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第二,宋教仁在血案前自己感到有什么预兆?

在宋教仁血案在未发生前,就已经有鼻子,有眼睛地将案情预报开来。暗杀之前还要有意泄露,这似乎有些奇怪,也是人类暗杀历史上的一个特例。但是,如果把它看作是策划某种阴谋前的舆论铺垫,就一点也不奇怪了。

宋教仁在血案前就多次听说有人想暗杀他,但他并不在意,以为“光天化日之政客竞争,岂容有此种卑劣残忍之手段”?例如:就连远在武汉的老战友谭人凤,也在案发前告诫他:“责任内阁现时难望成功,劝权养晦,无急于觊觎总理。”他还告诉宋教仁,有秘密报告说会党头目应夔丞在北京直接与政府交涉,领有巨款,要他注意戒备。宋不待思索便斥为“杯弓蛇影之事”。

许多朋友来信要他注意安全,他都以为是谣言。直到3月20日他动身北上那天,到《民立报》与记者徐血儿话别,徐请他慎重防备,他还说“无妨”。

奇怪的是,上海滩的地头蛇和暗杀专家陈其美竟然毫不采取保护防范手段,只是空泛地口头警告了一番。要他提防暗杀。宋却狂笑曰:“只有革命党人会暗杀人,那里还怕他们来暗杀我们呢”?

如果说以上的风传只是说说而已,那么,拿出枪来真的要杀他,还真的有一例。在宋临行前几日,陈其美、应夔丞等人询问宋教仁关于国民党内阁的组织办法,宋教仁说:“我只有大公无党一个办法” 。听了宋教仁的想法后,应夔丞骂宋教仁是叛党,并企图当场杀害宋教仁,但被在场的人劝阻,宋教仁见此举动,便说:“死无惧,志不可夺”,最终大家不欢而散。这看起来似乎有点最后通牒的意味。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听到了风声,而且矛头都已对准是北京政府的密谋?一桩暗杀案在发作之前便如此广泛、如此明确而且有针对性泄露出去。这说明什么?说明这种泄露是故意的、有预谋的行为,也说明宋已被某人内定为死刑,已是瓮中之鳖,即便告诉他有人要杀他,他能跑得掉吗?只是等待机会择机执行而已。如此命悬一线的时刻,宋根本就不相信袁世凯会杀他,因为他相信自己是袁世凯与南方对话的最合适和最需要的不二人选。宋曾帮助过袁,两人私交甚好,这只有两人自知,旁人并不知内情。例如,当孙派宋等人迎袁来南方当总统时,袁怕来南方会遭到暗杀,心中不愿来,口中又不便说。还是宋从中斡旋,最终使袁得其所愿。在这点上宋是有恩于袁的,这同时也得罪孙不浅。宋心想:难道众多革命党人比我更了解袁世凯吗?所以,才婉转地说:“只有革命党人会暗杀人”,言外之意是:如果我被杀了,只有革命党人才做得出来。

那么,究竟是与什么人发生了严重的厉害冲突,才导致不得不采用暗杀的手段呢?

第三,宋教仁与谁有严重的厉害冲突?(未完,待下周3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