领导权的共产党自然不能容忍 联合国军 把他们的爪子伸到中朝边境来。10月3日,中国总理周恩来向印度总理尼赫鲁明确表态,如果联合国军敢于越过三八线,北京必将参战。十月中下旬,300000中国军队越过鸭绿江渗透到朝鲜北部,如此宏大行动的保密工作却做得很好,正在兴头上的老麦丝毫没能发现迫在眉睫的巨大危机。

感觉一些美国作者还是能比较客观的看待中国出兵援朝。其实美国人也明白,中国人脑子没毛病,你麦克阿瑟和杜鲁门砸了我邻居家,还到我们门口叫唤,所以我才到邻居家帮他收拾你们。当时中国最好的重工业基地就在东北,6月27日美国第七舰队就开进基隆和高雄,帮常凯申公保卫台湾去了,卧榻之侧岂容敌人聒噪?

当然,中国人也确实有理由无奈,不让联合国观察团到朝鲜监督选举的是苏联,点头同意让金日成带人砸李承晚那名不正言不顺宝座的是斯大林。惹得美国人大兵压境之后,苏联人不去联大投否决票,不派兵挺北朝鲜,倒是我们义不容辞的站出来给金日成同志擦屁股。

人困马乏的中国军队并没有停下来休整,便立刻投入了被称之为“第一次战役(first phase)”的突袭行动中。中国军队将政治工作自然而然的融入到战术之中,他们的战术也更像是一种政治谋略。

西线的第八军和大韩民国军队和东线刚从Wonsan Harbor元山港登陆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同时遭到了猛烈的突袭,几乎所有的防线都被排山倒海的中国军队瞬间撕裂,但中国军队并未进一步突破,只打了六天便诡异的全线后撤,随后更消失在北朝鲜的崇山峻岭之中。

这一切使得从没把中国人放在眼里的麦克阿斯进一步相信中国人只派出了“to-ken象征性”的部队,就是这些部队如今也被迫撤离了战区。因此老麦严令联合国军继续全线急进,发动所谓“圣诞节回家攻势”。

11月24日,沃克将军的第八军以三个军的兵力突破了朝鲜人民军把守的防线,继续向朝鲜的西部腹地推进。在东线,由美国陆战一师1st Marine Division、美第三和第七步兵师3rd and 7th Infantry Division以及韩国第一军ROK I Corps (下辖韩国步兵三师和首都师Capital Infantry Division)组成的X Corps也在马不停蹄的高速跃进。根据麦克阿瑟的命令,陆战一师应该在11月27日前出至Yudam-ni柳潭里。

11月25日夜间,如神兵天降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人家讲的还是PLA,按咱的习惯改改)突然对西线一路平推的联合国军发动全面攻击。位于美第八军右翼的三个韩国师被志愿军迅速分割包围,没挣扎几下便被一口吃掉。惊魂未定,侧翼完全暴露在志愿军面前的美第八军在一波波坚决的 冲锋(还是决定删掉了“人海”二字,但个人觉得我们没必要认为这是一个“贬义性”战术,的确在美国人看来火海比人海高明,那是他造的起,我们光脚的怎么办?比如在东北,民主联军的总炮兵兵力并不超过国军,但是我们集中使用,结果就形成了十倍百倍的局部火力优势,这个叫“炮海”我看还差不多,美国那个玩法,不过是耍无赖开金手指罢了。)下乱成一团,全军上下争前恐后掉头逃窜。而志愿军的下一个目标就是东线的X Corps,而位置最为前出的陆战一师首当其冲,成为志愿军志在必得的下一块嘴下肥肉。

11月26日,西线美第八军惨遭志愿军痛击的风声传到了陆战一师的师长Oliver Smith奥利弗.史密斯的耳朵里。不过史密斯“教授”以书呆子闻名,仍命令部队按既定计划在27日发动进攻。考虑到零下的严寒、恶劣的环境和视死如归誓与阵地共存亡的守敌,为了能一举突入Yudam-ni柳潭里,陆战一师把2nd Battalion 5th Marines五团二营这支精锐部队再一次放在了进攻尖刀的位置上。

2nd Battalion 5th Marines陆战五团二营可算是陆战一师最凶悍的部队之一,太平洋战争中最惨烈的几场岛屿攻防战,瓜达卡纳尔岛、格洛斯特角、佩里琉还有冲绳战役,他们无一缺席,始终顶在第一线。日本投降后,这这部队从45年10月开始进驻北京,和华北的解放军小打大闹一直到1947年才撤出中国。

应该说,同第八军等陆军部队不同,美国海军陆战队跟东方军队鏖战多年,经验丰富的多,对双方优劣和特点比一般美军看的更准,对东方战士的英勇顽强和视死如归有更深刻更直接的了解。

由于和伞兵一样总是在包围中战斗,陆战队长于防御和阻击作战。另外陆战一师45年到47更在华北见识过解放军剑走偏锋的凌厉,美国老兵对中共部队精准的枪法和过人的投弹技巧记忆犹新。由于在太平洋岛屿争夺战中无数次面对日军的夜袭,陆战队在夜战能力方面也是美军部队中顶尖的,从美国人的记述中来看,“火力时间”等偏门战术也被用在了志愿军身上。

2. 群山间刮起铁与血的旋风

11月27日早晨,陆战一师2nd Battalion 5th Marines五团二营在零下的寒风中踏着人民军战士的尸体艰难的前进,到下午为止,仅仅前出了不到一英里。据老兵回忆,人民军部队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凶悍和坚定,美军不知道,大批志愿军已经秘密从北面和西面扑向柳潭里。眼看部队和守军犬牙交错两败俱伤的陆战五团团长Lieutenant Colonel Raymond Murray怀特.巴特勒中校命令部队停止前进,就地修筑工事。一些老兵认为经验丰富的巴特勒中校此时凭直觉下达停止推进的命令是陆战一师日后能够突出重围的关键之一。

11月27日夜间,鹅毛飞雪将长津湖和柳潭里附近的区域变成了白色的世界,包裹在寒带作战服中美国大兵们并不知道,离他们不远的荒野野岭中,志愿军第九兵团正静静的等待着发起进攻的命令。随着Gen.Sung Shin-lin宋时轮(这个有点奇怪,原文如此,按说宋将军的英文名是Song Shi-Lun的,估计作者也是音译的)一声令下,志愿军战士们一跃而起,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哨音和冲锋号如千万只下山猛虎一般砸向美军仓促建立的防线。

陆战一师此时据守着四块互不相连的防区。

大约13000名的师主力部队散布在长津湖西面14公里的Yudam-ni柳潭里村附近休整。围绕柳潭里村的几座1000多米的高地上有陆战5团和7团5th/7th Regiment的十个步枪连分别把守。7团的另外两个连被派往南方的Toktong-Pass去守卫陆战一师的主要补给线(MSR main supply route),他们据柳潭里大约有4到6公里的路程。而陆战一师的师属炮兵和迫击炮部队组成的第11营在长津湖北侧的溪谷中设置了射击阵地,随时准备提供火力支援。

而位于长津湖南岸东南角的下碣隅里Hagaru-ri,在开战后迅速成为一个战略要点。美军的后勤、工程和通讯部队基本驻扎在这里,规模也达到营级。志愿军大兵压境之时,美军工程部队开辟了一处可供C-47起降的临时机场。同时陆战一师的师长Oliver Smith奥利弗.史密斯也通过设在此处的大功率无线电台针对志愿军和美军的动向,不断发布新的命令。在Hagaru-ri南面11公里的古土里Koto-ri,有Col.Lewis“Chesty”Puller指挥的陆战一团一部。而离海岸14公里的公路咽喉要冲 真兴里Chinhung-ni,陆战一师也建立了由营级战斗群守卫的坚固支撑点。

志愿军的突袭行动很好的利用了自然环境,暴雪、冰封和暗夜令美军各阵地丧失了戒备。打响进攻头炮的是中国第79步兵师,他们以雷霆万钧之势横扫过柳潭里北面的几座高地(1240、1282和1384高地)上的美军阵地,试图夺取俯瞰柳潭里村和长津湖水库盆地的这道山脊。

据美军回忆,志愿军采用的还是我军传统的渗透加短促突击战术。一波波的连续冲击是以这样的流程进行的:首先由刺破风雪传来的刺耳哨音和军号宣告冲锋开始,志愿军的尖兵一边怒吼着冲锋,一边将大量集束手榴弹甩进美军阵地。不多的机枪和迫击炮(怀疑是掷弹筒)在制高点上借助绿色信号弹的光亮和指引准确的向美军火力点射击。利用手榴弹、迫击炮和机枪构成的掩护弹幕,大批装备冲锋枪的志愿军步兵迅速的撕裂美军防线,并立即向美军防区纵深穿插或向两侧卷击。

之后的几个小时中,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陷入了绝望的死斗,他们批命想守住阵地,但却只能一步步的后退。志愿军79师的两个连队首先向1282高地上的7团E连发动进攻,陆战队防线前的每一寸土地上都在爆发着激烈的战斗。

凌晨1点,1240高地上的D连也遭到了志愿军的突袭,被迅速扫下山脊。不甘心失败的陆战队在山脚下重整旗鼓,又冲上山头试图从志愿军手中夺回丢失的阵地。一个小时之后,1384高地上的5团I连的一个排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迎面而来的汹涌赤潮冲下山头,在山脚下休整的韩国警察部队一个排也遭了殃,他们被突如其来的攻击打得四散奔逃,如鸟兽散。突破美军北侧山脊防线的志愿军立刻发动穿插和迂回,残余美军遭到了分割包围,他们与主力的联系也被切断。

在志愿军第79师横扫北部高地的同时,志愿军89师也对柳潭里西北高地上的美军发动了同样凶狠的进攻。听着漫山遍野尖利军号哨音和震耳欲聋的怒吼口号,山头上的美军被骇的胆颤心惊,他们立刻用81毫米迫击炮发射照明弹。

在微弱的光线下,美军看到脚下竟然有一片片的志愿军向他们席卷而来(原文用的是line,美军还是认为我军展开了多条散兵线,从当时的一些照片看,我们的队形比苏式散兵线要稀疏的多),而更多代表死亡的朦胧黑影在远处闪动着,跃进着。

美军立刻开火,希望能逼退面前汹涌的进攻怒涛,但他们很快发现志愿军面对拦截的火网没有一丝慌乱和迟疑,而是沉着的用手中的手榴弹和步枪一个一个的消灭着负隅顽抗的美军,志愿军身后的机枪和迫击炮也没有盲目的乱射,每次开火都很短促,但必定会取走几个惊魂未定的美军生命。面对视死如归冷静沉着的进攻者,同样以硬骨头闻名的陆战队经过几个小时的顽抗,终于无奈的放弃了被双方战士鲜血染红的山顶阵地。

在这场制高点争夺战中,1282高地上的战斗最为惨烈。这座位于柳潭里正北方的山地拥有极为开阔的视野,能够完全俯瞰整个柳潭里盆地,因此成为中美两军都志在必得的关键要点。凌晨1点,眼看1282高地上的E连要支撑不住了,5团A连立即派出了两个排驰援1282高地。

崎岖的山路再加上一夜大雪在山体上冻成的冰层,这两个排花了2个小时才爬上山头(志愿军仰攻的难度可想而知)。凌晨3点,志愿军的一个连准备趁山顶美军青黄不接之际再次发动突袭,但援兵的先头部队已经进入了阵地,激烈的对射立刻在两支生力军之间爆发,准确的步枪射击和密集的手榴弹给攻守双方留下了遍地尸体。但是志愿军很快发现援兵主力还没有登顶,几个志愿军战斗小组拼死插到山头主阵地侧后方,一阵猛打暂时将美军援兵压在南面山坡上。山头上坚守的美军E连此时已经被逼的山穷水尽,连里的军官和战斗骨干非死即伤,弹尽粮绝的残余美军只得放弃山顶阵地,向西溃退。

但是美国海军陆战队不愿意承认失败,凌晨4点30分,更多的美军连队被派往1282高地。在81毫米迫击炮的支援下,美军向顶峰的志愿军发动冲击,山顶上志愿军则以冰雹般密集的手榴弹和机枪火力回敬美军。虽然被打得尸横遍野,美军还成功的冲上了山顶,凶悍的陆战队员甚至跳进志愿军的战壕同我们的战士拼起刺刀,寡不敌众的志愿军被迫撤退。不少之前被赶到山顶西面的E连和A连援兵残余也加入了1282高地顶峰上的美军后续部队。

美国人知道1282高地重要,我们的指战员也都清楚这一点。还没等山顶美军屁股坐热,志愿军的逆袭就来了。但是由于缺乏重火力的支援,弹药也不如美军充足,我军连续两次从东面山坡发动反击都没能得手。

事后美军统计认为志愿军在1282高地伤亡超过400人,阵亡者很多都是由于没有得到及时的战场救护所致。陆战队方面则有200人伤亡,据美军老兵们回忆很多人是被凌空爆炸的手榴弹片击中了头部等致命部位,志愿军的射击也很准确,特别是机枪火力,看来志愿军的作战技能水平很高。

鏖战之后的1282高地的北坡和山顶上遍地是损坏的武器装备,由于积雪在陡峭的山坡上冻成了厚厚的冰溜,担架队没法将伤员们用担架运下山去,只能任他们在山腰痛苦的呻吟,慢慢死去。由于是仰攻,很多志愿军方面的战士受伤后滚下山坡,山脚的沟壑中填满了勇士们的遗体,日后清理时,血水混着雪水将遗骸冻在一起,无法分开运走,只能就地掩埋。

24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向志愿军先烈敬礼!

没有先烈用生命和鲜血打赢了朝鲜战争,就无法使中国一下成为和美苏一样地位的大国!致敬

10楼comrade

向付出生命抛洒热血的志愿军先烈们致敬!英魂不灭,浩气长存。

不用考证就知道图用错了,长津湖战役是严寒的冬季,穿什么衣服是常识。

又有傻逼,拿那张鬼子在太平战场的照片,来充当自愿军的照片,都这么多年还拿这张,而且还是剪贴过的,你以为剪贴了,没能糊弄大家吗????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